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金光仙

佛本是道 239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5419字
周青心中早就有算计,他自从那天领悟,道行巨增,虽然法力真元没有什么增加,还是原来的地步,但论感应过去未来之事,却有几分请晰,算计起来,竟然连观世音菩萨都着了道儿,没有算计他这一层。 修道之人,真元法力的重要的性是不容质疑的,也就是要有强横至极的力量,但最重要的还是道行,所谓道行,乃是一中玄之又玄的东西,乃是对过去未来的感应,修道之人入定之后,意识进入空明之境界,就可以察觉自己的荣辱祸辐,凭借这一点来驱吉避凶,躲避杀身大祸,道行越深,能够感觉到的东西就越请晰,盘算得也就越周到。 强横的力量,高深的道行,这就是上古仙人能够逍遥于世间的基本手段。 人生一念,天地皆知,算计之中又生出无穷的变化,往拄自身的算计就被另一道行同样高深的人打扰,生出错觉,做出错误的判断,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就好象电磁波干扰一样。 周青以有心算无心,自然占了上风,但能不能压制住对方,就要看自己的力量够不够强了。 周青自身的力量,也就是和牛魔王一个等级,但感应天地祸福,就要远远超过那牛魔王了。妖族七大圣,除了那花果山齐天大圣最强以外,其余也相差不大,论力量,也就是一个等级。 要比道行实力,三界第一当然是五大教圭,三请乃是盘古元神所化,一分为三,准提道人于南无阿弥陀佛最为神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其下就是弥勒佛等佛陀,齐天大圣,无当圣母等人。当然镇元子要高过他们,但也和五大教主没有办法相比,天上众神,也有厉害的,比如云霄三姐妹,是一个等级,但受制于封神榜。没有寸进,在下就是观世音菩萨,普闲菩萨等,广成子等人还没有恢复道行,还在其下,和周青、六大圣乃一个等级,至于下面,哪吨等人,又是一个等级了。 当然.凭借法宝是神妙,增强自身的力量,越级极桃战也不是不可能,比如周青有十杆都天旗,五色神光,铜钟这三样法器,真正拼斗起来,连那弥勒佛只怕也要畏惧三分,但都是有身份的人,要真正来个你死我活的争斗,还是很少见的,最多像周青这样算计算计。破坏别人的计划,门下弟子相争,捞些好处。 这就好比两个现实中个国家争斗,一下就把别人灭了,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剥茧抽丝,双方较量些太极功夫,一点一点的占些便宜,最后取得上风。 不过三界广大,藏龙卧虎下界自有隐居高深地仙人,不爱出风头,却也不可小视,说不定就蹦达出个高手来。也是讲不好的事情。 且说周青将那铜钟祭起,盖住那清净琉璃瓶,在空中一幻化,就有一亩大小,猛的落地上,光华乱闪,整个广场仿佛都震动了一下,众弟子看的好奇,之间那大钟之内被撞得梆当做响,显然是瓶在钟内乱飞,想要撞破铜钟,脱身出去。 可是铜钟这件法器明显要比清净琉璃瓶高出一筹,任是在里面如何撞击,都出不去。 “好个勾陈,居然给我使拌子!”菩萨用了法诀,发现那琉璃瓶收不回来,便掐指一算,知道是周青使了法子,便有几分恼怒。 菩萨下了莲台,穿过一片莲花池搪,进入了一大片紫竹林中。 这紫竹林不知道有多大,菩萨行了半天,才到了中央,紫气氤氲,中间一块十亩大小的空地,设置有一法台,善财龙女牵这一头金毛犭孔,见菩萨来了,连忙行礼。 菩萨也不说话,上了法台,取了晶玉大案上一把宝剑,披了头发,仗剑踏了罡斗,把一道黄符烧了,连打三手印诀。 那金毛犭孔打了给欠,眼睛乱转,尽是嘲弄,也是,一个佛门的菩萨,却用道家的手段来行法,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 菩萨却没有管它,披发杖剑,那边周青只听得钟内地撞击之声越来越激烈,声音连绵,大钟都要顶起一般,这才面色微变,知道这菩萨的法力在自己之上,不过周青哪里没有想到过这一点,连忙叫门下弟子围绕大铜钟,站好方位,十二个门人手持魔幡,各领一万妖兵,运起都天神煞大阵,只见得那十二面魔幡上就地射出一道粗大的黑索,十二条拧成一股,把铜钟死死的捆住,任是里面撞得山响,都动弹不了分毫。 周青两手空空,也没有出力气,笑呵呵的看着场中的情况,用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地符印为媒介,贯通门人的真元,法力,十二万门人,聚集的力量,那是非同小可,这遥控斗法却不比当场搏斗,当场搏斗,可以用各种手段将阵破去,使其不能聚合,各个击破,但这远程斗法,完全比拼就是双方的力量,什么技巧法宝都用不上,这菩萨再猛,也不可能以一就敌十万。 本来周青凭借十二杆大旗的力量,也可以轻易的就压制住菩萨,但周青却是老奸巨滑,能不花力气,又能操练自己的门人,一举两得的事情,哪里还有不用的道理。 菩萨连连伏剑踏斗,还是动不了分毫,不由面皮发青,嘴里对那善财龙女喝道:“解了金光仙地绳索,叫他来帮忙。” 善财龙女尊旨,将套在金毛犭孔脖子上的圈圈解了,这头金毛犭孔一声咆哮,金光闪闪,化身成一道人。 “金光仙!你且过来,助我一臂之力。”菩萨喝道。 金光仙受制于人,没有办法,只有上法台,也取了一口玉剑,取笔在上面画了几个符咒,一样披发仗剑踏斗,念念有词,往那法台中央就是一指。 喀嚓!喀嚓!喀嚓!只觉得冥冥之中,一股巨力从铜钟之内传来,把外面捆住钟身的黑气震了寸寸甭断,连那十二面妖幡都被震破了几杆,十二个门人惊得后退几步,整个都天大阵顿时就被冲破。 只见那清净琉璃瓶顶起铜钟,往上飞去,竟然要连钟都一起带跑。 周青没有算到这一变化,顿时大惊。连忙把那五色神光一撒,连铜带瓶都撒了下来,丢入背后的黑气之中,用十二祖巫的力量将其镇住,还叫门下弟子拿了。 只见门下弟子又生猛起来,拿了旗,发出一百零八道黑虹,将那钟牢牢的捆在半空之中。 铜钟一是主灭杀,二是主困,周青用其将清净琉璃瓶盖住,瓶儿不得出来,但力量太过巨大,周青镇压不住,那瓶就可以将钟一其带走,也是周青舍不得这件法宝。要不然,一开始就猛烈发动铜内的水火风雷,二十四气,十二元辰,日月星光,这清净琉璃瓶就要变成清净琉璃粉末了。那菩萨也不用斗法了。 “还有什么人帮忙,这帮忙地人远远在那菩萨之上啊!“周青连忙入定算计。却算不出来,只觉得一片模糊的金光。 换了真正的都天冥王旗,这门下地弟子个个都抖擞精神,游刃有余,一百零八道粗大的黑虹交织成网,那钟左右狰扎,也没有什么效果。 这乃是周青的看家本领,要是还力量不够。那就没有办法了。 金光仙连打几手印决,还是不见动静,连剑势都缓慢异常,知道没有办法,但那菩萨眼神凌厉,金光仙不敢停手,只有拼了老命和对方较量。
“看谁能耗得久,我这里,就算是耗上十天半个月都没有关系。” 周青嘿嘿冷笑,十二祖巫分身的力量根本就是无法消耗完毕的,只要有灵气元力,一瞬间就可以补满,生生不息,连白起大巫都有这个手段,更不用说祖巫魔神了。 只要是修道之人,吸纳灵气精华,还要用本身真火淬炼,融和自身,才可以使用,而大巫由于体质关系,却是吞噬一切来补充自身,更本不用精炼,永不疲惫,廖小进,白起现在就是如此,而周青毕竟没有直接地血脉,虽然根据结构来修炼,却要差了一筹。 这两方在这里干耗,谁都不示弱,那红孩儿却是和金吒两兄弟打了个不可开交。 金吒和木吒怕红孩儿要手下围攻,把身子一纵,脱了火焰山,上了高空,火魅在火焰山内战斗力要增强十倍,并且很难杀死,金吒木吒在里面打斗,那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红孩儿叫手下不要妄动,化为火云跟了上来,他早就对这两兄弟不满了,又得了两件法宝,信心膨胀,淮备教训一下这两兄弟,大不了惹了菩萨,躲到火焰山里面不出来就是了,有火焰山这根据地,也可以稳稳守得住。 那菩萨的意思是让金吒和木吒两人和红孩儿起矛盾,把红孩儿引到她仙山附近,在出手擒拿她,一是红孩儿打上山门,自己出手也没有落个以大欺小地恶名,二是红孩儿的五昧神火遁有些快,要使命逃跑,菩萨也难得抓住,只要躲进火焰山,就拿他没有办法,只有收回了清净琉璃瓶,才可以将火焰山的火压制住,一举收了红孩儿。 哪里知道,周青算计出来,就摆了这个乌龙,现在就算是红孩儿到了附近,菩萨出现,也只能将其击败,抓是抓不住地。 “红孩儿,你想怎的!莫非你还想和我兄弟动手不成!”木吒厉声喝道。 “那有什么不敢的,吃我一枪!”红孩儿见对方明显是挑衅,心中就有些不舒服,提枪就刺。 那木吒早就取了吴钩双剑,用一片柳叶磨了一磨,剑上立马就闪了绿光,见红孩儿刺来,连忙用剑挡枪,就是一场撕杀。 红孩儿枪法凌厉,来去如电,只战了三百多个回合,木吒就被红孩儿杀得手脚慌乱,险象环生,金吒见状,也取了一口宝剑,用柳叶磨了绿光在上面,上前助阵。 那柳叶乃是菩萨自西方极方采来,专门祭炼,可以抵挡五昧神火.要不然,那宝剑乃是金精之物,如何挡得住火烧? 红孩儿舞动火枪,满空都是火云,天地灵气。五行元力都被点着,只见天上,一团十里方圆地红云,里面烈火熊熊,翻来滚去,还渐渐有扩大的趋势。 两兄弟因为有绿光护身,火烧不上来,倒也无事,两人三剑就瞄着红孩儿一顿乱砍,红孩儿奋力招架住,打了半个时辰,双方都打出了真火,不把对方轰杀,绝不罢休。 木吒对金吒使了眼色,装做不支。向南边海上退去,嘴里还说些刻薄的话语,红孩儿哪里肯住手,当然是追赶不休。 三人且战且走,足足有了三四个时辰,还未分出胜负。 突然听得下方水响,红孩儿一看,却是来到了海上,顿时心神一紧,盘算起来:“这两厮不安好心,原来是把我引那菩萨的老巢去,好名正言顺的擒我,我怎能上这个当?可不杀这二人,实在是难消心头恶气。” 盘算了一阵子,红孩儿把枪一收。跳出***喝道:“你们两个脓包,不是我对手,今天本大王心情好,就饶你们性命,速速离去。以后不要到我火焰山来,否则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说罢.红孩儿回头就走。 那金吒和木吒对望一眼,连忙赶将上去喝到:“你这妖孽,说这大话,好不要脸,跟你那牛妖父亲却是一个德行。” 红孩儿大怒:“亏你们也是门弟子,怎就出言不逊,辱骂父母,今天不杀你等,我绝不甘休。” 三人又战在一起,红孩儿心中焦躁:“本来给那菩萨几分面子,让这两个泼魔三分,想不到如此欺人太甚,罢了,罢了,今日就撕破面皮,叫你月缺难圆。” 红孩儿恼羞成怒,把五昧神火枪一撩,逼开了两人,随即跳将出来,取了一方黑漆漆巴掌大小的丝网,望空就是一撒,朝两人罩去。 那金吒多个心眼,早就觉得不妙,那红孩儿恼羞成怒之时,就有了几分戒心,见红孩儿跳出***,知道对方要使手段,还是先避过再说,免得中的法宝,于是乎招呼木吒一声,人巳轻化了金光躲开去。 木吒听见兄弟呼唤,也准备避开,哪里知道却是慢了一步,那黑网一扬,初始有十丈方圆,但祭在空中,迎风一晃,之间整个天都黑了下来,密密麻麻,方圆数百里都全部罩定,连下方都布满了黑网,似乎这网是从四面八方一起而来。 木吒取出一把红丸,往上下一撒,只见得霹震雷火猛然炸开,但那黑糊糊的丝网居然纹丝不动,依旧罩了下来,一转眼就上了身体,把周身上下箍得紧紧,木吒被黑网缠身,元神一紧,就昏了过去。 那红丸乃是采集里风层之上地雷火精华压缩成一点,爆发开来,威力巨大,但这网乃是捕捉金乌所用,哪里能伤到分毫。 红孩儿把木吒网了,便收了渔网,往后一丢,进了介子空间,那金吒因为事前警觉,跑得快,但也差一点就被罩在其中,惊魂未定,就看见红孩儿怒气匆匆地赶了过来,顿时知道不妙,拔腿就跑。 毕竟红孩儿速度快,两人一前一后,渐渐就追了上去,红孩儿正好下毒手,突然听见一声大喝:“大胆魔头,怎就追赶我门下。”红孩儿抬头一看,远远一菩萨骑着一头巨大的青毛狮子赶来,那金吒乘机迎了上去。 原来来人正是金吒的师傅文殊菩萨,心神一动,算到徒弟有难,前来解救。 红孩儿也认得文殊菩萨,但又不甘心那金吒逃去,刹那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取了射日弓,搭一支箭,拉了个满月,那箭如流星,就朝金吒背后奔去。 饶是文殊菩萨,见到这箭都大吃一惊,连忙扬手祭出三片荷叶,飞了上去,一片一片,挡在金吒背后。同时把身下的青毛狮子一拍,赶了上去,现出一尊法身,头顶青云,脚踏莲花,三头八臂。 砰!砰!砰!三片荷叶被一箭射穿,但去势却阻挡了一下,文殊菩萨刚好赶上,顶上现了一颗舍利,射出白光,缠住箭,而八手连打印诀,一收一捞,把那箭抓到手上,还连连跳动。 “你虽是个妖怪,,但我怜你是个孩儿,也没动你,哪里知道却如此歹毒,还要我门下性命,今日叫你难逃。”文殊菩萨怒道,取出七宝金莲,道家又叫遁龙桩,望空就祭,却扑了个空,定睛一看,红孩儿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也是那射日箭威力太大,菩萨才没有注意到。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