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封印(上)

佛本是道 364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5368字
立于上清仙宫门口的白鹤童子正值昏昏欲睡,身子虽然是站定不动,但元神已经与周公一起游太虚去了。 “女娲娘娘在上清仙宫已经待了数月,每日里都会与祖师商谈,也不知道是说些什么东西?这么起劲,可是苦了我这几月,死死守在这里,不曾动弹。”白鹤童子突然惊醒,便听见了女娲娘娘的召唤,心中郁郁不乐。 “我虽是真仙之体,但也不能一动不动就服侍数月吧,祖师真不愧是道尊,居然还是气定神闲!” 白鹤童子进了大殿之中,见元始坐云床,两眼开瞌吞吐,精芒闪闪,不动不摇,一派元神定玉京的气概,着实令他十分赞叹,心中佩服不已,倒是女娲娘娘坐客位,神态不怎和悦,似乎有几分不满意的样子。 “糟糕!刚才娘娘吩咐我什么?却是没听清楚!”却说女娲娘娘见童子进来下拜,连忙道:“还不快去!”白鹤童子心里暗暗叫苦。 “且装上一装,免叫祖师责怪!我却是上清宫童子,不是女娲宫童子,就算娘娘吩咐什么事情,也要祖师开口才能办呢!”白鹤童子只管心中盘算,却对元始天尊下又拜。 元始天尊拿起搁置在身旁云床之上的三宝玉如意道:“你便去唤云中子前来!”白鹤童子这才明白是甚事情,连忙诺诺退出去了。 “师兄门人,也着实散漫!”看白鹤童子出去了,女娲娘娘哼了一声道。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三位圣人乃是盘古元神所化,虽各有不同,但却算得上是女娲娘娘的师兄,都听过鸿钧讲道,但这三位圣人之中,娘娘也时常与元始多有来往,太上老君时常炼丹闭关,来往不多,至于通天教主,那却是不曾上门过。因此在上清仙宫之中,娘娘说话也甚为随便。 元始听了,只是不语。娘娘见了,也不再说话,心中思付道:“这话师兄怕是不爱听,正说到心坎上去了。” 当下两位圣人都不言语。径直默坐,娘娘只微微拨弄一下座前的那碗仙茶,刚想端起喝上一口,但却冷了,立刻便无了心思,只得又将玉盅放下,对元始道:“还过几日就是紫霄宫老师开关的日子,师兄可有打算?” 元始才道:“老师坐前童子自会来唤我等,娘娘不曾惦记便是了!” 女娲娘娘又抓住话头道:“这个却好,到时我与师兄同去如何?” 元始道:“大善!”当下又默坐不言,两位圣人径直坐等云中子前来。 却说白鹤童子出了弥罗天,往天界降了下来,直直往东极行了无数里,便见无穷无量翠山于云海之中拔冲而起,树木幽幽,一派青绿之色,林泉深静,鸟鸣山幽。 这乃是天界极东之地,名为青帝原,乃是青帝修行所在,直管先天乙木之精,不受天庭法旨,与三界隔绝,一派青山幻万之里,欲壑无数,仙家美境不可胜收,无数仙人在此隐居,青帝宫就在山中,飘渺不定,无缘之人莫可寻访。 白鹤童子落到一仙山前,只见林源莽莽,方向都不可分辨,心中暗暗叫晦气:“云中子师叔在青帝原中行踪不定,我每次来传都要大费周章!”当下身形一闲,暗熟悉的记忆一路寻来,这青帝原来是先天乙森精气生长之胜地,其中又多有仙人隐居,却是不好妄动。 连行数山,面前一亮,只见一条峡谷悠长,两边是悬崖峭壁,藤蔓鲜花丛生,峡欲中央一条宽不过里,清澈见底的小溪幽幽流过,小溪尽头隐隐有数幢青宫小屋,白鹤童子连忙飞身过去,落到尽头,果见数排青森找寻成的房舍,不经雕琢修饰,古朴韵味。 “哪来的小贼,敢**仙人居所?”白鹤童子正要转身到另地寻云中子,突然听得一声清脆的娇喝,连忙回头,就见小屋中转出一个青衣少女,正对自己呼喝! 白鹤盯眼一看,突然大笑起来:“我当是谁,原来是小青!” 这青衣女子一愣,待见清楚白鹤童子后道:“原来是童子,小青失礼了!” 白鹤童子问道:“我记得小青姑娘不是在大黎山边隐居么,怎么到了青帝原,白姑娘与太阴仙人可好?” 小青道:“我家小姐与老爷正炼那太阴灭绝神球,因需先天乙木精气,便索性先住在这里,刚才小姐老爷正炼宝关头,命我在此守护,便见童子来了,童子可进屋小坐?” 白鹤童子道:“我尊元始天尊法旨,来唤青木大帝,便也不坐了。” “那太阴灭绝神球可是非同小可,那太阴金仙就曾用此重伤了蚩尤,如今又将重炼,定是向佛门寻仇,但佛门多有大神通之人,凭是这一室三口,恐怕也非敌手,当年小青与白姑娘在南极仙翁处盗取灵芝草,与我不打不相识,却又结下缘分,我正好指条明路,与他们报仇!” 白鹤童子暗暗思付,刚要转身,别过小青,突然又道:“等等!”小青转过身来道:“童子月甚事情?” 白鹤童子道:“天道教主与通天教主与西牛贺洲战准提道人,败西天众佛菩萨你可知道?” “啊!有这事情?”小青惊道:“我们炼宝已有数年,确不知此事,只知下界太阴关守将招了个女婿,乃是天道门人。”那太阴关守将罗池一家正是得了太阴金仙许仙的道书法宝才修成地仙,也来拜访过,乃是记名弟子。 “天道教主掌握天宫,位高权重,且神通广大,姑娘可去拜访一二,定有好处!”白鹤童子又将情况说了一些,便告辞走了,小青暗暗思付,转回小屋不提。 却说白鹤音子别过小青之后,四处寻寻,便来到一断崖之前,用手虚空一点,轰然一声,悬崖之上显出一幢宫殿。青光盈盈,一排巨木台阶直下而来,旁边站有童男童女。 白鹤童子也不多说,上了巨木台阶,直接入了青帝宫中。果见一道人,水云合服,高古奇冠,极其清瘦,仙风道骨,正值静坐云床。 “见过师叔!”白鹤童子行礼道。 “掌教老爷与女娲娘娘命师叔立刻去经济犯罪分子罗天上清宫见过!” 道人下得云床朝三十三天下拜,随后与白鹤童子出了青帝宫,往三十三天而上来,进了弥罗天。上清宫外,道人在外,白鹤童子进得宫来,见两圣人静坐,心中暗笑,却只管禀报:“云中子师叔已经到了宫外!” “正要叫他来!”女娲娘娘连忙道。 “见过掌教老师,女娲娘娘!”云中子进得宫来,朝两位圣人拜道。 “无须多礼,你乃大福之仙,天皇得道,修成金仙,从未遭过劫数,着实是羡煞旁人!” 女娲娘娘道:“当年你曾在洪荒之中救天道教主一家转劫,乃是大因果,眼下正逢五百年杀运,你也身在其中,纵有大福,也不可避免,你可下天界,入天宫走上一遭,叫那天道教主莫出天庭,静修玄录用,莫过插手人教纷争。” 云中子道:“娘娘法旨,小仙敢不遵从?只是掌扬老师在前,小仙不敢妄为!”
女娲娘娘点点头,云中子问元始道:“老师法旨如何?” 元始道:“无须无寻天道教主,他自会来寻你!”命白鹤童子:“拿我盘古幡来!” 白鹤童子去了宝库,拿来盘古幡,元始用手一指,在云中子手上拍了一道符印,随后将盘古幡与了云中子道:“天道教主得我肉身,但未证元始,却不敢来见我,我数日之后要去紫霄宫见祖师,你可持盘古幡在此等候,就如此问他,如他不插手人教纷争,于天上静修五百年,便将盘古幡与他参悟。” 云中子问道:“如天道教主强抢,弟子又争不过他,那该如何?” 元始道:“他如用强,日后便遭三教讨伐,此乃天数,他也自知,你不可多问!”云中子持盘古幡退到一边。 女娲娘娘心中思付,正要说话,突然又有看门童子进来道:“玄都天玄都**师来见掌教老爷!” 元始道:“着他进来!” 少时片刻,一中年道人,穿八卦衣,踏芒鞋,黑须飘扬,手持一卷轴进得上清宫,见到元始天尊,女娲娘娘,便自行礼道:“弟子奉老师法旨,持太极图来见掌教师叔。” 元始道:“你可与云中子一起,等那天道教主前来!” 玄都**师领过法旨,也退到一边。 女娲娘娘见此情景,点了点头,随后道:“师兄可自静修,我先回宫!”元始下得云床,送娘娘出了弥罗天,尔后依旧回宫静坐不提。 女娲娘娘回了行宫,心中想道:“师兄此举却是过河拆桥,虽也是挽过大劫,但却先借天道教主了结佛道因果,那天道教主尤为护门短,杀他门人就是杀他自己一般,如何能够答应静修五百年,不管日后那天人之争?定要强抢那盘古幡,太极图参悟,我却是先着个手。” 娘娘坐宝八珍云光床,便唤了金羽仙子来。 “那妲己十年火刑供天道教主受过,还有几日?”娘娘问金羽仙子道。 金羽仙子道:“回娘娘,还有三天妲妹妹就过了十年!” 娘娘道:“却也不急,三日之后再过分说,你先去天宫将江山社稷图取来。” 金羽仙子便下了三十三天,来到南天门外,正要进入,就吃天兵天将阻住。 “大胆,敢来阻拦我!”金羽仙子大怒道。 “不敢,不敢!只是仙子要进天宫,须小将通报一声!”那看门天兵连忙道。 “哦!听闻守门四大天王被关进了太狱天中,连那李靖也关在其中,不知道现在是谁主事?”金羽仙子问道。那看门几个天兵本是下界妖王,金羽现在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地法力不弱,不禁暗暗称奇。 “天道教主掌了天庭大位,果不同凡响,一扫以前天庭散慢,倒也算是一件好事了。”当年金羽仙子为妖王之时,曾与那托塔天王李靖争斗过,对此人十分不乐。现在被关进了太狱天中,心中也有几分得意,因此没了火气,又见几个妖王精怪,自己也是一类,想起当年,便生出好感。 “禀过仙子!现由平天大元帅主持!”一个天将道。 “平天大元帅?那不是牛魔王么?想不到如今居然到了天庭做起大元帅,真是世事无常!”金羽仙子正想感叹,突然哈哈大笑传来:“原来是三妹来此。” 金羽仙子一见,正是平天大圣牛魔王大步而来,气宇轩昂,金羽仙子笑道:“我奉女娲娘娘法旨来取江山社稷图。” 牛魔王面色一正,随后道:“此事还要禀过天道教主才能做主!三妹却等上一等?” 金羽仙子道:“你去便是!”牛魔王匆匆来到西极玄元勾陈大殿之中,见得周青正值默坐,面色上青气缭绕,头现云光,身裹混吨,整个人模糊不清。 “金羽是来要江山社稷图,你可给她!”周青听的牛魔王进来,便开口道。牛魔王连忙去取了江山社稷图,出得南天门,给了金羽仙子。 金羽仙子拿了图,见牛魔王在无动作,不由诧异。牛魔王见她不走,不禁问道:“三妹怎还不回去复命?莫非还有事情?” 金羽仙子一愣,随后回过神来道:“无事!”说罢一路上三十三天去了。 “这头色牛,怎的性情大变,以前却是心存不良,几番打我主意,见面也要动手动脚,多想手段,今日如此老实,却是少见!莫非学了天道之法,去了执念不成?” 见金羽仙子远去了,牛魔王这才嘿嘿阴笑了两声,进了天宫殿。他如今可是得意至极,带兵驻扎在灵霄殿上,又找了一个厉害靠山。 周青与通天教主在宝树城下战准提道人之事,他也知晓,正思付如何向佛门报仇,当年被佛门灭了山阴鬼国,把他赶进了南瞻部洲之中地大仇,却是不可不报,现在正是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我未得元始之境,这一气化十二巫地神通却是异常耗费法力,对盘古真身多有损害,圣人手段,果是不凡!”周青将头上云光之中地混沌钟推了一推,钟声悠扬响起,周身混沌之气一散,尽数收进了体内。 数月前在宝树城下与准提道人大战,被对方打了一跤,受伤不浅,后又将盘古真身之混沌气化为十二祖巫助阵,才使准提道人退去,看似无妨,其实是用了全力,对方乃混元圣人,至高教主,无量量劫都不能灭,周青虽然也是如此,却是依仗了盘古真身,混沌钟的**力,终究是差上了一筹,单独对上,难免不是对手。 不证道果,一切都是虚幻,纵然有通天教主相助,终究不如自己稳妥一些,周青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盘古开天之时,用盘古幡劈混沌,太极图定地水炎见,而后元神化三清,肉身化巫,盘古幡落入元始之手,太极图落进太上老君之手,那太清,上清两道烙印自在其中,周青如能得到两件法宝,参悟其中烙印,自可得成混沌元始大道。 “元始手辣,当年封神,就亲手杀人,除此之外,另五大圣人都自未开过杀戒,如若捅破这窗纸,喉咙怕是日后不妙,如不捅这纸,我却不能证道,却是难办!” 周青心中思付两天,伸出两指,见得清气缭绕,神秘莫测,眯了眯眼睛,站起身来,把足一顿,一条清光上了三十三天外。 却说女娲娘娘见金羽仙子拿回江山社稷图,又过了两天,正是妲己十年火刑已满的日子。 “你去将妲己提来见我!”娘娘一算,正到时辰,忙对金羽仙子吩咐道。 金羽仙子一听,心中也自怜惜,赶紧快叔来到后宫之中,后宫无数宝殿,金羽仙子七转八转,穿过数十层楼阁厅台,猛见一高有十数丈的红玉朱门,上有符印。 金羽仙子揭下符印,推开大门。咯吱!一声响,无穷热量扑面而来,滚滚火焰宛如一条毒龙窜将出来,只见得满目通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