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不畏浮云遮望眼,天打雷劈化石滩

峨眉祖师 679 作者油炸咸鱼 全文字数 2488字
“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老乞人出现在羊群的尽头,少年看见了他,顿时上前去询问,虽然他很疑惑,为什么茫茫原野上会出现一个行乞的人,但是看了看他的衣衫,少年心道或许这个人是因为迷路了,陷入困境,最后才弄出这副凄惨模样的。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既然看见了,就要帮一帮。 少年终究还是良善的,虽然脾气烈了些,但并不是说他不是好人,况且李辟尘在梦中教诲,潜移默化,已经让他改变了许多。 “老先生和我来吧。” 老乞人的眼中满是笑意,只是那面容仍旧有些悲惨,点了点头,而悬在他身后的阳人一副满意的模样,点了点头,晃了晃脑袋。 李辟尘眯了眯眸子,看了看四面八方的地面,手指轻轻一抬,于是那草地上顿时出现一个大窟窿。 “诶哟!” 老乞丐没有反应过来,顿时一脚踩了进去,直接摔得七荤八素,眼中金星直冒。 阳人愣了一下,他没有注意到李辟尘,因为李辟尘藏匿了起来,故此认为是地势问题,也就没有太过在意,此时老乞丐在深坑里哀嚎,而少年看到这种情景顿时一慌,连忙道:“老先生你等一下,我拿圈羊的绳子来救你!” “好,好,快一点!” 老乞丐站在深坑里,这坑有七八丈高,简直就像是个小深渊,老乞丐满心都是疑惑,暗道原野上哪里来的这种大深坑。 过了没有多久,少年拿了圈羊的绳子来了,他把绳子扎起来,向着坑里一丢,老乞人顿时眉开眼笑的抓住绳子末端,而少年驱赶羊群,让群羊一并用力拉扯,于是草原上出现了略是壮观的一幕。 百羊扯绳,咩咩的声音回荡苍茫。 老乞丐灰头土脸的从坑里面爬出来,少年拉着他的手:“老先生没事吧?” “没事,没事....坑有点深,还好.....” 老乞丐尴尬的笑了笑,那个阳人发出声音:“心有良善,又是命途将改,这孩子不错,确实是个能够改变的玄人。” 李辟尘藏在暗处听这阳人的话,顿时心道这不废话么,自己用嫁梦心法弄了多少天才把这孩子拉到正途上,不然还是以前那个愤世嫉俗,天天活在过去中的傻小子呢。 眼见老乞丐从坑里面爬出来,李辟尘微微想了一下,于是手指对着羊群之中的头羊一点,那羊老大顿时身子一个激灵,突然跑到老乞丐身边,屁股一抬,身子一转,扬起俩后蹄子就对他蹬了下去。 “啊!” 老乞丐被那一蹄子结结实实的踹在脸上,顿时又从坑口掉了进去。 噗通一声,烟尘四起,那阳人顿时愣住,挠了挠头,似乎不明白怎么回事,盯着那羊老大看了看,而对方撅着屁股,突然喷了一堆黑色的小颗粒。 “呀,吃坏肚子了?” 少年拍了拍羊老大,连忙道:“去去,这坑可不能拉.....” 那羊老大露出舒服的笑容,咩咩叫唤了两声,那些黑色的小颗粒全都掉到深坑里面,于是下方传来奇怪的惨嚎声。 少年无奈的又把绳子丢下去,老乞丐这一次抓着绳子又爬了出来,手脚利索的很,一点不像是饿了很久的人,而一出坑口就见到那个羊老大,顿时唾一声。
“老先生....你这是.....” 少年狐疑的看着老乞丐,而老乞丐指着那羊老大一阵跳脚怒骂,虽然这头羊的眼神一直处于鄙视的状态,听着老乞丐的谩骂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给他来一脚。 注意到少年的疑惑,老乞丐顿时开口:“回光返照...呸,不是,这属于正常反应,狗急了还跳墙呢,兔子急了还咬人,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里经得起这家伙踹啊!” “咩咩” 头羊这么听着,突然又对着老乞丐的屁股踢了过去,于是这家伙又掉到坑里了。 “不能踢人!” 少年教育头羊,而那个阳人看不下去了,此时出手施法,把老乞丐直接从坑里面弄起来,瞬间落到地上,而老乞丐这一次也学乖了,在少年人用惊奇的目光看着他,还不曾说出话来的时候,提前开口了。 “孩子,其实我是天上的.....” 李辟尘手指一点,天上顿时化出一只八哥,张嘴就开始骂人。 “多喜癫,多怒狂!妄尔听,妄尔见,妄......” “给老朽滚!” 八哥在天上飞着,老乞丐瞪着眼睛,顿时抄起地上一块石头就向着八哥砸过去,随后手指一压,顿时卷一片狂风吹过,要把那死鸟从天上弄下来。 然而八哥本就是虚幻中的虚幻,是李辟尘随手弄出来的,所以狂风根本对它没有作用,老乞丐眼睁睁看着那八哥飞走,气的浑身发抖,但好半响才恢复过来,转头对少年道:“其实老朽我是......” “多喜癫,多怒狂!妄尔听,妄尔见,妄.......” “滚啊!!!” 那只八哥突然又飞了回来,继续在天上谩骂,老乞丐气的发抖,那身子一动,对少年道:“孩子你看着,我给你把那鸟抓下来!” 他步伐一动就要踏云施展仙人之威,李辟尘手指又是一点,天上突然掉下一道雷霆劈中了老乞丐。 晴天霹雳,地上被炸了一个坑,老乞丐惨叫着滚出去,天上那只八哥仍旧在谩骂。 “多喜癫,多怒狂!妄尔听,妄尔见,妄尔言!多喜癫......” 少年愣愣的看着在地上昏过去的老乞丐,同时又抬头看了看苍天,忽然感觉有些诡异。 羊老大今天似乎脾气特别不好? 这八哥哪里来的? 晴空万里,白云两三朵,怎么会突然打雷落闪? 难道是老天爷劈歪了? 少年觉得今天似乎不适合出来放羊,于是决定去到自己娘亲的墓地处祭拜一下就回家去好了。 嗯,就这样。 ........ 少年离开,而那个老乞丐昏迷在地上,此时身上法术被那道雷劈灭,顿时化作一滩乱石滚出。 阳人悬到乱石之上,目光向着四面八方看过去,而就在这个刹那,他心头猛地一跳,瞬间向着草原的尽头看去。 白云千载空悠悠,苍天之下,李辟尘显化出来,仍旧是一团阳,手中抱琴,琴中藏剑,阳人皱眉,刚要询问李辟尘的身份,就是这一刹那,一种滔天的压迫感顿时驾临在他的心田之中! 宛如无垠大海一般,广袤苍莽不可以道理计! 他陡然一震,顿时惊道: “你是谁!”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