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身在曹营,心忠汉室

作者黑男爵 全文字数 3634字
“汉运衰微、奸臣窃权,上欺天子、下压百官,专横跋扈到了极点……列祖列宗传下的江山,朕就要守不住了-呜呜!” “朝中文武群臣,为了一己之私利,一个个助曹为虐、为虎作伥,朕左右不得其人,如何重振大汉江山-呜呜!” …………………… 太庙之中-刘协披头散发、**双足,跪在一具黄色蒲团上,正在顿足捶胸、痛哭流涕,在他面前的墙壁上,挂着历代汉帝的画像,共有二十三位之多呢! 按照道理来说,太庙为皇帝祭祖之地,应该选一处风水宝地,大兴土木、修筑宫殿,雕栏玉砌、盘龙画凤……再把历代先帝画像请入,每人独居一座殿宇,以侍死如侍生之礼,每日奏乐祭祀、血食不绝! 可惜刘协空有皇帝之名,却连皇宫大门也出不去,先帝们的祭祀又不能断绝,只好缩小了太庙规格,转移到皇宫后面来了,而且挤在一间狭小宫殿中,享受可怜的贡品祭祀,大汉历代先帝泉下有知,棺材板恐怕压不住了! 以前遇到疑难之事,刘协都是去无愁苑,找姐姐商议一番的,可是最近两年时间,海燕公主似乎受到打击了,不再过问国家大事,而是过上了半隐居生活! 就待在自己的御苑中,以种植花草、弹琴谱曲为乐,也不愿意接见外人,不知真的心灰意冷了,还是暗中别有图谋! 因此上,刘协心情郁闷之时,只好来太庙哭诉一番,哭是他最后的权力了,还不敢嚎啕大哭,只能小声呜咽,因为宫中遍布曹氏爪牙,如果被他们探听到了,恐怕引来不少麻烦呢! “哒哒!--启禀陛下,国丈大人进宫来了,正在太庙门口等候!” 急促的脚步声中,跑进一名尖帽、皂衣的小宦官,大约十六七岁年纪,双目又圆又亮的,显然是个机灵之人! 此人名叫茗青,是刘协身边为数不多的心腹人,而且伶牙俐齿、善于打探消息,经常把皇宫外面的事情,偷偷的诉说给刘协听,否则堂堂的大汉天子,就真的与世隔绝了! “国丈大人?可是曹贼……曹丞相进宫来了吗,身边带了多少虎贲?” “陛下莫要惊慌,不是曹丞相进宫,而是伏完大人来了!” “吓死朕了--请伏大人速速觐见!” “诺!” …………………………………… “老臣伏完,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国丈快快请起,朕可是想死你了!” ……………… 片刻之后,伏完一路急行而来,跪地行大礼参拜,刘协连忙伸手搀扶,群臣中能让自己信任的,恐怕只有这个老丈人了! 伏完虽是正牌国丈,可在权势、地位方面,比起侧国丈曹操差的远了,只担任一个侍中官职,手中没有任何兵权,就连进皇宫的大门,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幸亏伏皇后最近生了皇子,伏完以探视女儿、外孙为借口,这才进了皇宫大门,而后偷偷溜到太庙中,与皇帝见上一面! 原来刘协政治上不如意,感情生活还是不错的,与皇后、贵妃都很恩爱,宫中又没什么娱乐,只好是夜夜笙歌了,几年的辛勤耕种下,伏皇后生了两个儿子-刘冯、刘熙,曹贵妃也生有一女-刘曼! 子女们的陆续降生,带给了刘协很多快乐,却也让他十分担心,宫廷斗争、险恶无比,大多数的皇子、皇女活不到成年,经常莫名其妙的死掉! 比如汉灵帝-刘宏,一生风流成性,生育了八个儿子、五个女儿,可是活到现在的,不过是海燕公主、皇帝刘协两个人,余者尽数夭折,成了宫廷斗争牺牲品! 就算长大成人又如何,刘协就是个傀儡,儿子以后登基了,也难逃同样命运,何况大汉王朝的国祚,不知还能延续多久呢? “君忧臣辱,君辱臣死,令陛下受困于皇宫、痛哭于太庙者,皆臣等无能之罪也,真是万死难辞其咎呀! 幸好天意不绝炎汉,老臣已经请到一位高人,有妙计相助于陛下,可以保皇位稳如泰山,还请陛下移步相见!” 伏完侦察一番,确定四周无人监视,这才抚在刘协耳边,轻轻的嘀咕了几句,又指指太庙角落之中,一座放置杂物的房子! “列祖列宗显灵了,赐下力挽狂澜之人,若让大汉国运不绝,待朕重掌大权之后,一定重重给予封赏,世袭侯爵、与国同休!” 刘协跪在蒲团上,连忙磕头感谢祖宗,自己做梦都想着重掌大权,只要有一丝希望,也愿付出百倍努力,何况伏完老成持重,想来不会说大话的! 宫中人多眼杂,行事必须小心,为了掩人耳目,刘协跟宦官-茗青互换了服饰,让他跪在大殿中哭泣,迷惑曹氏爪牙的视线,自己则跟随的伏完,偷偷向杂物房走去! “哒!哒!哒!--哒!哒!” 杂物房在角落之中,平时很少有人来的,周围又有树木遮挡,隐蔽性非常之强呢,伏完查看一番之后,在木门上轻敲几下、三长两短,作为暗号! 木门慢慢的打开了,伏完、刘协相继而入,里面到处是废旧物品,房梁上遍布蜘蛛网,尘土都有一寸多厚了,室内光线也比较黑暗,只看到角落中有个人影!
“敢问阁下有何妙计,可以保朕皇位不失,日后若能中兴大汉,朕必不吝封侯之赏!” 刘协上下大量来人,身穿白衫、腰横素带,鬓角还缀着麻布条,似乎有重孝在身呢,头发也全都花白了,一点不像世外高人,反而看着有点眼熟,就是想不起是谁了? “待罪之臣荀攸,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来人跪倒在地,行三跪九叩大礼,而后露出一张憔悴的面容,正是曹营四大谋臣之一--荀攸! “荀尚书你怎么会……不好了,有奸贼要谋害朕!” “陛下勿惊,荀身在曹营、心忠汉室,此番偷偷入宫,正是为陛下献计的!” ………………………… 刘协大吃一惊,以为中了曹贼奸计,要在杂物房中谋害自己,转身就准备逃跑,却被伏完一把拽住了,在耳边低声解释起来…… 荀、荀攸皆是正人君子,一直希望中兴大汉,当初曹操进爵魏公之时,叔侄二人就坚决反对,而且私下做了分工: 荀身悬司马门上,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曹操入宫的车驾,希望唤醒他的良知,继续做大汉的忠臣良相,可惜没有成功,反而血染宫门! 荀攸则留下有用之身,一旦叔父死谏失败了,就联络汉室死忠之臣,用别的办法阻止曹操篡汉,甚至颠覆曹营集团! 荀攸在家守孝之时,借着群臣吊唁的机会,联络了不少死忠之臣,还搭上了国丈-伏完的线,二人私下密谋许久了,这才偷偷入宫给皇帝献计,也让刘协知道一下汉室仍有忠臣! “事态紧急,长话短说,曹丞……曹孟德权倾朝野,爪牙遍布天下,急促间难以图之,唯有先制其心、后分其势,缓缓削其权柄,可保大汉社稷无恙,臣有三策,望陛下从之……” 荀攸辅佐曹操十余年,出谋划策、尽心尽力,曹营集团能称霸天下,他也付出了无数心血,如今却要亲手毁灭之,心中痛苦可想而知了! 可是曹营壮大一分,汉室就衰弱一分,再过个一二十年,恐怕就要江山易主了,这个亲手养大的‘孩子’,只能再亲手掐死了,荀攸心中虽然哀痛,谋略水平不减丝毫,三策具体情况: 其一,立储:在伏皇后生的皇子中,选一个聪慧的立为太子,太子者-国之根基、社稷柱石,象征着大汉国运绵长,还可以安抚住人心! 宫廷斗争,险恶无比,一旦刘协出现了意外,死忠之臣就能拥立太子继位,确保皇位传承不断,也免的被人钻了空子! 其二,立储:不是给大汉立储,而是给曹氏立储,曹操已经进爵魏公,其公国也分封完毕了,朝廷可以下旨意,册封一位魏世子! 立储对刘氏是好事,对曹家可就不好了,曹丕、曹植、曹彰皆是才华横溢、野心勃勃之辈,还各有大批支持者,为了争夺世子之位,必然的勾心斗角,甚至引起内部分裂,那时曹操自顾不暇,那有力气篡夺江山呢? 其三,归国:按照汉家规矩,魏公国建立之后,曹操就要前往邺城,主持公国大小事务了,与其他的诸侯王一样,没有诏书不得进京,荀攸已经联络群臣,要速速的促成此事! 只要曹操离开了许昌,对朝廷的影响力、控制力必然削弱,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朝廷的军政大权吗,或许会回到皇帝手中,而后再还都洛阳,大汉中兴有望了! 凭心而论,荀攸的三条计策,就像三根细麻绳,看似软弱无力、实则坚韧无比,只要套在曹营集团身上,绳索就会越勒越紧,最后活活的窒息而死,这就是阳谋之道! “臣已经联络了群臣,在几天后的大朝会上,上奏立太子、封世子、归封国等事,这些事只能缓行,不可急图,以免的奸雄觉察、逼虎跳涧,那就适得其反了,切记!切记!” 再三叮嘱之后,荀攸匆忙的离开了,宫中遍布曹氏爪牙,一旦自己的行踪泄露,恐怕会引来大麻烦呢! 刘协、伏完也离开杂物房,偷偷的返回太庙之中,换回帝王服饰之后,继续跪在地上哭泣,与原来的悲苦之泪不同,这次却是喜极而泣! “尚书令所献上的,的确是制约权臣、延长国祚的良策,不过吗,奸雄狡猾无比,最善于耍弄权术了,若是计策不成又该如何?” 回到了太庙之后,刘协终于露出了笑容,可还是有一些担心,以前也没少谋划计策,都觉得天衣无缝,最后还不是失败了,这次又当如何呢? “陛下且放宽心吧,老臣联络了几位好友,暗中训练了数千死士,荀尚书的三条计策不成,老臣就领兵硬闯皇宫,诛奸佞,清君侧!” 伏完咬了咬牙,把最后一张底牌揭出来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才有了一点点资本,如果再不成功,真是天灭大汉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