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暗埋地雷

诡楼逸事 208 作者莫言春秋 全文字数 2779字
秦戈突然话锋一转: “伟阳,五味禅宗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不接?你很忙吗?” “有吗?我没听到。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可能我的电话放包里了。他说什么了?” “他问你近来忙些什么。” “哦,回头我回复他。” “不用了,明天他回来。伟阳,你今天好像状态不佳,工作又出问题啦?” “没有啊。还不是你?昨晚硬要跟我探讨什么日本*****!骨头都让你给拆了!腰沉!” 秦戈表情挺得意:“你不是说加藤鹰见了你,也得叫你三声师傅吗?呵呵,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吹牛。”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了?别总把乱七八糟的版权硬往我身上套哈,我可领受不起。” “反正你说的话大概也就那意思,我不管,嘻嘻!大湿!” “行,算你狠!你是家长你说了算。” 被秦戈杂七杂八的一番唠叨,林伟阳的心情反而放松了。 吃完晚饭,秦戈竖起画板继续忙她未完的工作。林伟阳坐在沙发一边泡茶,一边欣赏秦戈的专注。 正看得入神,房内的手机杀猪般嚎叫起来。他赶忙汲了拖鞋进去接听,拿过手机一看,却是梁田打来的。她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打电话骚扰他了。 “喂你好。”他按了接听。 “林伟阳!你什么意思?敢跟老娘抢人?我哪得罪你了?你好色我不管,你不该对小姑娘下手吧?”梁田的语气很冲,连珠炮的发射让林伟阳既措手不及又一头雾水。他打断梁田的话: “停停停,我没听明白,梁姐,我抢谁了?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呀。” “林伟阳,别跟我装无辜。你这种人我最了解。什么都不会,就会装。当初我瞎了眼,被你的外表蒙蔽才看上你。今天你无论如何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跟你没完。” 林伟阳无法按下性子听梁田咆哮,再次打断她的话: “梁姐,我抢谁了?我确实不明白你说什么。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说清楚了,假如真是我的错,你再骂,好不好?” “哼,跟我抢谁?杨飘飘!你凭什么把杨飘飘从我的手下挖走?我的工作室里烂事一大摊,把她挖走,谁帮我干活?你想干什么?你不让我活了是吧?你可真能干缺德事!” 林伟阳这才想起来,在小榄公吃午饭时,聊起分公司的事,何倩说要把杨飘飘也调到分公司充当他的助手。他自忖不需要什么助手,但既然是公司的安排,他唯有接受。吃完午饭,他把那件事给忘了。 原来梁田大动肝火兴师问罪就为这事! “可这件事也与我无关呀?梁田又在搞事!”林伟阳心里有气: “梁姐,梁姐,梁姐,你先打住好不好?在公司里,我林伟阳算什么?我有人事任免权吗?你觉得我有权力调动公司里的员工吗?你怎可以不问青红皂白便训人?肇事者你不找,找我一个路人甲,你发什么疯呀!” “我当然知道你没这个权力。何倩有啊!如果不是你张嘴要人,何倩能说要人就要人吗……”她的话又被林伟阳打断了: “梁姐,你有完没完?哪怕分公司真的要人,我也希望找一个像你这样的熟手,怎会要新人?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向领导要过人。” “哼!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有几根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有不谙世故的小女孩才会被你迷惑!你这种人,不过想利用工作之便,对小姑娘下手罢了,你以为……” 伤及人格,林伟阳再也压不住心头的对梁田的厌恶,他断喝道: “梁田!你他妈神经病是不是?你有完没完?有什么牢骚找领导发去,你对我一个普通员工吼什么?我不是你下属,也不是你领导,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诸多埋怨?以后别再打我电话烦我!”
“林伟阳!你又对我吼什么?我在跟你讲道理!你别给脸不要脸!”梁田也是吼着说话。 “你的道理留着跟你的上司讲去。我没时间和你瞎掰。”不等梁田再张口,他把电话挂了扔在床上,然后走出厅里坐下。 秦戈幸灾乐祸地望着他! 刚刚调好的心情,被梁田的一个电话毁了!林伟阳郁闷得透不气来,他凝望着窗外迷茫的夜色…… “伟阳,伟阳,有人敲门哩。肯定是找你的。”秦戈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他希望门外的人是土肥原,但从敲门的力度判断,外面的人不可能是土肥原。土肥原敲门跟拆门用的力度几乎相当! 林伟阳过去开门,又是杨飘飘。 “嗨,领导!我不打扰你们吧?”杨飘飘的招呼透着天真小女生的可爱。 “不打扰。有事?”林伟阳把身子让开,杨飘飘从他腋窝底下钻进屋内。 “嗨,秦戈姐姐,在忙呢?” “对。请坐,我的手脏,让你领导招呼你哈。”秦戈瞟一眼自来熟的杨飘飘,虽然心头不悦,但并没有表露出来。 杨飘飘已从秦戈的语气中嗅到了不受欢迎味道,她故作不知,走到秦戈身边,看了一阵她画板上的半成品,言不由衷地赞叹道: “秦戈姐姐,你真了不起,画得太美了!” “是吗?谢谢!你们聊你们的,不用理我,我工作的时候一般会间歇性失聪。”秦戈连正眼也没瞟一下杨飘飘,画笔在颜料盒上轻轻蘸了蘸,继续手里的工作。 杨飘飘自讨没趣,只好坐到沙发上。 林伟阳把一杯开水放到她面前,然后把秦戈的杯子倒上茶,递给她。秦戈接过轻抿一口,放回他手中: “有点烫,帮我吹吹。” 林伟阳握着秦戈的杯子坐到那张单独的沙发: “杨飘飘,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来多谢你。昨晚幸亏你帮我,才完成了工作。还有,谢谢你让我跟你到分公司工作。你是好领导,我相信,在你手下工作肯定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样。小事一桩而已。调你到分公司工作是领导的意思,我可没人事权。况且,我也是一个普通员工,到了分公司,我干什么工作还未可知呢。” “啊?你不知道你在分公司担任什么职位?我不信!跟何经理出去了一个上午,她没告诉你?我都知道了!你担任分公司的主管!我的顶头上司!” 林伟阳一副颇为意外的表情: “是吗?我确实还没接到公司的书面通知,也还没签新的聘任合同。于我来说,什么职位无所谓,都是工作。假如真如你说的那样,希望你我将来合作愉快。” “那是必须的。领导,何经理有没有向你透露,我具体负责哪方面的工作?比如……跑业务还是……” “天知道。” “主管大人,透露一点点啦,让我心里有个准备行不行?说嘛,求求你啦。”杨飘飘双手合十向林伟阳行礼。她的举止,与其说哀求,还不如说撒娇。 “间歇性失聪”的秦戈侧头给了她一个白眼。 林伟阳确实不晓得分公司的人事安排,他苦笑: “既然何经理什么都告诉你了,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你的工作安排。假如她没告诉你,而你又很想知道你不妨去找何经理了解,而不是找我。你找错人了。” “无所谓啦,只要和你一起工作,在哪都行。”杨飘飘下意识地朝秦戈那边望了一眼……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