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小考

超凡神医 205 作者 全文字数 4450字
l 第二百零五章小考 皎洁的月光照耀在房间里,田甄跟范冰睡的很沉,沈婷婷做在一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百度搜索听见门响,沈婷婷头也没回。 脚步声慢慢的靠近,一个人影蹲在了沈婷婷的旁边。 月光的照耀下,白凡突然现沈婷婷其实长的也很漂亮,尤其是当她略微紧皱眉头的时候,有一种惹人怜惜的感觉。 看白凡就这样静静的蹲在自己身边,也不说话。沈婷婷到是有些忍不住了。“你来干什么,万一……万一被她们看见了怎么办,快回去” 听到这话白凡还真有些愕然,怎么感觉好像是**怕被人现一样。虽说人家让自己走,但白凡总不能真的走吧。略微沉吟了一下,白凡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生这种事似乎说什么都解决不了问题,总之,你……你别太难过了。” “你来就是要说这些吗?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沈婷婷白了白凡一眼,然后将他拉起来推向门外。 怕吵醒田甄跟范冰,而自己又的确不知道说什么。在沈婷婷的推拉之下,白凡出去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白凡站在门口停顿了半晌,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第二天一早,白凡是被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的。看到白凡醒来,陈若琳笑着说道:“你可算起来了,要是再不起来的话我们可要不等你,先回学校了。” 白凡笑了笑,看见沈婷婷正在跟田甄聊天,似乎没什么异样。对于自己的注视也没什么反应。 看这样子她们都已经收拾好了,互相聊天打趣着说着昨天的趣事,一群人下楼准备回学校了。 “若琳,你们四个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就不去学校了。”白凡拉住陈若琳,说道。 陈若琳笑道:“好啊,这样我们四个正好坐一个车。” 白凡点了点头,那边田甄已经拦了车。目送她们离开,白凡这才摆手拦车去师父那。 “你说什么?” 许成德怒视着于涛,一大早起来就听到这样一个糟糕的消息,任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于涛苦着脸说道:“我昨天找了许多人,可结果不是说没听说过这个白凡,就是不认识。我甚至特意找了张穆,可他根本不甩我,更别提打听白凡的电话了。” 许成德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看样子人家是不想让我们联系上,这样吧,你去趟银行,把钱给人家退回去。” “行,我这就去。” 于涛点点头,然后转身欲走。 这时候许成德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许成德顺手接听,听到电话里的内容许成德表情顿时大变,随后颓废的挂断了电话。 许成德看着于涛那好奇的眼神,苦笑了一声道:“看来仅仅把钱退回去是不够了。” “老板,刚才那电话是……?”于涛已经隐约猜到,恐怕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免费阅读; 果不其然,许成德苦着脸说道:“刚才是海关那边打来的电话,说咱们这次的货被扣住了。” “被扣住了,为什么啊?” “还能为什么,肯定是白凡动的手脚。至于原因嘛,呵,跟查封车行的理由一样可笑。说是怀疑有违禁品,而且还有人举报说货源来路不正,要暂时扣押。” “那怎么办啊。这批货可是着急用啊,要不然的话咱们可要赔偿违约金的。更何况,海关那边平时打点的也不错,就算那白凡大有来头又怎么样,咱们可以让厂家来证明啊,手续都是齐全的,说扣就扣啊。” 许成德摇头说道:“官字两张口,怎么说都行。现在是摆明了要整咱们,就算手续齐全也没用,人家一句例行检查,你又能怎么办?算了,事已至此,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白凡身上。你之前说收了白凡三百万是吧?这样,你去银行查一下他的银行卡号,然后汇过去一千万。我想……这样差不多应该能够平息他的怒火了吧。” 于涛也不多说,急忙转身去办。 许成德叹息一声,刚才电话里的意思人家说的很明白了。这次是市长亲自开口的话,走什么关系都没用啊。 古淳熙家。 白凡泡完药,跟着古淳熙学完医术,顺便又跟妞妞聊了会天之后,白凡准备去李明那了。不过走之前白凡跟古淳熙商量了一下用真气帮李明妻子一劳永逸的事情。 几天的接触下来,在加上哪次意外的同住,白凡跟王晨雯的关系可以说又近了一步。按照古淳熙的想法,自己根本不需要在每天往李明那跑了。 更何况,这也的确浪费时间。 古淳熙到也没说什么,只是让白凡自己掌握。 当白凡到了李明这的时候,先是跟王晨雯闲聊了了两句,然后就跟李明说了这件事。 李明这些天一直等着白凡的消息,现在听说可以一劳永逸的办法终于有了,兴奋的就跟小孩子一样。看的出来,他真的很爱的她的妻子 “白医生,真的能像你说的那样,这次……这次完了之后就再也不用每天针灸放血,甚至不用在吃那些补品了吗?” 白凡点头说:“差不多就是这样吧,不过恐怕未必是一劳永逸,毕竟婴儿每天吸收的量越来越多,所以,我估计隔一段时间我还是要来一次的。” 笑了笑,白凡继续说道:“当然,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来,大概半年,一年来一次也就差不多了。具体的话还要看婴儿的成长情况,说不定他也像普通婴儿一样,十个月就生下来了呢。”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李明连连点头,妻子这个事让李明十分的操心,虽说是心甘情愿,可老这么折腾谁也受不了。如果真能像白凡说的那样,可实在太好了。 白凡笑了笑,准备开始帮王媚。其实做法很简单,只是在王媚的子*里留下大量的气劲,然后让婴儿吸收就行了。一如往常般的拿出黑王针刺了下去,随后白凡就将气劲远远不断的输入其中。
王媚也听说白凡这次之后自己就不用每天针灸放血了,兴奋之余心里也有些紧张,不知道白凡要怎么做。可结果现跟每天的差不多,这才稍稍安心。可是随后,她就感觉到有些不同了。 具体什么地方不同她还说不清楚,只是感觉到子*里越来越热,仿佛有滚烫的东西正在源源不断的进入一样,那种感觉……就好像跟丈夫每次欢愉之后,那生命精华进入身体的感觉一样,王媚的脸蛋渐渐的越红润妩媚,娇躯挪动的样子好像十分渴望似的。 不过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心思会联想到那方面。 白凡就这样持续了大半个小时方才结束,结束的时候王媚整个人大汗淋漓,如同激烈了几个回合似的。 看白凡结束,李明急忙问到:“怎么样?” “放心吧,一切顺利。从现在开始你就不需要给她在吃什么补品了。我想这次之后至少也能坚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你可以让晨雯打电话给我。” “好好好,谢谢白神医,谢谢白神医啊。” 李明连忙道谢,然后又是一张支票递了过来。白凡含笑接过然后放进了兜里,刚才他到是瞄了一样,七位数,整整七位数啊。 李明守在妻子旁边说着亲密的话语,白凡准备走了。王晨雯笑着说要送他出门,可这时李明却突然走了过来。 “白神医,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留下聊几句?” 白凡点点头说:“好啊。” 李明连忙请白凡坐下,然后吩咐王晨雯倒茶。茶香从王晨雯那白皙的玉手上放到桌子,李明挥了挥手说:“你先出去吧,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再叫你。” 看李明这样好像是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跟自己说,竟然连王晨雯都打走了。等王晨雯走后,李明才开口说道。 “白神医恕我冒昧,不知广丰车行的老板许成德跟你是不是有些瓜葛?” 白凡没想到李明竟然提起这个,略微愕然之后说道:“怎么?难道你要给他求情不成?” 他这话已经侧面证实的确是真的了,李明心里松了口气,说:“其实我跟许成德的关系还不错,他这个人不错,这次得罪你可能是因为手下人办事不利吧。你看……要不就由我做东,你们见一面如何?” 白凡笑道;“没想到你现在还有心思帮别人,呵呵,这面就不见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至于我跟他的事情吧,你以后还是不要再管的好。” 李明听到白凡这么说,就知道这事肯定没戏了。他跟许成德的关系也并非像他说的那么好,只不过略有交情罢了。昨天他给自己打电话询问白凡这个人,一开始李明还没想到就是给自己妻子治病的白凡,后来打听了一些事,这才觉得似乎有这个可能,所以刚才他才冒昧的问了一句。 “好,好,好,不提这个了。”现在白凡帮自己妻子治病,在加上听说了白凡的一些事,李明哪还会不知好歹的继续帮许成德说情啊,当即哈哈笑过。 “如果没别的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白凡站起身对李明说道,李明连忙说那你忙,然后客气的送白凡出了门口。 看着白凡进了电梯,李明心里还很震惊呢。原本古淳熙古老的徒弟,这个名头就已经够可以的了,没想到他除了这层身份之外,还有更厉害的。 连市长都客气三分的人物,可不是他们这种小商人能够比肩的 白凡拦了辆车准备回学校,电话却突然响了,是短信的声音。白凡打开一看,却是银行通知。说,刚刚汇入了一千万到账户。一开始白凡还以为错了,但随后就反应过来,这钱应该是广丰车行的老板汇来的。 “这样就想打我?我白凡的原则向来是十倍还之,一千万,还不够看吧?”白凡心中暗笑一声,随后将电话放了起来。 白凡走进寝室,竟然出奇的现刘奇跟陈林竟然都在。“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你们两个竟然没有出去。” 刘奇晃了晃手上的:“你当我们想啊,临时通知,明天要小考。” “小考?” 白凡这几天一直忙来忙去,学校这边还真的没怎么太留心。不过现在考试对白凡来说已经不是噩梦,而是美梦了。看着他们两个在那一副刻苦读书的样子,白凡笑了笑径直趟在床上休息去了。 既然要考试,白凡自然不能再去师父家了。给师父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天学校要考试,所以晚点过去。 所谓的小考就是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考试,用来测试学生们的学习成绩。说起来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考试,因此都是在各自的班级。 教室里一片喧闹之事,大多都是讨论这次小考的。白凡坐在角落,心态却是平和的很。以他现在的情况,就算不参加考试,就算不念医科大学,这对他以后的展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不过,既然是学生,那考试便是本分。 老师进来之后简单的说了两句,然后便把卷子了下来。看着卷子上的题,白凡心里还是松了口气。前段时间没有拜师古老的时候,他每天在寝室里就是看书。差不多整个全部课程都已经看的差不多了。 因此,这卷子上的题对于他来说到是没什么难度。唯一让白凡庆幸的是自己并没有因为气功或者异能的缘故,而放松了本身的学习。如果当时白凡没有看书的话,今天少不了又要用异能作弊了。 白凡埋头做题,教室里一片肃静。除了刷刷的答卷声之外,时不时的还会传出一声叹息。虽然这次考试对学业没什么影响,可是习惯已成绩论输赢的学生们对每次考试都是相当认真的。 成绩,分数,这是衡量一个学生学习好坏的唯一因素。 正在做题的白凡感觉到好像有人走到了自己的旁边,停下笔抬头一看,老师正盯着自己的卷子,一脸满意之色。 l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