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胖子出手

毒手巫医 40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410字
Host:1 To Page:1从简易大棚中走出了三名中年男子,如果唐嫣等人还苏醒着,定会发现,这三人赫然就是他们今天要杀死的毒品集团首脑。 三人来到那名老者面前,态度无比恭敬的向老者行礼,而老者则淡然的挥挥手。 三人中最为壮硕的一人和华、夏方的卧底有说有笑,然后冲着山体挥了挥手,寂静的山体顿时混乱起来,一个接一个手持枪械的男子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冒了出来,从怀中取出一枚指甲大小的黑色弹丸吞下,然后速靠近了特种兵藏身之处,将所有的特种兵找到,抬下了山。 胖子焦急的看着天空太阳的位置,用尽最的速度向目的地跑去,忽然,杂乱的枪声从前方响起,枪声中还伴随着男人的欢呼声。 胖子只感觉双腿一软,心中仿佛有些东西被抽离出去了一般。 “不,不要……”胖子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喃喃的说着,拨开挡在前方的藤蔓,继续向前跑去。 站在山巅,胖子可以清楚的看到山谷中的情况,每两三个男人一组抬着昏迷不醒的特种兵从山中跑出,更多的人则站在山谷中,一边欢呼着,一边将手中的冲锋枪对着天空疯狂的扫射着。 当胖子看到这些人将特种兵们捆绑在一个又一个木桩上,他知道,这些人并没有死,而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晕了过去。 “没死就好。”胖子喃喃道,双目射、出精光,从山巅上冲了下去。 山谷中,三名毒品集团首脑满意的清点着战利品,并且做出后续的安排。 一名男子扛着一架摄影机走到了三人的身边,开始选择拍摄的角度,在确定后,向三位老大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一桶桶水被泼到了特种兵们的身上,众人几乎在同一时刻清醒了过来。 唐嫣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牛筋绳五花大绑固定在了木桩上,双腿更是被捆了个结实,动弹不得,在她身边,则是跟随她来到这里的特种兵们,所有人的武器装备都被堆放在前面的空地上,三名贩毒集团首脑冷笑着站在武器装备边。 “张宪,你这个叛徒。”唐嫣的目光凝结在卧底的身上,破口大骂道。 “叛徒?”张宪微微一笑,显得极有风度的摇头道:“当年,我是一个毒贩,凭借自己的能力,我拥有了万贯家财,有了贤惠的妻子和活泼的儿子,是谁破坏了这一切?是你,唐嫣唐四小姐。” 张宪双手负后,踱了两步,看着唐嫣道:“你知道这几年我的妻子,我的儿子过的怎么样吗?你从来就没有关心过他们,在你的眼中,我就是你的一枚棋子。” 张宪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 “是你,当时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摧毁了我的生活,摧毁了我的家庭,摧毁了我的一起,让我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唐嫣愤怒的瞪着张宪,放声大叫道:“你这个自私自利的混蛋,你有妻子有儿子,难道被毒品毁掉的人就没有妻子没有儿子吗?你用每一克毒品换到的钞漂上面,都沾着无辜者的鲜血。” “那是因为他们意志不坚定,那是他们贪图享受,如果他们不为了短暂的感觉吸食毒,他们的家会被毁掉吗?是我毁掉他们的吗?不是,是他们自己毁掉了自己。”张宪放声反驳道。 “你这个叛徒,除了狡辩,除了强词夺理之外还会什么?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剿灭这个贩毒集团的,如果你没有背叛我们,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而你,也会获得新生,但是你做了什么?你背叛了我们,你这个该死的叛徒。”唐嫣歇斯底里的叫道。 “叛徒?你叫我叛徒?好,我问你,我从始至终忠于的人是谁?你们,是否值得我献出忠诚?你们能给我的,除了伤害之外还有什么?” “叛徒?好,我今天就要做一个叛徒。” 张宪愤怒的吼道,从身边的男子手中抢过冲锋枪,对着唐嫣扣动了扳机。 唐嫣就算智商再怎么高,地位再怎么特殊,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禁不住闭上了双眼。 枪声响起,唐嫣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当她睁开双眼时,看到的是旁边木桩上捆绑的特种兵痛苦的神情。 张宪将冒烟的枪口垂下,冷笑道:“怕了吗?原来你唐大小姐也有怕的时候啊!” “你这个叛徒,你这个混蛋。”唐嫣禁不住泪水涌出,哽咽着骂道。 张宪露出了狞笑,重新抬起了枪口,对准了一名特种兵,再次扣动了扳机。 随着子弹壳跳出,子弹疯狂的击在这名特种兵的身上、腿上,这名特种兵紧咬牙关,一声不吭,直至失去了知觉。
“你……”唐嫣即便再怎么愤怒也不敢开口了,她生怕自己的开口变成张宪发泄的理由。 “混蛋,混蛋,混蛋,你们,都……要……死……”胖子愤怒的大声吼道。 “胖子……”唐嫣愣住了,特种兵们也愣住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胖子竟然会来到这里。 “还有人……在山上。”张宪惊恐的叫道,换上新的弹夹后,手中的冲锋枪口对着山体漫无目的疯Host:1 To Page:2狂射击,直到弹夹中的最后一枚子弹被打了出去,这才停下。 “上,抓住他,然后杀死他。”一名毒贩首脑挥手命令道。 除了留守的十几个人之外,近三百人疯狂的向山上冲来。 “胖子不要管我们……” “胖子跑……” “胖子不要白白丢了性命……” 众特种兵大声的喊了起来。 “来吧!来吧!来吧!我要让你们知道,伤害了我的朋友,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胖子的声音飘飘忽忽的传来,声音中充满了杀气。 在一座连绵起伏绵延数十公里,海拔四百米左右的山中想要找到一个人,和海底捞针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近三百人冲进了山里,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就算是连绵不觉响起的枪声,也让人无从捕捉到某一个人具体的位置。 来时为了防止被藤蔓枝条划得遍体鳞伤准备的草木衣,现在变成了最佳伪装。 胖子的双目通红,紧咬着双唇,弓着身体,呼吸缓慢而悠长。 如果被嘎室韦见到胖子的这个表情,定会毛骨悚然,因为当年,胖子正是带着这个表情,在举手投足之间将二十三名金牌打手送入了地狱。 如果达达尔看到胖子的这个表情,定会吓得跪地求饶,因为当年,胖子正是脸上挂着这个表情,杀死了他六七十名手下,将西疆省最大的巫师门派亲手覆灭。 可是这群毒贩的手下没有见过胖子的表情,所以他们注定会以最凄惨的方式死去。 一名毒贩手持冲锋枪,小心翼翼的向山上推进,在他的身后,是平日关系最好的同伴,因为山体太大,众人比较分散,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先开枪再问话,根本不用担心伤到自己人。 滴答…… 好像下雨了一般,只不过掉下来的并不是透明的雨点,而是小手指粗细的树蛭,这种和水蛭同科的昆虫有着极强的吸血能力,可以胀到自身的十倍以上。 数百只树蛭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总有几十只落在了最前面的毒贩头上、脸上、身上,然后这些树蛭就变成了蚀骨的恶魔,疯狂的吸起血来。 跟在后面的毒贩被吓的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冲了上去,手脚并用,想要将朋友脸上、脖子上、手上的树蛭抓下来,但是他却不知道,树蛭和水蛭最大的不同是,树蛭的吸力极强,这一拉之下,不仅仅是将树蛭拉了下来,连朋友脸上的皮也跟着撕了下来。 微风吹过林间,又是一群树蛭下雨一般落了下来,两个毒贩很支撑不住摔倒在地上,之前落在地上的树蛭以极的速度爬到了两人的身上,惨叫声在林中远远的传出。 当附近的毒贩提着枪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看到的是两具皮包骨头的尸体,在他们尸体的周围,成年人手腕粗细,周身通红的树蛭正缓缓的爬离。 一名毒贩靠在一颗树干上,小心的探头向前方看去,忽然感觉脚腕一通,低头一看,一只五彩斑斓的蜘蛛正狠狠的咬着,他刚想要用开山刀解决掉这只蜘蛛,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接着整个人软倒在了地上。 虽然软倒在地,但是意识却出奇的清晰,他亲眼看到另外一只五彩斑斓的小蜘蛛游、走到了自己的脸上,先是狠狠的咬了一口,将皮肉咬开了一个小口子,然后调转身体,将一个个蜘蛛卵下到了伤口中。 一名毒贩正谨慎前进,忽然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猛地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的却是黑压压的一群山蚊疯狂的冲到了面前,惨叫声响起,渐渐的微不可闻,直到彻底消失。 一名被吓破了胆的毒贩疯狂的扣动扳机,向周围扫射,随着叮的一声轻响,最后一枚子弹打空,他卸下弹夹,刚刚取出新弹夹,就看到一个怪物从自己的脚边直挺挺的立了起来,接着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在耳畔响起,随机他只感觉喉咙一痛,一股鲜血喷射而出,直到死他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东西袭击了他。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