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节 一战定乾坤(3)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270字
何蒙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庄永济的动作,他意识到再拖下去可能就来不及了,徐州军那个武将极为敏感,竟然可以探悉到危险的接近。 他微微一起身,只是一个极其简洁而犀利的瞄准动作,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便扣动了术法匣弩的扳机。 “嗖!嗖!嗖!” 三枚透明无色的术法弩矢悄无声息的爆射而出,呈一个不规则的“品”字体形向着甘泉奔行而去。 甘泉在对方一举起匣弩时就嗅到了术法的味道,虽然术法匣弩采取了遮蔽术法气息的手段,但是只要匣弩弩口一露出来,那股浓烈的术法气息就瞒不过已经踏入宗师境界并正在向大宗师级别发起冲击的甘泉感知。 下意识的缩身,袖笼中的术法符箓一瞬间就滑落出来,一连串的木性术法盾影层层叠叠的在周围浮动而起。 伴随着何蒙的术法匣弩突然爆发,在他两翼的地面也突然飞起两道身形,其中一道身形连续晃动,手中赤红色的弓影立即引来无数的注意力,浓烈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炎阳赤焰弓!袁文極! 千阳木箭在弓影晃动间已经射出了十二箭,这几乎是袁文極毫无保留的把所有的箭矢射出了,而这种火性箭矢一旦引爆,将让整个这一片化为灰烬,尤其是在地下更有术法阵的埋伏之下,这一片方圆数十丈,都会玉石俱焚! 而另外一道身影则先高后低,一个飞跃,紧接着却是飞速坠地,然后一个伏地疾窜,手中的黑色长弓在无数个曼妙的声音变幻中不断扣弓引弦,“嘣!嘣!嘣!嘣!”声中,特制的白骨磷箭沿着一道诡异的弧线,次第向着甘泉和庄永济这一圈人包围而来。 庄永济心中一沉,这是一个圈套! 一个极其阴毒且明显的圈套,当然在这个时候才显得明显,而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他们的目的也许不一定是甘泉,但是他们肯定料到了他们的术法大阵会被人发现,然后会有重要人物来靠近观察和解决,这就是他们的机会。 赤红色的圆盾发出嗡嗡的鸣响,庄永济陡然将自己的元力玄气提升到了极致,挥舞着圆盾挡在了甘泉的前方。 十二枚千阳木箭在空中就已经被震碎,化为了无数块细碎的木屑,而木屑在空中摩擦发热,在逼近目标时,变化成一团团火球,在空中形成一道宽约三丈的密织火网,呼啸而来。 “当!当!当!” 何蒙的术法强弩弩矢被庄永济狂舞的圆盾挡在了盾面上,强劲的术法之力击打在赤铜盾上,让整个赤铜盾面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波纹扭动,就像是被丢入了炼铜炉中的铜料被炼制熔化了一般,柔软得像一块面团。 庄永济忍不住大叫一声,从圆盾上传来的那种灼热的冲击力让他挽盾的左臂犹如被赤红的烙铁烙了一下一般,刺痛难忍,哪怕是有元力玄气运转护体,但这种术法性质的冲击,仍然难以忍受。 周围的士卒都觉察到了危机,纷纷举盾护卫,迅速形成一个护卫圈。 与此同时,甘泉通过术法符箓催发的木性盾体也开始飞快的形成,但这仍然不够,他也知道事关自己生死,手指连续不断的拈动,然后猛地向下一蹲身,手指插入泥土中。 三米之内,一道环形泥墙轰然立地而起。 两枚千阳木箭迎面撞击在泥墙上,炸裂开来,轰隆响声中,无数泥渣碎土四散溅射开来,更是引发一片大火熊熊。 袁文極十二箭射完,几近虚脱,这十二箭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元力玄气,将这一线徐州军的先头部队几乎全部笼罩了进去,而且这十二箭还是整个术法大阵的引子,伴随着这十二箭的爆裂开来,整个数十丈内的术法阵全数爆发出来,漫天的烟火将整个东面阵地都要包揽进来。 甘泉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是撞入了敌人的巨大陷阱中了。 也许如果不是凑巧要到第一线来亲自探察,敌人恐怕还不会这么快就发动,说不定要等到先锋抵近到城墙外百步之处,等到那数十台巨型石砲车乃至后续的重型弩车等大规模的术法器械进入伏击阵地后才会发动,毕竟阵法核心距离前线还是远了一些,要想一网打尽,必须要冒险。 只可惜自己的出现可能让敌人意识到了这个大阵难以遮掩住了,而那个有些冒失的狙击手突然爆发也让他们无法选择了,只能提前发动了。
即便是这样,先锋部队已经有一半进入了伏击圈,唯一让人感到幸运的就是巨型石砲车还在伏击圈外十步,这使得他们基本上不会受到波及和影响,但是如果蔡州境内趁势掩杀过来,那也还有许多变数。 轰然发动的术法大阵终于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巨大威力,甘泉意识到己方还是小觑了蔡州方面的术法力量,这样一个庞大的术法大阵,不但要消耗海量的术法介质,而且还要相当数量的术法师夜以继日的设计和制作才能完成。 他们还需要设计制作一些掩护性的设施,以避免被己方的术法师们发现,而他们也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起码自己都上了当。 好在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局面,自己身处一线固然危险,但是同样也能发挥出最大的遏制作用。 手指插地弹出土盾之后,甘泉没有马上再发动术法,而是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局面的变化。 这个术法大阵采用了网格式的布局,有十余个格点作为引爆点,这样每个格点之间用术法火线牵连,一旦引爆,就密织成一副巨大的火网,将范围内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而且在这个火性法阵之中,对方还布设了土系地陷,虽然没有先前那个规模那么大,但是却是零星分布,时不时的出现地陷将几名士卒吞噬,这也极大的增强了整个战场上的混乱情绪,使得士卒们的士气遭受更大的打击。 庄永济全身来汗,这种混乱的局面最是敌方刺客发起攻击的好时机,他不确定对方还有没有后手。 一旦对方出手,绝对是甘泉无法抵挡住的,尤其是这种近距离的刺杀。 不过庄永济的预料还是谬误了,这个时候蔡州军一样也找不到方向了,很显然这样一个庞大的术法阵爆发起来,其威力和影响程度连蔡州军都没有预料到,实在是这种术法大阵所需物资太多,以蔡州的财力也不敢先行实验,只能一次性的用在实战中来。 四处燃烧的火焰,翻滚的泥土,还有不是从敌人伏击手中射出的箭矢,让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片狂乱当中。 庄永济没有太多的心思,他只是牢牢的看护着甘泉,现在以他一己之力是无法扭转这个局面的,但或许甘泉能。 甘泉的确能。 注意到敌人的术法大阵主要是以格点为发火点,以火线为格栅,他给了庄永济一个手势示意,庄永济立即毫不犹豫示意亲兵队立即把甘泉围了起来,迅速移动,而他则在外围紧张的关注这周围可能出现的一切威胁。 甘泉骈指如飞,每一指插入地面,发动术法之力,便有一处格点熄灭,他不断的沿着一条斜线移动,一口气连续插地发动九发之力,让九个格点熄灭。 而失去了格点的术法之力支持,火线就熄灭了下来,而伴随着庄永济的怒吼,士卒们也都开始镇静下来,在军官的命令下重新约束和夫子们恢复到原有阵型,只是在进度上却完全被打乱了。 连续发动术法之力让甘泉也是面白如纸,这是纯粹的以自身法力来催动,没有借助任何术法物质,在如此短时间内释放,饶是甘泉已经具备了冲击大宗师境界的实力,也有些吃不消了。 刘延司面沉如水,移动式哨塔上,他目光死死的钉在前方,旁边一名术法师正在向他解释这种术法阵的原理以及威力波及。 “从现状来看,应该是那一处为术法核心点,地下应该有一个术法阵装置在催发术法之力,现在甘首座用术法之力遏制了部分格点的助燃之力,但是并未损及根本。” “唔,如果用石砲车轰击,可否破坏术法核心点的功能?”刘延司沉声道。 术法师犹豫了一下,“这我不确定,但是如果是巨石砸落,肯定对地面形态有改变,而这种术法阵本身设计要求就相当精细,一旦破坏应该会有影响才对。” “那好,命令联装式石砲车,巨石弹,三发高吊轰击该处!”刘延司也不废话,极其果断的下令。 一连串的命令传递过去,已经抵近火网处的联装式石砲车立即开始升高投臂,操作士兵们开始按照操作规程瞄准刻度。 这种可调式投臂非常灵活,利用机簧和滑轮组之间的角度转换可以轻而易举的调整打击高度和射程,相当方便,这也是江烽给之所以有底气对宋城一鼓而下的一大倚仗。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