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收尾

作者纸生云烟 全文字数 2193字
半夜。 月下湖光,粼粼幽森。 石出于波间,冷浸霜色,照入舟中。 陈岩听到周如华的话,剑眉一轩,面上露出讶然之色,道,“还有玄门天仙未曾露面,和大家相见?” “正是如此。” 周如华大大方方说话,顶门上庆云流转,金灯璎珞垂下,自自然然氤氲左右,只令他们在场的众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道,“此人身上的气机飘渺如鸿,翩翩似大鹤,但没有任何的邪意,肯定是玄门正宗。” 周如华映着天上的冷光,甲板上的霜色,交融在眉宇间,有一种深沉,道,“只是这位道友的潜藏之术妙不可言,我暂时无法锁定到底是哪一位。” 他的布置,是对着牛鬼蛇神去的,至于玄门同道,在不露出敌意之前,对方如果刻意隐匿,藏于众人中,真是不好发现。 陈岩明白周如华的意思,他略一沉吟,展颜一笑,道,“看来这位道友是另有心思,不过人各有志,我们也不必强求。” 栖宁郡主身后玄气纵横,森森若翠竹,绿荫似盖,永不凋零,她同样听到两人的话,点点头,道,“道不同不相谋,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 “是这个道理。” 孔任接口,衣袂迎风,上面的花纹若繁星列天,晶莹生光,道,“只要不故意拆台,我们不必去管他。” “就这样吧。” 周如华心中有数,手中托举金蟾,咕咕有声,金光迸射,依然在锁定潜入的牛鬼蛇神,他目光一转,发现了一个棘手的人物,于是对云长生道,“云道友,还要麻烦你再跑一次。” 云长生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锁定此人的气机,然后身子一拔,造化封魔剑化为一道惊天泣地的剑光,凌空斩去。 “诸位道友,” 这个时候,陈岩庆云之上的五方玄黄明劫门中门环不断地叩打玉门,发出急促的声音,像是夜雨打芭蕉,响声很细密,他开口道,“我暂时离开一下,处理一下两个魔头。” “陈道友请便。” 周如华等人自然没有异议,孔任更是直接开口,道,“道友尽管放手去做,这里有我们坐镇,决然不会出了差错。” 陈岩点点头,用手一按自己的本命法宝,足下生云,离开甲板,上了一座高亭。 亭子在崖上。 高有百尺,飞檐挂角。 下俯幽水,森森如青碧,不见其底,里面有锦鳞游泳,泛着金光。 金青交晕,如轮大小,万万千千。 陈岩来到里面,上悬青萝,周匝是竹树丛丛,绿茵满满,他盘膝而坐,用手一点,五方玄黄明劫门冉冉而出,门环叩打玉门的声音简直已经像是疾风骤雨一样。 这样的声音,没了夜雨听芭蕉声的闲适,而是让人听得心慌意乱,非常不舒服。 “困兽犹斗。” 陈岩哼了一声,念头一转,整个人从原地消失,遁入到五方玄黄明劫门中。 轰隆隆, 入眼的是通天彻地的雷霆,层层圈圈的霹雳贯通天地,交织出一片雷霆的世界,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光,森罗万象,应有尽有。
所有的雷霆,或是暴戾,或是冷寂,或是突如其来,或是幽然爆开,或是呈现五彩,或是宛若人形,但都毫无意外的是蕴含着不可阻挡的毁灭力量。 这样的力量,源源不断,对天仙都会有所影响。 浮生双子魔和阎公子两人站在雷海之中,都是面色铁青,他们一个祭出佛魔两心之相,一个祭出黄泉之河,要抵挡住雷霆的肆虐。 但在五方玄黄明劫门中,尚有若隐若现的葫芦藤出现,藤叶大若山岳,不停地刷下,三个葫芦摇摇摆摆的,吞噬两人的力量。 他们待的时间越久,消耗的力量就越多,就越虚弱。 正因为这样,浮生双子魔和阎公子两人都是奋起力量,拼命挣扎,要自逆境中杀出一线的生机。 “痴心妄想。” 陈岩脚踏太冥真河,自上空降临,目光如电,扫过两个魔头,冷声道,“你们两人本来只是化身分身,法力虽然浩瀚,但并不是像真身那样寄托于规则,几乎无穷无尽。用不了多久,你们的法力就会耗尽。” “陈岩,” 阎公子手中的折扇已经握紧,不再打开,他面上的疏懒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阴戾杀人,令人一看就不寒而栗头皮发麻,道,“你们真是好手段,居然布置下天罗地网,来算计我们?” 浮生双子魔站在旁边,身上的佛光魔光交映,像是张开的双翼,他盯着陈岩,道,“你们真是好歹毒的心肠。” “哈哈,” 陈岩大笑,面对两人,翩然出尘,居高临下,道,“你等本来就知道我们势不两立,还敢来此,真以为自己艺高人大胆?” 陈岩说到这,蓦然敛去笑容,眸子清冷,杀机森然,道,“你们既然来此,就有赴死的觉悟。” “是我们失算了。” 阎公子眉头皱起,身上的黄泉之水和雷光碰撞,溅起水花,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开口道,“真没有想到,向来喜欢窝里斗的玄门各派居然少见的统一了,太阳真的从西面出来了!” 他的声音中不乏讥讽,玄门传承久远,但也是因为这个,分支特别多,很多时候面和心不和,私底下的勾心斗角非常多。 毕竟都是天之骄子,谁也不会轻易服人。 “我们玄门各派打算在三十三天开创一个大场面。” 陈岩看向两人,眸中的杀机越来越浓,几乎要化为实质,道,“正好你们两人撞上来,就拿你们祭旗了。” “陈岩,” 浮生双子魔对陈岩这种尽在掌握,能够将他们两人或揉或捏轻松自如的样子非常不满,道,“我们两人都是真身在外,坐镇自己的世界,你要敢灭掉我们两人的化身,我们势不两立。” 双子魔身上的佛光和魔光碰撞,浓郁如海,道,“此仇无绝期。” 任何人听到这样的威胁,都会毛骨悚然,陈岩却不是,他只是一笑,道,“我等着。”nt 记住手机版网址: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