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刘祥其人

毒手巫医 68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357字
Host:1 To Page:1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期间胖子总算是想起了被腾龙带回来的那名巫阵师德克业,据说这老小子现在特别老实,干的都是清洁工的工作,同时还在央求猎狗帮忙寻找炼化兽蛊的材料,还对胖子念念不忘。 “巫阵师做事都比较毛糙,让那老小子先沉淀一下。”胖子老气横秋的决定,引得众人白眼阵阵。 凌晨三点,众人乘兴而来满意而归,在巷子外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胖子背着一袋子特等炭,左手提着一袋已经腌制好的生肉串,右手提着一袋刚才已经烤好,但是却没有吃光的烤肉,刘祥则左手提着一个便携式烧烤炉,右手提着一袋酒水,两人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校园,通过某位师兄留下的密道回到了宿舍楼中。 要不怎么说胖子是个吃货呢!这厮在烧烤城先是大吃了一顿,接着又和猎狗等人大吃了一顿,结果这胖子却说第一次吃的晚饭在清剿帮派势力的时候消耗掉了,老天爷啊!这胖子从始至终就走了几步,说了几句话,打了两位大佬的脸而已,这能消耗掉多少卡路里? 至于第二次吃喝,则被胖子以和猎狗他们聊天消耗掉了,对此,众人只能保持沉默,以无语和鄙视的眼神来回应之。 现在胖子带回来的这些食材,被胖子称为宵夜,不用胖子解释,所有人都可以异口同声道:“走回宿舍就把之前吃的给消耗掉了。” 吃货有很多,但是像胖子这样吃货到饭桶境界的,只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一推开宿舍的大门,胖子刚想开口叫一嗓子,就被一股极为刺鼻的气味给冲到了,身体踉跄两下,还好有刘祥跟在后面顶了一下,否则肯定要摔个晕头转向不可。 “我靠,咱们宿舍也有同道中人?饲养了狐狸?”胖子站在走廊上深呼吸了两口气,终于恢复了回来,惊奇的问道。 这种刺鼻、熏人的气味,和胖子在山林中抓狐狸时,狐狸自保释放出来的屁味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其实,我们三个被分配到这间宿舍并不是因为班级的名额满了。”刘祥赧然道。 “那是因为?”胖子问道。 “我们三个都有狐臭,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三个的宿舍都是被分配在各自的班级宿舍中的,后来其他同学都忍受不了,学校只能这么安排一下,否则现在宿舍资源那么紧张,这个宿舍怎么可能只有三个人。”刘祥解释道。 胖子恍然大悟,怪不得在班级中就算是胖子这样一个新来的,都能够受到大家的欢迎,而刘祥却没有什么朋友,和其他同学也不怎么说话;怪不得上课的时候刘祥要坐在第一排,在他的身边除了胖子根本就没有第二名同学,就算是第二排,也会空出一大块位置来。 “得!那我就先不进去了,你把他们俩叫醒,我去楼上天台生火去,你们把窗户打开放放味道。”胖子无奈的说道。 刘祥很将两位室友叫醒,年轻人睡觉少几个小时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还有烤肉可以吃,有酒可以喝,很,三人结伴来到了天台上,胖子那边已经将火生了起来,开始选食材往烤炉上放了。 “狐臭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你们怎么不去做个小手术治疗一下啊?我看网上不是有挺多治疗狐臭的广告嘛!”胖子一边烤着肉串,一边奇怪的问道。 狐臭这种毛病就和香港脚一样,和大病根本就没有关系,但是就象癞蛤蟆爬脚面,不咬人它膈应人一样让人无法忍受。 “我们三个都治过一次了,每个人花了一千多块,两个月啥事没有,然后又复发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根除,网络上那些小广告全他吗是骗人的。”室友之一回答道。 “一千多块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六百块,当时刘浩的钱还是打工赚来的,刘祥成绩不好,学习的时间都不够,根本没法出去打工,我还记得当时刘祥愣是吃了一个学期的泡面才攒下来的一千多块。”另外一名室友无奈的叹息道。 刘祥摇头道:“家里穷,没办法,有狐臭,大不了找不到女朋友,孤单一人过一辈子,可要是拿不到毕业证,找不到一个稳定的工作,老爸老妈谁养活?自己怎么活下去?和生存比起来,其他都是她吗的狗屁。” 三人一阵唏嘘。 “狐臭不是挺好治的吗?”胖子疑惑的问道。 “好治?狐臭有两种形成原因,一是大汗腺管壁细胞间隙过大,二是大汗腺分泌不饱和脂肪酸,其中还有遗传的原因,你说遗传的能好治吗?”室友口中的刘浩无奈道。
胖子是个巫医,所以根本就听不懂刘浩说的是什么。 “得!看样子你不懂,赵峰,你给解释下吧!”刘浩无奈的对另一名室友道。 赵峰喝了一口啤酒道:“简单的说,就是汗腺分泌出来的汗水量比较多,其中包含一种物质,是引起狐臭的主要原因,根治并非不可能,切除掉顶浆腺就可以了,但术后不容易恢复,而且那毕竟是身体的器官之一,谁也不能保证这玩意切除掉之后会不会和剪指甲一样对身体完全无损。” 胖子明白了,说白Host:1 To Page:2了,学医的人就是对自己的身体更加爱护,更加重视一些,对伤害身体的事情也有着抵触情绪,不过结果自然是被骗了一千多块钱。 “其实我倒是有个偏方,对治疗狐臭还是很有用的,过程有些痛苦,但是对身体并没有任何副作用,你们要是敢试,我可以帮你们治,完全免费。”胖子想了想道。 “真的?”三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绝对真的。”胖子道。 “那必须要试试了。”刘祥肯定的说道,刘浩和赵峰也连胜附和。 “那成,过两天我回家一趟,给你们弄药。”胖子道。 宵夜大餐正式开始,来自天南海北的四人聊着天,喝着酒,吹着夜风,很有种野炊的感觉。 胖子也从聊天中更加详细的了解了刘祥这个人。 刘祥的家在一个小乡镇中,没有兄弟姊妹,父母身体不错,只是没有工作,利用家里朝街的房子开了一家小超市,卖些零食日用品,每个月能赚个千八百块,扣除掉刘祥的生活费和学费,基本上剩不下来什么,如果遇到个灾病,恐怕这个小家直接就会破产。 刘祥也争气,从小学习就是全镇的第一名,高考的时候竟然考了个全省第三,市里面奖励了他三万块钱,除了第一年的学费之外,剩下的钱全都拿了出来,给没有工作的父母开了小超市,也让父母在农闲时节有了个赚钱的路子。 上了大学,刘祥一下子就跟不上学习进度了,成绩也一落千丈,以前都是几乎满分,现在变成六十分万岁了。 “不是吧!高考全省第三名上了大学六十分万岁?”胖子不敢置信的叫道。 确实,除非是自甘堕落,否则一个学习如此好的人,怎么可能上了大学就废掉了?如果说别人也许胖子相信,但是瞧瞧刘祥那些要被翻烂掉的课本就知道,他在学习上从来就没有放松过自己。 “一个是语言问题,一个是适应能力的问题。我生活的地方,说的是方言,刚到大学那会,都没人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还弄出来好几次搞笑的事情呢!”刘祥无奈的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刘浩笑着插嘴道:“刚开始的时候,这小子要去图书馆,但是不知道路,就随便找了个学姐问,结果这小子说话的时候姿势特别暧昧,说的话又没有人听懂,那位学姐还以为他是表白呢!” “后来呢?”胖子大笑着问道。 “最她吗的让人不敢置信的是,那位学姐竟然同意了。”赵峰道。 胖子俩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中瞪出来。 “真的?”胖子惊问。 “当然是真的,那位学姐和咱们班的校花一样,孤单寂寞了四五年,居然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示爱,要是不接受才有鬼了。”赵峰笑道。 胖子一想到班级的那位校花,顿时明白了,敢情是丑女恨嫁的心理作祟啊! “后来呢?”胖子更想要知道的是后话。 “后来那位学姐主动去挽他胳膊,这小子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落荒而逃了呗!”赵峰笑道。 胖子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天台上嚎来了?”手电筒的光芒打破了天台上的气氛。 看守寝室楼的大爷本来就觉轻,睡着睡着就听到了胖子他们的谈笑声,乖乖,这可是十楼啊! 反正不管这位大爷究竟是听到了,还是无意中上来看看撞到了,反正烧烤炉被没收了,无论是生的还是熟的烤串也都被大爷没收了,至于酒水,酒自然是禁止在寝室中出现的,而饮料,则被胖子等人拿来讨好大爷,使得大爷不把这件事情捅到班主任那里去。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四人随意洗洗躺在了床上,很进入了梦乡。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