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异界老乡

大宗师之异界行 22 作者枯木妖 全文字数 3367字
冷无忧张大了嘴巴,半晌才想起高中时学到的历史,道:“大明朝已经覆灭几百年,崇祯皇帝也已经吊死在煤山之上,您、您这是……” 龙在天的嘴唇**了两下,随即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幽幽的道:“大明朝到底还是烟消云散了……唉!” 随即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有些纳闷的道:“以你的修为,不可能是飞升出了岔子,落到这个异界空间里来……” 冷无忧苦笑道:“我是死了之后,又被人给弄活了,稀里糊涂的就到了这里。” 龙在天也不多问,站起身呼出了一口长气,回头有些激动的用汉语朗诵起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冷无忧虽然离家日短,但那种强烈的思家之情在心头如刀割一般,眼眶中闪动着晶莹的泪花,跟着朗读了一遍又一遍。这一刻,天上那轮方方正正的月亮似乎是那么的圆,那么的皎洁靓丽…… 这一夜两人都没有再言语,只是默默的看着天边的月亮,一点点的落下。当两颗方方正正的太阳跳出地平线的时候,两人同时长叹,现实永远是现实! 龙在天收拾情怀,讲起了他的往事,这一次两人都是用汉语完成。原来龙在天生活在明末,东北努尔哈赤部逐渐崛起,作为皇家的宗亲,他本来有很好的前途,不过,励精图治的崇祯皇帝朱由检还是敏锐的感觉到大局的不确定性,所以安排了一些皇家的子侄分散到民间去,以防万一。 龙在天就是其中的一位,但是他被送到了一座深山中的道观里,修炼道家之术。可惜,他对治国之道和养生长寿都不感兴趣,唯独喜欢内家修炼之法。说来也该他有所作为,在二十岁的时候意外的得到了一枚天地至宝朱果,内功得以大幅度提升。也正是这一年,清兵大举入关,只不过此时的龙在天完全成了化外山民,再不做出世之想。又经过了接近二十年之后,他终于得证大道,以肉身飞升。阴错阳差之间,天道出现了异变,致使龙在天在空间的裂缝中流落到这里。 听了他的讲诉,冷无忧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蓝屏不能判断其数据,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是一位倒霉的流浪仙家!叹息之余,冷无忧把自己的身世也详细的说了一遍。龙在天虽然对很多名词根本就没听说过,但还是对他的出现大呼吾道不孤。从他憋足的汉语上,冷无忧能听出一位客居异乡人士的苦闷。 虽然他已经成了大陆上神一样的人物,但孤独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通过坦诚的对话,两人的距离又拉进了不少,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龙在天给他讲了一些关于桑坦德这三百多年来的历史变迁,最后主题便落在现如今的大势上来,当然,其中讲得最多的还是蒙巴特。 这个人的崛起,其实很偶然,也不像传说中说的那样神乎其神。他的父亲是一名祭祀,名不足道,为人也平庸。就是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却生下了一个阴险狡诈的蒙巴特。一始,他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祭祀,后来不知为什么痴迷上武技,便偷偷的逃离兽神帝国,改头换面拜在一位人类大剑师的门下,由于天资使然,用了不到十年的工夫便登上了大剑师的境界。随后,他做了一件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举动,那就是恢复本来身份,挑战师父。 在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的情况下,把那位可怜的大剑师斩于剑下。至此,他的名声在兽神帝国开始流传。至于之后挑战人类十大高手,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已。但是,他确实不折手段的杀了十名有名望的人类高手,荣登兽神帝国第一高手的宝座! 冷无忧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鄙视一个人,而且是发自心底的鄙视。龙在天看出他的意思,语重心长的劝慰起来。蒙巴特虽然手段拙劣,但功夫确实有独到的地方,如果真是一对一的打起来,整个桑坦德大陆,能与之为敌的不过二三人而已。再有,冷无忧的出现,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分化了兽族的崇拜目标。 毕竟,在飞禽一族有史以来,他们出现过无数顶尖的箭手,就是没出过圣者,仅此一项,冷无忧便拥有了蒙克行省绝对的拥护,连国王都不惜派出女儿追随在左右,可见关注之情。就此一点,蒙巴特绝对不会放过冷无忧,何况在他儿子娶狼青青之事完全没了希望,所有的局都因为冷无忧一人所破,这份恨可想而知。
说了这么多,冷无忧确实担心起来,他有个最大的破绽,就是作为飞禽一族的人,他没有标志性的翅膀!这个破绽随时都可能成为他的致命伤,毕竟,他总有一天会到蒙克行省去,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可以编造出来,但是,再加上一个没有翅膀,是不是还有人会相信呢?反正蒙巴特绝对不会相信,这是毋庸置疑的。 龙在天看出了他的难处,嘿嘿一笑,话也不说一句,一头冲进了龙虎沼泽之中,看得冷无忧莫名其妙。大约过去了有半个时辰,龙在天手里提着一只人体大小的五彩翼飞鸟魔兽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小兄弟,哥哥没有什么可送你的,只能因地制宜了。” 说完,比量一下手中魔兽的翅膀,又比量了一下冷无忧的后背,续道:“这只飞鸟魔兽是这里最漂亮的了,好与坏你也不要埋怨哥哥。” 冷无忧已经看出龙在天的意思,况且,这只魔兽高达七阶,就算心里还不敢确定这件事的可行性,只是这份心已让他感激不尽了。龙在天看出了他的意思,笑道:“好赖哥哥也算是个仙人,你自管放心好了。再有,哥哥让你成为真正的禽族可不是在强迫,主要是你现在也算功成名就,这样的身份来之不易,不能轻易的放弃。而且,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要尽量保证这里的百姓免受战争之苦,小兄弟的任务,自然就是对付蒙巴特了。” 说完,抬手拍在冷无忧的肩头,随后快速的封住了他浑身上下的十八处**道。这才解决掉魔兽的性命,一对漂亮的羽翼随手斩下,运用内功把里面残留的鲜血全部挤压干净,随后撕破了冷无忧的外衣。 冷无忧仿佛又回到了实验室里,脑袋是清醒的,身体却一动不能动。这绝对是一个完美的外科手术,龙在天在手中既没有刀,又没有显微镜的情况下,完全靠着双手和强大的修为,把这对翅膀嫁接到冷无忧的身上,丝毫看不出有缝合的迹象,如同天生就是如此一般。龙在天在欣赏了一遍杰作之后,解开冷无忧的**道,惬意的拍了拍手。 “这、这是真的?我成了一个鸟人?”冷无忧一边如指挥手臂一样指挥着那对五彩羽翼,一边感慨颇多的道。 “还不完全是,等我把最后一项做好,你就是一个纯粹的鸟、鸟人了!”他对这个鸟人还没有把握清楚含义,照样学样的道。 冷无忧看着他从魔兽的尸体里掏出菱形晶核,用内力不断的挤压,不断的熔炼,直至化成液体状态。冷无忧把嘴闭得紧紧的,这个东西说什么也不能喝下去!龙在天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再次增加内力锻炼的火候,液体状态的晶核逐渐形成了一团气雾,五彩流光煞是好看,与冷无忧背后的翅膀几乎一模一样。龙在天象捧着一个婴儿,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五彩气团形状。最后从他的嘴里吐出一道白光,与五彩气雾融合成一条细细的线状,直接隐没在冷无忧的丹田之内。 一切结束之后,龙在天抹了一把满头的汗水,遗憾道:“如果不是刚刚为了驱除体内剧毒消耗了一部分真气,我想会更完美一些。” 冷无忧试着扇动了两下翅膀,这一次的感觉比之上一次要有力的多,他甚至感觉到身体在上浮!龙在天点了点头,解释道:“现在无论是血管,还是骨骼,这对翅膀与你都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如果感觉不方便,可以在身上披件斗篷。在桑坦德大陆上,兽人其实进化得与人类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有的时候,你不说,甚至没有人会分辨得出。以后你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去适应,而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飞禽一族不但手臂可用,翅膀也是能够修炼的,你现在的翅膀是七阶魔兽的,如果有一天能够修炼出武功来,比双手弱不到哪里去!” 冷无忧自然是千恩万谢,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界,能遇到这样一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高手相助,前景是光明一片!龙在天仿佛洞穿了他的心思,真诚的笑了笑,道:“修炼一途只能靠自己,我并不能帮你多少。而且,我不会轻易出世,毕竟我这样境界的人走在桑坦德大陆上,是一种严重的实力失衡。我终究是道家弟子,违背天道的事,是绝对不会做的。我要走了,小兄弟好自为之,将来希望我们能有机会继续用家乡的语言聊家乡的事!”说完,他快速的转过身去,但是,冷无忧还是看到了他眼中留下的一滴泪!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