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九婴灭 水中火降,镇群神 翻海闹江(加更)

峨眉祖师 310 作者油炸咸鱼 全文字数 2699字
...... 水火山外,原本将要离去的群神停住脚步,那当首一尊龙首水神回头,此时那水火山中烈焰摇曳,巨大的啼哭声传出,在这方深河水域中回荡起来! “是....我就说,有婴儿的哭喊之声!” 那之前被呵斥的水神大呼起来,而此时,其余三十七位水神也终于意识到不太对劲,此时便有水神大吼出来:“我们先离开,这水火山不对劲......” 然他话语未曾落下,此时只看那水火山中,猛地伸出一尊似龙非龙,似蛟非蛟的头颅,这头颅张开大口,从火焰熔岩之中诞生出来,如同长蛇,而同一时刻,这头颅两侧,居然又有同样的头颅在向外钻出! “这是什么异兽!” 那强大的气息让深河底部的山域都摇晃,而这些水神更是面色煞白,而就在这一刻,那些头颅似乎看见了在暗流圈之外的群神,于是顺着水火之流,把那脖颈向着三十八神所在之处伸来。 “逃!” 三十八神见这狰狞蛟首,哪里还敢再呆上半分,然这一瞬,那蛟首张嘴,其中居然吞吐蛇信,那鲜红的舌头一卷,刹那之间便捉住了一尊神灵。 这神灵刚要施法遁去,然只这一刻,那污秽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一道蛇液淋下,顺着水流缠上他身,只这一下,顿时破了这神灵法术! “三浊....是三浊之怪!” “这不是妖灵.....这是个妖魔!” 这神吓得魂不附体,然那血盆大口张着,只这一下就要把这尊水神吞掉,这刹那,其余三十七尊神灵连忙施法,一时之间神光震荡,这蛟首不堪其扰,便放了口中神灵,如此才让他逃得一条性命。 “诸位起阵,降了这妖魔!” 有水神开口,而此时,那蛟首抬起,其后猛地窜出同样八尊首脑,这一来同时发出震彻江河的嘶吼,却尖锐如小儿夜啼,不似兽声! 九脑同发婴儿啼哭之音,其声如刀! 三十八神顿时被这九啸摄住,那龙灵神面色煞白,此时只是喃喃:“这哪里来的怪物妖魔,发婴儿啼哭之声如阴神怒啸.......” 他们之中不少神灵手中法兵跌落,此时当是大惊失色,然就是这瞬间,这怪物身躯之中,忽然有一道光华闪耀,只是刹那,看这怪物的腹部被破开,那当中显化一柄大斧,这般给它来了个开膛破肚! ...... 一斧“开天辟地”,李辟尘这般乘上墨麒麟踏出大阵,却发现四周乾坤寰宇皆是赤红,有水火在流,此时看远方有光华在闪,便要驾墨麒麟过去,然此时,墨麒麟转头,似是见得了什么,突然调转方位,向着下方踏去。 墨麒麟入水仍踏红霞,此时李辟尘看那下方,有一团赤青二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此时一看,却是大惊:“这是天成的精粹?” “水中火?” 这座水火山之所以喷水吐火,便是因为有这个东西在此,而此时,李辟尘伸出手去,那混元一气化作大手,把这“水中火”擒起,只是刹那,便看四方赤天摇晃,如要坍塌一般。 墨麒麟转身,只是几个步伐便踏出这片赤霄,如此来至河流之中,李辟尘再看,前方一片深邃,然有三十八道神光摇晃,再看后方,那正是一尊九头大蛟,此时被自己开膛破肚,正发出震天的痛苦嘶吼。 “九婴?” 李辟尘见这妖魔,心中明悟,原来自己之前被这些神灵丢入水火山中,是落入了这只九婴的腹中,而这怪物吞了自己,化出混元之气,造化它撕开水火山,冲了出来。 “把我当了大丹吞掉,可笑可笑,这水中火原来是它的心房。” 李辟尘连连摇头,此时这九婴失了水中火,去了本命灵心,顿时九头垂落,那身子坠回水火山中,拖着九头缓缓坠落熔岩。
开天辟地不料斩出一只九婴,但如此却不想还得了一团先天水中火,李辟尘目光一动,看想那三十八神,哈哈一笑,而后面色变得极其冰冷,手中卦相一变,此时化出云梦混元斗来,只向前这么一抛! 只是刹那,这三十八神顿时大呼不好,然那大斗已落,此时当中化出三团混元云气,把这三十八神一并拿了,直接丢入斗中! “大泽难出,我已彼之道还施彼身,你等便在这自己布下大阵之中好生修养,待我降了那泼猴,便消了你等顶上神光!” 这话如天雷落下,那混元斗中,群神顿时哀嚎起来,有神连连告饶,只呼喊惨叫道:“上仙饶命,我等也是情非得已,不得不听命于那青猿啊!” “若是我等不听他语,这回去便没了性命,上仙留情啊!” 这些野路水神哀嚎,而李辟尘摇摇头,笑声道:“我如何不留情了?若是我无情,你等还想留下命来?助纣为虐,不知我乃何方的仙家,也是你等野神能拿了的?!” “我只消了你等顶上神光,也不是灭了,留一道真性还给你等,等若消了你等一身法力神通,从头再来。” 这般话语落下,那群神顿时惨嚎更烈,他们天地而铸,江河所诞,虽是野神,但也称一个神字,如今李辟尘说要消去神光,只留一道真性,等于把他们打入凡尘,化如凡人一般,这如此,怎么能活的下去! 李辟尘手掌一动,那混元斗蓦然一转,刹那之间,那鼎中,三团混元云气转动起来,这一下打出无数神光剑影,又有白练如瀑似飞刀,把这三十八神撵的是鸡飞狗跳,苦不堪言。 .............. 水府之中,青毛大猿正在呵斥一群鱼虾妖灵,此时那手中铁棍砸的震天而响,那边上的鲤鱼侍女俱都不敢言语,只是气也不敢多喘三分,战战兢兢。 “八江六河俱都乱颠,这几日救急,甚么成效也无,现在你等又告诉我长连江也崩乱,是要决堤而下是么!” 青猿大怒,那手中棍子指着一名水蛇将军,后者顿时战栗:“禀告金睛王.....长连江崩,实是八江六河之乱所引起.......我等辅佐水神,数日兢兢业业治灾,不敢怠慢.......” “治灾?治个鸟的灾!” 青猿大怒:“老子行宫里的宝贝都挪出来没有!这长连江崩了,老子行宫里的宝贝都被冲了去!” 这水蛇将军头埋下去,跪在殿里,浑身颤抖:“禀....禀告金睛王.....那....那宝物太多.....且水宫坍塌之处....地脉之气导致暗流成涡,水神也难以长时间寻找.....现在还....还有部分.....” “那就是说老子的东西还在底下了!” 青猿狞笑一声,那铁棍猛地打下,只是这一下,那水蛇的脑袋顿时炸了开来,被打了个粉碎,而青猿一把捉过那身子,大口一张,直接变化开合,竟然直接把这水蛇将军的尸身吞了下去! “一群废物,要来作甚!” 青猿这般怒喝,而那其余妖灵俱都不敢乱动,然此时,那宫殿外头突然一阵山摇地动,青猿猛地向大门处望去,只看一尊水神狼狈不堪的跑进来,那神冠也歪斜到一处,面色煞白! 青猿见他,脑袋一晃,铁棍一震,顿时勃然大怒:“你慌张个什么!” 这水神踉踉跄跄,砰的跪在地上,听得这声问,只是大声惨叫:“禀金睛王....那....那.....那外头有个持棍子的仙人打进来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