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复仇之战

毒手巫医 55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484字
Host:1 To Page:1将近二十人,在外面的会客室摆下了龙门阵,开会用的椭圆形会议桌变成了主战场,胖子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上,大马金刀的按着桌子,一点都不客气。 孟老等老爷子看着胖子的样子,纷纷在心中对胖子竖起了大拇指,千万人吾独往矣的气概可不是谁都有的,要么是真正有实力,要么是视死如归,胖子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足够让这些老爷子心生欢喜了。 “胖子,你昨天说我酒量不咋的?”孟老开门见山的挑衅道。 胖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大概是十点左右,早饭刚刚消化完,午饭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一只烧鸡两只鸡腿,几口被胖子吞下了肚,胖子这才看向孟老,随手操起一瓶酒,拧开瓶盖一口气灌掉,将空瓶子倒过来,愣是一滴酒都没有流出来,然后胖子才挑衅的看着孟老。 众老爷子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一口气干掉一斤酒不算厉害,真正厉害的是一斤五十几度的白酒灌下去之后面色如常,眼光清澈。 “好,干。”孟老也来劲儿了,一口气闷掉一瓶白酒,身体晃晃悠悠的在警卫员的搀扶下走到了一旁坐下。 又一位老爷子走了上来,站到了胖子面前。 “周爷爷您坐着先吃点烧鸡垫垫肚子,喝急酒伤身体。”胖子笑呵呵的起身让了一下道。 周老开心的笑了起来,真的坐了下来拿起烧鸡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用目光挑衅的看着眼光有些迷离的孟老。 “你个小兔崽子,喝急酒伤身,你怎么不提醒我?”孟老怒道。 “擒贼先擒王……”胖子用京剧腔高声唱喏。 孟老差点钻桌子底下去,众老爷子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没有人觉得胖子在耍滑头。 他们这些人,虽然建国时是功勋人物,但后来命运各不相同,有的成为家族的族长,有的则位高权重,有的和平头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能够将他们联系到一起的,是他们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深厚感情,那是在战场上能够将后背交给别人的过命交情。 而周老爷子在这些人当中的年龄是最小的,地位也是最低的,用他自己的花来说,现在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家里开了个酒店,算是小康人家,和其他人都没办法比。 所以,胖子对周老爷子献殷勤,众人自然不可能觉得胖子是在拍马屁,而会感觉胖子这小子还是很懂得尊老的。 周老临近古稀之年,身体很棒,胃口也不错,半只烧鸡轻松下肚,这才拿起酒瓶。 胖子笑着举起酒瓶,和周老手中的酒瓶碰了一下,相视一笑,仰头干掉。 第二瓶了。 “咱们是不是应该加点彩头呢?”胖子放下酒瓶,看着第三位老爷子问道。 “你说。”这位老爷子正是胖子的本家,也姓孙,叫孙富贵,是华、夏十小家族之一孙家的族长,儿孙虽然没有唐老、孟老的儿孙那么厉害,但部级大员、厅级要员还是有那么几个的,就算是身家,也不少于六七个亿。 在场唯一的中年人脸色又有些不太好看了,胖子眼睛的余光瞟到了此人,腹诽道:这厮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啊!怎么我一说话就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小胖子,你随便提条件,只要我们能办到的,我们绝没二话,不过前提是,你得能赢了我们才行。”在一旁醒酒的孟老也发话了。 胖子点头道:“那成,条件很简单,如果我输了,诸位爷爷以后喝的酒我包了,别的不行,我酿的苞谷酒绝对够劲,而且醉酒之后不上头;如果我侥幸赢了诸位爷爷,我想我下半辈子就只愿意喝茅台酒了,低于十年份的就免了,如何?” “屁大个事情,只要你赢了我们,除了十年份的茅台管够之外,我再送你一张我家酒店的贵宾卡,只要你去我家酒店,好酒好菜管够不说,全都给你免费。”周老发话道。 “可以,只要你赢了我们,你的条件我们答应了,再附赠你其他的小东西。”孙老一边撕着烧鸡,一边点头道。 第三瓶下肚。 刘老脚步稳健的上场,脚步踉跄的下场。 第四瓶了。 张老、柳老、王老…… 胖子除了中间上了两趟厕所之外,连动都没有动过,面前摆着的空酒瓶已经达到了十几个,所有老爷子都消停了,一个个围坐在会议桌边喘着粗气,喝着浓茶水,看怪物一般盯着胖子。 胖子现在眼光稍稍有些迷离,脸色有些红润,但是从他刚刚上厕所时的步伐来看,依然稳稳的,就好像普通人喝了一两白酒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场上没有喝过酒的除了两名警卫员之外,就剩下那个总是看胖子不顺眼,总是变脸色的中年人了。 “之前的赌约还有效吗?”中年人板着脸问道。 “死磕?”胖子问道。 “死磕。”中年人点头道。 “有效,开整。”胖子早就看这个中年人不顺眼了,既然人家都找上门了,那就整,胖子的字Host:1 To Page:2典中没有退缩二字。 面前这位正值年富力强的黄金时期,身体好,酒量也相当强悍,两瓶酒几乎没有间隔的灌了下去,面色微红,额头上冒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胖子面色微凛,他知道,这次他碰到对手了。 在酒场上有两种人惹不得,一种是喝酒红脸,一种是喝酒冒汗。 喝酒红脸,顾名思义,只要一喝酒,脸就会通红如血,这种人的体质对酒精有着很强的抵抗力,古人杜甫就是喝酒红脸的代表性人物,至于诗仙李白,那是三杯倒的货色,要放在现代,一瓶啤酒就能让他发酒疯。 喝酒冒汗,这种人只要一喝酒,不管喝什么酒都会狂冒汗,酒精就会随着汗水排出体外,这种人,一场酒喝完,哪怕一滴酒都没有沾身上,把衣服一脱,浓浓的都是酒味。 眼前这位中年人,显然是喝酒冒汗的代表性人物,两瓶高度白酒下肚,竟然能够做到面不改色,这样的酒场精英现在可不多见了。 最重要的是,胖子之前已经喝掉了十几瓶白酒,属于强弩之末,而人家之前滴酒未沾,埋头狂啃烧鸡,显然已经垫好了底子,做好了万全准备,正是新生力量,因此胖子虽然面色不变,一副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表情,但心中却已经开始打鼓。 中年人虽然表面镇定,其实心中的忐忑要比胖子更甚,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酒量是在部队中练出来的,后来进入政坛,基本上断不了酒,还好有保健医生帮忙,否则胃早就喝垮掉了。 中年人的酒量在四斤上下,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最多能干掉五斤白酒,心情不好的时候三斤白酒就足够醉倒了,现在两瓶白酒下肚,胃里面就开始翻滚起来。 “吃点东西压压酒劲儿,我先上个厕所。”胖子抓起一只烧鸡递过去道。 中年人愣了一下,这才接过烧鸡大口吃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的是胖子竟然没有趁人之危做落井下石的事情,毕竟喝急酒和酒量没有太大的关系,要是再来一瓶,他恐怕就要喷酒了。 “这胖子的人品还是不错的嘛!”中年人如是评价道。 如果他知道胖子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落井下石,是痛打落水狗,并非谦虚礼让,而是想要耍诈,恐怕他就不会如此评价了。 一走进厕所,胖子并没有脱裤子,而是双脚并拢站在原地,双手掐了一个莲花印,在身边挥舞起来,随着他的动作施展出来,一道道如有实质的黑气凭空而出,在胖子的身边形成了十几个小小的漩涡,疯狂的旋转起来。 胖子张开嘴,仰头站立不动,一股股似有似无的雾气从胖子的口中、耳中、鼻中、汗毛孔中疯狂的冲了出来,然后被这十几个小小的漩涡吸收了个一干二净,短短一两分钟,十几个小漩涡散去,一切恢复如常。 同时恢复如常的,还有胖子。 这是巫术中排名中等的术法,名为汲毒术,通过阴力、邪气,将体内的有害物质以气体形态吸收掉,多用于被毒物咬伤后的重度患者治疗,用来吸收体内的酒精,只能算是大炮打蚊子,杀鸡用牛刀了。 休息了十分钟,中年人才算是缓过劲儿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不过脑子里面却感觉特别清醒起来。 当胖子从厕所中走出来,中年人刚开始还没有觉出什么,但是当胖子坐在他的面前,他在看清楚了胖子的样子后,顿时感觉到了不妙的地方。 这胖子刚刚走路都打晃了,脸色也变得如同发烧了一般,眼睛中瞳孔已经微微发散,目光开始迷茫,说话都有些吐字不清了,可现在,胖子坐在那里身体连晃不晃一下,眼神清澈无比,面色恢复如常。 如果不是胖子的面前摆着十几个空了的酒瓶,要不是这些酒都是这些老爷子们带来的,恐怕中年人会认为胖子刚刚要么没有喝酒,要么喝下去的都是水。 “再来?”胖子笑着问道。 “来。”中年人咬牙道。 又两瓶酒下肚,中年人身体一软,直接从椅子上滑到了桌子底下,虽然头脑还能够思考,但偏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酒量,也不过如此嘛!”胖子嘿嘿笑道。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