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双生同根畏无量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34字
张衍见那银刺连破屏障而入,视阻碍如无物,不由双目微眯。 他能感觉出来,这一根银刺当属造化至宝无疑。 他那晶玉水滴乃是以造化残片祭炼而成,根底上与对方手中琉璃如意本也相同,抵挡不住此物倒也在意料之中。 他在得赠那件道袍之前,身边并无宝灵蜕下的造化至宝,可却有先天成就的太一金珠,此物发则必至,当中其实并没有过程,只是炼神大能有屏护法力在外,这也等若是自身一部分,所以当此宝轰入那法力之中后,也就被阻碍了,这便会给对手应对暇 而眼前这银刺则是不同,发出之后,需得遥遥飞驰而来,可无论是法力还是法宝都无法挡住,故这里定有别样玄机。 他没有轻举妄动,当下察辨气机,起意推算,很快便就知晓了这里究竟。 这宝物若是飞向某一人,那么此人必须在此宝到来之前推算出其中所蕴藏的气机变化,而若不做此事,则必定会被射中,无有逃脱可能。 其中玄妙便在于此宝问意于先天之中,你若不曾做得推算,那便等若承认此物可以伤得自己。 面对此物,全看修道人道行如何,要是修行不足,或者疏忽此事,那么一定无法躲过,纵然这非是攻伐至宝,可也无有多少人能生生承受。 在了解到这些后,他快速推算了其中气机变化,而就在算定的这一瞬间,此物一晃,竟是霎时消没于虚寂之中。 他知晓,此宝并不是真的消失无踪了,只要那御主还在,那么会一直纠缠下去,时不时跳跃出来威胁对手,而每一次见到,他都要设法推算出算其中气机变化,否则就依旧会被其刺中。 可是与敌对抗,需要不停抬升法力,这里也是需要修士时时推算的,若是被此物牵制,那么一个疏忽,就很会可能会跟不上对手变化,进而导致败战。 他思索了一下,却是没有去多加理会。 若是没有应付之法,或许会被此物拿捏住,然后处处受制,可他有残玉为凭,就算再是纠缠不去,也是不惧,且若布须天伟力祭出,相信也能将之迫退,故而不用将此放在心上。 朝萤以往用此宝来对付那些宝灵显化的同类可谓百试百灵,因为显化宝灵就算道行足够,可心性之上却有极大缺陷,所以很容易就能被她压制。 就算在此宝纠缠下能支撑得一时,战局长久拖延下去,也会逐渐露出破绽,下来很是容易便就能够得手了。 她对此本怀有极大信心,可是随着斗战逐步进行下去,却是发现张衍全然不似以往对手,应对起来竟无比从容,银刺纵然时时飞出,可每一次都会被其轻松化解,不仅这样,其法力变化也是没有半点被影响到,始终不曾被她甩下。 再是过得许久,她见仍是不能得手,竟是些心浮气躁起来。 自道行有成以来,她与人斗战向来无往而不利,可这次虽未分出胜负,心中却总觉得自己这次恐怕无法如愿了,想到这里,攻势不知不觉变得急切起来。 张衍目光微闪,斗战到现在,他一直按照自己定计进行着,耐心等待出手机会,现下他敏锐感觉到,对手法力波荡微微有些起伏不定,不似先前那般坚稳,这分明就是心乱了。这些宝灵的心境却是比他所料想的还更为容易产生波荡,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他斗战经验丰富,知道当一个人在想着达成某一目的,却迟迟无法做到时,那多半会忍不住加快攻势,以期能够尽快破局。而在如此做还无法建功时,那将会更为操切,极易搅扰了自家事先拿定的打算。 似如曜汉老祖等人,就算道行法力不足,也绝不可能露出这等破绽,要想击败此辈,只能依靠自身斗战之能,强便是强,弱便是弱,没有什么漏洞可钻,可眼前敌人,由于心境不稳,却是显得强弱不定,这对他来说却是好事,这般可以抓到的机会无疑更多。 朝萤这里连连催发法力压上,然而效用却是不大,场上仍与先前一般,似无论怎么努力,也没法取得更多进展,她渐渐有些按捺不住了。 只是过往斗战的经历提醒她,越是这等时候,越不可肆意妄为,否则将更是难以获胜,靠着这一丝冷静维系,她尽量克制着自己,并开始寻思,自己是否该放弃张衍这里,转而以神常童子为目标,从那里打开缺口。 生出了这个念头后,她下来便开始暗暗留意。 可她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她每当法力稍有退缩之时,张衍法力就会立刻压上来,要是敢抽身退走,就算自己无碍,可也不可能去做其他事了。
双方在这般较量下再是缠斗了许久,战局仍是不温不火,一如那初战之时,且似能一直这么延续下去。 朝萤蹙眉不已,现在她已能确定,自己要是不用出杀招,那么在无有外来之力影响的情形下,并无法拿对手怎样。 因为此刻忍耐已是达到了极限,所以她不再留手,将长袖一动,便自里飞出无数细碎花瓣,只是并不朝着张衍而去,而是散落在四下。 张衍很快便感受了此物威能,那花瓣只要一与他法力碰触,很快就会融汇进去,只是一瞬间,他感觉自身好似法力增添了许多负担,变化一下迟滞了许多。 炼神之间法力碰撞交融,但只要未过解真之关,无法主动掩藏,那就回避不得,这法宝却是充分利用了这一点。 而那些花瓣看去无穷无尽,也就是说,这等情形会逐渐加深加重。若不解决,那么恐怕会到彻底无法承担的地步。 他立时明了,这却又是一个需要推算解决的麻烦。 他发现对方接连祭出的宝物本质上都算不得太过犀利,可用来配合斗战却是效用极好,道行稍有不足之人,恐就对付不过去了,好在他并不在此列,相反推演变化恰恰是他所擅长的,当下心中一起意,立时找寻到了关节所在,法力一震,这些花瓣便从中被一瓣瓣排斥了出来。 朝萤这一发动,并没有就此停下,起三指自袖中捏出一枚碟翅环,手指一弹,须臾间,其便化如活物,振翅翩翩,在四周飞舞起来。 只是片刻之后,其就化为灰烬,然后自虚无之中诞生出一只米粒大小的虫豸,渐渐由幼及长,随后吐丝成茧,没有多久,就又破茧而出,在绕圈几圈后,再度化灰消去,继续重复这般过程。 这乃是与她一体同生而出的至宝,唤名“附蝶子”,自蜕化下来后,她又用心祭炼过,算得上是自身最为得意之物。 此物在经历过一次生死转灭后,就算走过了一个轮回,而在走过九次之后,就能变化出一个与她一般模样,甚至道法如一的分身来,那时场上就等若有了两个自己,虽此持续不会有多久,可也足够击败对手了。 要阻止这东西也是不难,只要在长成之前以法力镇压,就可以抑制其变化。 然而对这里虚实她却丝毫没有加以掩饰的意思,因为这本就是她用来给对手增添压力的。 对手若是不去理会,那么等到法宝九转功成,场上就多了一个强横敌手,可要是分心顾去,那却未必能应付另外两件法宝的合力围剿了。 张衍稍作察辨,就已明了其中变化,但他心中仍是镇定,因为这并未超过他所能应付的极限。 只是朝萤手中宝物却是一件一件出来,却也令他感叹不已,不管这一位实力如何,只这副身家很是不菲,需知前次他与曜汉老祖等人相斗之时,三人从头到尾只是各自动用了一件法宝而已。 而且他能看得出来,朝萤身上当还有护身宝物,所以此次便不是为了试招,也无论如何要将之拿下,这般不但能去除一个大敌,所缴获来的法宝还能试着退还为造化残片。 他转念下来,到了这个时候,自己也当该是露出一点手段了,否则此人见他到了现在仍能从容应付,说不定会因忌惮而退去,那他便难以如愿了。 上回乙涵道人遭受布须天伟力与他法力侵攻,吃了一个大亏,此事一定是与朝萤说过的,所以这时候他在步步紧逼之下用出此法也是理所当然了。 思定下来,他心意一引,布须天伟力便被发动出来。 朝萤在听乙涵道人讲述过后,便一直等着这等伟力出现,然而此刻感受到时,却是心中警兆骤起,本能不想令那两件先天至宝与之相会,她很想试上一试此等伟力到底有何玄异,可最后还屈从于自身感应,神意一牵,将那银刺和附蝶子都是往自己法力深处挪来。 张衍这时目光却是变得锐利了起来,本来朝萤只需小心将法宝逐一撤回便可,可这时却将两件同时拿回,此却是一下将他身上的压力解除了,虽这本也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可这明显就是对方应对失措,露出了一个极大破绽,这般机会,他又怎会错过?当下法力一振,趁其退去,却是猛然压上! …………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