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这是一场误会

藏娇都市 98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49字
叶凌飞刚走出来时。刚好瞧见野兽一拳打在一名穿花格子衬衫男人的下巴。这家酒楼里面开着空调,又有暖气,温度很高,就算穿着衬衫也不感觉冷。那名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人被野兽这一拳打中下巴,就听到他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来,鲜血间还夹杂着那个男人的碎牙。 野兽这还不算完,嘴里骂道:“操,你真是活腻了,什么人都敢碰,紧跟着又是一脚,踹在那名穿花格子衬衫男人的小腹处,一脚把他给踹飞了起来,正好落在大厅里一张桌子。 噼里啪啦,那张桌子的酒瓶、碟子、碗等物品都摔在地,那名穿花格子男人从桌滚落在地,躺在地惨叫连连。 此刻,安琪已经打躺下两名和那名穿花格子男人年纪相仿的男人,还剩下一名眼见不对劲儿,撒腿就跑。安琪对着躺在地的两名年轻人就是一通踹,嘴里骂道:“你也不看看老娘是谁。竟然敢调戏我!”安琪踹了几脚,眼见那两名男人不动弹了,安琪才停下来,嘴里骂道:“还敢让老娘陪你们床,你也不看看我是你们能得罪起的吗!” “安琪,什么事情?”叶凌飞走过来,问道。 “我和泰丽丝回来时,就遇到四个兔崽子,竟然让我和泰丽丝陪他们床,这些兔崽子的胆子也太大了点,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找死!”安琪骂道。 叶凌飞皱了皱眉头,他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发怒的野兽,说道:“野兽,去结账,这里的损失都算咱们的!” 野兽一点头,叶凌飞拽着安琪和泰丽丝回到房间里面,对包间里面的几人说道:“收拾一下,我们离开这里!” “离开,我们还没有吃完饭,为什么要离开?”安琪说道。 “安琪,我不想在这里惹事!”叶凌飞嘴里说道,“要是在这里惹出事情来,还需要处理,太麻烦,我们还是先离开再说!” “撒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小了!”安琪忿忿不平地说道,“咱们有什么好怕的!” “我说过了,我并不是怕,我是不想在这里惹出事情来!”叶凌飞嘴里说道,“我感觉太麻烦,好了,别啰嗦了,现在就走!” 安琪很不情愿地从包间里面走出来,他们来到门口,野兽已经算完帐了。这些人刚刚走出酒楼,就看见一伙手持着砍刀、棍棒的男人从大街跑向这边,带头的就是那名刚刚跑出去的年轻人。 “就是那个娘们!”那名男人用手一指安琪,那六七个小子二话不说,拿着砍刀、棒子冲了过来。 “来得好快啊!”叶凌飞看到这个场景,嘴里骂道:“妈的,我不想惹事,这些混蛋竟然自己找事,那就不要怪我了!”叶凌飞说到这里,还没有等他动手,野兽、野狼和安琪三人也已经冲了过去。叶凌飞一看,反倒笑了起来。他悠闲地点着根烟。抽起烟来,这一根烟还没有抽完,那些小子全被放躺在地,野兽提着刚才那名跑出去的那小子的衣服领子给提到叶凌飞脚下,狠狠往地一摔,对着那小子的后背就是一脚,把那个小子踹趴在地。 叶凌飞把嘴里的烟头扔在那名男人的头发里,发出一阵烧毛发的声音来,刺鼻的味道让白晴婷等人都躲得很远。 那名小子不顾后背剧痛,拼命把脑袋的烟头弄下来。叶凌飞抬起右脚,踩在那名小子的脑门,把那个小子的脑袋踩在地。那个小子的侧着脸,脸紧紧贴在地,样子凄惨无比。 这个时候,有不少路过这里的车辆和行人都停下脚步望向这边,其中一些人表现出畏惧的样子,看了几眼之后,就很快地离开了。 叶凌飞才不理会那些人,他踩着那名小子的脑袋,冷冷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说你要是识相,快点放了我,我可是刚哥的人!”那小子的脸紧贴在地,但依然显得十分嚣张,嘴里骂道:“操,我带人少了,我告诉你,这里四处都是刚哥的人,只要我告诉刚哥,你们这些混蛋一个也别想离开东海市!” 叶凌飞听完。冷哼一句道:“刚哥?又是一个混黑社会的,小兔崽子,我看你们这些混蛋就是嚣张惯了,没有人敢动你们,才让你们如此的嚣张,我今天不教训你们,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叶凌飞一转身,对身后的野兽说道:“野兽,把这个小子给带车,找个地方,把他给我活埋了!” 那小子一听,嘴里骂道:“你吓唬谁,我….!”这小子还没有骂完,野兽抬起脚,那皮靴子头正踹在那小子的嘴,把那小子前面的牙齿全踹碎了。野兽不顾那小子满口鲜血,提着那个小子的衣服领子向车拽。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呼啸而至,就在这家酒楼的门口。从警车下来两名警察,那两名警察一看这架势,摆出威严的样子,嘴里喝道:“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帮你们收拾烂摊子!”叶凌飞对野兽摆了摆手。示意野兽把那个家伙先放下来,他笑着对那两名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们可是好人啊,本想来这家酒楼吃个饭,却哪里想到碰到些无赖,这不,一大群无赖想来砍我们。我们也不要那个什么见义勇为、好市民奖了,只要警察同志把这些人渣带回警察局!” 那两名警察看了看躺在地的那些男人,又打量了一下叶凌飞,脸没有一点笑模样,其中一名冷哼道:“我说你这个好市民下手也很重啊。你看看把人打得,这样你不知道也犯法吗?” “犯法,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叶凌飞说道这里,就看见周欣茗脸有些气恼,正准备走过来。周欣茗那可是干了很多年的警察,怎么不清楚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她眼见这两名赶过来的警察似乎不想管这件事情,反倒把叶凌飞当成犯人一般问话,她有些气不过。本想过来,但瞧见叶凌飞示意她不要过去,只好没有动。 就在叶凌飞和那名警察说话这工夫,从那家酒楼里面踉踉跄跄地出来三个人,其中那名穿花格子衬衫的男人被另外两人扶着,看样子伤得不轻。他一出来,就看见有两名警察在,他赶忙喊道:“这些家伙对我们行凶,一定要把他们抓起来,关个十年八年的!”那名穿花格子衬衫的男人此刻的外面披了一件外套,他胸前沾了大片的血迹,嘴里的牙齿也被野兽一拳打碎了不少,此刻说起话来,格外的漏风。 那两名警察望向那名花格子衬衫的男人,其中一名警察似乎认出来那男人是谁,他看了叶凌飞一眼,嘴里冷冷说道:“看起来你们打伤人了,要跟我们回派出所!” “跟你们回派出所?”叶凌飞冷笑道,“我说警察同志,你们没有搞错,你们先要看清楚了,我们可是受害者,现在倒好,似乎我们反倒变成打人者了。” “妈的,你啰嗦什么!”那名男警察恼怒地说道,“看看你们干得好事,你们竟然大白天动凶器砍人,这影响实在太恶劣了,如果你们老老实实跟我们回派出所的话,到时候会考虑给你减轻罪行。要不然的话,你们就等着在监狱里面坐牢!” 叶凌飞听到这名男警察的话后,脸色变了,他冷冷地说道:“你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情咱们没有完,我可以跟你去派出所,但是,你得好好想想你要去哪里混饭吃!”
“你说什么!”那名男警察说着就要过来抓叶凌飞的衣服领子,但就在他把手伸过来时,野兽一把抓住那名男警察的手,一把推开那名男警察。 “好了,你还敢袭警!”那名男警察一喊,另外一名男警察就把手放在腰间,叶凌飞这个时候冷冷说道:“我刚才说过了,我会跟你们去派出所,但是,你们要是敢在这里乱动的话,我不在乎在这里干掉两名和黑社会有关系的警察!” 叶凌飞这句话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尤其是那种充满杀气的声音,让这两名警察当时就不敢动了。叶凌飞没有着急车,而是拿出手机来,打个电话。打完电话后,对野狼说道:“野狼,你负责把他们都送回去,野兽、安琪,你们跟我去派出所!” 白晴婷听叶凌飞说要去派出所,她担忧地说道:“老公,我们没有必要去派出所,我们可以….!”白晴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凌飞打断道:“老婆,你放心,我会没事的,很快就会有人送我回来!” “送你回来,你做梦!”那两名警察像是听到了最荒唐的笑话,竟然大笑了起来。其中一名男警察对那名穿花格子衬衫的男人客气地说道:“按照流程,需要去派出所做个笔录,很简单得的,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交差!” “这个我明白!”那花格子的男人冷哼道,“我当然知道怎么做!” “那就好!”那名男警察说完,对叶凌飞、野兽等三人冷哼道:“三位,车!” 叶凌飞、野兽和安琪三人都了车,就在去派出所的路,叶凌飞的电话响了起来。叶凌飞接了电话,笑道:“实在对不起啊,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要不然,我也不会麻烦您!” “我说小叶,你什么时候和我也客气起来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道,“那个老家伙现在正享福呢,在北戴河那边疗养,我可就没有那样的好福气,还要忙碌,我就是一个忙碌的命,等再过个两年,我这任期满了,我也退下去,什么也不干了,享清福去了!” “不会,你也要退,你要是退了,我以后找谁去!”叶凌飞故意嚷道,“你可是我的大靠山啊!” “什么大靠山,那个老家伙不是早带你见过其他的人吗,次老头子都给你打好关系了,你现在可是大红人啊!” 叶凌飞哈哈笑道:“算了,你们就会找我办事,谁知道又要办什么事情啊,我看等我结完婚再说,我会带着我的老婆找你们去要红包!” “好,好,我等你来就是了!哦,我不和你闲扯了,刚才我已经打电话下去了,不过,你还没有说你被带到哪个地方,我怎么告诉让他们放你啊,我说小叶,你至少也说清楚不是!” “哦,你瞧我这记性!”叶凌飞一拍脑袋,嘴里说道:“好,你等我下!”说着,他问那前面的俩名警察道:“你们要带我去哪个派出所啊!” “清河派出所,怎么了,难道你还想找人去救你,你别做梦了!”那名警察撇了撇嘴,冷哼道:“你进去就别想出来了。你也不看看,什么人都敢打!”那名警察说着从口袋里拿出烟来,点着烟后,嘴里嘟囔道:“这个年头不知死活的人有的是!” 叶凌飞懒得和那名警察说话,他知道派出所的名字后,对着电话说道:“是清河派出所!” “清河派出所是,我知道了!” 等电话一挂,叶凌飞向着身边的安琪看了一眼,嘴里说道:“瞧见没有,小丫头,都是你惹的祸,现在好了,我又欠人家一个人情,记住了,这个人情你来还,我可不管!”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安琪说道,“你和那边的人熟悉,我可不熟悉。再说了,原来不都是这样吗,我惹出的事情你来解决,这次还是你来解决!” “真是一个不讲理的丫头!”叶凌飞轻叹口气,说道:“随便,我才懒得理你呢,你这都是被我宠坏的,以后我真不能惯着你,到处给我惹祸!” 野兽咧着嘴笑道:“老大,坐坐警车也不错,我还想参观下派出所呢!” “参观个屁!”叶凌飞拍了拍野兽的脑袋,嘴里说道:“你小子下次下手重点,干什么打了一拳只把那个家伙的牙齿打碎了,你中午没有吃饭吗,一点力气也没有。要是直接干掉那个家伙的话,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了!” 这叶凌飞和野兽、安琪俩人闲聊,压根就没有把那两名警察放在眼里。那两个警察还头次听到有人坐在警车里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话,完全没有把他们俩人放在眼里。这两人打定主意,等到了派出所有这些人好瞧的。 这辆警车刚刚开到清河派出所,就瞧见在清河派出所门口站了一大圈警察,以清河派出所的所长为首的所有派出所的警察都站在门口,那名派出所的所长显得有些焦急,连连望着这边,当看见那辆警车开过来后,那名派出所所长赶忙带着人走了过来。 那两名警察停下车,其中一人说道:“所长这是干什么呢,怎么好像是迎接咱们似的!” “谁知道呢!”坐在副驾驶座的那名警察解开安全带,对坐在后座的叶凌飞等三人冷哼道:“你们可以下车,带你们去派出所参观下,里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受得了!”这名警察说完还得意地笑了下,打开车门,下了车。 “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那两名警察眼见着派出所的所长走到车前,他们俩人奇怪地问道。 那名派出所的所长瞪了那两个家伙一眼,嘴里低声骂道:“你们这两个混蛋,等下有你们好瞧的!”说完,那名派出所的所长赶忙到了车窗边,满脸笑容,嘴里问道:“请问,哪位是叶凌飞先生?” “我是,你就是清河派出所的所长!”坐在车里的叶凌飞拍了拍坐在侧面的安琪,示意安琪下车。等安琪下车后,叶凌飞也下了车,他看着那名派出所的所长,笑道:“我是被你们这两名好警察给带过来的,其实,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就知道在酒楼里面吃饭时,有四个小子公开要我的女人陪他们床,结果我们出于自卫,打倒了那四个家伙,结果呢,来了一大群拿刀的人,要砍我们。所长先生,你应该明白,我们需要防卫,结果,那些家伙都被打倒了,这个时候,你的两名英勇的手下说我们犯罪了,而且还说抢劫、袭警之类的,咳,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就这样被你的手下带过来了,听说他们还要让我坐牢,所长先生,我想知道,我到底犯了哪门子法律了?” “叶先生,这是一场误会,我这不亲自和你解释了吗!”那名派出所的所长嘴里赶忙说道,“那两名得罪你的警察,我会处理他们的,我现在就派人送您回去!” “所长先生,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吗,我既然被你们带到这里了,怎么也应该喝口茶水!”叶凌飞说道,“哦,一会儿还有被我打的那些人要过来做笔录指控我们,所长先生,这里的黑社会实在太猖獗了,我很想看看你这个派出所的所长是怎么处理这些黑社会的!”!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