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阵师归顺

毒手巫医 80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441字
Host:1 To Page:1胖子早就已经擦干净了嘴巴,整理好了衣服,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盘腿坐在了病床上,双眼紧闭,很有一种得道高僧的感觉,和刚才那个抱着烤鸭拼命,一副饿死鬼投胎的胖子判若两人。 就连看着胖子形象转换的方远都不得不承认,这胖子的演技相当之高,不去当演员实在是太可惜,太浪费了。 走进病房,德克业在看到胖子后,都应该算是古稀之年的老人眼泪唰一下就冒了出来,放下怀中的银色箱子,走到病床床尾处,跪倒在地,恭恭敬敬个磕了九个响头。 方远心中苦笑,九个响头是什么意思?按照巫门的规矩,跪拜父母是三个响头,跪拜师傅是六个响头,只有在祭天、祭祖、祭师门的时候才会是九个响头。 如果德克业是准备奉胖子为师,六个响头就已经足够了,这九个响头,似乎代表的已经不是德克业个人了。 胖子似乎被磕头的声音惊动,缓缓睁开了双眼,这个时候德克业已经磕到第七个响头了。 “老德,你这是干什么?”胖子一脸“惊讶”的叫道。 胖子说话间,德克业的第九个响头已经磕了下去。 “德克业代表师门,奉孙大师为师,归于孙大师门下,永世永生,绝不叛离,如有违背,巫力永失,始祖蒙羞,万世浩劫,永不超生。”德克业大声吼道。 不仅仅是方远,就连胖子都愣住了。 “尼玛,我只是挖了一个坑,怎么掉下去一个巫师门派啊?难道这个坑是无底洞吗?”胖子很开心的想着。 而这,只是惊喜的一部分,就连胖子都没有想到,惊喜竟然接憧而至。 面对这一份搭理,胖子非常坚决,甚至可以说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坚决到就连知道内情的方远都认为胖子真的不想要。 但已经发出的誓言可能收回吗?显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在德克业以死相逼,甚至要跳楼自尽,猎狗等人强拦都拦不住的节骨眼上,胖子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方远松开了抱着德克业的双臂,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这老头力气真大,四五个人一起差点没拦住,这要是少个人,这老头还真的能从阳台上跳下去,那可是十二层,别说巫师了,就算是巫神都得变成肉饼。 德克业见到胖子答应了,开心的很,就像是得到了棒棒糖奖励的小鬼,弯腰将刚刚放在床尾,在混乱中被踢到病床底下的银色箱子抱了出来。 “师祖,这个东西的去处还需要您来定夺。”德克业说道。 师祖这个词可实在是太大了点,不过胖子会的那些巫阵,对德克业和他所在的师门而言,绝对是最珍贵、最核心的东西,拥有这些巫阵的胖子,等于是重塑了一个巫阵师的门派,因此德克业这一声师祖叫的不但不亏,反而绝对是赚了,赚大了。 胖子自然是稳稳当当,面不改色的受下了。 银箱子被放在了床上,就在胖子的腿前,然后德克业扭头对猎狗示意,猎狗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白色无任何字画印记,只有一道磁条的磁卡走了上来。 “等等……”胖子忽然开口叫住了准备往银色箱子上划卡的猎狗。 猎狗的动作停住,认真的看着胖子,非常认真,他觉得,胖子感觉到了什么,并且已经提前做出了判断。 “我的那张黑色的信用卡你帮我从银行取回来了没有?” 胖子一开口,猎狗身体一颤,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猎狗的表情就好像便秘一样难看,这是表错情,用错意的反应。 “给你。”猎狗从另外一个口袋中将黑色信用卡掏了出来,砸给了胖子。 胖子嘿嘿一笑,也不怪猎狗,将信用卡拿起,放在嘴边狠狠的亲了两口,这才塞到了病号服的口袋中。 “可以开始了吗?”猎狗为了避免这胖子再弄一次,为了避免自己如此年轻就被气个脑溢血、突发心脏病啥的,特地提前问道。 “开始吧!”胖子笑道。 猎狗翻了个白眼,将磁卡在银箱的卡槽中一划,叮的一声电子合成音响起,一块银板打开,露出了一个数字面板,在数字按键的上面,是五组红绿小灯。 猎狗一共按了六组密码,每按下一组,面板上都会显示出一个绿灯,当按下第五组后,五个绿灯同时亮起后,当猎狗按下第六组密码后,五个绿灯同时熄灭,然后五组红绿小灯同时亮起,箱子终于开启。 胖子微微有些色变,他虽然没有看到箱子当中的物件,却知道能够放在开启程序如此繁琐,又带着陷阱的箱子当中的物件,绝对不简单。
磁卡是第一道保障,却并非无法破解,一个简单的开始,很容易让人有种不过如此的轻视感,而五组红绿小灯则是一个陷阱,如果箱子被抢,第一道防护被破解,在面对五组红绿小灯的时候,无论是惯性思维还是逆向思维,都会认为需要输入五组密码。 但是要是真的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没有第六组密码,这个箱子绝对打不开。 Host:1 To Page:2 而看猎狗输入最后两组密码几乎没有间隔就可以就看出,如果输完第五组密码,正等待箱子开启,实际上就已经中了圈套,里面的东西会被毁掉不说,如果在箱子中还有威力巨大的炸弹,那偷这箱子的人就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丢在这箱子上了。 当箱子开启,胖子看到箱子中装的东西后,整个人顿时被惊呆了。 在箱子的正中间,竟然是一枚通体金色,鹅蛋大小的金蛋。 “锤子呢?”胖子精神有些恍惚的的问道。 “呃……要锤子干嘛?”猎狗不解的问道。 “砸金蛋啊!李咏不都这么干嘛!金花四溅,恭喜你,你的愿望实现了。”胖子做出砸东西的动作,又比了一个剪刀手道。 猎狗额头上冒出了两道黑线,这什么跟什么啊? 胖子看到众人无语,眼睛一转道:“难道这是宠物蛋?” 猎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表示胖子猜对了。 “我靠,发财了,金色的宠物蛋,我在游戏里面最好的才弄了一个蓝色的,我算算啊!白色、绿色、蓝色、银色、金色,乖乖,这是神器级的宠物蛋啊!”胖子叫道。 猎狗转身四处寻找。 “你找什么呢?”胖子问道。 “我找锤子……”猎狗咬牙切齿道。 “干嘛?”胖子问。 “让你看个金花四溅。”猎狗恶狠狠道,病房怎么可能找到锤子,于是猎狗就把脚上的军靴脱了下来,提着靴身,就准备用靴尖当锤子用。 “靠。”胖子大叫一声,抱着箱子就不敢松手了,嘴里嘟嘟囔囔道:“你这人太没有幽默细胞了,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难道我不知道这是狞蛋吗?我真怀疑你这样一本正经的人,***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先敬礼。” 胖子的话说的猎狗抓狂不已,抱着胖子的脑袋就是一顿蹂躏,胖子还没来得及去理的头发立刻变成了鸟窝,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投降,我投降还不行嘛!开个玩笑而已啊!瞧把你气的,消消气,这要是气个阳痿啊!早泄啊!可咋办?” 胖子的话差点又让猎狗暴走。 大家笑闹了一阵,刚刚德克业带来的严肃气氛总算是恢复到了正常。 猎狗搬了张椅子,坐在了病床边,将这枚金色的狞蛋得到的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 当天胖子利用大灭绝阵干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狞,唯一漏网的,是一头体长五米,腹大如鼓的狞后。 狞的繁殖方式和动物不同,更像是蚂蚁族群,一个蚁后就是一个蚂蚁族群的核心,同样,狞后就是一个狞的种族核心,胖子看到的那些白色的蛋,全都是这头狞后产下的,那百多条狞,不过是狞后繁殖的后代,作用和工蚁、兵蚁一样。 当日胖子被送往医院,猎狗带人下去查看,要确定没有一头狞活着,狂牛等行动不便的人就在山顶设立了狙击阵地,用来掩护猎狗等人。 猎狗等人下到了蛋坑中,就遭遇到了狞后的疯狂攻击,还好当时猎狗等人全副武装,狞后的牙齿差点咬破防弹衣,山顶的狂牛等人果断射击,干掉了狞后。 虽然猎狗说的轻描淡写,但胖子却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景有多么的凶险,运气稍差一点,恐怕就会命丧狞后那张有着鲨齿的大嘴。 干掉了狞后,猎狗沿着狞后出来的坑洞向内探查,在如同走迷宫一样拐了好几个弯后,终于被他发现了这个金色的蛋。 按照德克业的说法,从这个蛋出来的狞,百分百是一头母狞。 于是猎狗就拿走了这枚金色的狞蛋,虽然按照德克业的话来说,为了保护这头狞后,所有的狞都会选择攻击而非躲避,但猎狗仍然认为要彻底清除,免得留下后患,这才有了后来建筑工地的火光冲天。 对于这枚金色的狞蛋,猎狗和德克业发生了争执,猎狗是想要将这枚金蛋砸个金花四溅,而德克业则认为这应该由胖子定夺。 所以,这个难题就摆在了胖子的面前。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