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透视眼啊?

超凡神医 206 作者 全文字数 3411字
第二百零六章透视眼啊? 孙家,一个已经成为历史尘埃的名字偌大个家业在转眼之间说败就败了,至从孙文死了,产业被查封之后,家里的那些亲戚一个个都走*了,不说以前那些什么叔叔伯伯,至交好友,就连那几个被孙明包*过的情妇也都一个个消失不见了。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孙明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原本他恨……恨这些人没有良心,父亲还在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个溜须拍马,如何如何,如今父亲死了,家业败了,这群人却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孙明。不过现在孙明懂了,什么交情,什么亲戚,都是狗屁。 他已经不期望能够报仇,也不期望有谁能来帮助自己。他退学了,住在以前的一栋老房子里。 他不在乎这里浓厚的发霉味道,也不在乎这里小,又破旧。他只有一个想法,找份工作,让自己活下去。 这就够了 然而,以前当富二代,当阔少爷的时候他不知道原来找一份工作又多难,也不知道钱原来这么重要。当时挥金如土,动不动就是上万,数十万的打水漂,可是现在他却为了仅仅一千多块的工作每天累死累活。 不过,当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燃起了希望。对,我现在虽然过的苦,但只要大仇能报,苦又何妨? 这个人就是孙明的叔,也就是孙文的弟弟,孙昌 孙明在小时候还见过他几次,但是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偶尔听父亲提起,说是在国外。但具体在国外做什么,孙明是一无所知。 所以当孙昌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愕然,陌生。孙昌给孙明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历经鲜血洗礼的杀神,别说看一眼了,就算站在他身边都能感觉到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似的,让他不寒而栗。 当孙昌询问究竟是谁害的孙家家破人亡,又说要父亲报仇的时候,孙明第一个反应就是报仇有望了。 将事情的经过远远本本的告诉了这个冷酷到让人不寒而栗的叔叔之后,叔叔只说了一句话。“三天之后,让白凡血债血偿。”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给人一种血雨腥风的感觉。 孙明坚信,三天之后,白凡必死 所以他开始等,孙明特意请了三天假。第一天孙明在家干坐了一天,孙昌没有出现。第二天,依旧如此。眼看着已经到第三天了,孙明有些紧张了。 如果……如果没成功怎么办,如果要是失手被抓了怎么办?这样自己可是连唯一的叔叔都要没了。 不过,又想起叔叔走的时候那番话,他又坚定了。 …… …… 人在专注某件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监考的老师在白凡身边停下来看了半天,最后带着一脸的满意之色离开。随着铃声想起,考试的时间结束,一张张卷子交了上去,不管考的如何,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放松的神色。 走出教室之后,白凡从楼梯下去准备去师父那。然而,当他走下楼梯,迈出教学楼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却让他有些傻眼。 为什么? 因为他看见操场上的人竟然……竟然全都没穿衣服。 没错,操场上的人不管是男的也好,女的也好,年纪小的学妹,年纪大的老师,一眼望去,不管是什么身份,总之全部都是赤luo裸的,什么都没穿。 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又不是日本**里的那个什么全裸日,怎么可能都不穿衣服。白凡揉了揉眼睛,又晃了晃脑袋,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然而,等他做完之后再睁开眼睛,却依旧如常。 这世界疯了? 这是白凡唯一的想法。 转头看了看走廊里其他的同学,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好像并不惊讶,视若无睹一样,甚至还有人跟操场中的人打招呼。 白凡懵了,疑惑的迈步走了出去。 一个个赤条条白皙的女人从自己身边经过,她的娇峰,她的黝黑的森林,白凡看的是一清二楚。一开始白凡还有点不好意思,不敢直视。但是后来他发现周围的人神色如常,并没什么不妥,渐渐的也就放开了。 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考完试出来怎么感觉世界都疯了似的,但能够欣赏的各式各样的**,这到是不错。 不管是做梦也好,还是出现幻觉了也好,总之有的好,自然要先大饱眼福。 欣赏了无数的身体之后,白凡一开始那紧张的心情到是缓解了不少。甚至,甚至变的有些亢奋了。
可以试想一下,平时你熟悉的同学或者老师,一丝不挂的站在你的面前。她的身体你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甚至连痦子,胎记,或者下面的毛十分茂盛都能看见,而她还一本正经的跟你打招呼,和你说话。 这种情况下,谁能不兴奋? 就如同走马观花一样,白凡一路走去。终于,白凡看见了一个真正的熟人。田甄 田甄似乎也看了白凡,快步朝着他走了过来。随着她的摆动,白凡才发现原来田甄可谓是波涛汹涌啊,走路一晃一晃的,巨大的压力简直就是迎面而来。 “白凡,我听说你们今天考试啊。考的怎么样啊?” 田甄走到白凡的面前,微笑的问道。 白凡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田甄,发现她的表情并没什么异常。“靠的还行吧,对了,你……你不冷吗?” 烈日炎炎,白凡问出这么一句还真是奇怪。不过,白凡也不好意思直接问她你怎么没穿衣服啊,毕竟这极有可能是自己出现幻觉。 田甄笑了笑说:“你傻了啊,竟然问我这样的问题。我看你啊,肯定是考试考迷糊了吧。对了,你要去哪啊?我要去学校后面的超市买点东西,你陪我一起去吧。” “哦,好,好。” 白凡连忙应声,然后跟着田甄走去。 刚才田甄的反应很正常,看起来并不像没穿衣服的样子。那也就是说,眼前这种特殊的情况原因应该是出在自己身上。 可是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白凡一面跟着田甄走,脑袋一面分析着各种可能。最后,白凡得出的结论可能是跟自己的气功有关。内视可以让白凡轻易的穿透任何东西看到内部,而眼前这种情况到也很相似。只不过透的比较少,只不过透掉了身上的衣物罢了。 难道自己的内视进化了,变成了透视眼? 除了这个理由,白凡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原因了。这透视眼虽然好,可是每天看着赤条条的美女,谁也受不了啊?更何况,如果仅仅是女人也就算了,还有男人。这也太恶心了吧? 在白凡想过之后,他眼前的景色再次产生了变化。这次,女人依旧是赤luo的,可是男人却都已经穿上了衣服。 看到这种情况,白凡忍不住乐了。心里想什么就是什么,心想事成啊。看来这透视眼可比内视好多了啊。 听见白凡的笑声,旁边的田甄还有些愕然,看起来好像要问他为什么笑。可是突然她的表情一变,变的有些狰狞,有些杀气腾腾。 然而,这个表情只是维持了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田甄跟白凡一路走出学校,大街上遇到的人都是男的穿衣服,女的没穿。白凡一路左顾右盼,看的不亦乐乎。 两人走着走着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后面,平时这里的人很多,然而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旁边那些商铺也都关门了。 一开始白凡还没觉得什么,只是有些可惜竟然如此不凑巧一个人都没说。说起来他刚才还有些期待想看看这里有家烧烤店的服务员呢,看来只能下次了。 不过渐渐的,白凡发现有些不对了。 一来这里的情况未免有些太反常了,二来,白凡突然发现田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沉默了,一言不发,甚至,看到所有商铺都关门了,也没有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依旧往前走。 “田甄,难道你没发现这里有点不对劲吗?”白凡突然停了下来,说道。 田甄随之停了下来,却没有回答。只是冷笑的看着他,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白凡就算在傻,再被那赤条条的**给搞的神魂颠倒也知道眼前的情况不对劲了。只是白凡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吗?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装傻充愣的看下去呢。怎么样,我的身体好看吗,一路看见那么多女人**,你应该很爽吧。”田甄冷笑的说道。 白凡愣住了,指着田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田甄哈哈笑道:“我当然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就算是……你临时之前给你一点甜头吧。” “你要杀我?为什么。” “血债血偿。” 田甄冷哼的说道。 白凡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内视进化成透视眼,所以才能看到这幅景象。现在看来自己想错了,这根本就是田甄弄的。只是白凡不明白,田甄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还说要杀了自己,什么血债血偿,自己好像跟田甄没什么恩怨啊。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