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乌儿寨【下】

红楼名侦探 587 作者嗷世巅锋 全文字数 4896字
乌儿寨最高大的香樟树下,耸立着一座八成新的竹楼,那是契力普与法图娜的家。 打从三年前成亲开始算起,两人在这座竹楼中,已经度过了一千多个和和美美的日子。 然而最近两人之间,却出现了不和谐的裂痕。 至于原因么…… “不过是生的白皙些,怎就把他的魂儿给勾去了?!” 法图娜攥着一只牛角梳,几次运气想要砸在对面的铜镜上,却终究不忍心下手。 就在半个多月前,这面契力普从山下抢来的铜镜,还是法图娜最喜欢的东西,她几乎每天都要花上大把时间,在铜镜前梳妆打扮。 然而如今再看到这枚铜镜,法图娜却总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丈夫梦呓时都念念不忘的汉人女子。 就连铜镜里映出的影像,看上去也像是在嘲讽她那黝黑的皮肤…… 别误会,法图娜并不是什么丑女。 事实上她皮肤属于健康的小麦色,稍显硬朗的五官,配上矫健修长的肢体,原汁原味的呈现出了山乡女子的野性与活力。 啪~ 法图娜将牛角梳,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琢磨着,若是契力普晚上不肯回家的话,自己到底该如何炮制他。 然而就在这当口,一阵阵悠扬激昂钟声,突然自寨门附近传了过来。 “汉……打来……汉……” 同时传过来的,还有断断续续的喊声。 是契力普在叫! 法图娜霍然起身,几步抢到了窗前,向着寨门的方向眺望着。 然而隔着里许远,中间又歪歪斜斜的挡着几栋竹楼,压根也瞧不见什么有用的。 法图娜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寨门前看个究竟,却听下面有人吆喝道:“法图娜,你在家看好察哈,别让他去寨门附近胡闹!” 法图娜循声望去,却原来是自家阿爸和附近几户人家的男丁,正准备去寨门前备战,于是下意识的先点头应了,随即又觉得不对,忙探出身子叫道:“阿爸,察哈去找契力普了!” “这该死的憨娃儿!” 不出意料,楼下传回了一阵咒骂声,紧接着就见阿爸带着人,风风火火的冲向了寨门。 法图娜见状,心下却是松懈了不少——阿爸是寨子里最有经验的勇士之一,有他照看着,契力普和察哈应该会平安无事。 毕竟这几百年来,从来没有外敌能攻破乌儿寨,即便有人打上门来,最多也就是伤到十几个人罢了。 当然,即便放心了大半,法图娜还是依照着祖辈传下来的方式,在床前默默的祷告着,希望祖先保佑自己亲人平安无事。 蹬蹬蹬…… 也不知过了多久,楼梯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契力普?” 法图娜试探着问了一声,就听下面有人激动的应了一声:“法图娜!” 是察哈! 应该是被阿爸赶回来了吧? 法图娜忙起身相迎,同时急切的追问道:“契力普怎么样了?他有没有……” 话说到一半,她就发现察哈后面还有跟着个人,却正是自己担心不已的契力普。 可他眼下不是应该守在箭楼上吗? “你们……” “哇~!” 法图娜正待发问,察哈忽然一头撞进她怀里,嚎啕大哭道:“我……我不要抢汉人了、我再……再也不要抢汉人了!” 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这小鬼头不是总埋怨,契力普和阿爸不肯带他去山下杀汉狗么? “完了、全完了!” 正疑惑间,又见满头大汗的契力普一屁股瘫坐在地,两条腿八字形的颤抖着,亮出了一裤子的潮湿。 “什么全完了?!” 法图娜听到这里,心下已然有了不详的预感,忙追问道:“阿爸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阿爸……阿爸被那个汉人……” 契力普死死的攥着自己的衣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阻止心脏从胸膛里跳出来似得。 说到汉人二字,他充满血丝的目光凝滞了一瞬,随即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不!那不是人,那是个怪物!是汉人里的恶魔!” 怪物?恶魔? 难道山下的汉人,找了会诅咒的巫师来报复? 法图娜正待再问,却见丈夫颤巍巍的举起双手,似是攥着什么一样,猛地往身前一挥。 “阿爸拼命……拼命的用刀去挡,可是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就一剑,那魔鬼只用了一剑,阿爸就被砍成了两截!” “阿爸当时还没……没死透,我看着他……看着他拼命把肠子往肚子里塞,可怎么塞也塞不回去……” “那汉人还在杀、还在杀!好多人都被他杀死了,头人死了、寨子里最厉害的勇士也死了!” “我看到……看到他们的眼睛,比活着的时候更圆更大! “是魔鬼、汉人派了魔鬼来报复!” “谁都逃不掉、谁都逃不掉!” 手舞足蹈的动作、声嘶力竭的吼叫,无不证明契力普已经迷失了神志。 而他这一番语无伦次,却仍是听得法图娜手脚冰凉。 阿爸死了! 头人也死了! 汉人的军队打进了寨子,带队的还是个像魔鬼一样恐怖的怪物! 自己会怎么样? 像阿爸一样被杀掉?! 还是像头人圈养的汉人女子一样,过着连畜生都不如的生活?! 想着这些事情,法图娜也开始颤抖了,满怀绝望的颤抖着。 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向先祖祈求着神迹的出现。 然而…… “不要靠近门窗!” “保持三人一组,不要落单!” 一声声汉人的呼喊,彻底打碎了法图娜的期盼,虽然她并没有听懂那些话的意思,却还是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躲起来! 必须赶快躲起来! 她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将神志不清的丈夫弄到了床底,然后又扯着察哈,躲进了橱柜之中。 橱柜的空间并不大,能藏下两人已经到了极限。 在那闷热与逼仄之中,法图娜紧张的竖起了耳朵,却只能听到自己和察哈的心跳,以及粗重的呼吸声。 汉人竟然没有上楼? 绝处逢生的惊喜,让法图娜几乎要落下泪来。 然而很快的,她就发现没人上来,其实比有人上来更可怕! 因为一股呛人的焦糊味儿,顺着橱柜的缝隙,钻入了她的鼻孔之中。
汉人在放火! 汉人要将自己连同这竹楼一起烧死! 法图娜一颗心如坠冰窟,仿佛所有的血管,都在这一瞬间被冻结了起来。 下一秒,她猛地推开了橱柜,扯着察哈就要往外冲。 然而却有人比她还快了一步! 是契力普! 他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柄匕首,嘶吼着朝楼下扑去。 “契力普!” 法图娜追着喊了两声,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契力普,猎豹似的冲下了楼梯。 眼见一楼已是浓烟滚滚烈焰升腾,法图娜迟疑了一下,并没有跟着契力普冲下楼去,而是转身扑到了窗前,探头向楼下望去。 “杀、杀啊!” 这时契力普也已经咆哮着,从正门冲了出去,不管不顾的,扑向了离自己最近的汉人官兵。 嗤~ 然而还不等契力普扑到近前,一只粗短的弩箭,便深深嵌入了他左侧的太阳穴里。 契力普的身子在惯性带动下,又往前冲出了半步,然后噗通一声栽倒在尘埃之中,再没有半点声息。 “契力普!” 法图娜放声尖叫着,再顾不得楼下的烈焰与浓烟,踉跄着冲出了竹楼,抱住契力普的尸首嚎啕大哭。 “呦~!” 某个身穿齐腰甲的军官打了声呼哨,一双桃花眼盯着法图娜上下扫量,口中啧啧赞道:“想不到这蛮子的婆娘,倒也有些姿色。” 一边说着,他就忍不住法图娜身边凑。 “殷澄。” 沈炼阴冷的嗓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做你该做的,不要节外生枝!” 殷澄打了个寒颤,刚转身想要解释几句,谁知那熊熊燃烧着的竹楼里,竟又冲出个身影,直直的向他撞了过来! 殷澄吓了一跳,慌忙跳开丈许远,警惕的用刀护住身前。 然而预料中的突袭,却并没有成真——从火场里冲出来的,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半大少年。 而且看他大口喘息惊魂未定的样子,显然冲出来,也不过就是为了逃命罢了。 “娘了个巴子的!” 见自己竟是被个孩子给吓到了,殷澄顿时恼羞成怒,举刀就要当头剁下。 “殷澄!” 沈炼却再次喝止了他,用手指着身前的水井,一脸的不耐之意。 “呸~遇上我家百户,真是便宜你了!” 谢澄啐了一口,却也不得不收起腰刀,从背囊里摸出个纸包裹来,一边往那井里倾倒,一边没话找话的搭讪:“大人,以前就听说孙大人是能以一敌百的猛将,今儿一看才知道错的离谱——这分明就是一骑当千啊!” “我估摸着,要不是还得放火、投毒,这买卖有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闭嘴。” 沈炼摩挲着腰间的手弩,没好气的呵斥着:“没灌猫尿,怎得还这么多废话。” 他不提‘猫尿’还罢,这一提起来殷澄登时咽了口唾沫,垂涎三尺的道:“听说这寨子里盛产好酒,大人,要不咱们弄几坛回去,庆功的时候也好……” “你……” 沈炼一瞪眼,正待发作,却忽听斜下里有人扯着嗓子哭喊:“饶命、饶命啊!我……我知道汉人……汉人女子被关在哪里!” 沈炼与殷澄对视了一眼,忙循着那声音找了过去,却见三名官兵正将一个中年蛮人逼在墙角。 那蛮人吓的涕泪横流,一边用汉人官话哭喊着,一边跪地求饶不止。 沈炼上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揪了起来,厉声喝问:“这寨子里当真囚了汉人女子?快说,人在何处?!” “军爷饶命、军爷饶命!” 那人起先只顾讨饶,被沈炼抽了一记耳光之后,才终于冷静了些,忙指着东北角道:“一共有二十几个汉人女子,就关在那边儿的酒窖里!” 沈炼一把将这人推给了殷澄,吩咐道:“走,带上这厮过去瞧瞧!” 两人连同那三名官兵,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酒窖附近,却见那门前也已经点起了火头,一队官兵正往那火里不断堆柴。 “住手、快住手!” 沈炼忙冲上前,用刀将那干柴烈火,一股脑都挑到了别处。 也幸亏那火刚点起来,否则他便是再好的刀法,怕也是无济于事。 见那酒窖的门依旧紧闭着,沈炼飞起一脚将其踹开,闪身在一旁等了片刻,见并没有人躲在门后偷袭,这才向里面喊话:“里面有人吗?我们是朝廷派来平叛的官军!” 这一声喊,里面便好像炸开了锅似的,不只有多少女子乱糟糟的哭喊着。 因都是湖广的方言,沈炼也没听太懂,只大概明白她们是在求救。 然而除了那求救声之外,却并不见有人自里面出来,显然酒窖里除了汉人女子,也还有蛮人存在。 “去取一面滕盾来!” 沈炼一声令下,立刻有人去寨门左近,寻了面滕盾过来。 沈炼伏低了身子,将滕盾顶在身前,又命殷澄押着那会说汉话的蛮人,紧跟在自己身后,一边往里走,一边用蛮语命令里面的蛮人缴械投降。 “啊!” 就这样往里走了没几步,斜下里忽然有人大吼一声,紧接着滕盾就不知被什么东西,狠狠劈了一记。 沈炼将那兵刃顺势往外一带,反手就是一刀撩在了对方身上。 嗤~ 先是热血喷涌,紧接着那粗布衣裳一鼓,却是兜了一肚子的肝肠肺脏! 沈炼不慌不忙的,用滕盾将那尸身推开,冲身后喝道:“缴械不杀!” 那会说汉人官话的蛮子,倒也是个机警的,忙也用蛮语叫嚷着,命令里面的同族放下武器。 这次倒还真有些作用。 就听得当啷一声,似乎是什么兵刃被扔到了地上。 然而下一秒,凄厉的惨叫却也从酒窖深处传了出来。 同时传出的,还有女人们尖利而癫狂的嘶吼声! 这是? 沈炼小心的挪开滕盾,定睛向酒窖深处望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无比疯狂的一幕! 一群赤身裸体的女子,将两个蛮人团团围住,争先恐后的,用牙齿撕咬下一条条、一块块血淋淋的皮肉,硬生生的吞入了腹中! 那些皮糙肉厚的地方,一时还不见如何,但蛮人的面孔上,却已经被啃出了森森的白骨! 他们嘶吼着、惨叫着、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被女人们分食的下场!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