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屠城(下)

佛本是道 363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5560字
两年时间在三十三天外碧游宫参修,凝练盘古之体,周青如今的法力,只离那大道之境,只有一线之隔。宛如是一扇纸窗,一点便破。而那镇元子。悟空道人参修无数年月,但终究无缘。只在大道边缘挣扎,一是法力不够。二是未得造化之精要。最后一重,炼虚合道之境。乃是仙凡佛魔追后之追求。 炼虚要**力。炼过之后却还破,依旧是要**力,不破怎能合?破虚之后合道。依旧要**力,斩心中执念,那是寂灭之境界,依旧不是混元。 以**力,大智慧。大毅力,大公德斩去执念,善恶二尸。才是炼虚之境,最后斩去自身。归寂虚空,是为破虚。破虚而成,便须修过**力,合道成圣,是为不生不灭混元大罗金仙,超脱天地,游于物外。不以宇宙轮回为本。 镇元子与世同君。与天地同寿,但天地灭过之后,他该何去何从?悟空道人亦是太乙金仙,不坏之身,但两人境界还未大寂灭,更谈不上合道。周青有不将其做为敌手,只有那准提道人,才是至尊圣人教主,周青终究是差上一筹,见其到来,心中便有几分不稳。却自付以盘古真身,混沌钟能与过上几个回合。 圣人之道,神秘莫测,要踏进那一境界,才会全知,周青虽蒙通天教主传授玉清盘古烙印。但终究不是自身领悟,却与盘古真身相配还缺乏太清,上清两道。是以对圣人之道还缺完整之理解。 “好歹也要准提道人对上,窥视其至圣混元之道,西方二教主之道,与盘古之道不尽相同,却有裨益,眼下更有通天教主助阵,胜算却是在六四之数,把握大增,可见是天数使然。助我推动一量之大劫,无人能阻,日后虽然劫难重重,我自迎上。”周青也自细想。 两位教主默坐芦蓬。晌午一过。日头稍稍偏西,此时乃是春夏交割之季节,天气已经是稍微有些炎热。通天教主头现三花,白气纷腾,滚滚而上,与那玄光对映再一看对面宝树城中七彩宝光,成莲花之相,两边映对,不分上下。 却说宝树王正要派遣使者前去分说。突然见到唐军阵营又现三花,心中诧异,细细观看片刻,怕另有名堂,便上来又请燃灯分说。他虽然修为不低,进入阿罗汉之境。但如何比得上这些大佛祖,是以不好拿主意。 燃灯,镇元子,悟空也见过了对方阵营之中现出三花,心中不妙,连忙观看。却见得那边晃晃一片,看不分明,用心推算,也算不出名堂。 悟空道人上得佛坛,对准提道人下拜问:“老师却知出了什么异相!” 准提道人叹息道:“通天教主来矣,你等且随我下佛坛,到阵前与其分说,天地大劫起,逢五百年杀运,佛门佛子便不能避免,有此一劫,我此行前来,不过是聊近人事罢了,你等切记不可无谓争斗,日后杀运起,才能无忧!” 众佛都点头,只有悟空道人道:“难道这一劫过不能避免?”准提道人拿起七宝妙树:“天数如此,你莫多言,今日之劫,你可了一干杂念,日后放手完过杀劫!” 众佛菩萨都随准提道人下了佛坛,往阵前而来。 悟空道人心想:“到了阵前,我且与天道教主分说,退这一场,让过他罢,这宝树城后还有几亿土地,佛子无数,并过大唐国中,佛道合流,四万八千法门都显正果,岂不是好?如若天道教主真个不顾生灵涂炭,行此大祸,我日后也不留手便是。” 两军相互排开,四面祥云围绕,旌旗招展,长幡林力,号鼓齐鸣,马匹嘶叫。中间空出一块百里坪地,浅草如茵,正好厮杀。 见七珍宝光动弹,周青已知是准提道人来到阵前,便对唐王李世豪道:“陛下借过,今日之事,乃是西天阻碍陛下大军,正要我等分解,陛下可临场质问。” 李世豪怒道:“正要质问这一群秃贼,西天极乐藏污纳垢,我道门散仙多次遭其毒害,连朕之女儿都陷遭毒手,我若不将其尽数灭杀,焉能出气?两为教主在上,望其擒下那群称佛做祖之贼,交与朕手发落。” 周青道:“陛下看便是!”当下周青坐华盖芸香车,李世豪请通天教主上了自己的龙车,亲手执鞭。往阵前而来。旁边跟有周竹,温蓝新,九凤。哪吒,红孩儿夫妇,刑天相柳,无当圣母,而那贺子博夫妇却是做童子打扮,一路杀气腾腾。 “玉清至胜通天教主,以三清道尊之威,居然驾临我军之中,可见我大唐乃是天命所定,朕当为人皇,看谁有过话说?”李世豪心下得意,与通天教主执鞭,却也是他之幸事。 将这消息传与三军,顿时三军尽数下拜,齐诵通天教主、,随后又呼李世豪为人皇,声音直冲霄而上,直传斗府。 “如此招摇,非善类!”燃灯听见其声,连忙叹息。 “将其拿下送于对方,也不是这个道理!不是道理!”镇元子也想。 当下悟空道:“此事你须问过师尊!” 贺子博大叫道:“准提道人。你可将定光欢喜佛这淫秃连同门人交出!” 准提道人笑道:“欢喜禅法乃是西天教主阿弥佗佛亲传四万八千入寂灭法门之一,定光欢喜佛更是加持大职正果,贫道不能做主,你且上西天极乐见阿弥佗佛。他叫与你,我便与你!” 贺子博听了,只是冷笑两声,心知肚明。拉晶儿退回阵中。李世豪大怒道:“一淫僧,还受西天加持正果,果真是藏污纳垢之所。” 定光欢喜佛早就听得大怒,只是暗暗忍耐,心中算计,只有那无量降魔金刚佛脾气暴躁,跳身出来,大吼道:“你这凡夫。敢辱我禅门!” 拿过一金刚戒刀,手臂一震。一条晶芒,朝李世豪面门斩来。 刑天转身出来,挡在李世豪面前:“敢下毒手!”凝空一拳捣出。击碎刀芒,空手与无量降魔金刚佛争斗起来。 李世豪忙命士兵散开,转身回了芦蓬精看。 刑天与无量降魔金刚佛斗了几个回合,卖了个破绽,无量降魔金刚佛一刀斩在刑天头上。只斩得火星四溅。无量降魔金刚佛也知道刑天乃是不死巫身,难以斩杀,想抽身后退,却听得嘎嘎怪笑,刑天出了全力,把手一抓,九黎巫法蚩尤三阴神抓使了出来。 一片黝黑惨绿地光芒成三指鸟爪之形,爆空而起,满场阴风怪叫。亏得有胜圣人护持,否则方圆十万之里都要成齑粉。 无量降魔金刚佛本来法力就不如刑天,又失了金身,法力大减,上回拼斗乃是怕伤及无辜,只用武技。这次却是不同,刑天尽力施威,一个照面就下毒手,无量降魔金刚佛刚刚醒悟,要运法力抵挡,但刑天身经千万次战斗,经验比他不知道丰富了多少倍,一个转身,连使九黎巫法,大吼一声,震散了刚刚发出佛光,蚩尤三阴神爪破空而下。 扑哧!无量降魔金刚佛上身被抓得稀烂,成一片肉泥,下身乃菩提木所化,却只化成一条清气,往三十三外去了,无量降魔金刚佛元神舍利晶亮,鸡卵大小,也被刑天抓在手里。 刚要转回阵中,燃灯喝道:“休走,将舍利留下!”赶出阵来,一个梵唱,天上出现二十四粒定海珠。五色光滑刺目而下,将刑天闪了一闪。
“不好!”刑天被晃了眼睛,连忙闪身,却被定海珠打将下来,正中顶门,直打得眼冒金星,神智不清,燃灯用手一指,二十四定海珠化成诸天护法,又高丈六的二十四个诸天神将,个持法器,将刑天裹在中央,没头没脑,一顿乱打下来。 九凤见二十四定海珠明亮,又可化诸天,心中道:“此宝可为我所用,不可不抢!”当下纵身出来,使出玄冥**。 见得九凤出手,镇元子心道:“怕是燃灯不敌,正与天道教主撕怕面皮,不如剪除他几个羽翼,日后好完杀劫之时,也减些阻力!”当下用手一指,一道黄尘而出,人也落进了场中。 镇元子头现大树,双手合抱,天地膜胎所化地书一翻,已经将九凤。刑天裹进其中。两巫被镇元子偷袭得手,正要使巫法脱身再战。猛听一生钟响! 周青下得车来,头上钟声一响,震开了黄尘,让九凤,刑天脱身出来,随后对镇元子道:“不与你动手,你且退后,我自与准提道人有话!” 镇元子摇头道:“教主一意孤行,真是冤孽!”周青不与他说,对准提道:“准提道人!今日还未到五百年杀运。我也不开杀戒!” 说罢。用手一郑,十二条黑烟射上天空。随后下落地面,化为十二尊高有千丈地旗门,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 “你若破得这都天神煞大阵,我便自退去,不管人教纷争如何!” 准提道人下了莲台笑道:“此乃小道,能入我法眼?你且进阵,看我破来!”周青道:“你来便是!” 通天教主也下了帝车,持阿鼻剑进得阵中,周青持元屠剑也进了阵中。两位教主只等准提道人进来。九凤等人退后,入了军中,看教主争斗。 镇元子,悟空,燃灯十数人也退上了佛坛,远望旗门,两军对持,中央有大阵阻隔。谁都不能越过雷池半步,就是有心,也无力争斗。鲲鹏与定光欢喜佛暗暗叫晦气。 准提道人也不敢大意,头上现出舍利,氟簏金光翻滚不休,朵朵七彩莲花沉浮不定,持七宝妙树从后土旗门进了都天神煞大阵。 只见大阵之中,阴风呼号。怒涛奔涌,黑气弥漫,地水火风乱如煮粥。准提道人看得分明,见周青正站中央,虽然有无数阻碍。却哪里能够抵挡他? 把大阵当做无物,准提道人来到周青面前笑道:“你且速速上天,静侯天人之争,受三教讨伐,了一切因果,不然我将你拿下,压入人间海眼之中,永世不得翻身,到时悔之晚矣!” 周青冷笑道:“正要见识圣人手段,岂会后退!”说罢,将元屠剑一震,挽一道惨白光滑,朝准提道人拦腰斩来。 准提道人发笑:“不知好歹!你之手段,焉能伤我?” 用手一指,一朵七彩莲花飞出,夹住元屠剑,周青心神一颤,就觉得手腕酸麻,那莲花紧紧吸纳住元屠剑,自己竟然都抽将不出来。 “圣人手段,果然不凡,无可抗争!”周青早就料到这般结果,劈剑同时,就一声大吼,头上混沌钟急速响动,射出一道璀璨星光,直辞准提道人眉心。 准提道人又笑:“盘古着实了得!”头上舍利射出一点白光,敌住星光,却见周青抽回了元屠剑,也朝自己眉心点来。 忙把身晃了一晃,金光大盛,把阵中地黑云惨光,阴风魔瘴都一扫而空,依旧现出旗门,发出淡淡的烟云,却也射不到中央。 一尊二十四头,十八臂地金身显现出来,挡住周青,斗了几个回合,准提道人喝:“还是执迷不悟不成?”七宝妙树迎空刷来,周青连忙抵挡,却被金身一金刚铃打中后背,跌了一跤,几个翻滚,才爬起来,那金身又赶将上来,举一金恫罩来,竟然是要拿了周青。 周青暗道:“若被金恫罩住,只怕不妙。”头上混沌钟冲起,顶住金恫,准提道人又拿七宝妙树刷来。 周青见不好招架,却也不慌,只拿元屠剑敌住金身,果然旗门之后转出通天教主,手提阿鼻剑,与七宝妙树硬拼了一记,喝道:“准提道人,你今日难逃!” 准提道人架住阿鼻剑:“早知你在此!”当下把身一摇,将金身收上,大战通天教主,斗得难得难解! 周青拿混沌钟定住旗门,发雷一震,阵中黑云又起,尽数笼罩。 “准提道人,你打我一跤,今日定要讨还!” 准提道人拿七宝妙树挡住元屠剑笑道:“自己学艺不精,怪得谁来?”周青冷笑一声,念动真言,大吼一声,突然头上冲出十二条混沌气流。略一流转,四散开来。 “道兄莫慌!我来助你降伏准提道人!”南面一声怒吼,出来一火怪,踏龙操蛇,蟒头人身,正是祝融氏。随后十二祖巫都从四面八方而来,团团裹住准提道人,一顿乱打。 通天教主杀向准提道人:“准提道人,你可有今天!” 准提道人四面招架,突然扑哧一声。一截袖袍被通天教主一剑割去。只好长笑一声:“你等造此大孽,报应不远矣!”说罢,化身一道七彩长虹,遁空而上通天教主,忙运起符印一拍,却拍了个空,让准提道人冲出包围,回到佛坛莲台之上道:“你等随我回洞,待杀运即起,再行出世!” 随后转眼就走了不见人影,一行数菩萨佛陀也谁其去了,镇元子,悟空自不再逗留,周青收了阵势,与通天教主转回芦蓬,道了一声,回碧游宫去了,周青对李世豪道:“佛门败类虽未除,但陛下以无阻碍,贫道亦回天宫!” 当下带门人上天去了,李世豪连忙提大军,一路冲杀,宝树城那里能挡?不出数个时辰,就破了城。 抓住宝树王,带上前来,李世豪问道:“你可弃佛归道,便饶你不死!”宝树王道:“佛常在口,怎生弃得?” 李世豪大怒,用符印定住泥宫,废了法力道:“割去其舌。佛便不在口,你可弃之!”遂叫人割去舌头,宝树王摇头,指了指眼。表示佛在其眼。李世豪又挖其眼。宝树王指其耳,表能听佛音,李世豪便辞其耳,宝树王又指其心,宝树王又指其心,李世豪便挖其心。宝树王身死。 李世豪又下令道:“挂在城楼,风化其尸!凡城中如有信欢喜佛者,便即杀死!”当下大搜,信欢喜佛者果不在少数,一路西进,多有千万亿佛子,都拜过欢喜佛,尽数被斩杀。血光冲上三十三天外,不增消散。数月之后,西牛贺洲,南瞻部洲贯通,都归了大唐版图。 却说一年既过,正逢五百年杀运,女娲娘娘在弥罗天中见过原始天尊。见西贺牛洲之中无数血光冲起,心中着时不畅,对原始道:“师兄童子下界多年,孽缘已满,可上界来!” 元神不语,娘娘又道:“师兄门人多有不肖,弃道归佛,却也在劫数之中,自有报应,五百年杀运,便要应劫,从此之后,便自安稳,也不用费那力气,重开天地,岂不是好?” 原始道:“贫道虽掌大教,但有玄都天大老爷再前,娘娘可去问过!”女娲娘娘道:“师兄童子于玄都天大老爷何干?”随后唤童子道:“你去叫云中子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