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观神可知本来心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20字
虚寂之中,那荷叶动了一动,随后打了开来,神常童子张开两只小手,舒展身躯,随后揉了揉眼睛,看向四下,只过去一会儿,他便露出苦恼之色,道:“饿了。” 张衍本在定持,此刻也是留意到他醒来。 造化宝灵虽得天造化,可也限于出身,要想增进道行,只能依靠不断掠夺同类。所以行事方式其实很简单,吞夺同类,而后炼化,下来再重复这一过程。 只此辈道行提升,并无法一步登天,这个炼消过程很是漫长,距离神常童子上次吞夺那宝胎已是过去了许久,其当已是完全炼化了,所以本能开始找寻下一个目标。 对此他不会去刻意阻拦,不过何时去做此事,又该如何去做,这必须由他来决定,不得任其恣意妄为。 他道:“道友可能感受到上次来人在何处么?” 神常童子嗯了一声,仰头道:“那人就要来了。” 张衍目光陡然幽深起来,方才他心中同样也是有了一些感应,再结合神常童子所言,那答案已经很是明确了,下来一场斗战或许不可避免。 只是不知,对方在经历过一次失败后,这回会来得几人。 那灿衣道人当也是宝灵出身,要是此回能将之镇压下来,那大可以交给神常童子处置。 至于神常童子道行提升之后会不会反过来压过他,这却根本不必担心,他有布须天为依托,道行提升将是更快,届时所能利用的布须天伟力也将更多。 思索到这里,他却是想及一事,道:“道友此刻当已是法力复还完满,不知可能开辟定世么?” 神常童子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张衍一挑眉,再问了几句,才知神常童子并不是不能如此做,而是很不情愿这么做。 其只有在定世之外感应才能更为灵锐,而且其意识一生出就落在定世之内,后来一直被封镇在那里,所以对其来说,这是束缚,而非护持。 他倒也不太在意此事,神常童子不用定世最好,他也省去了许多布置。否则按照一般情形,他入至定世还需得其允准,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会躲去不见。 他道:“若那人再来,贫道可与你合力将之擒下,那宝灵可为道友之资粮。” 神常童子两眼一亮,嗯嗯点头。 正说话之间,张衍忽然感到有一阵阵法力波荡传来,从其气机上看,应是那灿衣道人无疑,此举当是在试着查看他的底细。 因为炼神修士法力一旦开始对抗,彼此一些情况便会有意无意泄露给对方,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好在对手在试图了解他的时候,他也是一样会知晓一些关于对手的事机。这里区别,只在于道行较高的那一人能获取更多。 不过他不会任由对方施为,心意一动,那水滴宝玉已被祭起,将自身乃至诸多现世稍作遮蔽。 他未过解真之关,不可能完全遮绝,但是却可稍作混淆,让对方难以窥见真实。 那法力主人在察觉到自己已是得不到太多东西后,就渐渐淡去,最后几近不见。 张衍明白对方不会平白做这番努力,如无意外,当是很快就会到来了。 而另一边,乙涵道人收回自身法力后,确定张衍这里只有一人,顿时有些蠢蠢欲动,对着那女道人言道:“道友,对面只得一人,而那宝灵正在其看护之下,正是大好机会。” 女道人用心推算了一下,却是得了诸多不同结果,她思索了一下,道:“这里变数不少,不可大意,这般,你去曜汉等人处,要其如此做……”当下以神意传言过去。 乙涵道人一怔,他并没有忘记上回之事,忿忿道:“曜汉之辈,恐怕不会轻易答应?” 女道人淡言道:“道友照此行事便好。” 乙涵道人没奈何,当下把心意一转,循着曜汉等人法力寻去,须臾之间,就已到了后者所在。 曜汉老祖等人在他到来之前已生感应,此刻都是执礼相迎。 乙涵道人随意回得一礼,道:“几位,我已将上回之事告知了朝萤道友……”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下了下来,并目露冷色,盯着曜汉老祖等人直看。 他一上来就做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就是对曜汉老祖加以威慑,可是结果发现,其人却是神情平静,似是半点也不畏惧。 曜汉老祖并非强作镇定,乙涵道人背后那位要把他们如何,那就根本不必来说这些话。 何况他们又不是宝灵,彼此没有进行冲突的理由,要是对方能他们一举逐入永寂也就罢了,可既然没这个本事,那再掀起敌对就不是智者所为了。
他打个稽首,道:“却要请教,朝萤道友如何言?还是为上回那宝灵一事么?” 乙涵道人见他如此平静,哼了一声,道:“不错,此次朝萤道友将与我一同动手,也望几位能予出力。” 曜汉老祖道:“可是要我等与两位合攻那处定世么?” 乙涵道人言道:“非是,那宝灵已是解脱出来,去到了另一处,并由一人看守,只是我等推断下来,此人若是遇袭,那定世守御之人或会前往救援,这回也不要你等如何做,只要作出一副攻打之势,将那定世守御之人牵制在原处便好。” 曜汉老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道:“那此回之事,是道友所请,还是朝萤道友之意?” 乙涵道人冷笑几声,道:“此是我私下所求,是否出力,全看诸位道友自愿了。” 曜汉老祖打个稽首,道:“我等应下了,只望道友不会让我等平白出力。” 乙涵道人一怔,没想到他竟会这么爽快就应下,轻哼了一声,道:“只愿道友届时莫要忘了自己所言。”他一挥袖,便就转身遁离。 羽丘道人有些不解道:“曜汉道友,既是这乙涵所请既与那人无关?你又为何答应?” 曜汉老祖道:“这次不同,前次之事,看得出来只对其一人有利,而这一回,显是朝萤道友属意于此,我再推脱,就是不给她脸面了。” 玉漏道人稍作推算,再试着感应了一下法力波荡,十分肯定道:“乙涵此次找上之人,当是那张道人!” 羽丘道人叹道:“那张道人手段颇多,我看他们未必能够如愿。” 曜汉老祖深沉一笑,道:“那岂不是正好?如此布须天隐秘方才得以隐藏,还能让其等代我将张道人所藏手段都是逼迫出来。” 张衍在经过那法力对抗后,就一直在那里静静等待,浑浑荡荡过去许久,某一刻,他忽然睁开双眼,道:“来了。” 神常童子此刻正站在他身旁,咬着手指,一脸期盼地看着虚寂深处。 未有多久,便见虚寂之中有荧光点点,便见一名玉貌绛唇的女道人手持琉璃如意,踩着如絮祥云而来,上次那灿衣道人则是伴在身侧。 待到了近前,女道人对他打一个稽首,道:“道友安好,朝萤在此见礼了。” 张衍回得一礼,尽管对方语气温和,可是那阵阵压迫过来的法力却是满是侵略性,他颌首道:“原来是朝萤道友,贫道与道友似无交情,却不知来此何事?” 朝萤看了一眼神常童子,道:“却是为这位道友而来。” 尽管她眼神柔和,可眸光深处那股侵夺之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造化宝灵之中,似神常童子一般心思纯粹实际非常之稀少,这便导致他们很难感应到同类存在,所以找寻同类便如修道人搜寻寻造化残片一般困难。 而神常童子上次却能轻松找到乙涵道人,并呼唤后者前往,这等本事对她来说尤为重要,而只要将之吞夺了,那她也能拥有同等手段了。 神常童子没有理她,只是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乙涵道人。 张衍笑了笑,道:“据贫道所知,神常道友似与两位并无关系。” 乙涵道人这时站了出来,大声道:“怎能说无有关系?先前我便听了这名道友求援,得知其被封禁在某处定世之中,方才过来寻他,望能助他解脱出来,结果却被那守御之人击退,而尊驾虽未露面,可我也知阻我之人却有尊驾在内,前番算是我鲁莽了,而今次前来,却是想与尊驾商量一下,这位神常道友与我乃是同类,望能放了他。” 张衍从容道:“神常道友愿意去哪里,乃是他自家之事,”他看向神常童子,道:“道友可愿随他们同去么?” 神常童子使劲摇头。 乙涵道人冷笑一声,对神常童子道:“这位神常道友,你莫要被这位所欺,他原先将你封镇起来,现下却放了你出来,我不知缘由,可不外是想利用道友之能,你万不可上当。我等与你本是同出一源,你若到我这里来,想如何行事便如何行事,绝不会有人……” 只是他说到这里,朝萤这时却是一伸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乙涵道人诧异道:“道友,你这是……” 朝萤道:“这位神常道友心思纯澈,你我用意是瞒不过他的,不必多费唇舌了,”她又看向张衍,凝声道:“我等要想如愿,还是要在此与这位一论道法。” …………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