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一

作者白衫岁寒如水 全文字数 5888字
乌斯怀亚,今天的天气非常的温暖,头顶的太阳照亮了地球的整个南极。阳光明媚,微风徐徐。 而就在这样舒适的天气下,在这个城市里边,同样有着一对男女正在互相的“在乎”着对方。 ‘过分了啊,你这样拍内景,我怎么知道你在哪啊。’ 看了几圈都能有什么想法的林溪,也是有些郁闷了。 而看到他这信息的金泰妍,则是笑了出来。 ‘没说不可以的,你也可以这样做的。’ 在发完了前面那信息后,就已经赶紧的离开了原地的林溪,在看到了这个回复后,也跟着笑了。 ‘呀,照你这样意思的话。那我找个男厕所躲着,这游戏还用玩吗?’ 咬下一口蛋糕的金泰妍一看,接着就啐了口这个家伙,“流氓。”说完,继续在手机里回复道,‘那好吧,那下次开始,不可以在内景拍。但是可以躲进去吧,不然的话外面一眼就找到了。’ ‘可以,不过拍照的背景一定得是室外。’这时候已经是躲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林溪,也是非常认真的看着四处商场还有店铺的出口。生怕自己打字的同时,就已经被金泰妍抓住了。 就这样,再次说好了规则的两人,也是继续的在这边逛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两人的心情似乎都开始变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从咖啡店里走了出来的金泰妍,抬头看了眼头顶那轮红日。却是没有半点以往看到好天气时的开心,反而紧抿这嘴唇,轻吟了一声,“太阳这么红,我也穿了不少衣服了啊,为什么我还这么冷呢。” 说完,也许是想不到原因,也许是不愿意去想原因吧。金泰妍转身走向了街道的另一个方向,似乎并没有打算去寻找林溪的念头。而是在这条街道上来回的走着,相比于找人,她这个样子更像是想被人发现。 同样的情况,也是发生在林溪的身上。虽然前面他做出了躲避的举动,可是在某个转角的那里,看到一对情侣非常开心的手牵着手走过之后。他那脚步也是一下子停在了原地,回头,看着对方两人那幸福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了无数迷茫,表情也跟着来回的变幻了几许。 就这样在原地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林溪也是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向了原先自己所在的位置。 但是就是这一个转身离去,在不到2分钟之后,金泰妍的身影是也从转角的那头走来。经过了刚刚林溪所站的这个地方后,看了眼两个分叉的方向,最后选择了一个和林溪相反的街道。 又是一个15分钟过去了,返回原地站了几分钟之后的林溪在没见到金泰妍的身影后。想了想,便也是找了一个附近的标志性建筑,然后拍了一张照片,之后便一直等到了现在。 而另一边,漫无目的的走了几圈下来的金泰妍,也是和林溪一样。在看到街头上的那个唯一的报社后,也是走了过去,然后拍下了一张照片。而在这张照片里边,更是在角落处出现了街道的名字。 当两人看到了各自的照片背景后,林溪首先是注意到了金泰妍的所在地。也不犹豫了,直接翻出导航,然后走向了那边。 至于金泰妍嘛,则也是想起了林溪现在所在的那个背景图,不正是她之前刚刚逛过的商场嘛。跟着同样的,也是朝着那边走去。 但非常不凑巧的情况发生了,因为林溪是在用导航过去金泰妍的那边。所以他所走的路,是导航在地图上标出的其中一条。可是导航终究是机器,选择的大部分都是大道。以至于金泰妍在按照自己记忆的路线返回那边的时候,刚好和导航的指引差了那么一条马路。 所以,在某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当金泰妍正在这边等着绿灯过去的时候,林溪却是在她准备过去的那边同样等着绿灯,然后走向另一个方向。 6 5 4 3 2 1 绿灯亮起,行人脚步匆匆。 因为对面窗户的反光,让金泰妍在这时候选择戴上了墨镜,配上她那近视的眼睛,要想认出别人,起码得等对方进入到她的近处才行了。而在对面,同样看到了绿灯的林溪也是低下了脑袋,看了眼导航的方向后,微微一笑,脚步踩上了马路的斑马线上,朝着对面了过去。 虽然看起来两人相隔得挺远的,但其实这两个地方的距离,也就10分钟不到的脚程而已。 来到商场这边,看着门口那些进进出出的游客和路人,环顾了几下四周,却依旧看不到自己想见到的那个人。就在此刻,金泰妍莫名的感觉到了鼻子有些酸楚。但却忍住了那种感觉,紧咬着唇瓣,转身拦下了一辆计程车。 上车之后,也没说目的地,就说朝着这条路直直开个5分钟,然后停车。 虽然对于这个乘客的奇怪要求很无语,但那个司机还是非常敬业的在5分钟之后,把金泰妍在一个路边放了下来。 下车后的金泰妍看着眼前这个连她都不知道是哪的地方,心里是思绪万千啊。她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的做出这样的举动,大概知道的,就是自己不想让林溪知道,自己正在疯狂的‘找’他吧。 有些时候啊,默契真的不用说出来的。比如林溪和金泰妍两人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金泰妍刚刚做了的事情,林溪也是做了个差不多一样的举动。只不过,相比于金泰妍的直接打车,林溪却是疯狂的冲出了这条街道,来到了一家餐厅前面。 之后,又是两张互换的照片。背景,也是让双方都十分的迷糊。 于是这一次,他们作弊了。没有再打算自己找了,而是直接向当地人问起了路来。接着,便是重复着各种各样的错过。 这次,是你过来我这边,但我却在站在一个你找不到的位置。下次,是你站在我认识的位置,但是我却迟到了。再下下次,我虽然找到了你所在的位置,但是你又生怕我找不到,于是找我去了。 来来回回了几次之后,金泰妍也终于是在一个公园的边上蹲了下来。后面的15分钟,她也没有再起来走去哪了。就这样安静的蹲在地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哭泣,而是看着路人的来来往往,表情有些恍惚。一直到林溪的信息发来之后,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了手机。 而时间到了现在,也已经是傍晚了。 林溪这次发过来的信息也很简单,并没有照片,就一句文字,“晚上了,不玩了吧,找个地方吃饭去如何。” 金泰妍没犹豫,也跟着回了个字过去,“好。” …… …… 晚上,坐在餐厅里吃着晚餐的金泰妍看了眼对面的林溪,说道,“你一个大男人都找不到我,这未免也太丢人了吧。” “谁知道,你到处跑什么啊。”吃着龙虾肉的林溪一听,也是满脸的郁闷。 “不跑难道让你抓吗?”金泰妍有些口不对心的吐槽了一句,心中则是非常郁闷的想着:我是想走到你那边,让你抓住我啊。 而林溪听完后,心中也跟着暗道:那我给你抓啊,你别到处跑就行了嘛。都想直接走到你身边,让你抓住了,你跑什么啊。 两人这样的心思,大家都没猜到。其实很简单就能看透的一件事情,有些时候却因为你本人深陷其中,也是被迷雾遮了眼,变得迟钝了起来。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低头,金泰妍继续的吃着眼前的晚餐,然后很‘不经意’的说了句,“对了,林溪,你知道除了北极的极光之外,这地球上有那些不可思议的自然景观吗?” 这个突然的问题,也是打得林溪有些措手不及了,“不可思议的自然景观?”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很多吧,世界各地都有啊。” “那你有没有想去的啊。”又是一问。
结果却是刚好问到林溪的点上,只见他笑了笑,摇头道,“暂时没有什么想法,这次之后,也是够我好好的消化回忆一段时间了。下次的旅程,估计要等等了。”说完,看回金泰妍,“怎么,你突然提到这个问题,你是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点点头,金泰妍没有否认,“对啊,看完了极光和南极之后,我有挺多地方突然想去的了。” “比如?” “比如啊,澳大利亚的赫特泻湖啊、斐济的心形岛、哥伦比亚的彩虹河、格陵兰雅各布港冰川、美国蒙大拿冰川国家公园的彩石、塞米蒂国家公园的彩虹瀑布、斯洛文尼亚的Mostnica河谷、苏格兰斯凯岛的仙女池,还有你们那边锡安国家公园的蓝色池塘。” 这一连串的地名和景观名字,也是让林溪彻底的懵了一脸。半响后才恢复过来,有些怪异的看了眼对面的那个小人儿。真的想不到,以前从不喜欢去旅游的她,现在变得这么喜欢旅游了起来。 同样看到林溪那惊讶表情的金泰妍,则也是微微一笑,“怎么,我这样子很奇怪吗?” “不会啊,就是觉得你这样挺好的,比刚认识你的时候好多了。”摇头,林溪也还了一个笑容,轻声回道。 “是吗?”林溪的回答,让金泰妍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然后抬起脑袋,用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向林溪,“对了,刚刚下午的游戏,我们不是还没分出输赢吗?” 虽然不知道金泰妍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林溪也还是点了点头,“的确,怎么了。” “那我们再来一局吧。”咬紧牙根,金泰妍提出了一个要求。而林溪则是一楞,但是在看到金泰妍那章认真的表情后,也是答应了下来,“好的。” “那就从一会吃完饭后开始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不玩太久,就一个小时怎么样。”金泰妍继续说这规则,“也就是说,在这一个小时里边,我们各自有3次目标和机会,够用了。” 林溪没有问题,所以再次的点头了。 …… …… 10几分钟后,吃过晚餐后的金泰妍,率先的离开了餐厅。用林溪的话来说,女士优先,给你10分钟的逃跑时间。 于是,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情况的金泰妍,也是在走出了餐厅之后。随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接着让司机师傅载着她在2个地方停下了车,然后在那里拍了一张照片后。再次的坐上了车里,给出了最后的目的地,酒店。 而等第一个15分钟到了之后,餐厅里的林溪也是早已走出到了外边,找了个不远的地方。在看到了金泰妍给的照片后,也是把自己的照片发了过去,然后找人问路去了。 如此的情况,连续到了第三个15分钟后,林溪还是没能找到金泰妍,脸上也多了点着急的神情。终于,在这个时候,金泰妍最后的一张照片。 然而当他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却是一脸的震惊,接着想都没多想,就打算给金泰妍拨去了电话。结果电话还没打去,金泰妍的下一条信息就直接过来了。 ‘过来吧,别打电话了。’ 于是林溪也放下了手机,一脸沉默的拦下了一辆计程车,朝着距离这里不到5公里的马尔维纳斯国际机场而去。 …… …… 马尔维纳斯国际机场,是世界最南端的小机场,也是一个非常酷炫的袖珍机场。整个机场是主结构是纯木装潢,看起来好像就是一个大型的木屋而已。之前林溪他们搭乘飞机降落的时候,还以为要直接降落海面之上呢。 只不过,这次林溪赶过来机场之后,却是没有什么心思去观赏这个特色装潢了,直接的就朝着安检入口那边跑去。 机场不大,所以没一会的时间,林溪就看到了那个正安静的站在安检口前面的金泰妍,还有立在她旁边的那些行李箱。看到这后,林溪也是立马的跑了上去,一脸严肃的问道,“呀,你闹什么啊。” 然而,金泰妍却是笑了笑,指着林溪说道,“嗯,你找到我了,我欠你一个要求,你别忘了。” 这一下,林溪终于明白了金泰妍为什么这么纠结着这一个游戏了。目光和神情,也在紧紧的注视着金泰妍;变得挣扎,变得纠结,变得心疼,也变得疯狂。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看着他那变幻的神情,金泰妍虽然心中疼痛无比,甚至出现了窒息感,但此时也总算找到了一丝温暖和满足。接着,嘴角的笑容慢慢的变得灿烂了起来,“好了,飞机就快要起飞了,我要走了。” 对面,林溪还是不说话,哪怕金泰妍已经转身,准备走进安检口了。他也还是注视着那个背影,一脸的沉默。 直到那个脚步站的迈了出去之后,他这才突然的拉住了金泰妍的手,猛地把这个小人儿拥有的怀中,抱着对方深吻了起来。 也许是一辈子,也许是眨眼之间。 金泰妍第一次主动的推开了那个无法忘怀的怀抱,抬起那白皙的手臂,拍了拍林溪的肩膀,嘴角的笑容依旧灿烂。 没说一句话,就给了他一个微笑。然后再次转身,走进了安检。 站在后面的林溪也没有开口,依旧沉默。而且这次没有再次拉住眼前那个渐渐离去的小人儿,只是紧抿着嘴唇,一直看着对方消失在了眼帘之中。跟着又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而就在这时,一架飞机从外面的跑道起飞。然后一条信息,也从那里传到了林溪的手机里边。 ‘欠你的要求,我不会忘记,也请你别忘了。还有,顺便分点心出来,记住我这个欠你债的债务人吧。’ 看着这个信息,林溪那已经酸楚了许久鼻子和眼睛也终于决堤了。泪水一下子没忍住,悄然无声的从两边滑落了下来。 是啊,因为怕被遗忘,所以为了被你记住。我宁愿输给你,以这样的一个身份占据你心底的一个角落。就这样,足矣,满足矣。 而林溪哭着哭着,却是突然的笑了出来,但是越笑,眼泪却掉得越快。 笑,是因为有了这个关系,两人再怎样都还在互相亏欠着,不至于毫无关系了。哭,是因为两人就这样突然的从热恋的情侣,掉落到了需要用这样的情况才能保持最后一点联系了。 起身,抹去泪水的林溪慢慢的走向了机场的外边。同时,嘴里似乎也在哼唱起了一首歌曲。 …… …… 和林溪一样的,还有那个坐在飞机上狂哭着的金泰妍。紧咬着唇瓣,眼泪不要命了一样在她那脸上画下了两行泪痕。而她只能看着屏幕上自己和林溪的那张合照,看着往昔两人那幸福的笑容,结果泪水却是掉得更猛了。 虽然之前就已经是分手了的,但那也只是一个书面形式而已。不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真正的分离。 之前金泰妍觉得,也许有了上次那封信之后,自己这次的这个决定,一定是最好的分离方式。然后到了现在,她才发现,无论是怎样的方式,她都不想经历。 因为,她都不愿意。 然而现实就是这般残酷,残酷得一塌糊涂。 就在这时候,悲伤哭泣中的金泰妍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她耳边哼唱着一首歌曲。 ————————————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要不然凭何怀缅 ……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