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节 乱象,明朗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272字
崔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凝神思索,然后才缓缓道:“可否令天平军出考城,进逼雍丘?” 江烽眼睛一亮,这是一个妙招。 如果直接和进入襄邑的石敬瑭部交锋,很有可能就会爆发一场恶战,能不能控制住局面,不好说,没准儿双方都只是一个试探,却因为下不了台变成一场大战,最后会对整个局面带来什么影响,真的不好说。 但让朱茂从考城出兵进逼雍丘就有很多回旋余地了。 进逼雍丘,而不是攻击雍丘,雍丘是深入到了襄邑的石敬瑭部的后路,一旦雍丘失守,那么深入到襄邑的石敬瑭部就是孤军。 但只是进逼,却没有攻打,也就是摆明一个态度,如果你还要不知好歹,那么这边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嗯,很好,传令朱茂,出兵雍丘,兵力自定,意图告知他,让他自行掌握,这边宁陵就由河朔军守御,如果沙陀人要来,不不必客气,但也没有必要主动进攻。”江烽思考了一下,下令。 气氛稍微舒缓了一些,江烽仍然有些郁闷。 这一仗打成这样,还是让他不太满意,但战场上本身就千变万化,谁也没有本事就能算无遗策。 像这一次袁无为战死,袁怀河只带了两千多人逃亡,可以说算是徐州军这几年来对蔡州军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胜了,而且袁怀河的逃亡势必会引起连锁反应,对颍亳二州的袁军士气会带来很大的冲击,杨堪在颍亳二州的攻势会更加顺畅。 如果这种情形下杨堪都还不能拿下颍亳二州,江烽就真的要怀疑自己的眼光是否有问题了。 谯县,战事如火。 蜂拥而至的石车连续不断的攻击,南城门在坚持了两天之后,终于倒塌了。 这一倒便是半座城门垮塌,双方起码有接近三百士兵被压在了垮塌的城墙上下,但已经打红了眼的王守信根本不肯罢手,亲自率军发起冲锋。 几番鏖战之后,谯县蔡州军崩溃。 八月初十,武宁军攻陷谯县,灭蔡州军一万二千余人。 八月十一,杨堪亲率大军渡过淝水,猛扑颍州州治汝阴,汝阴当日而克,大军随即沿着颍水而上,八月十三,克沈丘,八月十五,攻入蔡州平舆,苦战两日,不克。 八月十九,获得淮右军支援的杨堪亲率甲士和术法师登城,力战半日,破平舆。 与此同时,在退出隋州之后的南阳刘玄大军在刘翰亲自领兵出击朗山、真阳,顾此失彼内部虚弱的蔡州军竟然不能挡。 平舆既下,蔡州东大门已经打开,而从北面大举南下的淄青军、河朔军以及牙军攻入陈州,袁怀河亲率大军在太康与徐州三军激战,但寡不敌众,被迫一路后撤,经宛丘、水退回蔡州上蔡。 与此同时,八月十一,趁着贝州魏博军黄信部与成德军孙来部在长河发生冲突之机,一直在临济、临邑和邹平一线隐忍不发的平卢军突然拔营北上,八月十四,渡河,八月十六,兵临安德城下,孙来率军死守安德,但被另一部吴宪打开城门,安德遂陷落,孙来只身脱逃,后被其部将吴阳斩杀归降。 八月十五,沧州东光罗氏在东光响应北上的平卢军,罗匡部在清池宣布归附徐州,随即出兵控制景城、长芦、鲁城,沧州遂归徐州。 八月廿五,厌次士绅宣布归附徐州,棣州遂降,整个承德东部三州皆落入徐州大总管府手中。 八月三十,朝廷特使抵达宋州,封江烽为淮王,后更易为宋王,赐婚。 此时蔡州军已经丧失了他们这几年来辛辛苦苦吞下的宋、陈、颍、亳四州,尤其是在颍亳二州,徐州军的进军得到了当地士绅的极大支持,尤其是多个县份士绅自动反正举起徐州大旗,杨堪一路可谓风行水上。 九月初二,江烽在宋州宣布组建宣武镇,周望任宣武镇都督,贺国昌任副都督,驻跸宋州,整编蔡州降军和部分流散在野的大梁军以及诸州的私军,辖蔡、宋、陈、颍、亳五州,毫不忌讳的将蔡州正式纳入徐州治下,而此时蔡州尚有两万多大军分驻在上蔡和汝阳。 魏博贵乡。 魏博节度使府。 罗绍威满面阴郁的坐在大堂正中的胡椅中,两边站立的武将都不安的窃窃私语。 局面的变化之快之大,让他们都瞠目结舌,一时间难以接受。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徐州军尽起大军猛攻蔡州,原本盛极一时的袁氏大军竟然被打得落花流水,节节败退,一口气丢掉他们几年时间所得的四州,退回了蔡州老巢。
这也罢了,毕竟蔡州和魏博并不接壤,而且蔡州军背后还有沙陀人撑腰,和他们关系不大,但是发生在身边的另外一场战事就和他们休戚相关了。 平卢军北上横扫,成德军东部三州几乎是一夜易帜,尽数归了江烽,唯一的一场战事竟然也还和魏博军相关,如果不是驻扎在贝州的黄信部和驻扎德州的孙来部发生冲突,平卢军又如何能趁势北上给了孙来部致命一击? 当然,这黄信部究竟是因为自身利益与孙来部大打出手,还是早就被徐州买通,现在谁也不知道。 “大伙儿议一议吧,徐州来使已经到了,现在就住在驿馆里,要求我们尽早给予答复,这事儿不能再拖下去了。” 罗绍威感到无比的憋屈,像他这样的节度使,真的还不如不当,手底下的骄兵悍将一个个都气焰嚣张,像贝州的黄信就是典型,而现在堂上这帮家伙也好不到哪里去,平素耀武扬威,但真正到了关键时刻,却又心虚胆怯了。 “节度使大人,徐州光是来人要咱们归附,可总得要开除一点儿像样的条件来吧?”其中一员大将有些不忿的道:“总不能随口一说,就要我们归附,那我们日后的利益谁来保证?万一咱们一过去,就被他们缴械收编呢?” “是啊,听说大梁降将在徐州那边颇得信任重用,具体啥情况我们也还不清楚,那起码也得要比着大梁那帮人来吧,他们是降将,咱们是归附,论理咱们还应当更优待一些才对。”只要有人一开口,立马就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 “条件有,但是恐怕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不是归附了就有什么好处,而是要让我们先按照他们的条件干了,才能有好处。” 罗绍威面无表情,这都是一帮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光是空口虚言,要想打动这帮人,恐怕很难。 只是他不清楚黄信和徐州那边现在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而这里边还有一个黄信的弟弟黄义,却不得不多考虑一些。 “节度使大人,那边有什么条件?打沙陀人我们是不会去的。”当先一人立马就应答道:“沙陀人还开出了条件让我们南渡去进攻徐州呢,现在这两家都如日中天,咱们最好都别去招惹。” “不招惹也不行啊,现在局面越来越明朗化了,徐州打垮了袁氏,沙陀人又进兵南阳盆地了,可以说现在中原之地就是他们两家说了算,其他人都根本插不上话,现在徐州发话了,那意思就是要让我们魏博站队了,到底跟哪边,若是还是一味的推诿拖延,恐怕到头来,哪边的好都讨不到啊。”另外一名干瘦的武将接上话。 罗绍威目光流淌,这家伙就是黄义,黄信之弟,虽然话语里似乎没有多少倾向性,但是罗绍威不信黄义和黄信这两兄弟会和徐州那边没有瓜葛。 “可若是现在就要我们归附徐州,万一沙陀人那边如何交代?”另一名武将反问。 “那就要看节度使大人的态度了,难道徐州那边就这么强横,没有其他回旋余地,逼着我们做选择?总的有点儿其他的说法啊。”黄义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瞅着罗绍威,“大人也说了,要按他们条件干,只要不是和沙陀人立马翻脸,我觉得都有的商量。” “是啊,只要不打沙陀人,都可以考虑。”立马又是一拨有头无脑的人附和。 罗绍威几乎可以确定了,黄氏兄弟已经被徐州军收买,这一点可以确信无疑。 问题是除了黄氏兄弟,还有谁?罗绍威的目光在一干将领们脸上逡巡,这帮家伙在大事情上一个个愚蠢如猪,但小心眼儿上却别谁都精,他也不确定还有谁被徐州收买,但是他可以肯定,被收买的绝对不止黄氏兄弟两人。 “徐州的条件很简单,拿下张处瑾,作为投名状!”罗绍威幽幽的道。 “打成德军?!”这个条件既让诸将有些意外,但是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徐州大总管府下的平卢军已经夺取了成德军东部三州,自然不会放弃西部诸州,只是现在徐州军主力都还被牵制在中原和江淮,要想一举拿下成德军西部诸州,恐怕在力量上就有些不足了,这才打上了魏博军的主意。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