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往空可觅前贤踪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75字
灵壅这一语说完,其余几位魔主不管立场如何,却都是暗暗点头,认为这等做法值得一试。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将元玉给予先天妖魔或是无情道众,表面看去是牺牲了他们的利益,可目光放长远看,实际对他们更为有利。 迟尧沉声道:“道友之言诚然有理,可我若不得元玉,那这一切也不过是空谈罢了。” 灵壅一摆手,满不在乎道:“这却是可以想办法,如今人道之中诸派比斗,胜者得享元玉,我以为这当是会成为惯例,日后元玉之争当会沿用此法。” 他朝外点了一点,“那我等大可试着加入进去,这般就可光明正大与人道相争了。 恒景道:“灵壅魔主想得是不差,可人道对我之事百般阻挠,我等便欲斗法,也不见得会同意。” 灵壅嘿然一笑,道:“未必,能光明正大相争总好过阴谋鬼祟,我等不妨再拉上先天妖魔与无情道众,这般对人道有益无害,其等多半是会同意的。” 挚悒魔主这时出声道:“我以为这个办法确实不错,输便是输,赢便是赢,人道若是连此也不敢答应,那我等也无需畏惧他们了。” 迟尧魔主道:“确实可行,如能找来先天妖魔和无情道众,那确然能再加上几分可能。” 灵壅看了一眼左右,笑道:“此事便由我为之。” 迟尧不由看了过来,此事若是不成,同样也是折损声望,白微、邓章两人未必看不出这里的用意,所以不见得会同意,不过不管怎样,这的确值得一试。 他想了一下,郑重道:“此事甚大,足可决定我辈兴衰,当年我曾去书,言明与那两家断绝往来,如今既又重作勾连,当由我登门致歉,我此行与灵壅魔主同往。” 灵壅微觉意外,随后容色一正,对他拱了拱手。 两人决定下来后,便先往那两家所在致书,得了准确回言之后,这才往这两家所在之地行来。 邓章、白微二人此刻已是开辟了一座界域等在了那里,本来以为域外天魔增添三位魔主,正是势盛之时,或会忍不住与人道过招一番,等吃了亏之后才会找上他们,没想到如此之快就寻上门来了。 少时,便见天穹一裂,幽光浮动之间,便见二名道装打扮之人飘然而至,气机十分之晦涩,好若不在此世之中。其等一落台上,便稽首为礼。 邓章、白微二人也是施礼相迎。 彼此寒暄几句之后,迟尧便言道:“前次迫于人道之威,我不得已与诸位断绝牵连,今次特来致歉。” 白微言道:“道友言重了,那时早是大势已去,道友退却,乃是明智之举,若我身处道友当时之位,也会做出选择。” 邓章在旁没有开口,他心中清楚,要想对抗人道,他们三家必须联手,不可能舍弃其中任何一方,今天既然接纳对方到此,那就已是表明了联手意愿了,无论过往怎样,都是没有必要再去提了。 灵壅等迟尧致过歉后,便就道:“今回来次,是有一事,于我三家都是有利,故来此拜访两位道友。”下来他没有做什么遮掩,就将此行来意说出。 白微考虑一会儿,道:“派遣弟子斗法么,若是人道答应此事,倒是可以为之,邓道友以为如何?” 邓章这时沉声道:“邓某认为,此事可行。” 现在他们才是弱势一方,而能够在相对公平的规矩下参与争夺元玉,那怎么也是值得一试,要知之前他们根本没有这等机会。 身为无情道众,不在乎什么脸面尊卑,只要确实能有利于自己,他自是不会拒绝。 白微也是点头,他也是看出域外天魔欲为主导的目的,这却无碍,因为此事终究缺不得他们,且从力量对比来看,他们也不可能成为主事之人。 先前他们最怕域外天魔在力量陡增之后又去硬撼人道,那么无论怎样也是不能被牵扯进去的,现在看来此辈尚算清醒,那么联手也就没有问题了,只是有一事他觉得必须说清楚。 他认真道:“天道运转,自有定数,人道有三纪历昌盛,故我先前所为,悉数落败,如今已是过去两纪历,还有一纪历未曾渡去,在此之前,还望诸位莫要生出掀翻人道之念。” 这是他与邓章的共识,在这最后一纪历之中,他并不准备做什么,只要默默积蓄力量便好。 灵壅一笑,以轻松口气言道:“几位道友放心,我等并无此意。” 白微道:“那眼前之事,便是与人道相商了。” 灵壅提议道:“人道那元石方才入世,正合我等说及此事,不如这便动身。”
白微与邓章神意稍作交流,便道:“那我与邓道友这就与两位同往,” 张衍送下元石后,就往现世之中撇有一眼,因为曜汉老祖那等遮掩手段,所以他不敢确定是否还有其他界天藏匿在布须天中。 便是可以力相试,却也无法用到布须天中来,这等若是以自身之力轰击自己,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不过现在定合一处浑天就可少得一处隐患。 他又往布须天之外望去,不久之后,将又有一处浑天到来,若无差错,当就是冥泉宗那方浑天了。正转念到这里时,阵灵在殿阶之下化身出来,躬身一拜,道:“老爷,宇文掌门来访。” 张衍微微一笑,道:“也该是来了,有请。 宇文洪阳走入殿中,打个稽首,道:“张殿主有礼。” 张衍还得一礼,作势朝旁一引,道:“宇文掌门请坐。” 宇文洪阳称谢一声,坐了下来,方才我得拿元玉,本欲闭关,却是忽感一事,似与我冥泉有关,故来张殿主这处问询。”: 张衍微微一笑,道:“确然有一事,与贵派有关,前些时日,我溟沧派寻到历代祖师飞升之所在,而今已然是可以去得彼方,寻访先人了。而今贵派那处飞升界天亦将显化,届时宇文掌门若由此去,或可见得历代飞升前贤。 宇文洪阳一讶,感慨道:“我恩师当日飞升,我曾问言可还有再会之日,恩师只言需看缘法,曾以为再无相见之日,没想到今朝果然还有机会。”说着,对张衍郑重一礼,“这里却要谢过张殿主了。” 张衍一笑,道:“宇文掌门莫要谢我,贫道欲并合浑天,使之不再与我诸界分离,这便需与宇文掌门打一声招呼,只是道友既得元玉,却不可错过缘法,当需早些闭关,而此界若得浮显,则可遣得一人代为前去。” 溟沧是他出身之宗门,故他才派遣分身前往,玉霄派可称敌手,故是派遣纨光六人,而冥泉宗,现下乃是友盟,只要其中没有妨碍到九洲的事机存在,他也不会去做太多干涉。不过这浑天背后若有造化之地,且又无主的话,他也不会放任不理,当先收了过来,若是有机会见得陵幽祖师,他自会还了回去。 宇文洪阳知道张衍劝说及早闭关,那定然是有道理的,于是放下亲自前往的心思,考虑了一下,便道:“如此,我会让司马长老代为一行。” 张衍微微点首,司马权倒是一个合适人选,如今其修成玄阴天魔,分身无数不说,只要阴气灵机不绝,称得上不死不灭,况且其人曾数次奉他之命行事,便有什么话也方便交代。 宇文洪阳见张衍没有反对之意,便即定下此事,在又交谈几句后,就告辞离开,很快折返门中,在把一切事宜都是交代清楚后,便就封门闭关了。 张衍则是把注意力转回虚寂之中,他料定季庄道人必会做出反应,一如他心中预见,未过多久,布须天外就又有一道灵符飘动。 他心意一使,接引至跟前,果然是其人送来的,此中言称,那一位存在分神现在只剩下一个,情况已是十分危急,不能再这般不作干涉,若是能将剩下那一具分神引来抓取并镇压起来,可以使那位存在于下来极长一段时日内再也不得复还。 张衍知晓自己无论如何反对,此人也不会放弃此念,不过自身仍需表明态度,免得令其生出侥幸之念,当即起指一点,化出一道灵符,再是一挥袖,便送去了镜湖。 那一位若再是成就,他自会拔剑斩之,可若让其入至造化之地,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侵夺造化精蕴,甚至整个造化之地都会被夺,反而是成全那一位,所以他是绝不会容许的。 镜湖之中,季庄道人很快收得回书,看过之后,就面无表情将之毁去,他方才不过试探一下,见张衍态度毫无松动,也就不再去管了。 现在最为紧要的,是如何应对眼前之事。 他本来以为只要慢慢找寻造化精蕴,哪怕机会渺茫一些,也终究是有成功指望的,可哪里知晓局面会变得如此之快,几乎一眨眼间,那位存在就寻回了一具分神,而要是接下来另一具分神也被夺回,那自己谋算便有可能落空。 他迟疑了许久,最后还是下了决心,“这里唯有再设法多唤得几位道友一同搜寻那造化精蕴了,纵有隐患,可我多加堤防就是了。” …………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