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试药

创世十二乐章 931 作者炽阳流火 全文字数 2351字
毫无疑问奥博砾石药剂是一种高级药剂,在麦迪逊大师手中甚至可以用同样的配方加入属于他的规则之力后变成圣域级的药剂。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艾尔菲配制奥博砾石药剂的时候,却是无知者无畏,幸亏他当时将光明神力混入其中,创造出一种史无前例的神圣奥博砾石药剂,否则在他配制奥博砾石药剂成功的那一瞬间,就会被大陆法则踢出大陆主空间。 艾尔菲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后来知道关于职业限制的大陆法则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麦迪逊大师当时也是见猎心喜,完全忽略了这个他几乎从未注意到过的大陆法则,因此才如此慷慨的给了艾尔菲众多的补偿,其中未尝没有道歉的意思在内…… 听了艾尔菲的咕哝之后,杰森和吉尔惶恐的对视了一眼,他们总算明白他们踢到了一块多么坚硬的铁板,同时心中把贪得无厌的费特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那个家伙简直要把他们害死了!偏偏他自己还安然无恙。 “你、您打算怎么处理我们?”杰森的声音有些颤抖,尽管他也有一位高级武士的骄傲,但当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他同样会感到恐惧。 杰森注意到艾尔菲把吉尔那柄臭名昭著的毒匕首从他手中抽了出来,不停的掂量比划着,好像要在两人身上找一个最合适的部位扎下去。 “大、大爷,您悠着点,这、这把匕首可是见血封喉啊!”性命攸关之际,吉尔不知怎么的舌头忽然能动了,他用变了腔调的语气,凄厉的叫喊道。 “见血封喉?那就太好了,我正好可以实践一下我的解毒本领。”艾尔菲脸上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您、您打算怎么试?”吉尔心中有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 “很简单。”艾尔菲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瓶又一瓶颜色各异的药剂,整整齐齐的码放在车辕上,然后对二人说道:“我会用这把匕首在你们身上开个口子,然后再给你们服用我的这些药剂,看看这些药剂的解毒效果如何……” 在看到艾尔菲不停的往外掏药剂的时候,两个人的肠子都快悔青了。毫无疑问艾尔菲身上有一件空间装备,否则他根本装不下这么多药剂,最重要的是不管艾尔菲说得是真是假,单就这些作用不明的药剂来说,也足够在黑市的拍卖会上拍上一个好价钱。 他们真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这么一位穿着简朴的“隐形富豪”身上,就算这次他们能够得逞,但艾尔菲背后的势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别的不提,只要拿出一瓶麻痹药剂作为报酬,恐怕就连吉尔和杰森自己都会忍不住去把对方出卖了! 最重要的是当二人在艾尔菲往外掏药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艾尔菲衬在破旧吟游诗人袍子里面的圣光守护法袍之后,更是都快气哭了。作为只有神圣教廷高层才能穿着的制式法袍,圣光守护法袍实在太过深入人心,在大灾变发生之后,教廷帝国分部里有资格穿着圣光守护法袍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 再看看旁边的塞伦特,两人立刻把塞伦特定位成艾尔菲的仆从,从而更加断定艾尔菲分明就是一位神圣教廷的高层!他们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神圣教廷就是再堕落,也绝不是他们可以随意谋算的。尽管神圣教廷帝国分部在红衣大主教更迭之后,选择了韬光隐晦的策略,但圣殿骑士团可不是吃素的。至少收拾城门守卫军绝对不费吹灰之力。
两人心里已经把费特绞死了无数次,发誓只要能逃脱此难,一定要让费特为此事付出足够的代价。问题在于他们好像没什么机会了,因为艾尔菲已经一手举着毒匕首,一手随意拿起一瓶药剂,朝他们身上凑了过来…… “艾尔菲,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看着两人恐惧的眼神,塞伦特有点于心不忍。 “残忍?不,恰恰相反,其实我很仁慈的。”艾尔菲冲着塞伦特微微一笑,开始动手收回那些药剂。 “你这是?”塞伦特有点搞不懂艾尔菲在搞什么鬼。 这时失去行动能力的两人却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同时在地上不停翻滚着,好像非常痛苦,嘴里不断求饶着。 可是塞伦特看得很清楚,艾尔菲根本连碰都没碰他们。 “难道又是幻术?”塞伦特猜测道。 “说对了!”艾尔菲一面抢在两人将药剂瓶打翻之前将所有药剂连同匕首收回了空间戒指当中,一面解释道,“我可没有那么残忍,准备将他们杀人灭口,但是必要的教训总是要给的。他们现在恐怕正在被幻术中的我折磨着,有了这次惨痛的教训,他们以后绝不会再打我们的主意。” “可是你有必要多此一举吗?先把药剂都拿出来,现在又一一收回?”塞伦特不太明白艾尔菲的举动。 艾尔菲苦笑了一声回答道:“因为我的幻术不过关啊,只有借助这样的引导手段,才能让他们不知不觉陷入到幻术当中。” “不过麦迪逊大师真的给了你这么多种解毒药剂?”塞伦特又抛出了一个疑问,不要说吉尔和杰森就连他对艾尔菲能拥有这么多解毒药剂也感到震惊。尽管之前艾尔菲曾经跟他提到过从麦迪逊大师那里收获不匪,但他从未想过麦迪逊大师会豪爽到这个程度。 “呃,这些药剂是用来充门面的,真正的解毒药剂只有几种。”艾尔菲略显尴尬的说道。 “那也不少了。你刚才没听这两人说吗?药剂好像很值钱的!”塞伦特发自内心的替好友感到高兴。 “嗯,这些药剂的价值还是找一个靠谱的地方评估一下才好。”艾尔菲也对这些药剂的价值究竟有多少心里没谱,“瑞贝卡曾经的开设的‘血色玫瑰’不知道还存在不存在……” 两人一边交流着,一面朝帝都南部走去,他们在这里已经耽搁了太长的时间,无论如何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教廷分部。至于仍在地上翻滚哀嚎的两人,即使是塞伦特也无心去管了,只要两人不死就是了。 处在幻术中的两人好不容易熬过了“艾尔菲”手段酷烈的试药,发现自己居然没死,不由兴奋的喜极而泣,然而“艾尔菲”的一句话,彻底让两人心生绝望的昏死了过去:“啊哦~我搞错了,里面有一瓶药剂好像不是解毒药剂,而是一种慢性毒药……”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