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心脏异位

毒手巫医 509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292字
Host:1 To Page:1胖子看到叶灿睁开双眼,头脑当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意识就是,叶灿肯定会冲上去继续之前未完成的事情,将风大师胸口的长剑拔出来,然后换个地方,比如二弟那块,再插进去,这样一来,这位风大师就算不死,估计下半辈子也只能捻着兰花指,尖着嗓子说话了。 如果风大师的运气好,说不准还能找到一位如意郎君呢! 叶灿在看到自己三师叔惨兮兮的样子后,扑了上去。 “咋样?和我猜测的一样吧!”胖子得意万分的想着。 可惜,胖子歹毒的想法并未实现,叶灿虽然是扑上去了,但是却并没有去动那柄穿透了风大师左胸的长剑,而是抱住了风大师的身体。 “三师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灿儿对不起你啊!我在道尊面前发了毒誓,一定要将长剑刺入你的要害,对不起,对不起啊!”叶灿哭嚎着喊道。 这个场面直接将众人弄愣住了,刚才还一副拼命的样子,现在却如同小孩子一样痛哭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胖子却听出来叶灿话中的意思,显然叶灿和这位三师叔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好,有的时候亲情能够掩盖罪恶,就好像社会上那些犯下了包庇罪的人一样,你说他们有罪?没错,因为他们触犯了法律,但是,如果你的亲人,朋友因为犯罪托庇于你,你会如何去做?大义灭亲这种事情并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得出来的。 当然,这并不是评论法律的对错,因为法律的出现本身就是正确的,因此,这只能说律法和人情之间的不可调和性,触犯了法律,自然要受到惩罚。 不过,以胖子对叶灿的了解,在什么道尊的面前发誓,肯定不是叶灿的本意,就叶灿对待朋友和亲人的情况来看,这种事情必定是有人逼迫他的,否则的话,叶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灿儿,没事,我没事的,我就算是死在你的剑下,也不会有任何的怨恨,咳!” “我靠,这都没死?”胖子惊讶的看着被叶灿抱在怀中,看上去好像奄奄一息,听声音也是有气无力,但怎么都让人确定他仍然没死的风大师,心脏部位被一剑刺了个对穿,前面进去后面出来,别说你一个不知所谓的大师了,就算是大仙估计都要挂掉了。 “胖子,救救我三师叔,救救他,我求你了。”叶灿扭头对胖子哭喊道。 胖子可不在乎这位风大师之前做过什么恶事,叶灿的要求他这个做兄弟的自然要满足,否则还能算是好兄弟吗? 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脚步微微有些踉跄的走到了风大师的面前。 刚刚胖子距离风大师稍远一些,加上耗费了极大的体力,所以眼神有些不好,现在来到风大师的面前,再一看之下,胖子就有些愣神。 “靠!不是吧!有这么幸运?”胖子无语了。 这风大师虽然面色苍白,看上去像是下一秒就要挂掉一样,但胖子很清楚,这种程度的苍白只是因为体内的能量大量流逝的缘故,因为身体失血导致面色苍白的情况也是存在的,但胖子经验和其丰富,一眼就看出来风大师根本就不会死掉,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立刻死掉的感觉。 只是微微一查探,胖子就明白了原因。 并不是因为叶灿留手,在桃木剑刺入到风大师胸口的时候偏移了方向,没有伤到心脏,而是这位风大师竟然是十万人当中才有可能出现的一个心脏异位的人。 每个人都有一个心脏,生长在人左胸内,这是最基本的医学常识,但是实际上,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他们的心脏是生长在右边胸膛当中的,这种人被称之为心脏异位。 不过无论心脏生长在左胸内还是右胸内,对这个人的生活、工作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说白了,无非就是心脏长到另外一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在刚才,这个心脏异位就等于是救了风大师的性命,这一剑根本就没有伤到风大师的心脏,仅仅是伤到了风大师的肺叶,因此风大师才会在说话的时候显得有气无力,还会喷出鲜血,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挂掉了。 “胖子,别愣着了,赶紧救我三师叔。”叶灿大声的吼道,显然对胖子在这种应该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发愣很不爽。 胖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在叶灿吃惊的目光中,直接抓住了桃木剑的剑柄,回手就将桃木剑从风Host:1 To Page:2大师的胸口给抽了出来。
“三师叔……”叶灿惨叫一声。 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当体内插入某种可能致命的东西时,在没有一个立刻施救的环境下,最好不要轻易去将这种东西从体内抽出,无论是长剑、铁棍还是木头。 因为人体内是一个独立的环境,因为气压的缘故,人体的肌肤、肌肉、血液会将刺入到体内的物体包裹起来,也可以说是将这种东西暂时性的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这应该说是相对安全的。 而如果将这种可能致命的东西抽出来,就会令身体内涌入空气,身体的完整性就会受到破坏,会导致大量的失血,最终导致病人死亡。 因此,当某个人被钢筋、木桩、长剑刺入到体内之后,最基本的处置方法就是将身体之外的部分截断,然后尽送到医院,利用手术的方法将体内的的这些东西取出。 而现在,胖子居然在这种简陋的环境下,直接将长剑给拔了出来,这分明就是要命啊! “放心,他死不了,他的心脏长在右胸,而不是正常人的左胸。”胖 子撇了撇嘴道。 “真的?”叶灿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胖子道。 “废话,我没事闲的骗你玩啊?赶紧一边呆着去,别挡着地方。”胖子一边不满的说道,一边将叶灿挤到了一旁。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胖子直接用巫力修补了风大师体内受到了损伤的肺叶,然后随意清除了一下风大师体内的异物,至于缝补伤口这种事情,胖子可不愿意在风大师的身上消耗巫力,他使用的是最基本的缝合手段,当然,用的不是那种生物线,而是最为普通的缝衣线。 至少,胖子的缝针手法还是相当不错的,每一针和每一针之间的距离都如同被尺子量过了一样,精准的宛如艺术品一样。 搞定之后,胖子帮助叶灿将风大师弄进了屋子中,然后留下这对师叔师侄在房间中说话,他则来到了院子当中,看着几条仍然威武不凡,只不过一见到他就夹着尾巴趴地上和哈巴狗一样的藏獒。 “黑子,有没有办法把这几条狗弄回去?”胖子问道。 黑子连连点头,兴奋无比道:“没问题,胖爷,这种小事交给我了。” 胖子点点头,很奇怪的问道:“黑子,你那么兴奋干什么?这几条藏獒我都准备送给我老婆和妹妹的。” 黑子不好意思的笑道:“胖爷,这种品相极好的纯种藏獒如果拿去送人的话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嗯?”胖子微微皱眉。 “胖爷您听我解释,别说藏獒这种忠诚度极高的名狗了,就算是普通的京巴、腊肠、沙皮狗,那都应该从小养起才好,一般都是从四个月内开始养起的,因为小狗太小的话不好养,太大的话,又已经认主了,想要再认主的话比较麻烦。” “凭借这几条纯种藏獒,完全可以打造一个现代化的藏獒养殖基地,到时候可以繁殖更多的纯种藏獒,这可绝对是一本万利的好事啊!如果胖爷您想要将藏獒送人,那么等到小狗生下来再拿去送不是更好吗?一般女孩子都是比较喜欢小狗的,这么大的狗,就怕女孩子看到就要尖叫着跑掉了。” 黑子极为耐心的对胖子解释道。 胖子想了想,还真的和黑子说的一样,养小动物,当然是要养出感情来才好,自然就要从动物小的时候开始养起,他家的小白小黑不就是从小开始养起的嘛! 说白了,现在在街道上经常可以看到有卖小兔子的人。那些人为什么不卖大兔子,只卖小兔子?那是因为买小兔子回家的人一般都是孩子,买回去大多是用来养着玩的,而大兔子,买的一般都是大人,至于买回去做什么,咳咳!当然是吃了,难道还养大兔子当宠物?脑袋有问题吧! “我可不准备在这些藏獒身上再投钱了啊!”胖子撇了撇嘴道,这等于是同意了黑子的话。 “不用投钱啊!胖爷您看,这些藏獒我完全可以通过走私的手段运回到内地去,如果想要走正规渠道,那只要将这几头藏獒的血统证明弄来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走海关进入到内地了,然后空房子大仓库咱们还是不缺的,随便弄一个,改装一下就能够变成一个新的獒园了,咱们只要等着数钱就可以了,就凭这几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