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几以为神,无功无德泥坯人

作者哆啦i梦 全文字数 3319字
黄林观中古木森森,自有道家清幽之气。 那前殿之中,香客云集,往来上香客人络绎不绝,将这神前香火烧的成为一股烟云,袅袅直上九霄。 法行走入到这黄林观中。 青云门,焚香谷,天音寺,都是这正道门派,彼此多有往来,天音寺的法行也是和黄林观多有来往,那青灵子既然不在,自然是有监察元德真人接见。 这元德真人身穿道袍,袖宽一尺八寸,袖长随身,通体青色,一看具是有道全真,见这法行之后,自是有礼。 元德真人是青灵子来到这两水城中所收徒弟,多年来悉心教导,因没有青云首肯,不能得到太极玄清真传,近来道玄真人来此,才算是彻底入了青云门庭。 两人谈天说地,少顷,这法行的来意已然被知。 “这真人行事,必有原因。” 元德真人说道:“他既是云游而去,自是不愿见你们,若是有缘,你们自然是有见面之机。” 关乎这天音僧人,林动真人,这青灵子对元德多有交代。 “道兄!” 法行叹了口气,说道:“这能否面见林动真人,实在关乎小僧的晋身根本,自小僧到了这两水城之后,就和那焚香谷的赵令师弟一样,已然被遗弃边缘,今这天音寺中,诸师兄多行无端,而师弟我在这两水城中二十年,从来都是谨言慎行,处处求全,在这两水百姓之中,可算无罪,今日这天音寺彻查不法,也正是师弟的晋身之机,望师兄成全。” 言语殷殷切切,这法行着实希望往上更爬一步。 元德见此,一时难以拿捏。 这边的法行,是他多年的故交好友,而那林真人,却是他师尊的贵人。 黄林观后。 道玄真人耳聪目明,对于前殿一切,洞察于心,闻言询问林动,说道:“这法行谨言慎行,从不逾越法规,该晋身否?” 林动端着茶碗,轻轻一品,说道:“这法行,几以为神。” “哦?” 道玄真人悚然一惊,几以为神,这可是林动少有的凭借,由不得运用法力,使用那太极玄清无上真法,直接窥视法行究竟是何等人物。 但是遍观全身,这法行修为,不过类似于青云二流弟子,属于太极玄清道第四五层的境界,听其言语,更是有利禄之心,想要往上爬,林动所评论,几以为神的地方,道玄根本看不出来。 “请师祖明鉴!” 道玄真人干脆问道。 “难道这法行,和这道观中的神像,寺庙中的佛像有差别吗?” 林动放下茶碗,说道:“差别仅在于,这神像连水都不喝,而他吃了人的供奉,对于民众,却和那神一样,毫无所为。处处求全,就是处处都不周全,在这两水城中二十年,民有冤情来求佛,这法行皆有所知,却避嫌疑而不言,民有要事来求佛,却避繁重而不管,此等人物,几以为神!” 谈及这些,林动多有不屑。 无功既有过。 道玄真人闻言,大汗淋漓,满脸燥热。 此等情形,并非天音寺一家独有,在这青云山中所有道观,这种案例也是比比皆是,说是秉承道家无为,却是取民之供奉,一方索取,从无付出。 “道德道德,存道失德。” 林动说道:“心会神知,上供人吃,既然你等吃了人家的供奉,就应当承负这一份责任,但是善举,自当鼎力,如此才不算负了百姓。” 对这道玄,林动再次教育。 “弟子知矣!” 道玄真人脸红耳燥,当即传音给了元德,让这元德真人拒绝法行,任他离去。 “青灵子,你去找一渔船,今晚我和道玄到那烟波湖上观月谈玄。” 林动又吩咐青灵子。 “是!” 青灵子听令,立刻操办。 法行遭到拒绝,自是离去,回到了那万佛寺后,存心搬弄是非,但却又怕恶了林动,只能如实的汇报一切。 “无妨。” 普智说道:“今天夜里,我去那黄林观中一探究竟,若是遇到真人,自当告罪,请那真人到天音寺一行,对那法慈,是生是死,有个了断。” 作为天音神僧,普智的修为高深,和那青云首座不相上下,而那青灵子,纵然是上清境界,和这天音神僧终是有些差别,普智自信,若是他进入那黄林观中,管保那青灵子发现不了。 一轮皓月长空而起,照耀的这烟波湖上光明皎洁,许是夜晚夜寒,在这湖上,还有那淡如烟云,纯白如银的薄雾。 一艘大船在那湖中飘然荡漾,林动站立在这船头,道玄站立其后,至于那青灵子,则是在那黄林观中默诵真经,抽铅添汞
“师祖如何看那普智。” 道玄真人问道。 在这烟波湖上,道玄真人依然从林动之口得知,这普智夜晚会夜探黄林观。 “空有一番慈悲心。” 林动微微摇头,说道:“三十年前,在那西方沼泽,他得到过魔物噬血珠,而后戴在身边,日日用佛法封印,避免苍生受害,而后多少也受到了噬血珠的影响,使得性子逐渐偏执,他只看到了法慈受苦,却不曾想过那法慈荼毒了多少人,他看到了法慈大彻大悟,却不知道被法慈蒙骗的人依旧许多执迷不悟。”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就算是你心境成佛了,你的身体,必须还债,若想因为大彻大悟就一笔勾销,门都没有。 “噬血珠?” 道玄真人颇为惊讶,而后凝神思索,不其然想到了这三十年来,普智曾经数次上山,想要将那大梵般若和太极玄清道互相交换,开诚布公,勘破长生之法,而那普智手中的佛珠手链,始终都有一个黯淡无光的佛珠。 这个佛珠,在青灵子汇报的时候,可是没有。 “此等魔兵,在那五年之后,就将为青云弟子所得,持魔兵,行正道,待到那个时候,我还要你道玄做个媒呢。” 林动说的似笑非笑。 “青云所得?做媒?” 道玄真人两声讶然。 “当然要你做媒。” 林动含笑说道:“待到那时,你只管去提就好。” 道玄按下心中疑问,暂且不言。 跟随林动的这几日里,林动每出惊人之语,谈玄论道之中,更是让道玄真人自觉大有长进,在之前,他进入到了太清境界,已然以为修行到了尽头,而在林动身边的这些时日,却隐隐感觉到了另一片天地。 “唉,这青灵子,依旧有这赶尽杀绝的锐气。” 林动微微摇头,说道:“我们就在这里静待普智吧。” 黄林观中。 正在搬运真元,凝练内丹的青灵子猛然睁眼,摘过墙上挂着的宝剑,一个纵身就到了这道观上空。 习练林动所授坐忘之后,青灵子对于周身元气非常敏锐,这黄林观中悄然的潜入外人,已然惊动了他。 一道碧绿色的剑光骤然亮起,伴随着一声龙鸣,向着墙角处的黑衣人劈将过去。 虽是道玄的徒弟,百年前,这青灵子更崇拜的却是万剑一,行动举止,多有模仿,这一剑上,也颇有万剑一那种有进无退的狠劲。 留神探查这黄林观内部动静的普智一惊,并不展现天音寺的功夫,整个人糅身成团,猛然弹跳,接连三四次,自那墙角之处挪腾到了大殿之上。 碧绿剑光人随剑走,并不因为人躲开攻击,就毁掉这黄林观中建筑,百年来,这黄林观中一切都被青灵子了然于心,剑光控制更在秋毫之间,一番辗转,再一次来到这黑衣人的脸前。 “砰!” 黑衣人一只手来,用那手掌和剑身拍击一下,传来了一声闷响,而后另一只手顺手打过,在青灵子剑光,身往后仰,空门大露之时,对着青灵子的胸膛打来。 “轰!” 轰隆隆的雷声猛然传来。 在那青灵子的手中打出雷响,和那普智对了一掌。 普智所修,乃是天音寺的不传之秘大梵般若,是一法量生八万四千智慧,属于修持己身,而纵是不运转大梵般若,这一双手中也蕴含降龙伏虎之力。 而青灵子这雷声,确源自于林动传给他的雷法。 人身之内,就是一个小天地。 头象天,足象地,四肢象四季,五脏为五行,因此,内练精气神,以“了一心而通万法,则万法无不具一心。”而产生的雷法。 普智身体一个侧歪,后退数步。 青灵子倒飞而出,退了数丈。 林动所传的内丹术,已然将大梵般若内炼己身的手段给囊括进去,现在这青灵子内外合一,不过功行尚浅,因此才退了这数丈。 普智一个转身,纵身飞出,青灵子在后身剑合一,化作了一道剑光,紧咬背后,毫不相让。 那普智自是不能往万佛寺的方向走,也不能表露身份,一番决断,最终遁入到了那烟波湖底,在水中潜游潜行,由此甩脱了青灵子的追踪。 青灵子随着在那烟波湖上盘旋,不觉看到了林动和道玄所在的船只,由此落下,伸手就要行礼。 “蠢材!” 林动喝道:“一心追敌!那黄林观中就这一个人潜伏?” 这番话,让这青灵子为之一怔。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