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变天之时

红楼之庶子风流 392 作者屋外风吹凉 全文字数 4093字
运河上,一艘大船顺着冬季少有的东风,扬帆疾行者。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再过两个时辰,就能自运河入长江了,届时船速还会更快一些,也就愈能远离危险远些。 客船内,白世杰看着拉着幼弟的手不住摩挲脖颈的夫人,心中难免有些庆幸。 娶妻娶贤,更要娶门当户对,老人之言,诚不欺他。 当年白世杰十四五时,何曾没有对爱情的向往? 也曾幻想过纯粹的感情,可是这种想法被家里毫不留情的镇压了。 白家花费了不知多少气力,泼出了山海般的银子,最终才从江阴秦家娶回了这位嫡女为正妻。 尽管这位正妻极为好妒,还是“扶弟魔”,各种往娘家送物送银送好处,他几番看不过去想要发作,却都被他当时还在世的父亲给制止。 也许是感念公公的大仁大义,秦氏后来渐渐收敛了往娘家搬东西的做派,除却依旧照顾幼弟并好妒外,她愈发能做得好白家的当家大妇了。 原本,白世杰以为这就是他父亲的高明之处,却没想到,他父亲的远见远不止如此…… 当初他父亲的纵容,今日竟得到了这样巨大的回报! 被锦衣缇骑围住白家大宅时,连白世杰都已经渐渐失去信心感到绝望,然而他这个素来都瞧不入眼的妻弟,却给他带来了如此大的惊喜…… 秦栝竟然求来了甄家那位大公子甄相助,还果真将他一家给救了出来。 死里逃生啊! 只这一次,秦栝就将他以往欠下的所有的“债”都还个精干还有富余。 只是…… 听着对面那姐弟俩的对话,得知今夜之事原来秦家本不同意出手,是秦栝为了救姐自作主张行事后,白世杰眼神渐渐微妙起来…… 也对白家的处境不那么乐观了,难道百年华族的白家,如今就要面对寄人篱下之辱? 不!白世杰虽然不乐观,但也不会悲观。 因为无论如何,秦栝插手了此事。 秦家就算再想冷眼旁观,想避免引火烧身也已经晚了! 如果白家现在再出了什么事,难保不会供出秦家,到时候秦家就会涉嫌谋反,便会落到和白家一样的下场…… 忽地,白世杰眼睛猛然圆睁! 他想到了一个极让人恐怖骇然的念头,这个念头,让他瞬间汗如浆下! 秦家?! 是秦家! 那个心毒手辣的黄口孺子,他真正的目标根本不是白家,从来都是秦家!! 今夜,是他故意使然! 一瞬间,之前好多如迷雾般遮蔽事情头尾,令白世杰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这一刻好似如有天助般,让他终于贯穿明白过来。 说什么他以一介商贾控制官员,说什么心怀不轨图谋造反…… 都是放屁!! 这些,都是那黄口竖子为了助新党推行新法,为了新法在江南迟迟不能解开的僵局破局! 而这竖子破局的法子,就是透过白家,击打秦家! 他不敢直接对付江南世家,尤其是江南十三家以及背后隐藏的庞然大物甄家。 他怕引起江南动荡…… 所以,那黄口小儿就当着天下人的面说什么此次南行与新法无关。 现在看来,却是早已挑中了他这个“软柿子”。 又是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啊,只是这一回他做的更隐晦,也更阴毒…… 好深的心机! 好狠的计谋! 好可恨的贼子! 白世杰心中愤怒欲狂! 却不只是为了这番算计,而是…… 那贾家小儿将白家看成了什么? 是让他踏脚而上的白骨阶梯么? 这个没人性的畜生,在他眼里,偌大一个白家,只是一个引子?! 虽在心中咆哮疑问, 若非如此,早就得到了罪证的锦衣卫,为何还要再围困三日而不是直接动手? 那心思缜密的小贼,偏生在收网之日去游劳什子大明寺…… 他这是明目张胆的骄敌之策啊! 偏生一群蠢笨如猪的人都信了…… 上当了! 上当了! 白世杰猛然站起身,抬脚要往外走,可是刚刚抬起的脚,却又缓缓落下。 站起的身子,也一点点坐回了原位…… 白世杰面色变幻起来,事到如今,他说出来又有何用? 若无秦家帮助,在白家原有人脉渠道大部损毁的情况下,白家一家根本不可能有机会逃出海的。 是的,他已经打算去出海谋一条生机。 白家是知道自南海往西,还有一片大乾的王法管束不到的天地。 白家曾与那边之人通过商,甚至设有门铺在彼处。 只要能够往南逃,逃到海船上,白家才算真正的逃出生天。 往后,再慢慢想法子洗刷罪名,回归故土。 白家绝不能过如丧家之犬般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但又总要先活下去再说其他…… 所以,他更不能将之前的那些猜测说出来。 他若说出来,白世杰相信秦家姐弟俩绝不会让白家人暂时躲入白家修整,更不会让秦家的力量来帮助他们南下。 说不定,还会大义灭亲! 这是白世杰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深吸一口气后,白世杰面上再次浮起微笑,插入秦家姊弟间的话,道:“夫人,这次白家得以逃脱大难,子远居功甚伟。刚才在码头上,为了感谢甄家那位大公子,将老宅后花园埋的那八十万两银子给了他,我这个做姐夫的对外人尚且大方,对自己的小舅子难道还能小气?
这次逃出门虽然慌乱,现银没带多少,银票也只有十几万两之数,但白家在江南六省的门铺商契和田产地契都带了出来。 咱们在岳家修整几日就要继续南下出海了,留着这些田宅商铺也没甚用,夫人你最疼爱子远,不如都给了他去用吧。 虽然没多少,但价值二三百万两银子还是有的。” “嘶!” 秦家姊弟俩听闻如此巨大的数字,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别说秦栝,就是“扶弟狂魔”秦氏,都有些吃不住这么大方,犹豫了下,劝道:“老爷,就算要南下,将那些宅地变卖些,当做盘缠也好。纵然一时卖不掉,暂且留着,等日后总有归来时,一样是白家的产业呐!” 白世杰闻言,心里微微不忍的动了下,不过随即再度坚硬,他笑道:“夫人,咱们并不缺盘缠。况且真到了归来那一天,也还有子远帮衬着咱们。与其让那些产业白白荒废在那里,不如给他拿去用。这回他帮白家这样大一个忙,背后人情必不会少。并且以后的人情交往经济事务都不会少,夫人你就要随我南下,餐风露宿,吃苦受罪,我知夫人最爱子远,能给他们些帮助,你日后也不会太担心。” 这番话真让秦氏感动的泪流满面,她拉着秦栝叮嘱道:“往后你可一定要记住你姐夫对你的好,往后白家回来时,你也要记得回报!那些财产,你只用一半,剩下一半给你姐夫时刻留着。” 秦栝一点不小气,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儿,连连点头道:“姐夫、姐姐放心,我不过暂时替白家保管一二罢,谁还真有脸贪墨自己亲姐姐的财产?” 秦氏闻言欣慰道:“果真长大了……你姐夫给你,是真心实意想谢你,你虽不必都受了,受一半也是好的。等回了家,你同爹娘说了,他们就不会怪你这次自作主张了。” 秦栝闻言,连连点头称是。 白世杰笑道:“我去让人将地契什么的取来,你们姊弟再多说会儿话。” 说罢,在秦家姊弟的护送下,出了房间。 等出门后,白世杰仰头望着船外苍穹上稀疏的晚星,眼中寒芒闪烁。 朝廷破了秦家,以此为突破口得以推行新法后,必会再安抚江南世家。 到时候,白家再想法子,看能不能有转圜的余地。 只要银子使足了,总有机会。 等白家喘过这口气,度过这一劫后…… 他的敌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白世杰眼中的恨意惊人! …… 翌日黎明,天色尚暗。 一阵阵悠扬的钟声响彻大明寺这座千年古刹。 贾琮自睡梦中醒来,看了眼身边如树獭般将他牢牢抱住的春燕,不由微微苦笑。 看起来,她还只是个小女孩…… 小心的将“树獭”剥离,让她继续睡觉,贾琮悄然起身,穿好衣后,出门往庭院内走去。 “大人!” 精舍前院,早有人候在那里,见贾琮到来,展鹏、李蓉忙迎上前去。 贾琮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二人一眼,却没多提闲事,问道:“怎么了?” 李蓉俏脸通红的低下头,展鹏则有些得意的打了个哈哈,然后正色道:“大人,大明寺山门外来了好多大官儿和员外爷,都急着要见你。还有上回那个按察使也连夜来了,好说歹说都要求见大人。” 贾琮闻言,仰头看了看东方的一抹鱼肚白,心中算了算时间,摇摇头道:“还不到时候……你去告诉他们,就说我已经派人去追查白世杰的下落。当前之际,首重查抄白家大宅,继续寻得谋反罪证……白世杰丧家之犬耳,无需关注许多。” 展鹏闻言,抓耳挠腮道:“大人,是不是太敷衍了,这番话连属下都说服不了,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么?白家还需要什么罪证……” 贾琮皱眉道:“你懂什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说的太明白和什么也不说,反倒不如这般。行了,别在这想了,赶快去办事吧。等忙完这一阵,我给你和李蓉放几天假,你们去游山玩水一番。” 展鹏闻言登时大喜过望,连连谢过贾琮后,脚下如飞般去办事了。 李蓉也红着脸离去,正好空出位置来,让贾琮一点点拉伸起筋骨来…… …… 扬州府,赵家大宅。 经过一夜详查,赵朴终于弄清了昨夜之事的大致状况。 只是没等他做出什么定论,就得闻甄家大爷甄前来拜会。 赵朴亲自将甄家这位大公子迎进堂内,几番客套话后,从甄口中得到的消息愈发印证了他的推断。 只是,以赵朴活了一辈子的智慧,他都猜不出这件事甄为何会插手? 而当甄后来终于忍不住道出来意,他想借用赵家地主之便,等他从白家老宅起出八十万两金银后,请赵家帮他融了,再送往金陵。 听完甄之言,赵朴彻底震惊了。 他一声不响的看着甄看了好久后,才婉言拒绝,而后端茶送客。 等甄不高兴的离开后,赵朴面上的震惊动容之色还未消散。 布满老年斑的脸仰起,看着头上这片江南的天…… 似乎,真到了该变之时了……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