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威胁的就是你

超凡神医 439 作者 全文字数 4401字
第四百三十九章威胁的就是你 白凡这话一出口顿时气氛就变的不一样了,禹帝跟武神惊骇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白凡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跟神园的人如此说话。万一那人动怒出手岂不是危险了? 一时之间禹帝跟武神都提心吊胆的朝着那人看去。 那人在白凡的话出口之后目光就变的凌厉死死的盯着白凡,大有随时出手的架势。然而白凡却忽然不惧,虽说火凤之前已经提醒过自己不要惹怒神园的人,免得动手起来自己吃亏,但听到他那高高在上的口气白凡就觉得不爽。人活着不就争一口气吗?更何况他这神园强者听起来似乎嚣张,可结果还不是只是被天地玩g的一个囚犯吗?装什么装? “哈哈,有意思,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有胆量的xiao家伙了。的确不愧这第一之名,比那两个废物强多了。”那人却忽然哈哈大笑,说道:“我叫斩羽,至于我的身份想必你也知道了。” 白凡淡淡的说道:“神园的高手嘛自然知道,只是你不在神园好好呆着却出现在这里所为何事啊?” 斩羽摇摇头,不爽的说道:“你这样说话就无趣了,既然你都知道我是神园的人了,怎么还不知道我来干什么?绕圈圈不好玩,还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说了吧。我要找乘帝!” 白凡扑哧笑道:“这个容易啊,以您的实力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要找个区区乘帝还不是手到擒来的xiao事,这就没必要告诉我们了吧?” “放屁。”斩空怒道,禹帝跟武神两人的身体当即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真害怕斩空一怒出手。不过斩空并没有,骂了一句脏话之后继续说道。“你真当老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乘帝多半应该被你藏在虚无hún沌界了吧,要不然我怎么会察觉不到他的气息?现在你到是装作没事人似的,想要推的干净,你还真以为我斩空好糊g是不是?” 白凡撇了撇嘴,道:“不错,乘帝的确在虚无hún沌界中。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别告诉我堂堂神园的强者却连这点办法都没有?” 斩空嘿嘿道:“jī将法?好,老子还真就吃你这一套。你有本事就让乘帝在虚无hún沌界里躲到永远,我正好可以不用回到神园里去了。” 斩空说的是事实,只是暂时还没有办法解决。不过他既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这总算让白凡松了口气,如果他要动手的话自己根本挡不住他。看的样子似乎追乘帝回去似乎并不是什么太过急切的事情,神园强者,天地的囚犯,他们也希望能够远离神园啊! 既然这样自己也算是有了筹码,到是不需要太过担心。尤其是担心时间不够用,来不及了。 撇了撇嘴,白凡淡淡的说道:“既然你愿意在这里呆着那就好好的享受吧,外面的空气跟神园可不一样,能够有机会放放风也不错。” 这个口气完全是把斩空当成了囚犯一样,禹帝跟武神在旁边听的是心惊rou跳,这也就是白凡吧胆子这么大,要是换成他们绝对不敢说。不过他们也知晓,如果换做他们的话怕是也不会像白凡这样平安无事。 因为白凡手上有虚无hún沌界,没有他斩空就无法抓到乘帝。其次,白凡还有虚无神水,这东西是神园高手唯一的克星,虽然说用了之后并不算那三次机会当中,但却可以让斩空灰溜溜的回到神园。 一旦他回去的话就意味着任务失败,那么在想出来透透气却是不太可能了。也正因为这层考虑,虽然白凡对他的态度如此恶劣,斩空也只能忍着了。 “我来就是为了看看你,既然见也见到了,我那边还一大堆事呢,我走了。”白凡随口说了一句,然后竟然就这么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一刻禹帝跟武神多么希望他们也能跟着白凡一起走啊,在这里实在太压抑了。白凡不怕斩空,可不代表他们不怕。就在白凡的身影要消失在他们的目光中时,白凡又飘出了一句话。 “对了,你最好不要动手。如果我现你动手了的话,我会害怕。我这个人一害怕就会做出某些极端的事情来保护自己,比如说虚无神水。到时候如果不xiao心击中你的话,你就要回神园去了,这样未免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对吧。” “滚!” 斩空脾气在好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怒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无赖啊,明知道自己不想回去就利用这一点威胁自己,现在竟然还限制自己动手。好歹自己也是顶尖级的高手,轻易就能捏死白凡,可如今却要被动的受威胁。那种感觉就好像大象被蚂蚁控制一样,憋屈啊! 禹帝跟武神到是轻松了不少,对于白凡也是暗暗感jī。还是白凡够意思啊,有这句话至少他们的安全到是无恙了。 武神起身就要往歪外走,斩空顿时怒道。“你干什么去,我让你走了吗?” “回去休息啊,要不然在这里陪你有什么意思。怎么?你要动手吗?还是你想刚回来就回去?”武神哈哈笑了笑,扬声而去。 禹帝看武神都走了,自然紧随其后。 留下斩空一人气的脸都紫了,双手不断的抖真恨不得把这两个家伙捏的粉碎。气人,实在是太气人了,欺人太甚啊! 虚无hún沌界里,乘帝的脸色蜡青相当的难看。这些天来在这里可谓是忐忑不安,现在得知抓捕自己的人终于来了,他的心情顿时跌落谷底。 “你刚才说那人叫什么名字?”乘帝忽然想到了什么,朝着白凡的分身问道。 白凡说道:“斩空。” 乘帝喃喃的说道:“竟然是他,他可是神园中的十大高手中的第十位强者啊。据说一身修为已经强悍到无可匹敌的地步,完了完了,没想到是他来抓我,这次看来除了在这虚无hún沌界里躲一辈子之外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白凡好奇的问道:“这个斩空这么厉害?在神园里不是不允许动手的吗,怎么能够分出来十大高手的?”
乘帝解释的说道:“不错,在神园里的确不允许动手。但是神园里却有一块墓碑,这块墓碑上记载着神园中的人。而这个排名就是根据实力高低来判断的,怎么说呢,就好像神园可以自动感应到每个人都实力然后来排列。所以,虽然没办法动手,但修为却是摆在那,因此还是能够分出高低的。” 白凡了然的点点头,心说这神园到是tǐng有意思的。不让人动手却偏偏还g个排名出来,这不是刺jī人呢吧?不过总算也是给他们点奔头,要不然的话岂不是无聊死了。看到排名还能努力修炼,至少在这上面还可以找些乐子。 白凡又追问道:“那你呢,你在神园中排名多少,神园里又有多少人呢?” 乘帝苦笑道:“神园里目前为止有一百三十七人,而我的排名是一百二十五。” “这么低?你才一百二十五竟然要拍一个前十的高手来抓你,还真有点大材xiao用,杀jī焉用牛刀的感觉。”白凡撇嘴说道。 乘帝说道。“以前我并不知道,我还以为那排名只是给我们找乐趣的,不过隐约好像听人说过如果能够拍到前十的话是有什么奖励的。但具体这个奖励是什么我却不知道。现在看来,可能这前十的奖励就是可以离开神园抓捕那些离开神园的人吧。毕竟能够离开那个鬼地方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大的奖励了。” 白凡点点头,道:“如果这么说的话到是有可能。” “唉,我这可如何是好啊。”乘帝叹息一声,十分的绝望跟沮丧。 白凡笑道:“你也不需要如此绝望,至少目前来说你还是安全的。我想斩空也不想这么早就会神园,所以他不会太快的找我的麻烦。更何况我还有虚无神水在,要杀他也容易,大不了在来一个便是了。不过你到是应该想想怎么提升自己的实力吧,我跟你不同。我的分身我可以融合到本尊上来,到时候要只要打赢神园的人我就可以摆脱神园法则之力,而你……就必须要自己打败他才行,别人帮你都没用。” “这我也知道,只是就算我恢复到之前的程度也不是斩空的对手啊。”乘帝无奈的说道。 白凡淡淡的说道:“总之机会给你了,能不能把握到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告诉我,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说完,白凡便不在理会乘帝,乘帝则跟着残天俩人到一旁研究去了。 …… …… 医门,白凡从仙界回来。先是去找火凤把见到斩空的事情跟他说了,并且也把自己的猜想都告诉他。火凤也觉得斩空暂时还不会有什么举动,用虚无神水来威胁他可以让他不会轻举妄动,这样一来就能争取到时间。 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神园是个诡异莫测的地方。即便现在说好的规矩是抓不到人就一直呆在这里,万一到时候规则生变化的斩空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努力提升实力才是真的。 白凡开始继续凝结元神力,还有八个元神的元神之力需要淬炼,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至于火凤则继续g九天珠,他有把握如果白凡能够把这个九颗九天珠帝吸收了的话,实力自然可以提升十倍有余。到时候就算打不赢斩空,至少也能落的平手的结果。至于在往下来,那就只能看白凡自己的造化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白凡到是熟悉了许多,但这个事不是说熟能生巧的,最主要的是毅力跟耐xìng。不过好在已经成功一次,白凡知道虽然这个枯燥无味,而且需要很长时间,但确定可以成功的。这就有了一个希望,一旦有希望人做起事来自然就会干劲十足,不会那么容易半途而废。 白凡继续开始闭关,元神之力逐渐的被淬炼成元神力,剩余没有淬炼的元神数量也在逐步的减少。 一切看似风平1ang静,但又bo涛四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会突然爆出来,就如同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眼前的平静随时可以变成狂风骤雨。 陈若琳她们可是逛的称心如意了,足足在外面待了能够一个多月。先是把本市的地方都逛了个遍,后来又去了别的城市。到最后觉得中国似乎已经不能满足她们那堪称变态的购物yù望了,她们准备出国。 飞机这种东西她们自然不会去做了,以她们的实力飞行简直太轻松了,想去什么地方就能够去什么地方。她们第一地点就是巴黎,这个让所有女生都梦想能够去的地方。 去了巴黎,法国,等等一系列的圣地。单单是钱估计都有几千万下去了,虽不至于让白凡那点存款掏空,但却也所剩无几。不过钱对她们而言还真没什么用处,就连一向节俭的范冰这次hua起钱来都跟流水似的。 这个状态可是每个女人都羡慕不已,这种生活也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白日梦中才会出现的情景。 逛了这么长时间她们到也有些想回去了,当然其中也有想要看看这一路战利品的意思。目前她们身在一个不知名的xiao镇,这个xiao镇是典型的欧洲风格,据说这里有一种美酒很美味,所以陈若琳她们想要带一点回去。白凡虽然喝酒的时候不多,但是这美味的东西谁都不会拒绝,更何况白凡最近压力这么大,偶尔喝一点还能缓解缓解不是嘛。 “就是这里了吧。” 看着眼前的酒庄,陈丽丽兴奋的说道。 “应该就是这里了,咱们进去问问吧。”陈若琳点了点头,众女便朝着酒庄走了进去。还没等靠近呢她们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淡淡芳香的酒味,的确是好闻。 马国腾略微皱了皱眉头,随后嘴角微微笑了笑却没说话,跟在了众女的身后。 进了酒庄没几走几步,就见一个酒丁走远处走了过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