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英雄救美

道门生 1063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4600字
“谁!” 血蝠族老者大惊失色,此时他唰的一下转身。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随即就看到一个身形修长的青年道士,正站在他身后数丈远。并且看着他的举动,青年道士脸上还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而不用说出现在此的,自然就是东方墨了。 “道友老当益壮,小道佩服佩服。”对于老者的愤怒的神情东方墨视而不见,此时带着一抹揶揄的语气说道。 “咻!” 闻言老者怒火更甚,此人霍然张嘴,一道血线从他口中激射而出。 此物速度之快,可谓眨眼及至,瞬间刺向了东方墨的眉心。如此近的距离,在老者看来就算东方墨是化婴境大圆满也难以闪躲。 “血透丝!”当看到激射而来的这条血线后,东方墨不禁面露古怪。 但随即就见他像是拍苍蝇一样反手一扇。 而后距离他已经不足三尺的血透丝,就像遭到了重击,尚未靠近就溃散开来。 不止如此,在老者骇然的目光当中,东方墨手掌顺势伸出,五指对着他遥遥一抓。 霎时,老者周身凭空出现了一只法力凝聚的大手,将他矮小的身形死死捏住,此人双手都贴在了两侧,分毫动弹不得。 “咔咔咔!” 并且仅此一瞬,老者浑身上下的骨骼都被挤压的咔咔作响,脸色也随之变得涨红。 此时从他眼中,明显能够看到浓郁的惊惧之色,他再傻也明白,能够随手一击就将他制住,眼前的这个青年道士修为必然远高于他,不用说也是神游境修士。 “前……前辈且慢!” 由于胸腔被挤压,老者几乎是从牙缝当中挤出了几个字来。 对于他的话东方墨置若罔闻,而是道:“你是谁!” “前辈……小老儿不才,是这榕城的城主。”老者连忙回答。 “我并没有问你。”东方墨冷冷的瞥了此人一眼,而后看向了石床上那被一根金色绳索五花大绑的少女。 这少女在东方墨出现之后,心中的震惊不比老者少多少,此时听到东方墨的话,此女立即开口:“启禀前辈,晚辈刘英,家祖父乃是王城九大都统之一的刘广。” 东方墨有着远超这老者的实力,而且从眼下的形式上来看,说不定她能否逃出老者的魔爪,希望全在东方墨身上。 “王城九大都统。”东方墨皱眉,“这王城可是猎狼星域上的第一大城,直属蝠王宗麾下?” 这一次,少女心中不禁迟疑,没想到东方墨连这种事情都不知晓,但一想到东方墨阴罗族修士的身份后,此女才稍稍释然,而后道:“前辈明鉴。” “很好。”东方墨点头。 这次还真是瞌睡遇到枕头,他正愁要找个人打听一下蝠王宗,眼下就遇到了这个名叫刘英的少女。而且此女的一位老祖还是王城的九大都统,此女的出现正好和合他的意。 念及此处,东方墨看向这血蝠族老者,眼中已经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杀机了。 看着他的目光,老者心中一颤,“不……还望前辈放过小老儿一命,若是前辈喜欢此女的话,小老儿愿意双手奉上,这还是个处子,体内阴元必然澎湃……” 此人话音落下后,石床上的少女脸色骤然一白。 然而对于老者所说东方墨只是嘿嘿一笑,接着他空余的另外一只手屈指一弹,一道青光顿时向着石床上的少女激射而去。 几乎是刹那间,少女就变得面如死灰。 可随即她就发现,那道青光并非向着她而来,而是没入了捆绑她的金色绳索当中,只见此绳陡然一松,一时间她终于感觉到被禁锢的法力恢复了运转。 “刘姑娘先调养一番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话时东方墨目光有意无意的在此女白皙的大腿上扫了一眼,这才一把抓住化婴境的老者,推开了密室的大门后,便踏了出去,接着“嘭”的一声,密室的大门再度紧闭起来。 刘英此女将东方墨之前的目光看在眼中,羞愤之余此女却是大喜过望。 只见此女娇躯一扭,从石床上弹了起来,而后她周身血光一闪,趁此机会立刻从储物袋中重新取出了一套完整的衣衫换上。 而在踏出密室后,东方墨没有任何多言。他一摄之下,五指就盖在了血蝠族老者的天灵之上。 “前辈饶……啊!” 随着老者的一声惨叫,此人的神魂被他轻而易举地吸了出来,接着直接放入了口中。 东方墨的炼化只是持续了小片刻,不多时他就睁开了眼睛,此时他眼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原本以为这老者也应该算是蝠王宗的人,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在猎狼星域上,并不只有蝠王宗一个势力,还有其他一些二流势力的存在,而这些二流势力全都依附于蝠王宗。 这就跟当年的东方家一样,虽然东方家只是独占着东临星域,可黑岩星域上的诸多势力,大都以东方家马首是瞻。 血蝠族老者,是一个名叫三元门的势力中的长老,此人因为受到了宗门中一些人的排挤,所以被安排到了这偏僻的榕城,成为一城之主。 而他杀了此人,不久之后三元门肯定会知道,那时候多半会派人来细查一番。但对此东方墨并未在意,因为三元门根本不可能查到他的身上,到那个时候这老者死了也就死了,三元门会派出一位新的城主来此,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唯独让他遗憾的是,此人的记忆中,对东方墨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就在他略微有些失望之际,此时在他身后的石门内,发出了些许轻微的异响。 听闻此声,东方墨动作行云流水,将血蝠族老者的尸体一卷,收进了腰间一只黑色的灵虫袋。 随着灵虫袋鼓动了几下,随即就变得悄无声息。 与此同时,石门也终于缓缓的打开了。 蓦然回头,东方墨就看到刘英此女已经焕然一新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女的身形跟大多数血蝠族女子一样,娇小玲珑,但身段却是前凸后翘,极为诱人。 “刘英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方一出现此女就向着东方墨躬身拱手一礼。 “不用这般感激,我救你不是白救的。”东方墨用一种打趣的语气说道。 听到他的话,刘英心中一跳。此女下意识的抬头,就正对东方墨的目光。只是紧接着她就收了回来,不敢与之对视。 在她看来,东方墨十有**也是看上了她的处子之身。若是那样的话,她岂不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但随即此女还是硬着头皮道:“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先坐吧。” 东方墨抬了抬手,接着他一提道袍,率先坐在了这石塔中的一张石凳上。 “谢前辈赐座,但晚辈站着就可以了。”刘英似乎极为拘谨。 “随你。”东方墨摇了摇头,“既然你的祖父乃是王城的都统,而王城又直属于蝠王宗,是以你蝠王宗应该极为了解吧,跟我说说蝠王宗的情况。” “这……” 刘英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显然没有料到东方墨会问她这种问题。 “我从阴罗族远道而来,这次到蝠王宗有一些要事处理,但又对蝠王宗并不太熟悉,所以才想找你了解一番,怎么,莫非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东方墨道。 “前辈误会了,晚辈并没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是不知道前辈想要了解蝠王宗的那些事情。” “将你知道的,统统告诉我。”东方墨道。 “好。”刘英点头。 接下来,此女就将她所知道关于蝠王宗所有的事情,毫无隐瞒的向着东方墨一一道来。 而此女所知道的的确不少,让东方墨对于蝠王宗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比如对蝠王宗的本部所在,以及势力分布,还有宗门修士的大概数量,以及宗门的整体实力等。 当初姑苏野虽然给了他一枚玉简,但玉简中描述的都是弯月此女的情况,诸如此女的容貌,使用的法器,以及实力等,并没有关于蝠王宗的介绍。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次任务说困难似乎算不上困难,但说容易也绝对不容易,是以东方墨才会提前做好万全之策。 “对了,你可曾听说过蝠王宗宗主。”不多时东方墨话锋一转。 “这个……小女子从祖父口中得知有这么一个人,但从未见过,也不知道这位宗主的尊姓大名。” “原来如此,那这位宗主的家眷呢。”东方墨又道。 “家眷的话,这个小女子倒是有所耳闻。”刘英道。 “哦?”东方墨原本是随意一问,但看起来还能有意外的收获,于是他来了兴趣。 这时就听刘英继续道:“这蝠王宗宗主据说共有三位双修道侣,子孙后代加起来更是有数百之多……” 接下来,此女将她知道的事情又一次娓娓道来。 良久之后,当东方墨发现此女所说,跟他想要了解的越发偏差后,他一挥手将此女打断:“这些小人物就不用说了,那位宗主的三位双修道侣中,有一位名叫弯月的是吗。” “不错,蝠王宗宗主三位双修道侣中的确有一位是弯月前辈。而且一年后,弯月前辈正好就要赶来猎狼星域。” “嗯?你怎么知道的?”东方墨心中一跳。 “因为每隔二十年,王城的供奉,都是由弯月前辈来收取的,一年后正是二十年之期。” “原来如此。”东方墨点头。 一座城池不说别的,单单是赚取的灵石,按年来计算都是一个恐怖的天文数字,更不用说猎狼星域最大的王城了。 想来这弯月是将所有的供奉收起,再转交给蝠王宗宗主。 而若是如此的话,那他此行要执行的任务,可就方便了不少。甚至可以提前到王城,做好准备,静等弯月此女到来。 接下来,东方墨又旁敲侧击的从刘英口中,打听起了弯月来时身边会有多少人,那些人又都是什么实力。 但对此这修为只有凝丹境的刘英,一无所知。 于是他便看向此女道:“多谢刘姑娘告知了,即刻起我就会前往王城,若是刘姑娘想的话,倒是可跟我一同。” 在东方墨看来,此女还可以利用一把。她的祖父乃是王城的都统,跟他一样都是神游境修为,说不定他能从这刘广身上,找到切入点。 听到他的话,刘英大喜过望,能随东方墨一路,不说别的,至少她的安危绝对能够得到保障。另外东方墨救下她后要她做的,是让她回答之前那些简单的问题,并非对她这个人的身体感兴趣,因此她也对东方墨放心了不少。 况且如果东方墨当真心存歹意,以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玩这么多的把戏。 但此女随即就想到了什么,看向东方墨苦笑道:“启禀前辈,晚辈这次来到榕城,是想找到一节万年榕良木木心,要启程的话恐怕还需要数日。为了不耽误前辈的时间,前辈还是先行一步吧。” “不用了,你要的东西我手中正好有。”东方墨嘴角一勾。 说完后他翻手取出了一只储物袋,打开后从中拿出了一截手臂粗细的黑色木头,而此物正是榕良木。 至于他手中的这只储物袋,当然是属于那血蝠族老者的了。而且这榕良木木心,此人储物袋中还有不少。 当看到东方墨手中的那截黑色木头,刘英脸上难掩兴奋之色,她也一眼认出了此物的来历。 不过随即她就看向东方墨有些不自然地开口:“晚辈身上只有一千高阶灵石,可以用来换取此物,希望前辈不要嫌弃。” 说着她取出了一只储物袋来,并双手奉上。 虽然只是高阶灵石,并非极品灵石,但要买下这截榕良木木心还是勉强足够的。可东方墨却道:“这点东西我还看不上,真想报答我的话,到时候将你祖父引荐一番即可。” 说着他大袖一拂,一股青光顿时将此女卷起。在此女的一声惊呼中,下一刻,二人就出现在了石塔之外。 东方墨法力鼓动,两人的身形顿时被青光包裹,划破榕城的上空,脱出一道长长的尾光,转瞬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