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节 真正的挑战开始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351字
崔尚和张万山都吃了一惊,显然对江烽的这个决定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江烽话已经出口,而且是当着新婚王后的面,他二人也不好反对。 崔尚思考了一下,缓缓点头:“臣下估计胡兵虽然放荡嚣张,但是应该还是冲着财货而去,对于皇室一脉,起码的尊重应该还是有,短期内应该问题不大,属下下来就马上安排人送信过去,杨文昌这份薄面还是要给我们大宋的。” 江烽也是骑虎难下,当着李瑾的面如果毫无表示,自己这个夫君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好歹那边还是老丈人老丈母呢,哪怕这个朝廷的威信已经降到了极致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起码自己这个宋王还是蒙他所封。 “另外也在信中和他提一提,关中可以交给他,但是请他善待长安士绅,如果有欲东出到宋国的士绅商贾,请予以放行。”江烽补充道。 “大王,关中交给他,可否需要名义?”崔尚皱起眉头。 “名分不能给他,估计杨文昌也不在乎这个,他只想要关中平原而已。”江烽叹了一口气,“这厮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之辈,也亏他隐忍多年,总算是被他等到了这样一个机会,白陵,说说河朔那边情况吧。” 李瑾起身想要离开,被江烽拉住,“坐吧,日后若是孤不在,你免不了也要接触这些事情。” 崔尚见江烽并不避讳李瑾,心中也是一凛,看来大王对王后的信任程度比想象的更高。 “大王,王邈来信,成德诸州已经拿下,张处瑾自焚身亡,但刘守光已经正式投效了契丹人,并担任了南院大王,耶律德光已经正式改契丹国为辽,年号大同,率军十五万南下幽州,与刘守光的五万大军会和。” 虽然之前已经知晓了此事,但是听到耶律德光十五万大军南下,还是让江烽为之一震。 “这十五万大军数量可否落实?”江烽的目光落在了张万山脸上。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契丹全国大军不过十五万,这应该是一个虚数,其北面尚有不少未曾完全臣服的野人,能有十万南下已经是极限。”在这一点上张万山回答很肯定,“但契丹人寓军于民,其动员能力较强,也不排除其动员了部分部族辅兵南下,但正规军绝无可能有十五万之多。” “白陵,九郎那边可曾提到刘守光麾下军队状况?”江烽思维已经急速的旋转起来,开始思索着如何应对,这才是一场真正的国战,问题是如果契丹人大举南下,沙陀人那边怎么办? “刘守光的卢龙军大概在五到六万人左右,但目前高氏兄弟带走了接近万人大军投效了我们,加上还有部分卢龙军仍然处于首鼠两端的状态,我们估计刘守光能控制的兵力大概在三万五到四万人之间,但刘守光较为重视军队训练,卢龙军战力不弱,要强于成德军和魏博军。” 崔尚也介绍了王邈传回来的消息。 “九郎任命高氏兄弟为成德军都督做得很好,这等事情便需要当机立断,孤判断契丹人南下幽州之后,幽州会有一段时间的混乱期,刘守光坚守了这么多年都未曾向契丹人屈膝,却在最后关头软了脚,哼,只怕会带来人心混乱,这是我们的好机会。”江烽一字一句的道:“但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也许两三个月,也许就半年,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对手,只要能拖到明春,契丹人就只能到明年秋季才能南下了。” “如果说这样那我们就不怕了,只怕……”崔尚迟疑了一下。 江烽给也知道崔尚担心什么,事实上他也是在担心这一点。 耶律德光和述律平都不是庸碌之辈,自然也看得出来中原局势的变化,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强逼刘守光降服,其实也就是觉察到一旦被己方在河朔站稳脚跟,日后他再要南下,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只怕契丹人不会给我们这个时间。”江烽语气也沉郁下来。 指望契丹人拖到明年不现实,耶律德光既然选了这个时间,肯定就是要趁着自己刚进入河朔,一举击溃宋军,彻底拿下整个河朔。 这样一来河北之地尽皆被其掌握,日后他居高临下,对大宋便有地利优势,随时可以渡河南侵。 这也是自己要竭力避免的,没想到居然还是被对手给抢先了一步,这历史上的名人还都不是吹的。 “那大王……”崔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契丹人现在与刘守光合并一处南下,以目前的平卢军和新组建的成德军,势难抵挡得住,而魏博军恐怕此时也不会全心全意支持宋军了,整个局面稍有不慎就可能全面崩坏。
“白陵,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在河朔垮掉,你说李存厚会怎么想?”江烽慢慢的道。 “那李存厚恐怕就要担心契丹人反噬他一口了,如果河朔被耶律德光所得,那么大晋的根基所在河东就在契丹人的威胁之下,恐怕沙陀人也要睡不安枕了。”崔尚皱着眉头思索道:“大王可是要想要联手沙陀人?” “联手沙陀人,沙陀人也不会出力的,有我们顶在前面,他们正希望我们和契丹人打过你死我活呢。”江烽摇摇头,“但是我们起码要做到让他们别扯我们后腿。” “怎么做到?”崔尚有些疑惑。 “一方面要让杨文昌野心更大,胃口更大,但还得要防着他咬我们一口,另一方面也要让沙陀人意识到,一旦我们退出河朔,那么契丹人的刀锋就可能指向他们。”江烽一字一句的道。 “大王是打算和沙陀人讲和?”崔尚明白了江烽的意思。 “嗯,本来也没有打起来,谈不上讲和,契丹人真的南下了,要让他们也有危机感。”江烽叹了一口气,“白陵,孤觉得可能拖不过去,所以孤要做最坏打算。” “最坏打算是什么?”崔尚心中一颤。 “契丹人南下,沙陀人和我们全面开战,杨文昌趁机东进,三重风险同时爆发。”江烽暗沉沉的道:“孤有预感,前期我们走得太顺了,也许这会是我们大宋最艰险的时段。” 崔尚倒吸一口凉气,旁边的李瑾也是脸色雪白,“大王,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李存厚和冯道都非愚人,不会看不到一旦契丹人南下我们大宋面临的危局,这个时候也许就是他们在中原扩张的最佳时机,一旦沙陀人倾尽全力发动一战,北面我们要和契丹人在河北对抗,中原要和沙陀人对决,你觉得杨文昌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被江烽这么一说,崔尚也是一惊之后,细思恐极。 这种可能性还真的存在,如果沙陀人真的要趁着河朔与契丹人战事爆发之机挑起中原之战,恐怕局面就会骤然变得凶险起来,杨文昌觉得有机可乘,只怕真的会扑上来。 见崔尚脸色灰白,江烽知道恐怕对方也意识到了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这几乎是一环扣一环,乍一看似乎不可能,但是一旦契丹人大举南下,而己方应对不力,形成僵局或者对己方不利,那沙陀人有很大可能要进兵宋濮曹这一线。 他们不会考虑不到契丹人的威胁,但是他们可能会认为趁着宋军与契丹人对峙,他们一举吞下中原,便有了和契丹人对抗的优势,江淮和中原如果都被沙陀人所得,他们也的确有实力和契丹人决一雌雄。 “那大王,我们该如何应对?”崔尚也有些乱了方寸,见到江烽冷静深邃的目光,这才冷静下来,“大王,关键还是在河朔,只要我们能击败契丹人,沙陀人便不敢轻举妄动!” “唔,白陵你也看到了这一点,沙陀人一样是其软怕恶,杨文昌更是如此,所以要让他们意识到在我们身上啃一口只会崩掉牙,他们才不敢轻易动手,才会想不如向别人动手。”江烽站起身来,背负双手,“所以孤准备带牙军、天平军、河朔军、淄青军亲征河朔!” 崔尚盘算,如果牙军、天平军、河朔军、淄青军北上,那么中原就只剩下宣武军和武宁军两军了,加起来仅有六万人,与驻扎在中原的沙陀人相比实力悬殊,江淮这一片实力也很单薄,淮左镇柴永那边需要威慑吴越,而淮右镇还要守御颍亳,哪怕加上刘玄的军队,也未必能抵挡得住野心勃勃的山南军。 “白陵,孤知道你担心什么,没错中原和江淮都兵力单薄,但是这不重要,沙陀人不会在河朔局面未现端倪时就大举进攻的,顶多也就是一些试探,无关大局,杨文昌更是会坐观局势变化,只要孤能在河朔打垮契丹人的锐气,中原江淮都无比安全。” 江烽越想思路越清晰,“当然,我们也不能让沙陀人和山南太闲,襄阳萧家,鄂黄杜家,还有党项人与甘州回鹘,既然大家都入局了,都要动起来才对,无外乎就是诱之以利,一切都可以谈。” *************** 继续推一本书,俺觉得不错的历史类,写南北朝后期北周的,《逆水行周》,前面有点儿生硬,但中段渐入佳境,历史养成类的可一看。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