第980章 尔虞我诈

藏娇都市 980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31字
周洪森直接说叶凌飞是他的女婿。DuShU001.CoM其用意不言而喻,就是周洪森已经当叶凌飞是自家人了。周洪森有他自己的想法,叶凌飞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周洪森意识到自己这个女婿才是他将来官路亨通所能依仗的人,周洪森并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他也希望自己能更一步,次趁着于震出事去省城和张记见面,其目的也想从张记那边得到一些信息。事实,周洪森确实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周洪森接到蒋岳阳老爸蒋记的电话时,并没有想到蒋岳阳得罪的人是自己的女婿,要不然,他也不会直接打电话给陈局长。现在知道蒋岳阳竟然得罪了叶凌飞,周洪森所作出得第一反应就是要旗帜鲜明得袒护自己这个很有势力的女婿。 当然,周洪森知道蒋家的背景,他也不会愚蠢到和蒋家有仇。他不过是一个官场的小人物,没有大背景,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完全就是靠实力和一点点运气。 “小叶,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周洪森说道,“我知道蒋记势力是很大,但是。你可是我的女婿,就算我这个市委记不干了,也要处理这件事情!” 叶凌飞坐在中餐厅里,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拿着手机。他脸带着笑容,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大家都明白的。叶凌飞总感觉自己这个岳父不如另外一个岳父厚道,也许是身在官场的缘故,叶凌飞总有一种感觉,周洪森即使在和自己这个女婿说话时,也不说实话,留几分。 周洪森刚才那几句话看似是在和叶凌飞表明他的心意,周洪森为了维护叶凌飞这个女婿,会不惜一切代价,但叶凌飞却听得出来,周洪森这里面也有另外的意思,就是表明了蒋家势力很大,不是他周洪森所能对抗的。 当然,叶凌飞也能理解周洪森的处境,周洪森没有强有力的靠山,更谈不家族的势力。叶凌飞笑道:“岳父,没有必要这样,我刚才说过了,我只是想教训那个蒋岳阳,让他知道我不好惹就完事了。至于那个拿枪的小子,我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岳父。我希望这件事情你先和陈局长那边交代一下,不要这么早就要放了蒋岳阳那个小子,至少应该拖一段时间,哦,对了,是不是蒋岳阳的那个老子打过电话来了?” “小叶,就在不久之前,蒋记给我打电话!”周洪森说道,“我并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岳父大人,我清楚的!”叶凌飞说道,“麻烦岳父大人帮我个忙,给蒋记打个电话,就说这边的事情正在处理,如果蒋记有任何问题的话,可以让他打我的电话,我相信我会和他聊得很投机的!” “这个….!”周洪森微微一迟疑,随即答应道:“好,我给蒋记打个电话,再说说这件事情!” “岳父大人,就麻烦你了!”叶凌飞笑道。 周洪森挂电话,他先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窗户前。周洪森背着双手,心里在核计着这件事情。蒋记虽说只是省城的市委记,但人家那不过是在这边锻炼,依靠着蒋家的背景和势力,蒋记很快就升起来。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记,没有任何的背景和人家对抗,这次的事情又惹到叶凌飞身,叶凌飞的背景也不简单,周洪森就感觉很棘手。他要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考虑,稍微不慎,就会惹火烧身。 周洪森又回到办公桌前,拨打了蒋记的电话。 “蒋记,我刚才问过了,事情有些棘手!”周洪森说道,“和令公子一起来的人中,有一个拿着手枪,想要在大街开枪,不管是否故意想杀人,但动了枪,这件事情就很棘手。” 电话里面传来蒋恺林那低沉的声音道:“周记,我问过岳阳了,他说是那个人勒索他们,他们才会反击的,至于,你说的手枪,那不过是一把玩具手枪。周记,我可以告诉你,你说的那名拿着玩具手枪的年轻人是省里朱局长的侄子,朱局长的儿子当年出了车祸。朱局长就很疼爱这个侄子,我还没有告诉朱局长他的侄子在望海市被人勒索了,如果让朱局长知道的话,我看这件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你和我都清楚后果,周记,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尽快平息,既然有人勒索,就按照法律,把勒索的人抓起来。我相信,周记知道怎么做的!” 周洪森沉吟片刻,缓缓说道:“蒋记,我说过了,这件事情很棘手,我刚才问过了,令公子这次是开着跑车到了望海市,那把枪确实是真枪,至于朱局长的侄子拿枪准备开枪这个行为也已经被很多人看见…..!” 蒋恺林打断周记的话,他的语气愈发得阴沉起来,说道:“周记,你我都是这官场的人,自然知道这事情怎么处理。如果说你想秉公处理的话,我这边就没有话说了,不过。我看也没有什么事情,很快就会出来,但我认为周记以后可就不好做了!” “蒋记,这件事情我之所以说棘手,因为当事人也不是普通人!”周洪森说道,“周记,不知道你在省城听说过一个叫叶凌飞的人吗?” “叶凌飞?”蒋恺林一愣,他对这个名字并不是很熟悉,但是,他却听谁提到过,一时之间蒋恺林想不起在哪里听过。他问道:“这人是谁?” “蒋记。我认为你可以问问省委的张记,他能告诉这人是谁!”周洪森说道,“不是我不想去处理,而是我要是按照蒋记说的那样处理的话,恐怕就不会是我一个人倒霉,很有可能会牵扯蒋记!” 蒋恺林没有说话了,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才听到蒋恺林的语气缓和起来,似乎在和周洪森商量一般,说道:“周记,刚才我说的话可能有些过了,还请周记不要记在心里,我儿子的事情还是先麻烦周记照顾一下,我现在去找张记,等一会儿,我再给周记你打电话!” “好!”周洪森答应道。 周洪森挂了电话,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在周洪森看来,这蒋恺林做事也是畏手畏脚,也就是说他也很担心出事。这所谓的家族势力不过都是一些障眼法而已,惹到普通人就算了,但要是惹到有背景的人,那可就麻烦大了,说不定不仅仅牵扯出一个人来,还有可能把整个家族的势力都牵扯进来。蒋恺林可不敢这样做,他有着太多的顾虑了。 周洪森的心情忽然变得大好,他知道这次蒋恺林也不会逼着自己去放了蒋岳阳。周洪森拿起办公电话,拨打公安局陈局长的电话。在电话里,周洪森告诉陈局长,暂时不要管刑警大队的事情,先按照流程走。陈局长再接到叶凌飞的电话时,就已经通知了小赵,现在接到周洪森的电话,陈局长心里暗自庆幸他反应得及时,要是小赵把人给放了,那他可就惹大麻烦了。看起来,这领导的心意很难琢磨,就算你按照领导的吩咐去办事。也有可能把事情办砸,官场最锻炼情商了,如果稍有不慎,那就乌纱不保。 周洪森和陈局长电话还没有聊完,蒋恺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周洪森挂了和陈局长的电话,接了蒋恺林打过来的电话。 这次,蒋恺林的说话语气明显缓和了,而且是以一种商量的口吻和周洪森说话。
“周记,你吃饭没有?”蒋恺林先问周洪森有没有吃饭。周洪森笑道:“蒋记,我这还没有倒出工夫去吃饭呢,没有办法,望海市这边的事情很多,我这个市委记工作量太大了,经常性的中午没有时间去吃饭,蒋记,我们地级市可比不省会啊,你们那里投资好、政策好!” 周洪森这一番话说完,蒋恺林赶忙说道:“周记,我没有想到你那边的工作会这样繁忙,我早就听说周记在望海市的口碑一直很好,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楷模,有机会的话,我应该去望海市跟周记学习学习!” 周洪森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他已经认定了这蒋恺林再从张记嘴里得知叶凌飞的一些背景之后,已经对自己这个女婿有所忌惮,看起来,就算以蒋家那种势力,在面对自己这个女婿时,也是有些犹豫。 周洪森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到底自己这个女婿的势力有多大,他仅仅从自己的女儿嘴里知晓一些,叶凌飞和军方的人关系很好,而且在北京那边也有人支持叶凌飞。正因为如此,周洪森才相信蒋恺林在和自己说话时,会有所忌惮。现在看起来,果然如此,蒋恺林不像刚才和他说话的那般口吻,而是主动和自己套近乎。 周洪森装糊涂地说道:“蒋记,瞧您说的,我早就听说您两袖清风,是我们这些官员的楷模,我次去省城见张记时,因为去的有些匆忙,没有时间和蒋记您见面。下次,我有机会去省城的话,一定会去见见蒋记,希望能和蒋记多多学习!” 这两人那是客气了一番,蒋恺林客气道:“周记,有机会的话,我们一定要多见见面。周记,我刚才和张记聊了聊。我也和张记坦白了,咳,被张记说了我一顿,我想想也是,我这个人有些糊涂了,岳阳在望海市出了事情,我不应该管的。”蒋恺林说道这里,有意停顿一会,似乎在整理情绪。周洪森也不说话,就听着蒋恺林说话,他想知道蒋恺林到底会说出什么话来。 蒋恺林说道:“周记,不过毕竟那岳阳是我唯一的儿子,你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管,总有点说不过去。我知道周记也有一个女儿,我相信你能理解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情!” 直到这个时候,周洪森才说道:“蒋记,我明白的,不过,我说过了,这件事情很棘手。我相信你应该知道叶凌飞这个人不太好惹,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我都不清楚。我就知道他是白景崇的女婿,而白景崇又是北京某位军方高层的老部下,当年,这门婚事还是那名军方的高层亲自敲定的,就是因为我的女儿和白景崇的女儿认识,我才和叶凌飞见了几次面,算是打过一点交道,但是,这个人的性情我摸不透。蒋记,我刚才说过了,令公子这次惹到一个棘手的人物,不是简单的就能处理完,至少要找一个办法让叶凌飞发泄一下,蒋记,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周洪森把球又踢给蒋恺林,那意思是让蒋恺林出主意。蒋恺林那边沉默了片刻,压低声音问道:“周记,岳阳刚才没有和我把事情说全,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委,现在听起来,似乎我们应该想个办法让叶凌飞消消火气。周记,不知道叶凌飞是否提到一定要让岳阳…..!” 蒋恺林没有把话说完,但周洪森已经明白了蒋恺林的意思,他也压低声音说道:“我从下面了解的情况是叶凌飞并没有对令公子特别的憎恨,也没有说过要让令公子承担什么责任,不过呢,倒是那名拿枪的年轻人,叶凌飞很恨,说要让他进监狱,蒋记,我也能理解叶凌飞的心意,想想要是谁拿枪想打我,就算不是想杀我,那也是有可能要了性命的,不知道蒋记是否同意我的想法呢?” “这个当然!”蒋恺林听周洪森这样一说,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的语气显得很紧张,现在,明显舒缓了不少,低声说道:“周记,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个朱局长的侄子在省城就是经常惹祸,朱局长也没有办法,就疼爱这个侄子,但我知道朱局长对这个侄子也很不满,周记,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让叶凌飞不再追究下去,咱们可以按照流程来办,犯罪的一定要严惩,至于那些没有犯罪的,哦,应该说只是一些误会引发的矛盾,是否可以就这样算了呢!” 蒋恺林这番话明显是丢车保帅的意思,那意思就是把朱局长那个侄子抛出去,保住蒋岳阳。周洪森沉默了许久,看似很为难地说道:“蒋记,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毕竟我不是当事人,我得想办法找到叶凌飞,希望能让他改变主意!” “周记,那就麻烦你了!”蒋恺林一听,赶忙说道:“周记,以后来省城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哦,对了,我听说省里的人正在进行人事变动,于震不是引咎辞职了吗,这省城的市长可是空出来的,周记以前就是望海市的市长,干得有声有色,望海市正是在周记的领导下,才发展得这么快,如果这次,周记能到省城的话,我相信一定会把省城领导得更好,我们俩人配合起来,也会十分顺利。” 周洪森一听,嘴里说道:“咳,我可没有那想法,我就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记,哪里敢去想省城的职位啊!” “周记,可千万别这样说,我一直认为周记的能力很强,如果来省城的话,一定会发挥出更大的才能来!”蒋恺林说道,“有机会的话,我会多推荐下周记!” 周洪森笑道:“蒋记,那我就要多谢谢你了。至于令公子这边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的,希望叶凌飞可以放口。蒋记,我现在就想办法联系下叶凌飞,希望能说服他不要追究下去!” “周记,那就麻烦你了!”蒋恺林谢道。 周洪森挂电话,他并没有着急立刻去找叶凌飞,而是把身子靠在椅子的背,脸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来。看起来,自己这次赢了,不仅让蒋恺林蒙了人情,也和叶凌飞拉进了感情,这可是双赢啊! 周洪森不由得得意起来,哼了一段小曲,这才拿起电话,拨打叶凌飞的手机。周洪森打电话给叶凌飞时,叶凌飞已经在刑警大队了。叶凌飞一吃完饭,就赶到刑警大队。他到的时候,小赵等人刚刚吃完饭。 小赵按照叶凌飞所说的,故意不给蒋岳阳等人吃饭。那名穿白衣的男人也已经在医院简单处理完之后,被带回刑警大队,和蒋岳阳等人关在审问室里。 小赵也不理会蒋岳阳,眼见着叶凌飞来了,小赵赶忙说道:“刚才陈局长来电话了,暂时把这三人关在这里,等消息!” “恩,我知道!”叶凌飞说道,“那三个家伙呢?” “还在审讯室里!”小赵低声说道,“照你的吩咐,特意不给他们吃饭!” 叶凌飞伸手拍了一把小赵的肩膀,嘴里笑道:“恩,这样就对了,先让他们饿着,哦,你们吃完饭应该派两个人过去审问一下,就说你们的人也没有吃饭,饿着肚子审问他们!” 叶凌飞这句话提醒了小赵,小赵笑着点了点头,叫过来两名刑警去审讯室按照流程审讯那三个人。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