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狞之真主

毒手巫医 92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350字
Host:1 To Page:1“小友很不错嘛!竟然如此年轻就已经达到御斥万物的修为……”对面的巫师缓缓走下楼梯,声音柔和的说道,忽然他的声音猛然拔高,变得极为尖锐的叫道:“我已经放你一马,为何你仍然对我穷追不舍?” 胖子不屑道:“那些狞是你养的?” 老巫师如同夜枭般的笑声响起,不屑道:“是又如何?” 胖子撇了撇嘴道:“不如何,反正都被我弄死了,你还能让它们死而复生?” 老巫师笑得更为开心,叫道:“莫非你以为狞是需要交配才能繁衍后代的吗?只要我有一只母狞,我就可以拥有千千万万的狞。” 胖子被老巫师的话说的一愣。 就在胖子一愣时,老巫师如同鬼魅般飞扑而来。 胖子冷哼一声,身体不动,右脚却一探一抬,已经被金蚕杀死的毒貂尸体被胖子灌注了巫力,轰然击向老巫师。 老巫师双手猛然向身体两旁挥去,一股更为强大的巫力袭来,毒貂的尸体轰然爆开,血肉倒射而回。 胖子似乎早就料到了对方有这么一招,在脚踢起后,身体就如同炮弹般疾射向了大厅中心。 反攻回来的毒貂血肉重重的撞在了别墅大门上,发出了犹如铅弹击中大门的声音,如果光线稍强一些,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原本光滑的别墅大门,现在已经变得坑坑洼洼,宛如被陨石袭击过的月球表面一般。 人体可没有这大门结实,如果刚刚胖子没有提前躲闪,恐怕现在身体已经变成马蜂窝了。仅仅是一个回合,胖子就明白自己这次自己遇上了劲敌,不可能像对上德克业那样的轻松了。 “杀。”胖子怒喝一声,一点金光疾射向追来的老巫师,一出手,胖子就用上了本命蛊,就是想要速战速决。 “查查胡可,困……”老巫师人在空中,口中速念诵,右手一挥,五道金光疾射而出,但看起来并不像要击中金蚕,而是要与金蚕擦肩而过一样。 就在胖子感觉奇怪时,攻向老巫师的金蚕在五道金光之间猛然停下,接着以更的速度倒射而回,竟然反攻向了胖子。 胖子一个驴打滚,堪堪躲闪开,借着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清晰的看到刚刚自己站立的位置后面的墙壁上,多出来了五点金光,组成了一个五芒星阵。 金蚕非常诡异的位于五芒星阵的正中间,没有丝线、没有玻璃罩,金蚕却如同被丝线和玻璃罩困住了一般,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离开墙壁,就如同被粘住了似的。 “没有了金蚕,你还有什么可用?”老巫师的声音传入了胖子耳中。 胖子缓缓起身,双目凝视老巫师,冷笑道:“不用本命蛊,我照样可以置你于死地。” 胖子说完,如同离弦之箭般冲向了老巫师。 “凝……”老巫师的身体连动都没动,嘴唇微张,一字吐出。 胖子只感觉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成了实体,自己的速度猛然降低,原本冲向老巫师的动作,就好像变成了慢镜头一般,尤其是当胖子头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情况下,自己的变化更是令他感觉诡异。 “退……”老巫师再喝一声。 胖子的身体如同被人拖拉着一般,毫无反抗能力的向后退去。 “斩……” 无数道成实质的锋利刀刃凭空出现,飞速向胖子袭来。 胖子的头脑中虽然已经做出了反应,无奈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只是转眼间,胖子的身上就多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该死。”胖子暗骂一声,他这次算是见到了巫阵师真正的强悍之处了。 很显然老巫师在胖子走进别墅之前就已经为胖子精心准备了一套巫阵大餐,不仅从一开始就困住了金蚕,令胖子的攻击手段变得单一起来,更用巫阵一点点的折磨胖子。 胖子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被猫抓住的老鼠一样,对方不杀死自己并非心慈手软,而是为了尽情享受折磨别人的感觉。 “跪下。”老巫师爆喝一声。 一股强大的巫力从老巫师的体内疯狂涌出,在胖子的头顶汇聚,仿佛变成了一只大手,向着胖子压了下来。 胖子咬紧牙关控制着身体,但头顶并非只是巫力,更是被巫阵进行了加成,胖子在感觉腿骨要断掉后,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双膝着地,跪在了老巫师的面前。 “哇哈哈哈!”老巫师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奶奶的,拼了。”胖子暗下决定,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周围的压力和束缚竟然在这口鲜血喷出后瞬间消失。
“精血破阵?不错不错,看来你知道的确实不少。”老巫师只是愣了一下,就欣赏的拍掌叫好,显然,他根本就没有将胖子放在眼里。 “无得无得,德克得耶……”胖子从地上站起,口中速念诵着,双手在胸前掐着印决,不断幻化出一个又一个玄妙无比的图案,空气中凭空生出了一股黑气,速在他的指尖凝聚。 “枪击咒?”老巫师Host:1 To Page:2声音中充满了不屑,饶有兴趣的站在了原地,等待着胖子咒语的完成。 “……咔!”胖子最后一个音节吐出,双手八指回扣,两根食指并拢,对着老巫师一指。 一道黑气凝成了一杆长枪,以强弩之力飞射而出,目标:老巫师。 老巫师双脚稳稳的站在地面上,双目精光一闪,猛然大喝一声,一股黑气脱口而出,竟然同胖子使用的巫术完全相同,但是速度更,后发先至撞在了胖子述的长枪上。 胖子的长枪如同被一颗巴雷特重狙子弹命中一般,从枪尖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节节爆裂。 胖子的长枪每爆裂一节,胖子的脸色就苍白一分,当长枪的枪尾彻底爆裂,胖子已经面如白纸,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 而对方射来的长枪去势未尽,依然带着狂猛的力道疾射而来。 胖子似乎被吓到了,竟然站在原地不动。 实际上,胖子很想动,但是他却动弹不得,巫术被破对身体的损害极大,而且对方不但用了枪击咒,同时还用了定身阵,胖子完全在不知所觉的情况下中招。 眼看长枪就要刺中自己的心脏,胖子断喝一声,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强行向旁边迈了一步,长枪紧随而至,重重的刺在胖子的肩膀处,旋即消失无踪。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胖子看着老巫师仰天大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活着离开这里。 当一头一米长的成年狞出现在老巫师身旁时,胖子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他知道,这次自己死定了。 巫师之间的生死斗主要看两个方面,一是巫师自身的修为境界,修为越高,在战斗中就更能够压制对手,甚至只需要一个照面就可以解决掉战斗;二是蛊的运用,蛊越强悍,就如同手中的武器越强悍一般,菜刀如何与冲锋枪比?蛊厉害才是硬道理。 第三自然是巫阵了,一个巫阵师,只要让他设好了巫阵,就算是对上一个比他更强的巫师,也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胖子在出山前后,和不少巫师进行过生死斗,由于天生九阴绝脉,令他在修炼中事半功倍,尤其是老巫师的精心培养,让胖子达到了无数巫师梦寐以求的汲毒淬体境界,再加上金蚕,胖子基本上都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眼前这位老巫师,居然能够以一字驱使巫阵,能够以一字施展巫术,能够驾驭数量庞大的兽蛊,在修为境界上并不向胖子所想的那样只是高了一点半点,而是至少已经突破了御斥万物的修为境界,达到了巫师梦寐以求的窥视三界修为境界。 “你居然达到了窥视三界修为境界?”胖子在想到这一点后,骇然问道。 “不错。”老巫师的回答肯定了胖子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胖子失声叫道。 巫阵师能够在破而后立境界就使用秘法,跳过以虫蛊控制兽蛊成为本命蛊的复杂过程,直接达到炼化兽蛊,成为本命蛊,可以使用极为强大的巫阵,但带价却是不能控制虫蛊,终生修为都被限制在了御斥万物境界上。 可以说,窥视三界是所有巫阵师只能仰望而绝无法到达的高山,可是眼前这个老巫师,竟然突破了御斥万物的修为境界,达到了自古巫阵师都没有达到了窥视三界修为。 用某著名体育主持人的话来说:这不合理啊! “你看到的就是可能。”老巫师傲然回答道。 接着,老巫师话锋一转,奇怪的问道:“你今年有二十岁?” 胖子瞳孔微缩,心中一凛,他似乎已经猜到了老巫师接下来的话了。 “如此年轻竟然达到了御斥万物的修为,不错,相当不错,小子,如果你愿意发毒誓效忠于我,万贯家财、功名利禄、美女豪车任你挑选。”老巫师开口道。 “放屁。”这就是胖子的回答。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