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寿春之战(23)

大汉龙骑 1742 作者皇叔刘司马 全文字数 4308字
曹操想着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平阿,而张勋的目的则非常简单了,就是要挡下曹操,一攻一守,最终到底谁会笑到最后,最少此刻坚守在平阿的张勋和杨弘是信心十足的,反观曹操,则有些没有底气,如果张勋坚守平阿,甚至是死守平阿的话,兖州军攻城的胜算到底有多大,曹操有没有低不好说,但一旦攻不下平阿,他可能将彻底失去淮南的利益,甚至还会被刘澜渔翁得利,可偏生他又根本没有勇气一个人与袁术决战,如果有任何的闪失,可能就会导致全军覆没,他不敢搏。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尤其是那些拿以往战绩来说事的人,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一定要冷静,就算寿春军如郭嘉说的那样不堪一击,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够拿下平阿。 曾经的胜利只代表曾经,战力底下并不等于在有城池的防御变得不堪一击,只有真正交手之后曹操才会做出结论,而且还有一点是他并没有提出来的,那就是匡亭之战并非张勋而是纪灵,而张勋可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甚至还是一个恐怖之极的人,他与杨弘,是曹操最为看重的袁术帐下的两人,一文一武,撑起了袁术,若没有这二人,袁术可能早就让刘澜彻底击败了,在这两人的带领下,想要再一次上演匡亭之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也正因为如此,曹操说有全军覆灭的可能其实一点都没有在危言耸听。 相较于郭嘉,曹操的的表情有些凝重,身为主将这样的表现并不合适,会影响周围人的青徐,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些,曹操并不是我行我素的性格,反而他对在一些场合上会可以隐藏自己的青徐,甚至还会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以此来带动所有人的青徐,而似今天这样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了。 短暂的休整之后,曹操没有继续停留,而是下令部队继续开拔,而一早就朝平阿而去的夏侯渊也在即将抵达平阿之前被寿春军的斥候发现,消息被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回了平阿,闻讯之后,张勋一名将领也都没召见,而是亲自去找到杨弘,将消息告诉了他。 闻讯的杨弘非常震惊,好像一早就已经料到一样,但在心中他还是颇为吃惊的,这么快就出现了曹军的部队,这个速度远远超乎他的预料,非常平静的问道:“不知曹军来了多少人马,可有看到曹操的旗帜?” “并非是曹操亲自前来,乃是曹军将领夏侯渊,部队也不过只有五千多人罢了。”张勋笑着说道,毕竟在他看来夏侯渊作为曹军先锋来到平阿,并不会对他们构成任何危险的,不然的话早就草木皆兵升帐商议应对之策了,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优哉游哉,还是主动来见杨弘。 “就这点兵马,也敢来平阿?”杨弘一听,立时冷笑了起来:“看来曹操这是心里也没有底,派夏侯渊来打前站了。” “既然曹操派夏侯渊来送死,不如我们立即派兵,先杀他个片甲不留?”张勋阴测测的说道。 “不可。”杨弘想了想最后还是反对了张勋的决定,夏侯渊这五千人,成不了气候,我们出兵,反而正中下怀,夏侯渊巴来此,说白了就是曹操派来打探我们底细的,所以我们不仅不能出兵,反而要严令将士严守平阿,不给敌军任何机会,这样一来夏侯渊无计可施,曹操又摸不清我军情况,自然不敢贸然进攻平阿。” “将军难道忘了我们来此的初衷是什么了吗,曹操的情况没有谁比你我更了解,他们那点粮食能坚持多久,说白了他们现在是最想速战速决的一方,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反其道而行之,不让其的算怕打响,他越急着与我开战,我们就越要坚守平阿,不给他任何机会,只要等到他们粮草不济,那时我们在做计较不迟。” “将军不好了,曹军杀过来了?”就在张勋和杨弘商议对策之际,这时一名传令兵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曹操想着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平阿,而张勋的目的则非常简单了,就是要挡下曹操,一攻一守,最终到底谁会笑到最后,最少此刻坚守在平阿的张勋和杨弘是信心十足的,反观曹操,则有些没有底气,如果张勋坚守平阿,甚至是死守平阿的话,兖州军攻城的胜算到底有多大,曹操有没有低不好说,但一旦攻不下平阿,他可能将彻底失去淮南的利益,甚至还会被刘澜渔翁得利,可偏生他又根本没有勇气一个人与袁术决战,如果有任何的闪失,可能就会导致全军覆没,他不敢搏。 尤其是那些拿以往战绩来说事的人,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一定要冷静,就算寿春军如郭嘉说的那样不堪一击,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够拿下平阿。 曾经的胜利只代表曾经,战力底下并不等于在有城池的防御变得不堪一击,只有真正交手之后曹操才会做出结论,而且还有一点是他并没有提出来的,那就是匡亭之战并非张勋而是纪灵,而张勋可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甚至还是一个恐怖之极的人,他与杨弘,是曹操最为看重的袁术帐下的两人,一文一武,撑起了袁术,若没有这二人,袁术可能早就让刘澜彻底击败了,在这两人的带领下,想要再一次上演匡亭之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也正因为如此,曹操说有全军覆灭的可能其实一点都没有在危言耸听。 相较于郭嘉,曹操的的表情有些凝重,身为主将这样的表现并不合适,会影响周围人的青徐,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些,曹操并不是我行我素的性格,反而他对在一些场合上会可以隐藏自己的青徐,甚至还会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以此来带动所有人的青徐,而似今天这样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了。 短暂的休整之后,曹操没有继续停留,而是下令部队继续开拔,而一早就朝平阿而去的夏侯渊也在即将抵达平阿之前被寿春军的斥候发现,消息被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回了平阿,闻讯之后,张勋一名将领也都没召见,而是亲自去找到杨弘,将消息告诉了他。
闻讯的杨弘非常震惊,好像一早就已经料到一样,但在心中他还是颇为吃惊的,这么快就出现了曹军的部队,这个速度远远超乎他的预料,非常平静的问道:“不知曹军来了多少人马,可有看到曹操的旗帜?” “并非是曹操亲自前来,乃是曹军将领夏侯渊,部队也不过只有五千多人罢了。”张勋笑着说道,毕竟在他看来夏侯渊作为曹军先锋来到平阿,并不会对他们构成任何危险的,不然的话早就草木皆兵升帐商议应对之策了,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优哉游哉,还是主动来见杨弘。 “就这点兵马,也敢来平阿?”杨弘一听,立时冷笑了起来:“看来曹操这是心里也没有底,派夏侯渊来打前站了。” “既然曹操派夏侯渊来送死,不如我们立即派兵,先杀他个片甲不留?”张勋阴测测的说道。 “不可。”杨弘想了想最后还是反对了张勋的决定,夏侯渊这五千人,成不了气候,我们出兵,反而正中下怀,夏侯渊巴来此,说白了就是曹操派来打探我们底细的,所以我们不仅不能出兵,反而要严令将士严守平阿,不给敌军任何机会,这样一来夏侯渊无计可施,曹操又摸不清我军情况,自然不敢贸然进攻平阿。” “将军难道忘了我们来此的初衷是什么了吗,曹操的情况没有谁比你我更了解,他们那点粮食能坚持多久,说白了他们现在是最想速战速决的一方,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反其道而行之,不让其的算怕打响,他越急着与我开战,我们就越要坚守平阿,不给他任何机会,只要等到他们粮草不济,那时我们在做计较不迟。” “将军不好了,曹军杀过来了?”就在张勋和杨弘商议对策之际,这时一名传令兵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曹操想着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平阿,而张勋的目的则非常简单了,就是要挡下曹操,一攻一守,最终到底谁会笑到最后,最少此刻坚守在平阿的张勋和杨弘是信心十足的,反观曹操,则有些没有底气,如果张勋坚守平阿,甚至是死守平阿的话,兖州军攻城的胜算到底有多大,曹操有没有低不好说,但一旦攻不下平阿,他可能将彻底失去淮南的利益,甚至还会被刘澜渔翁得利,可偏生他又根本没有勇气一个人与袁术决战,如果有任何的闪失,可能就会导致全军覆没,他不敢搏。 尤其是那些拿以往战绩来说事的人,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一定要冷静,就算寿春军如郭嘉说的那样不堪一击,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够拿下平阿。 曾经的胜利只代表曾经,战力底下并不等于在有城池的防御变得不堪一击,只有真正交手之后曹操才会做出结论,而且还有一点是他并没有提出来的,那就是匡亭之战并非张勋而是纪灵,而张勋可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甚至还是一个恐怖之极的人,他与杨弘,是曹操最为看重的袁术帐下的两人,一文一武,撑起了袁术,若没有这二人,袁术可能早就让刘澜彻底击败了,在这两人的带领下,想要再一次上演匡亭之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也正因为如此,曹操说有全军覆灭的可能其实一点都没有在危言耸听。 相较于郭嘉,曹操的的表情有些凝重,身为主将这样的表现并不合适,会影响周围人的青徐,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些,曹操并不是我行我素的性格,反而他对在一些场合上会可以隐藏自己的青徐,甚至还会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以此来带动所有人的青徐,而似今天这样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了。 短暂的休整之后,曹操没有继续停留,而是下令部队继续开拔,而一早就朝平阿而去的夏侯渊也在即将抵达平阿之前被寿春军的斥候发现,消息被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回了平阿,闻讯之后,张勋一名将领也都没召见,而是亲自去找到杨弘,将消息告诉了他。 闻讯的杨弘非常震惊,好像一早就已经料到一样,但在心中他还是颇为吃惊的,这么快就出现了曹军的部队,这个速度远远超乎他的预料,非常平静的问道:“不知曹军来了多少人马,可有看到曹操的旗帜?” “并非是曹操亲自前来,乃是曹军将领夏侯渊,部队也不过只有五千多人罢了。”张勋笑着说道,毕竟在他看来夏侯渊作为曹军先锋来到平阿,并不会对他们构成任何危险的,不然的话早就草木皆兵升帐商议应对之策了,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优哉游哉,还是主动来见杨弘。 “就这点兵马,也敢来平阿?”杨弘一听,立时冷笑了起来:“看来曹操这是心里也没有底,派夏侯渊来打前站了。” “既然曹操派夏侯渊来送死,不如我们立即派兵,先杀他个片甲不留?”张勋阴测测的说道。 “不可。”杨弘想了想最后还是反对了张勋的决定,夏侯渊这五千人,成不了气候,我们出兵,反而正中下怀,夏侯渊巴来此,说白了就是曹操派来打探我们底细的,所以我们不仅不能出兵,反而要严令将士严守平阿,不给敌军任何机会,这样一来夏侯渊无计可施,曹操又摸不清我军情况,自然不敢贸然进攻平阿。” “将军难道忘了我们来此的初衷是什么了吗,曹操的情况没有谁比你我更了解,他们那点粮食能坚持多久,说白了他们现在是最想速战速决的一方,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反其道而行之,不让其的算怕打响,他越急着与我开战,我们就越要坚守平阿,不给他任何机会,只要等到他们粮草不济,那时我们在做计较不迟。” “将军不好了,曹军杀过来了?”就在张勋和杨弘商议对策之际,这时一名传令兵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