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香薰疗法

毒手巫医 54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683字
Host:1 To Page:1胖子小时候因为治疗九阴绝脉的原因,可以说是泡在酒坛子中长大的,现在虽然可以做到数日无酒,但只要是有了酒,就特想喝个痛。 昨天晚上和家人、孟老在上京饭店吃饭,本来想要痛痛的大喝一顿,可老爸眼珠子一瞪,简简单单一句“小孩子别喝酒”,就将胖子彻底打败。 倒不是胖子惧怕父母,而是他非常尊重父母,从小父母为了他,散尽家财负债累累,如果不是父母为他吊着命,恐怕他根本就等不到老巫师的出现,更别提有今天了,所以说,他欠父母一条命,尊重父母也是理所应当。 父亲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胖子就只喝了不到一两白酒,果汁倒是灌了一肚子,早就憋的不行了,现在父亲不在,孟老又拿出了十五年份的茅台,胖子怎能忍得住。 半瓶酒下肚,孟老的眼神开始迷离,开始大谈当年在战场上发生的战事。 一瓶酒下肚,孟老一边与胖子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一边大唱革命歌曲,守在外面的两名警卫对视一眼,均感哭笑不得。 孟老的酒量随着年事已高而流逝,终于在再一次端起酒杯后,身体一软,直接钻到桌子底下,醉了过去。 “你这酒量不咋的啊!”胖子笑道。 胖子一仰脖,将第三瓶白酒中剩下的大半瓶酒一口气灌到了肚子里面,这才放下酒瓶,将孟老抱到床上,为孟老盖上了被子。 “孟老的片子在那里呢?拿来看看。”胖子关上房门,开口对两名警卫说道。 很,核磁共振片摆在了胖子面前。 从片子当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颗花生米大小的异物存在于头颅之中。 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掌管着人体的一切本源,现代医学高速发展了数十年,对人脑的了解只能算是刚刚起步。就算是世界上最权威的脑外科医生,也不敢轻易做这个手术,毕竟孟老不是普通人,稍有差池,这个责任谁都承担不起。 “您能治好孟老的病吗?”一名警卫昨天见识过了胖子医术的厉害,充满忐忑的问道。 另一名警卫也以希翼的目光看着胖子。 对两名警卫来说,孟老不仅仅是华、夏的中流砥柱,更是他们的长辈一样,他们不想孟老每当阴雨天就痛不欲生,他们更希望孟老长命百岁。 “治不了。”胖子摇头道。 胖子学习的是巫医,开刀的事情他不会,就算中医也很少会为病人开刀,古代的中医倒是敢这么做,但现代的中医,为病人做手术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出现,手术似乎已经变成了西医的特点之一了。 两名警卫一听胖子的话,顿时失望的无语。 “别说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刚刚射进去我也不会取,不过我可以让孟老在阴雨天的时候不那么难过。”胖子苦笑道。 医学并非是万能的,在孟老的病症面前,他能够做到的,也仅仅是减轻孟老的痛苦罢了。 两位警卫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我写个方子,你们把药抓来,再问中药房的人要个炭炉泥瓮,再要个小碾子。”胖子说道,随手拿了纸笔速写了起来。 方子并不复杂,一共四种药材,看起来都是那种比较普通,虽然不常用,却让人感觉耳闻能详的类型。 胖子需要的东西很被警卫取来,摆在了病房的阳台上。 胖子将四种药材不分先后,一股脑塞到了泥瓮中,点燃了炭火,倒满了整整一瓮的自来水,将泥瓮座在了火炉上,不管了。 “需要煮挺长时间呢!要不咱们先打会斗地主?”胖子笑着问道。 两名警卫翻了个白眼,对胖子很是无语。 火炉中的炭火很旺,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股浓郁的药味充斥着宽敞的阳台,泥瓮中的水已经沸、腾了。 “唉!可惜我的大蝎子了。”胖子叹了一口气,把手探到怀中,一摸一拎,一只拳头大小,通体血红的大蝎子被他拎了出来,丢到了泥瓮中。 “我可怜的小蛇啊!”接着,一条手臂长的丽纹蛇被胖子从腰上提了出来,塞到了泥瓮中。 这还不算完,在两名警卫惊骇的目光中,一把超大的黑色蚂蚁被丢进了泥瓮,然后是两只大号蜜蜂。 两名警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么危险的毒虫竟然被胖子随身携带着,而作为孟老的警卫员,不但一无所知,竟然还让胖子和孟老近距离接触,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可真的是百死难辞其咎了。 在放入数种毒物后,泥瓮疯狂的震动了起来,直到数分钟后才安静了下来。 “这……这汤药都变成有毒了吧?”一名警卫结结巴巴的问道。 “当然,都是没经过处理的毒物,怎么可能没有毒。”胖子回答道。 “毒和药材难道没有中和吗?”另一名警卫吃惊的问道。 “应该中和了一小部分吧!”胖子的声音并不够坚定,给人一种他也不确定的感觉。
要不是知道胖子不可Host:1 To Page:2能害孟老,两名警卫掏枪击毙胖子的心都有了。 整整三个小时,胖子不断往泥瓮中添水,不停的用猛火来加热,泥瓮中的药材和毒物在沸水中不断翻滚、融合,甚至连蛇骨、草根都被煮烂掉了,根本就分不出其中究竟有什么材质。 “加水加水,要烧干了。” 一股糊味从泥瓮中喷出,两名警卫都着急了起来。 胖子摇头道:“不用加水了,本来就是要烧干的。” 片刻后,整个泥瓮中最后一点水分都被蒸发掉了,剩下黑乎乎的不明物质与泥瓮内壁紧紧的粘连在一起。 等到泥瓮冷却,胖子将泥瓮抬起,用小刀将泥瓮里面的黑色不明物质刮了出来,倾倒在一张白纸上,再用小碾子将其碾成了细细的粉末。 “有没有檀香?质量越高越好,价格越贵越好。”胖子问道。 一名警卫很将孟老常用的檀香拿了过来。 胖子拿起檀香仔细闻了闻味道,点头道:“不错,这种檀香非常正宗,以后就不要换成其他的檀香了。” 胖子说完,打来一盆水,然后探出三指,抓起二两左右的黑色粉末丢入水盆中,水盆中的颜色立刻变得如同墨汁一般,搅拌均匀,确定所有粉末都溶于水中后,胖子将一整盒檀香都倒入了水中。 “这个粉末叫祛风散,功效有些类似于虎骨酒、蛇酒,具有祛风辟邪的功效,但是祛风散有毒,虽然毒性不太强,但对人体有害,只有通过檀香进行中和毒性,然后经过高温挥发出来才有效。”胖子简单的解释道。 将檀香浸泡了十分钟左右,胖子小心的将已经吸足了黑色流体的檀香取了出来,放在阳光下晾晒。 两名警卫终于明白了胖子的意思,连忙过来帮忙,正好方远电话打来,胖子又叮嘱了几句注意事项,离开了孟老的病房。 孟老在睡醒后,头脑中只记得胖子最后说的那句话:你这酒量不咋地啊! 孟老掏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老哥们老兄弟的电话。 结果,第二天胖子和昨天一样来找孟老时,看到了十几个老头子,每一位都是七八十岁,一个个腰板挺的笔直,站在那里就如同是一杆杆标枪。 在这十几位老头子脚下,是一箱箱已经开箱的茅台酒,最差的都是十年份的,这要是拿出去卖,一瓶起码上万块。 “胖子,这是你的本家,你叫他老孙头就行了……” “孙爷爷好。”胖子连忙问好,能够和孟老称兄道弟的人,又是这么一大把年纪,必定是华、夏建国时的功勋人物,对于崇拜英雄的胖子而言,叫一声爷爷一点都不丢份。 “这是老周头……老李头……” “周爷爷好……李爷爷好……” 胖子姓孙,最讨厌的就是孙子,可今天,他却极为开心的当了一把孙子,转着圈的叫着爷爷,那样子,和孝子贤孙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 “爷爷……干……”胖子看着场上唯一的一位中年人,很想给自己一巴掌,这爷爷叫顺口也不是什么好事。 诸位老爷子都笑了起来,感觉这个胖子还真的很有意思。 尤其是这位中年人,站在那里板着脸,就好像谁都欠了他几百万一样的表情,当然,还有一种形容这种表情的词,叫做不怒而威。只不过当胖子叫出了爷爷二字后,这位中年人冰霜裹着的脸一下子散了冰寒,仿佛被大太阳照到了一般笑了起来。 “叫伯伯就好,不用叫爷爷,太客气了。”中年男子打趣道。 “您要愿意,我叫您爷爷也没什么关系……”胖子笑道。 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恢复到冰霜包裹的样子,似乎对胖子这句奸头滑脑圆滑的话非常不爽,虽然从一句话上并不能判断出一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但是往往一句话就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潜在是怎样的。 同中年人反应相同的,是这一群老爷子。 孟老虽然和胖子仅仅认识两天时间,但却觉着这个胖子很实在,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并不是一个滑头的人,却并不清楚胖子为何会说出这样一句圆滑的话来,因此,他很着急想要为胖子证明什么,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说。 胖子并没有去理会众人的表情,而是接着笑道:“只要你能把我喝到桌子底下去,我就是你孙子,否则的话,也别伯伯了,叫你一声哥,算是给手下败将一个面子了,如何?” 中年人顿时明白过来,大笑着拍手道:“好,只要你能把我喝桌子底下去,那你这个弟弟我认了。” 众老爷子也都点头笑了起来,却听到胖子不屑道:“好像我多稀罕似的,一会先把你灌桌子下面去。” 众人哑然失笑。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