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一场误会

毒手巫医 49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546字
Host:1 To Page:1一般而言,象这种确定治疗方案的会议病人是不应该参加的,但谁让人家家世显赫,反正听听也没有坏处,正好到时候配合治疗。 老头挺有个性,一进会议室就把腰上的军用皮带抽了出来,然后朝着胖子口中的白痴走了过去。 胖子看到会议室的门没有关,就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结果就看到了暴力的一幕。 “我让你个混蛋去动物园干猩猩,啊?你平时风、流一些我不管,你他妈的越活越畜生了?你干猩猩干什么?”老头一边骂着一边抡圆了军用牛皮带就抽了下去。 病人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长得挺帅气,就是嘴角总是微微上挑,显得有些邪气,这厮也是倒霉,本来得了这种倒霉催的病就够惨了,结果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被家里老爷子拿着皮带一顿抽,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被抽的嗷嗷直叫唤。 “爷爷,爷爷您说什么啊?什么猩猩啊?”帅哥被抽的趴在地上,脑袋钻到了椅子下面,双手抓着凳子腿,一边叫唤一边挣扎着。 众医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上前将老爷子拉开,好一阵劝。 倒霉的年轻人从椅子底下爬了出来,委屈的不得了,他都搞不清楚他得个病和猩猩有啥关系。 “都别拦着我,我非要抽死这个畜生不可。你未婚妻那里不好?对你百依百顺,孝敬父母尊敬老人,持家有道还给你攒下一大笔家财,你竟然跑去动物园干猩猩,猩猩是你能干的吗?”老头虽然被众医生拉开,却仍然不解气,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气鼓鼓的吼道。 “爷爷,您说什么呢?什么猩猩啊?”帅哥哭丧着脸问道,他是真的被搞迷糊了。 “你得这烂病,就是因为你跑动物园搞猩猩才得的,别以为我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别人都告诉我了。”老头吼道。 “我……我没有搞猩猩啊!”帅哥都傻了。 “你还敢骗我……”老人气的又要冲上去抽自己的孙子。 会议室现在比菜市场还要热闹,胖子站在门边探着脑袋一个劲乐,这种场面可不多见。 “孟老,您消消气,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孟少的病和猩猩没有关系啊!”方远拦住老人道。 “怎么没有关系?我刚才碰到个神医,我的**病,人家用那么一小支秘药,一下就药到病除,一点痛苦都没有。是他告诉我这个破病是怎么来的,人家那么厉害,难道会骗我这个老头子?”老人大声吼道。 “神医?谁啊?”众人都愣住了,在三零一,可没有一个人配得上神医这个名号。 老头一指门口,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探头探脑偷笑看热闹的胖子身上。 胖子看到大家都在看着他,顿时愣住了,畏畏缩缩的样子让方远哭笑不得。 “混蛋,我什么时候和猩猩搞到一起去了?”会议室门关上之后,帅哥直接向胖子开炮。 胖子歪着脑袋道:“你得的是艾滋病吧?” 帅哥羞愧的点点头。 “第一例艾滋病是从猩猩身上发现的吧?”胖子问。 众人都点点头,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那不就得了,你要是没有和猩猩搞在一起,怎么可能得艾滋病?”胖子理所当然道。 众人齐齐傻眼,这算是理由吗? 孟老这才明白过来自己错怪了孙子,刚才他是气昏头了,只要是理智的想一想就应该明白和猩猩搞一起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因为胖子为孟老解决了难言之隐,所以孟老还是非常相信胖子的,猩猩事件不过是一个误会而已。 “对了大师兄,你给孟老什么秘药啊?”方远倒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开塞露啊!”胖子回答道。 方远有些晕,又看向孟老问道:“孟老,您的病是……” “便秘。”孟老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众人彻底无语。 便秘根本就不算是什么毛病,无非是大便干燥而已,吃些清凉的食物,然后注意运动自然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十个老年人当中起码有七个有这毛病,至于开塞露……还是不说了,那玩意对排泄倒是很有效果,不过仅仅是治标罢了。 解决掉了误会,会议重新开始。 胖子坐在一旁,一会动一下屁股挪一下椅子,等到会议开了十分钟,他已经挪到了角落中。 “小胖子,别不好意思,我孙子不敢怪你,他要是敢怪你,我抽他。”孟老看到胖子都缩到会议室的角落中了,连忙叫道。 胖子连连摆手道:“我不是怕他怪我,我是怕他传染我。” 众人…… 帅哥恨不得把胖子吞了。
倒霉催的白痴名叫孟德福,含着金汤匙出生,人长得比明星都帅气,满足了高富帅的所有标准,虽然已经有未婚妻,但总有希望自己攀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投怀送抱,他又来者不拒,结果前几天和几个国外模特多P时不幸中标。 昨天孟德福来医Host:1 To Page:2院看望爷爷,因为气色不好被爷爷逼着做了全身检查,结果检查报告出来了,关键一项呈阳性,就有了今天的专家会诊。 艾滋病被治愈的病例,全世界也没有多少,与其说是药物的功劳,不如归结在运气上。 正因为没有任何一种针对艾滋病毒的特效药,使得众专家都拿不定主意,治疗方案不是没有,但正是因为这些治疗方案没有一个能百分百确定治愈,所以谁都不敢提出来,万一到时候没有治好,反倒是耽误了治疗,这个责任谁都不敢担着。 西医,还没有开始治疗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王老回来了。”忽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个年轻医生兴奋的叫道。 众专家齐齐松了一口气,现在就只能指望中医了。 王博王老走进了会议室,和孟老打了个招呼后,一下子就看到了缩在角落中的胖子。 “大为,干什么坐在那里?过来坐。”王老叫道。 “我怕被传染。”胖子老实的回答道。 “没事,过来和我一起辩论下,也好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王老笑道。 “对,小胖子你过来,这些专家屁用没有,什么狗屎西医,奶奶的,真正需要的时候一个都用不上。”孟老一点不给众人面子,大声的说道。 包括方远在内,众专家一个个都垂头不语,他们在国内也算是大拿级别的人物,可惜在孟老面前,他们只能装孙子。 “唾液算是体液吧?”胖子问道。 众专家点头。 “给他戴个口罩我就过去。” 众人无语,这胖子还提出条件来了。 孟德福刚想开口就被孟老一眼给瞪了回去,无可奈何的戴上了口罩。 胖子这才走到了王老的身边。 “我只相信中医。”孟老一句话让众人有种夺门而逃的冲动。 王老苦笑着摇摇头,开始给孟德福把脉。 胖子凑在一边仔细的看,这种病他只从小说中看到过,还真没有亲眼看到过,所以看的非常仔细。 “小胖子,你也是学中医的?”孟老随口问道。 “我是学巫医的,也应该算是中医吧!”胖子回答道。 “巫医也算中医?”孟老不解。 “华、夏传统医学都应该被称之为中医,其实巫医和中医的起源都是一样的,从祭神、乡间的小偏方发展起来的,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流派。”胖子解释道。 “眼黄且糊,舌苔猩红却燥,短脉急促无力,持续低烧,却并不影响神志,应该是艾滋病无异。”王老很诊断完毕。 “老王,能治好吗?”孟老紧张的问道。 王博摇摇头道:“用中医的法子来治的话,只能维持在现在这个阶段,想要痊愈不容易啊!” “就没有能治这破病的药物吗?”孟老不死心的问道。 “有是有,但都是西药,没有人敢保证一定能够治好。”王老摇头道。 “怎么可能?现在还有病是没药可治的?”孟老叫道。 王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艾滋病最厉害的地区是非洲,凡是治疗艾滋病的新药,都会先放到非洲去试用,可到现在为止,一共也不到十个人痊愈。” 孟老看着王老,又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子,禁不住老眼湿润。 “这么说吧!这个病,我可以用药维持住,但更重要的是要看病人自己,有一句话说,人的潜能是最好的药物,就算是绝症,在人体的潜能面前,也会痊愈。”王老认真的说道。 “那就是说无药可医了?”孟德福哭丧着脸问道,他也没有想到搞几个大洋马竟然会惹上这种病,一想到自己的未来,顿时整个人的精神都要垮掉了。 王老叹了口气,摇摇头,虽然医生应该给病人希望,但是在这种绝症面前,就算是神医恐怕都会感觉到束手无策。 “我的德福啊!我可怜的德福啊!你当年出生的时候,我给你起名德福,就是想要你得到老天爷的护佑,全德全福啊!没想到你竟得了这个病,等我死了,我有什么脸去见你奶奶啊!”孟老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道。 “别嚎了。”胖子忽然叫道,吓住了一群人。 孟老也被吓倒了,呆呆的看着胖子。 “如果是激发潜力的话,我倒是有办法。” 胖子一言既出,众人皆惊。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