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节 三方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396字
身着土黄色的服饰的山南兵像蝗虫一样越过内乡向菊潭、新城乃至穰县涌来,无论是沙陀人还是已经抵达穰县的襄阳兵都没有理睬。 这个时候没有谁会去轻易树敌,尤其是在袁氏已灭,整个蔡州除了北面的郾城和西北的西平还在所谓的蔡家余孽掌握下外,蔡州十县之地,包括州治汝阳在内的其余八县尽皆落入了宋军手中。 宋军很诡异的并未向西平和郾城发起进攻,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晋军的河东步兵进驻了郾城和西平,正式接管了两县。 据说袁怀河已经到了梁县,拜会晋王李存厚,源源不断从南阳北运的财货尽皆在这里转运,李存厚目前驻跸于此。 整个中原局势前所未有的混沌,袁家已经完了,无论那点残余兵力归于何处,但已经改变不了其沦为附庸的额记过,晋国或者宋国都不会再信任这个三姓家奴。 或许晋国处于多方面因素考虑会容忍其在自己麾下保存下来,但是绝不会允许其坐大,更不会允许其独立门户。 区区两县之地,而且连晋军也进驻,袁军自然而然也就沦为了帮衬,只可惜宋军却就此止步,不肯在北上一步,这样一来让袁氏大失所望之余,整个宋晋对峙的局面正在悄无声息的形成。 唯一大占便宜的就是一帮小藩阀了。 杨公演率领大军出武关,一口气占了均州和南阳府西面的内乡、菊潭、新城。 萧家控制了隋州,最后在山南军的压迫下还是退出了穰县,这样一来山南军的势力一直延伸到了新野,逼近到了泌州一线。 伴随着袁军的覆灭,一度被袁军攻下的泌州反而成了一个真空之地。 沙陀人只控制了南阳以及通往南阳的两条通道,即西面的向城鲁阳关,东面的方城方城关,然后就不闻不问了,而泌州的湖阳、慈丘、上马、平氏乃至州治泌阳甚至都懒得派一兵一卒。 刘玄那边或许也是担心与沙陀人过于靠近而没有占领这几个县,只是把位于东南角的桐柏县控制在了手中。 而山南军已经把势力延伸到了与湖阳一线之隔的新野,大概是担心战线太长容易遭遇拦腰斩断,所以也不肯在往前跨一步,就在南阳府境内止步了。 “除非我们把南阳府城和向城、方城两县让出来,否则杨文昌不会答应继续东进,这个老狐狸也担心太过于深入,一旦我们翻脸,他就要被瓮中捉鳖了。”刘知远和郭崇韬站在李存厚身后,有些无奈的道。 “嗯,这厮表面上是示好我们,但其实是向咱们示威来着,瞧瞧,江烽都向我招手了,邀请他合击你们,我看在你把南阳几县让给我的面子上才没有接受,呵呵,这厮真以为他成了香饽饽了。”郭崇韬也有些来气,“早知道就不该让其东来。” “挡不住的,郭公,这厮野心勃勃,勾搭上了党项人和甘州回鹘,把关中搅得一团糟,这也是他最擅长的,乱中取利。”刘知远脸色微沉,“这厮胆大妄为,哪一方他都敢下注,都敢联手,什么情面都不讲,转身就可以翻脸,都说蔡州两面三刀,某看这杨文昌也不遑多让。” “袁怀河已然如此,奈何?”郭崇韬一直主张应当支持袁氏,避免袁氏被徐州彻底击溃,奈何抵不住其他人,尤其是胡将们的反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袁军被徐州军击溃。 眼下袁怀河率领残部狼狈逃到了郾城,这个时候大家有感觉到了来自已然称王的江烽所部的巨大威胁,忙不迭的为袁怀河提供庇护,使得双方剑拔弩张。 一帮短视的胡族贵酋又担心与宋军对抗会不支,这才又把杨文昌放进来,现在宋军在郾城、西平一线止步不前,这帮胡酋又有些后悔把杨文昌这头狼给放进南阳了。 要知道如果把南阳交给襄阳萧家,起码又能从萧家那里换来多少金银珠宝,而现在杨文昌这厮进来不但半点不提感恩的话,反而拿宋军对他的招揽邀约来要挟大晋,这简直成了引狼入室。 李存厚也有些后悔之前有些草率了,没想到杨文昌这厮如此狼心狗肺,翻脸便不认人,只是对方现在已经控制了内乡、菊潭、新城、穰县这一线,甚至威胁到了向城,所以大晋也不得不考虑下一步该如何。 至于说邀约对方共击宋军,看样子也根本不靠谱,对方没准儿还要和宋军联手夹击自己这一边,想到这里李存厚都举得没来由的一阵心火乱窜,怎么会遇上这样一头白眼狼? 但这头野心勃勃的白眼狼对大晋固然有威胁,但一样也对宋国有威胁,李存厚不信真正把南阳交给了杨文昌,他就会对泌州不感兴趣?
一旦占领了泌州,那东面的蔡州就直接在其獠牙虎口之下了,他就不信杨文昌不想伺机咬上一口。 尤其是蔡州本身就是从袁氏手中夺下来的,内部还不安稳的情况下,如果己方给他制造机会,就不信他不动心! 在南阳这段时间的驻扎就让李存厚也是烦心不已,气候和水土不服带来的时疫简直比打仗还让人揪心,一旦患病,那几乎就是一片一片的,尤其是这炎热盛夏,稍不留意就中招,而且还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解决,这也是胡族将领们极力要求北返的主要原因,或许稍微好一些的就是河东汉兵。 但要让李存厚放心大胆的把河东汉兵留在南阳,他又有些不放心,一旦这些汉兵站稳脚跟,还能不能一心一意跟随自己,那就不好说了。 当然,这点儿阴微心思李存厚自然不会对人言。 “孤意已决,十月之前我们撤离南阳,但鲁山关和方城关我们要掌握在手中,郭公,届时,可能要由令郎来驻守鲁阳和叶县这一线。”打定主意之后李存厚就不再犹豫。 “大王,真的要放弃南阳?”郭崇韬也是说不出的可惜,如此王霸之地,辛辛苦苦打下,说丢了就丢了,委实太让人遗憾了。 “不放弃的话,我们就要被拖在这里,而且杨文昌这头狼不把他的胃口撑大,他又怎么肯去咬人?”李存厚嘴角掠过一抹冷意,“党项人和甘州回鹘那边,我们不能坐视杨文昌对其指手画脚,我们一样可以把他们用起来,杨文昌给他们的,我李存厚一样可以给他们,而且还可以给他们更多,我就不信这帮在塞外苦寒之地饿得眼睛发绿的家伙,吃了肥肉,还愿意回去吃草!” ************* 进入十月,各地战事终于慢慢的落幕。 无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伴随着蔡州袁氏一族的跌落尘埃,来自山南的杨氏又开始踏足中原,而且随着山南军大举东进,跟随山南军而来的还有附属的吐蕃军、党项军、回鹘军一部,更让南阳盆地乱成一团。 两强对峙的局面正在中原形成,但是却又不轻不重的插进来一根楔子山南军。 这是晋国和宋国都预料到的,但是山南军进来带来的效果却是出人意料的。 正因为杨文昌的枭獍之相,才让李存厚和江烽都有几分忌惮,这个家伙可能会在你预想不到的时候呲出獠牙。 而其带来的效果却是宋国客观上乐于见到的,或者也是大晋想要的。 总而言之,这个楔子一进来,就让本来绷紧一触即发的局面反而稳定下来了,在不确定杨文昌这个家伙究竟会不会被对方收买过去而给自己背后一刀时,没有谁会轻举妄动。 这对于江烽来说尤为有利。 摆在江烽面前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十一月的大婚,宣武镇局面的梳理,而此时河朔战事也进入了全面爆发的阶段,哪怕明知道有魏博军和吐谷浑人的加入,张处瑾很难顽抗,但是联想到更北面的契丹人动向,江烽就无法放下心来。 总希望能缓一口气,让自己把局面稳一稳,腾出手来,积累更多的物资,但是却始终是一环扣一环,就别想轻松一会儿。 好在崔尚的建议引入山南军算是一记妙招,的确起到了奇效,成功的遏制住了晋军的异动,当然这可能只是暂时的,甚至一旦山南军和晋军联手危害会更大,但是对于大宋来说,这却是一个难得的喘息之机。 哪怕是一个月时间,对于大宋来说,都是格外难得。 这一个月时间里,江烽成功的稳定住了蔡州,同时支持襄阳军从隋州进入泌州,但萧家的胆子的确太小了一点儿,只是占领了紧邻隋州的湖阳和平氏二县,甚至连上马和泌阳都不敢进入。 这让江烽也很是无语,索性就让新组建的宣武军进入,控制了泌阳、慈丘两县,作为蔡州的西部屏障,而邀请已经控制了整个南阳府的山南军进军上马和方城,形成三方共占泌州的局面。 江烽主动邀请山南军进入泌州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在沙陀人心里播下一颗种子,让对方永远都无法信任山南军。 *********** 推荐自己在看的几本书,《生于1984》、《游戏开发指南》、《狩猎好莱坞》、《四海扬帆1640》、《喷神》、《秦吏》,这几本书文笔都相当好,而且都各有各的味道,书荒兄弟绝对可以去看看,真心不错。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