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劝说

抽个美女打江山 794 作者浪漫忧伤 全文字数 2319字
不得不说,黄仁杰这个县令做的有点迷糊。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想当初,周少瑜是打算直接将还是举人黄仁杰拉入伙的,但人家大好举人,自然没可能加入当时几乎啥也没有的周少瑜。 于是用了招栽赃陷害。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一系列意外结果把黄仁杰弄上了巫县县令的位置。 到也不算差,这家伙典型的义气书生,能力还是有点,但不够精明,几经忽悠,几乎叫周家垄断了巫县的全部战力。 偏生黄仁杰还信任的不行。 可再信任也不行了。 别人不知道,他黄仁杰还不知道么? 陈硕真,哈,以前还没注意到兴武县的头领是谁,消息一传来,黄仁杰直接就懵了,那可是陈硕真啊,周少瑜的妾侍! 细思极恐。黄仁杰冷汗都下来了,合着自己,一直都在与虎谋皮? 黄仁杰第一反应就是告密,衙门的人是不敢信了,直接找的忠心耿耿的家生子,写信一封让其送往府城。 结果人刚一走,黄仁杰就后悔了,若是就他自己,他到不怕,大不了一死,可架不住一家老小都在巫县,更重要的是,目前都处于县衙兵房的‘保护’当中。 没错,兵房,那是周少瑜的便宜老爹周大山的地盘。 这么一想,黄仁杰就有点怂,再一想到,当初若不是周少瑜等人冒死相救,他们一家老少早就全死了。 嗯,这又是一个美丽误会,全是当初周少瑜做的戏,但在黄仁杰看来,的的确确是救了他老母妻小的命。 如此一来,黄仁杰多少有些愧疚。不过这到不是重点,到底是儒生,受到的教育是忠君,在大义面前,小义都要靠边,说到底还是家小的姓名占据主要。 正纠结么,家仆回来了,那啥,密信被截,没法没法的。 黄仁杰一声苦笑,想想也是,这是巫县啊,周少瑜全家所在,如何可能不掌控。 结果还没等更多反应,又一老仆惊慌失措的跑进来,言周家来人。 黄仁杰通过敞开的大门,只见一对对训练有素的壮汉跑了进来,将整个县衙围的严严实实,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的服装,全是衙役和狱卒的服装。 随后,以李清照为首,越女薇握着宝剑紧随左右,身后还跟着武媚娘与辛宪英,一行四女面无表情的踏步进来。 李清照,黄仁杰自然认得,也无比佩服李清照的才学,偶尔还心生嫉妒,毕竟如此才学的女子,对于儒生们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大。只可惜人家是周少瑜的正妻,压根想都别想。 到是不久之前善怀阁诗集上出现的那位周朱氏(朱淑真),叫人更加心动。无他,朱淑真的诗词更加感性,也更加透出女子的思绪与娇羞,而且,虽然同样是周少瑜的人,可到底是妾侍的身份。 还是那句话,古代么,妾侍的地位真心有点糟心。 想远了。 面对李清照,一身官服的黄仁杰只以为对方是正式亮出反旗,今日便是他身死之日,不甘心的深呼吸一口,面色一正,慷慨高昂的质问道。 “吾之一生,坦坦荡荡,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更对得起巫县百姓,从未贪墨过一丝一毫,本官治理之下,百姓安居乐业,不仅巫县百姓无一人因饥困而死,更是救济流民灾民无数,尔等……”
好吧,无非也就是从道德上质问一二,为啥要造反啊云云,没啥可说的。不过这表情加上义正言辞的台词,还真挺像那么回事。 然而没用。 李清照她们是谁?她们也是穿越者诶,让李清照认同的是宋朝,让武媚娘归属的大唐,让辛宪英感慨的是大汉,至于越女薇?唔……至多也就是和越国亲近些,归属感,不至于。 总之,全都对大梁无感。 她们来到此地的契机是周少瑜,心中装的也是周少瑜,至于国家?若说有,那也是周少瑜所创建的帝国,而不是现在风雨飘摇的大梁。 “本以为黄县令乃有识之士,不想今日一见,却是狂妄自大厚颜无耻之辈。”说话的是武媚娘。至于李清照,作为后i宫之首,轻易发言岂不是太掉价? “放肆!”黄仁杰顿时大怒,平心而论,他黄仁杰的能力虽然算不得强,但他敢指天发誓,对于治理巫县,他的确无比上心,甚至不知多少夜晚不得安睡。 “到底是何人放肆?”辛宪英笑盈盈的接嘴道,她与武媚娘经常作对,但是反过来,两人若是一起行动,也是最有默契的一对。 只见辛宪英一身纯白士子男装打扮,踏出一步,折扇轻摇,笑道:“扪心自问,若无周家,若无善怀阁,黄县令当真能将巫县治理的如此妥当?” 额…… 黄仁杰顿时无话可说。 他接手巫县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刚经历了一场不算小的大乱。之后又旱灾水灾连续。 然而巫县几乎没受到影响,甚至人口还大幅度提升,嗯,都是收留的灾民。但也要有实力收啊,总之,其他县都是人口锐减,巫县反而几乎翻倍,而且没人会因为饿肚子死掉,甚至病了还会有大夫就诊。 然而这一切都是哪来的? 善怀阁! 你可以说善怀阁别有用心,但如果没有善怀阁呢? “大梁建国至今三百余年,到了如今也到了风雨飘摇之际,百年的王朝,千年的世家,想必这个道理无需小女子过多解释。朝廷无能,太后当政,突厥入侵,起义不断,连萧都以公主之身掌权掌兵……” 这是武媚娘,从大局上劝说。 “而且,黄县令当真以为自己可以洗脱叛乱之名?您当然可以英勇就义,可即便大家相信你是无辜的,但无能之名却注定无法甩脱。换言之,无论如何,黄县令都将被钉在耻辱柱上。若我家公子夺得天下,黄县令便是螳臂挡车惹人笑柄,即便我家公子败,黄县令在位几年都不曾发觉丝毫异样,呵呵……再者说,我等又如何会让敌人出一个大义之士呢?” 辛宪英这就算威胁了,这意思,就算你选择慷慨就义,咱们也会弄点故事出来,表示你是活该,又或者,其实就是跟咱一伙的,总之,反贼之名,跑不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