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气合霄天难封绝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36字
天地门关乃是两界出入所在,既不在天地之中,亦不在天地之外,可以说这是超脱于寻常凡蜕修士能为之上的东西。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所以想要破坏此处,直接攻袭是无有用处的,因为无论什么道法神通轰击上去,都无可能触碰到界门,除非其中所勾连的一处天地崩塌而去,那么界门自也不存在了。 但这并不是说凡蜕层次的修士就对此没有办法了,因为界门终究只是死物,并且对外来之力是不做设防的。 恒霄宗现在所采用的方法就是宗门典籍之上所记载的封堵之法,此是以一件法器横亘在关门之中,如此使得无人可以出去,也无人可以进来,换一种说法,此也可称作为补天之术。 恒霄宗主在把手中法器投掷出去后,并没有多去确认结果如何,而是直接喝了一声,“退!” 等出得浑天之后,他稍候只需派遣一具分身到此,自能知晓此物是否建功,现在最为主要之事则是设法保住己方修士的性命。 这个时候,天穹之中有一道宏大光柱落下,却是何通躲在天外天中的一劫法身降落下来。 其驻世法身被祭献了出去,就等若于与外间断了牵连,除非有人主动传言,所幸恒霄宗主并不想放弃他,毕竟其人待把驻世法身重新运炼回来后,还能继续驾驭神赫派那件镇派之宝。 只是光幕落下之时声势太过浩大,纨光等人注意力自是被吸引过去。 恒霄宗主对此毫无办法,只能指望何通能够及时脱身了,他起神意吩咐了几句,恒霄宗一行人便分别往不同界关穿渡撤走。 何通这一落下,立刻化出数个分身,同时祭动根果,往来处界门遁走,他终究是渡觉修士,法力胜过凡蜕三重境修士一筹,不似前两人一样被剑光逼杀在原处,还是得以成功逃脱了出去。 纨光等人见此辈俱是退走,便就收起法剑,回得界门之前查看。 在见得那件法器后,他们也是看出了恒霄宗封堵天地门关的做法。 通常来说,因为这东西落在两界关门之内,故是从一处天地之内发动的攻袭是触及不到此物,而在对面界天之中也是同样如此,要想挪除十分不易。 不过他们俱是神色如常,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穿渡回去的打算,也没指望有人前来支援,且还要在这里坚持数年时间,而等到自家祖师把存于这处浑天之内的伟力都是解化干净,那么有无这座界门都是无所谓了。 移光笑道:“此次斩得恒霄宗两人,想来其等便是再来,也在数年之后,到那时此地恐怕早是被祖师法力占据了。” 纨光道:“不管其等如何,我等守好这里就是。” 恒霄宗主带着几人渡过界门之后,放了一座**舟出来,而后就乘此往界中一处下宗所在遁行而去。 恒霄宗自立宗之后,便一直在四处扩张,数千年来征伐不知多少界域,下宗也是众多,其中不乏实力强大的宗门,有些更是他们设法扶持起来的,似如这一处“灿英观”就是如此。 不过这些宗门分布在不同界关背后,而为了下一次能召集到足够多的人来帮衬,所以这回他不得不令宗门之人分散撤走,分头召集这些下宗修士。 炳彰道人这时言道:“宗主可曾发现,方才我等再度进入浑域之后,与原来所见似有些不同了。” 恒霄宗主沉声道:“我亦是见到了,这等演变似是对那六人极为有利,对我不利,若非这等变化,先前何掌门恐怕已是坏去他们身上护持了。” 炳彰道人提醒道:“宗主,此辈也不知在用什么手段侵夺我等界域,或许拖延得越久,越是不利于我等……” 恒霄宗主眉头打结,这无疑是说,随着这等变化加深,那处浑天将变得越来越有利于对方,看来留给他们准备的时间不多了。 他看了一眼周围,目光在何通和另两名前来助战的下宗修士面上转过,道:“去到灿英观还需一段路程,几位道友先退下吧。” 众人一礼之后,便就各自退了下去。 恒霄宗主盘膝坐下,现在不止是浑天有异,恒霄宗还面临一个极其严峻的问题,那就是亡故之人很难再有替继。 现在恒霄宗中所有修士都是斩却过去未来身的,实力不可不可谓不强,可却并没有一个凡蜕一二重境的修士。 这是因为恒霄宗与神赫宗对抗数千载,其中有几战十分惨烈,境界稍弱一些的修士都是亡殁了。这也意味着他身边这些人死一个就少一个。
虽然可以从下界继续找寻下宗修士,可是纨光等人只是诛杀恒霄派之人的恶果已经出现了,没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就难以使得此辈真正卖力,虽然因为立下了契定的缘故,下宗修士无法违抗他们的命令,可在斗战之中,主动积极的参与和消极避战却完全是两回事。 这时他忽有所觉,却是那炳彰道人又转了回来,他道:“道友还有何事?” 炳彰道人打一个稽首,言道:“宗主可曾发现,除了最早时候,周瑟三人并未被那外来六人攻袭过,一直游离在斗战之中,若是这六人与周瑟等人……” 恒霄宗主抬手阻止他说下去,道:“若是这六人是周道友唤上来的,那玉霄一脉早就与那六人一同夹攻我等了,这等事今后不必提及。” 炳彰道人言道:“我也非是此意,周道友三人自不会与外来之人勾结,只是玉霄一脉既无人亡在这六人之下,可以算得上是无有冤仇,而其等实际又是来自一地,若是达成妥协也是有可能的。” 恒霄宗主眼神动了动,他身为宗主又岂会没有考虑过这一层,所以命诸人分开行动之前,特意将周瑟这个玉霄一脉的领头人唤在自己身边,为得就是防备另外二人做出什么事来。 他却没有对此表态,只道:“道友下去吧。” 炳彰道人没有再多言,打个稽首,就退了下去。 恒霄宗主这时心意一动,催使事先留下的分身又是入至恒霄浑天之内,只是一感,便知两界关门已是被那合炼法器封堵上了,不由心中稍安,这般那六人背后宗门就无可能再遣人前来了,他们不是没有机会。 同一时刻,周尹正和吴佑泰二人正乘坐法舟前往恒霄宗另一处下宗驻地。 两人一路上都是沉默不言,待快要到得那下宗之前,周尹正忽然开口道:“道友可曾感觉到,那六人最开始时候或许并不是要强占我辈地界。” 吴佑泰平常话虽不多,可是心思却颇是敏锐,他笑了笑,道:“道友想说什么,这里可无有外人。” 周尹正稍稍抬了抬头,看向远处,道:“说来我与那外来六人本无矛盾,何必定要死战?此次封堵住界关,宗主该当利用这等机会设法与之和谈才是,而不是想着再战,万一不成,那我恒霄宗难免有覆亡之危,你我性命也是难保。” 恒霄宗不是一个宗门,而是一个同脉源流的修士的联合,彼此能够牵连起来,就是由于出自同一个祖师,而在外物不缺的前提下彼此合作的好处远大于互相攻伐,但并不是互相之间就是亲密无间了,实际上矛盾也是不少。 就如这一次,实际上周瑟三人是想瞒着宗门找到周还元玉,而后来恒霄宗主闯入进来,又强行打开关门,也同样是对他们不信任的表现。 吴佑泰听出了他的意思,道:“道友之意,是与那些人谈和么?若是之前还有几分希望,可我等两度败战,其等可未必会理会我辈。” 周尹正道:“不试上一试又哪里知道。” 吴佑泰一思,道:“我知道友仍在想着如何攀登上法,实则我亦是不愿放弃,祖师留下玉符不会是没有用意的,那里说不定就有周还元玉。只是道友可曾想过,假设这六人背后宗门不下于我恒霄派,又到底是来找寻什么呢?” 周尹正道:“道友是说,其等那处也无法找到元玉,所以到我等这里来搜寻?” 这是很有可能之事,也是一让人较为绝望的推断。 不过他随即又想到一个可能,“或许那元玉本就在我等眼皮底下,只是我等未曾寻到,而此辈有了确切线索,故是前来找寻?” 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越想越觉得这猜测可能逼近了真相。因为纨光等人到来后,最初提出的要求就是查探界门,而后来之所没什么动作,或许是遭遇到了与他们一般的困境,故是停留下来继续找寻。 吴佑泰叹一声,道:“可便是这里推算属实,我等也是无能为力。” 除非将此事交代给恒霄宗一行人知晓,可这样做与他们并无半点好处,就算能夺来元玉,最后也只会落到宗主手中。 周尹正沉思半天,道:“下回若与那六人再战,我等未必能存身下来,不妨先与其等接触一番,试试口风,再看下一步如何走。” …………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