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强抢洞府 二

佛本是道 125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5285字
云霞灭神梭去势飞快,在空中居然划出了一道道的涟漪,分明是速度达到了一定的地步使得空间都波动起来的景象,尖尖的梭头显动出一点精亮的光芒,这光芒虽然只是一点,却分外的显眼,就是远在数里之外都看得清清楚楚,梭头有无数的五色符录急速的旋转,形成了一个螺旋的形状,看这势头,就是前面拦着一座大山都要给冲垮咯。 云霞仙子全力运起法宝,没有半点保留,那精亮的光芒正是神梭上的符录引动的天火,以火克水,在这水元力充沛的大洋之上却是很不明智了行为,但是这天火同,那是比三昧真火还要高一级别的火焰存在,根本不受浓厚水元力的侵蚀。也只有云霞灭神梭这等专门用来攻击的法宝才能引动这恐怖至极的天火。 像是本能的感觉到好,足足有方圆半亩淡蓝色海水所化的大手突然一摇,海面又是一阵翻滚波动,大股大股的海水冲天而起,在空中凝结成一道厚厚的水墙,这水墙足足有十丈之厚,晶莹透明,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水墙里面五色斑斓的海鱼惊慌失措的乱窜,一尺来长的巨大龙虾披着火红的铠甲,挥舞着锋利的双螯追赶着一些形状古怪的水母。 喀嚓!几乎是同时,冰冷的寒气从海底了出,十丈之厚的庞大水墙凝结成一块淡蓝的玄冰,里面活泼的海鱼,龙虾。水母都被活生生冻住保持着一瞬间地姿势,煞是好看,简直可以媲美世界上最为精美的艺术品,让云霞仙子都有一种忍心毁去的冲动。下意思的降低了三层功力! 轰!云霞灭神梭上面地天火终于击打在绚丽多彩,晶莹剔透的玄冰墙上,云霞仙子心里一阵不舒服,仿佛是自己亲手毁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一般。 天火的威力果然非同一般,看似极为坚韧的冰墙在一瞬间就化为了团团的白云,云雾缭绕,水气蒸腾,十丈来厚的冰墙瞬间就瓦解,冻结在里面五色斑斓的海鱼,火红的龙虾。奇形怪状的水母全部烤得焦糊,空气中弥漫着刺鼻地糊味和烤肉的香气。一香一臭,却是让人烦闷无比。 云霞仙子被精美地冰墙所迷惑,御使法宝的真元降低了三层,云霞灭神梭破掉了这冰墙以后却是再也没有了余力,无法对那海水凝结长的大手造成任何伤害,得这一阻碍,那大手一下就把十二条蜈蚣包裹在其中。十二条铁背蜈蚣象是失去了抵抗能力,也没有反抗,就这么被大手抓住,往下面的大海中拖将下去。 这冰墙一散开,冷风吹来,蒸腾的水气纷纷的化做了倾盆大雨哗啦啦落回到海面之上,溅起了无数的水花,煞是壮观。 云霞仙子被大雨一淋,头脑顿时清醒了几分。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中了对方地心智迷惑之术,眼看周青的十二条铁背蜈蚣被大手抓住,落回到海里。却再也无法阻止,心中不由大悔,鼻子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倾盆大雨淋下,云霞仙子没有用丝毫的法术护住身体,让带着海水咸味的大雨淋了个片身湿透,一身宫装紧紧的贴在身上,衬托出了修长的身材和玲珑的曲线。 无边的悔意从自己心头升起,云霞仙子第一次对自己有了痛恨的感觉,痛恨自己实在是太不中用,拖了周青地后腿,痛恨自己心智不坚定,居然受了对方的法术迷惑。云霞仙子突然头脑一阵疼痛,前尘旧事模模糊糊的显现在脑海之内,隐隐约约,却又不甚分明,整个人好象堕入了一团迷雾之中,意识好象对身体失去了控制能力,体内真元暴走,在周身经脉乱窜,身体摇摇晃晃,居然一不留神跌落下了云端,往下面滚滚地波涛之中落去。 三世孽缘,在一瞬间引发,天道变数,因果轮回,就是再为神通广大,手段通天之人,也没有一点的抵抗能力,何况是云霞仙子这等修为还远远到的修士。 这冰墙不过是法术凝结海水形成的一道屏障罢了,哪里抵挡得住云霞灭神梭引动的天火,虽然发动法术之人的道行要远超与云霞仙子,但是这冰墙毕竟不是法宝,要不是云霞仙子心智迷惑,临时降低了三层真元,所引动的天火威力大减,找就破去冰墙,拦截住了海水所化的大手。 以法术凝结外物对付厉害的法宝,就像是拿石子弹弓对付手枪一样,由于天生灵气能量之差别,威力差距之大,可以道计。 除非威力极大的秘传法术,比如西域五散人的《阿庇枷燹焚天魔咒,不然法术和法宝比拼,那是肯定要落败,法宝天生就凝聚能量灵气,而法术却是用自身真元调动宇宙能量,天地灵气,一个有准备,一个临时起意,谁优谁劣,一眼可辩,要不然大家都去修炼法术去了,还炼制法宝做什么。 “不好!”周青正控制真元念力聚集葵水元气驱除化血刀残留在内身的魔气,马上就要成功,哪里知道一瞬间发生了这么多变化,先是么已的蜈蚣被诡异的手掌抓走,随后云霞仙子象是受到了什么伤害,眼看就要跌落海面,周青大惊,连忙放弃了对自己肉身的调理,反正魔气被压制,一时半会也不会扩散,没有什么大碍。 周青大手猛的急速生长,金色大手一瞬间就抓住了下落的云霞仙子,收了回来,云霞仙子一身真元暴走,昏迷不醒,周素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怎么无缘无故就走火入魔了呢,古怪古怪!”云霞仙子的症状却颇象练功走火入魔地征兆,周青只好如此猜测。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办法救治,周青只要分出了一部分真元把云霞仙子体内暴走的真元压制住,以免她爆体而亡。 周青金身法相动用的真元何等强大,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也只怕是云霞仙子体内所有真元总和的几倍,简直是眨眼地功夫就把云霞仙子体内暴走的真元纷纷平息,化神中期和返虚境界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何况还是周青这个怪胎? 看见云霞仙子还是没有转醒,周青也不欲耗费时间想办法,划开虚空,把肉身和云霞仙子都丢入了自己的介子空间之中,免得碍到手脚。 看到自己的十二条蜈蚣被巨手拖入了海面之下,周青怒极反笑,八臂挥舞。四口同时说话。 “想不到我周青居然也有被剪径的一天,从来只有我周青抢别人的东西。现在居然有人抢到了我的头上,要是让你们如愿,我还有脸见人!”周青可是偷袭抢劫,打闷棍的祖宗级人物,现在居然被别人抢劫了一把,那真是一生打雁,到头来却被雁啄瞎了眼睛。如何能不恼怒。 “元神合体!”周素一声怒吼,八臂各自在胸前捏成了一个巨大的手印,这些手印各不相同,古朴怪异,和任何道家佛教的印诀手势完全不同,八个手印胸前叠加起来,形成了一个浩大神秘地符号,任何人看见了都会觉得这符号是天地宇宙间最完美的图形。 周青喃喃地念动着咒语,却又听清楚他到底吐的是些什么音节。仿佛太古洪荒时的幽灵在耳边低声言语,苍凉,宏大。却又有点诡异的声音让任何生灵都毛骨悚然,整个茫茫大洋之立刻安静下来,就剩下这奇怪的咒语在飘荡。
连海风都仿佛惧怕这咒语,躲藏得不见踪影,波涛滚滚的海面也平息下来,原本生机勃勃的海面,时时有银白地海鱼跳起,现在却是看到一点生机的气息,那些在上层海面穿梭觅食物的海鱼都争先恐后潜向深深的海底,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住那巨大的水压,仿佛这水面之上有最为恐怖的东西。 可是,那些生活在上层的海鱼如何能够抵挡住那么巨大的水压,却在本能地趋势下又不停的往下钻,一些脆弱的海鱼纷纷被压死,再慢慢地漂浮到海面上,一时间,还面就成了白花花的一片,全部都是漂浮着的死鱼。 咒语完毕,周青四面的眉心神眼一张,已经把海底的情况看了个清楚,百丈海水深处,自己那十二条蜈蚣正被一股巨大的旋涡拖下。 这旋涡颇为宽广,大概罩了方圆十里的海面,旋涡中心在海水三百丈深处,深深的海水,光线完全不能进入,漆黑一片,但是周青却看得清楚,这旋涡中心是一个方圆有三里大小的岛屿,岛屿周围隐隐有细微的法力波动,这巨大古怪的旋涡都是由岛屿周围的禁制所发,完全掩盖了岛屿的形状和气息,要是周青动用了法相金身,根本就察觉不到这海水深处的中央居然悬浮这这么一个古怪的岛屿。 “这就是真正的海外散修之人的洞府了吧,居然隐藏的这么巧妙,为什么不再向下一些呢,越往下面越安全啊!难道是禁制受不了那么巨大的水压,也对,这么大一座岛屿,要用法力维持,抵抗住那巨大的水压,那得要消耗多少真元法力!越往下去,压力就越大,消耗的法力能量可不是一点半点。”周青对这些在海底深处建造洞府的海外散修多了几分警惕。 “可是既然冒犯到我头上,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周青心中一瞬间就转了数十个念头。 嗡!八臂捏成的完美符号图形在咒语完成的那一刻剧烈的抖动起来,一股股镏金色的金色液体灌注到了这个图形之中,周青的精神念力刹那间变减少了三分之一,金身法相上的光泽也黯淡了不少,元神一阵的虚弱。 那十二条蜈蚣被一拖到海里,周青附着在上面的元神分神就被一股坚韧绵密的水元力所束缚,对方明显是一个高手,并且对水元力的操控精深微妙。远在周景之上,一看就知道是一位修炼水系道法地高手。 铁背蜈蚣虽然强悍,却不能运用道法,何况对方还是在水里应付一位水系道法的高手。任凭周青如何趋势蜈蚣挣扎,都是动弹不得,周青当然不能忍受蜈蚣就让对方收走,单不说上面有自己的元神分身,就是这些蜈蚣身上带的捆仙索,舍利,法轮这些宝物都是万万不能丢失地。 刚刚从乾机老道那里偷袭得到这些法宝,一转眼就被别人偷袭打劫,让周青心里恼怒的同时又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镏金色液体灌注到那完美的符号图形之中立刻就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那巨大旋涡正操控着庞大的水元力拖拉十二条铁背蜈蚣进入岛屿,就在要*近到岛屿之时。铁背蜈蚣上方的旋涡空间突然开出了一个空间黑洞,镏金色的液体无视旋涡中海水暗流的存在,直接泼洒在十二条蜈蚣的身上,我十二条铁背蜈蚣染成了一条条金色的存在。 吼!吼!吼!十二条铁背蜈蚣一接触到金色液体,立马就产生了不可思议地变异,金色液体被瞬间吸收,原本就有几丈来长。水桶粗细的五条蜈蚣全身膨帐,四周束缚地水元力被破得干干净净,海水暗流形成的巨大旋涡旋转的速度降低了不少。 这五条蜈蚣个个都变成百丈来长,身躯周长居然有十几丈,身上紫色的符录流转,个个紫色符录都有蒲扇大小,煞是骇人,就连原本的那七条蜈蚣也连带惩大成有如成型的巨龙,虽然没有这五条这么大。却也是不凡,十二条巨型蜈蚣张牙舞爪,身躯乱翻。犹如十二条巨型海怪,把方圆十里的旋涡绞得烟消云散,不成形状。 以一力降十会!周素知道在海里和水系道法高手比拼技巧那是幼稚可笑,阵法之道,完全派不上用场,不如用蛮力破阵,自己分出三分之一地元神念力本源强行破开虚空灌注到蜈蚣之上,果然起到了效果。反正都是自己的元神,念力本源可以相互转化,周青可不怕消耗,这也就是元神炼虫之术的精妙之处。 “乖乖!这哪里还是蜈蚣,简直比龙还要强悍一些!”周青看着这十二条巨型蜈蚣在海底翻滚,一尾拍出,海面之上便冲起了数十丈高的波浪,壮观之极。不过现在不是玩的时候,肉身还需要调理,云霞仙子也是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宝贝已经弄到了手,周青可没有时间再和下面岛屿上住着的海外散修化时间来一场全武行,更何况,下面的人道行深浅如何,周青一概不知,当然不会下去冒险。 “宝贝,回来吧!”周青一招得手,心情大好,八臂散开,撤去了手印法咒,精神念力消耗了三分之一,就是强横变态法相金身也是一阵虚弱,周青连忙招回了那十二条巨型蜈蚣,失去了旋涡中的水元力束缚,十二条蜈蚣一冲而上,巨大的身躯在天空中翱翔,海面黑压压地一片,太阳的光线全部被遮住,就只剩下十二条巨型蜈蚣肚皮上紫光闪闪,蒲扇大小的符录。 神念一动,十二条巨型蜈蚣奇迹般地缩小,刹那间就恢复了原样,庞大的精神本原也回归到周青的法相金身之中,全身一阵舒畅,周青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更加的如意灵动,总算是摸索出了自己身躯的一些能力,周青却是欢喜连连,捆仙索等法宝连同蜈蚣一股脑都丢进了自己的虚弥介子空间,在这片海域打下了晦涩的记号,周青瞬间就飞出了百里开外,身躯消失,也进入了自己的须弥介子空间之中。 乘这个机会,练化了捆仙索,吸收了舍利,再来找场子,那就容易多了,捆仙索在手,周青可不惧怕任何的修道之人,就算是对方搞群殴都没有问题。 平静了千年万年的海外修道界,在这一刻终于埋下了不平静的祸根。就在周青离开后的一盏茶工夫,海面之上波涛翻滚猛烈,三道水桶粗,十丈长的水柱冲天而起,久久的散,三道水柱上各自站立一人,一位中年男子,身穿古板的道装,手拿一杆紫金拂尘,瑞气隐现,却是一件异宝。 一位是一个身材高大,手长过膝,身上就穿了一件奇型的铠甲,铠甲上却是刻画了不少花纹鱼虫,飞鸟,活灵活现,铠甲没有遮住的身体上长满了细长柔软的白毛,如水波般随风飘荡,却副猿猴的嘴脸,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类。 另一位倒是没有这猿猴古怪,就是一平常的老道,高高挽起的道稽,头发却是火红的颜色,身上一件水蓝色的法袍,周围隐隐有微微的水气缭绕,法袍袖摆之上镶嵌了一些紫金的丝线。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