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早晨与骚动

幻之盛唐 323 作者猫疲 全文字数 6065字
直到因缘际会,被抓进军队,得到了同样半桶水的我,关于外科手术,以及细菌、病毒学的一系列粗略建议和概念后,顿时茅塞顿开,在无数**实践和实验中,终于突破许久以来的瓶劲,甚至和他的追随者一起,不但恢复了很多特效古方,还开创了一个被称为针刀派的全新医药学科。 近代外科医学的发展,最重要就就是麻醉药的应用普及。而人工合成的麻黄素之类发明前,鸦片的几种提取物,一直是现代医学发展的重要组成。 另一个时空的希腊、罗马时代,虽然已经有了外科医术的原形,甚至拥有了眼科、脑科等诸多见诸历史的成功范例,但不幸的是,他们走了一条和东方的中医内科,不同方向的道路,而且没有足够的时间完善与之配套的药物学理论,成为一个完整的医学体系,长期缺乏消毒和麻醉药物,结果是把治疗对象的生命,托付给了不可捉摸的运气,直到中世纪末。在诸多医学成功范例背后,是更多为了医学探索,而活活被痛死或者死于术后感染地患者。 教会的崛起,更是让希腊、罗马时代发展起来的医学成果,成为了短暂昙花一现,教会奉行上帝造人说的,以亵渎之名。严禁任何对人体内部的探究,于是继续在暗中秘密研究的传承者,就在教会的追杀和迫害中,逐渐演变成了西幻小说中,死灵法师地原形,和众多同为近代科学原形的练金术士、巫师们一起。上了火刑柱。 这也要感谢罗马天主教。感谢暗黑世纪的宗教裁判所。正是他们对知识探索者的疯狂迫害,绞尽脑汁的罗织。各种毛骨悚然的罪名,拼命地妖魔化任何异教徒地民族和信仰,才有了我们奇幻小说中津津乐道地野蛮人、法师、术士、德鲁伊,妖精、女巫、恶魔等诸多形象。象自然之子德鲁伊的原形,就来自古高卢人地原始崇拜的森林萨满,而妖精的起源来自日尔曼神话的始祖巨人,矮人的原形之一。其实是与肆虐西欧的海盗民族维京人。联系在一起。 因为教会作为大破灭的暗黑时代之后,唯一旧时代知识和文化传承地把持者。最害怕地就是人们自发对科学的探索精神,会打破教会地一贯以来的垄断和迷信,因此不择手段的迫害和和摧毁任何接近近代科学的萌芽,试图阻止和延缓欧洲文明进程。结果文艺复兴时代一爆发,教会就成了最大的谎言和笑料。 所以西方人津津乐道的所谓罗马希腊时代的医学成就,事实上与现代科学没有任何直接传承关系。 但话说回来,让我出呼意料的是,后来才发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有类似鸦片制品流通了,不过是作为珍贵的稀有药物来使用。 其中最有名的成品,就是据说由古彭多斯国王,米士里达特发明的底也迦丸,又经罗马时代的药剂师普林尼改进,号称万能解毒药,可以止痛,也有相当的成瘾性,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随着往来东西方的安息人,流传到了中土,成为一种特效药。 龙武军接管洛阳大内的时候,在安禄山的居所里,就发现了不少类似的东西。据说是他一直害怕别人下毒,再加上的眼疾和早年的旧创发作,一直这东西来镇痛解疾的,长期的服用也使得他越发依赖这东西,而性情狂乱暴躁,最终招来了杀甚之祸。 底也迦丸的发现,也为制品改良的方向提供了样本。 既然有初一,我也不怕十五了。 后来干脆下定决心,派人送带夷州去,以剧毒药为名秘密试种植,干瘪的果实中至少有一半的种子抽出芽来,于是几次轮种下来,就积累和扩张了相当的产量,目标的实验市场也选好了,夷州的位置相对很好,无论是北向的新罗、日本,或者是南向的诸多海国,都有环大陆的信风和洋流,是天然的商业航线。 但人算不如天算,这种东西首次应用,居然是发生在夷洲的土人中。 夷洲的土著亦属于吴越山夷人后裔的海路分支,正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的父系氏族联盟,已经有相当生产力,种植稻梁黍麻豆等作物,没有牛马驴羊等大型动物,饲养的鸡猪却很多,只有木、石的农具,还保持了相当部分食人的风俗。 到了唐代,已经形成的部落联盟长制度,最大的部落斯欢氏,自隋攻夷州以来已经是第六代共王了,共王下由有若干个酋帅,各领一洞(大部),洞下各有小王各凌夷小部,小王之下,就是聚落性质的村寨,首领叫鸟了帅。 但这些土著还没有文字、历法、律令,全凭草木枯荣和日月的盈亏,来判断季节。平时居栏干、兀头穿耳,穿树皮衣戴羽冠,以敲木鼓集会,武器主要是骨制和石器,几乎没有铁制品,因此平时对付一下野兽尚 对上武装护卫的流民团,除了先期的惊恐外,就几乎是屡战屡败,再加上交流通讯手段落后,相互有有矛盾,借夷州管制。就近借温麻兵和僚兵在沿海平原上的扫荡几乎是势如破竹,一气抓捕了大量的奴隶。也只有一些彪悍的山落,能仗着熟悉山林,在靠近山地地地区,依旧抵抗周旋一二。 现在,除了偶尔不时还会有零星的土著出来,抢夺流民屯垦点放养的猪羊。岛上几条大溪水系周围,已经没有多少大规模土著的行迹了。。 但不知道是谁最先开始,看守严密的种植区,把这东西提炼的残渣当作毒药,来防止被土著偷割走一些半成熟的作物,结果毒药没能毒死人。却被当成十分不得了可以缓解病痛地神药。并以此为契机引发大量土著出山抢劫的事件。。。。但结果还是一样。这次由斯欢氏领头的北山土著联盟的乌合之众,在低地的被武装流民团打的大败。再次一轰而散逃进山林。 后来才发现,这些果壳、碎花之类地残渣,少量地混在饮食里熬煮,可以有效地控制那些难以驯化的土著奴隶,让他们精神百倍,干劲十足,难以自己。。自此来打开了另一个潘多拉地盒子。 既然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必要再藏曳着。 从另一方面来说,鸦片制品也是一种迅速敛财的捷径。有计划的种植和输出,对一直苦投入限制的夷洲和海南来说,也是一种不错的补益, 要知道, 近代历史的鸦片贸易,就为西方工业革命史的奠基,掠夺了数以亿计地白银,而且海岛地环境,相对利于控制和垄断,既然要避免用来祸害国人,那需要一个海外市场,起码如果用于那些外藩,比如附近的新罗、日本什么,就没有道德上地负担了。 当然,就我私心的长呀规划来说,如果有机会,将来能够打通贸易线,我也不介意把这东西,当成来自东方的秘药,高价卖到拜占廷或者阿拉伯大食去。 这些传统大国的市场足够大,也有足够的财富和消费群体。让西方人的祖先,也尝尝毒品战争的苦果,要知道,早期的鸦片制品,一直是西方上层社会中流行的消费品,用来壮阳和提神的神奇药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基督山伯爵》的小说中,那位复仇者爱德蒙特,将这种东西作为解毒和帮助集中思考的良药。 撇去它的危害不说,鸦片战争之前,鸦片制品已经在西方世界流行了数百年,却鲜有听说象晚清那样造成严重灾害的,其间,倒是颇有舆论惊叹说,来自中国的茶叶,已经让大英帝国的子民变的颓废和疲软,主要还是看上位者这操控的手段。 就目前的消息来说,合格的成品已经有膏药和液剂两种档次,其中通过添加的中药成分,降低和延长一些副作用。而另一些提纯的样品,作为某些奢侈品的添加成分,已经通过一些渠道,流到了西域一些小国君王的手里,反响还不错。 但我的计划还远不止如此,除了医学和商业价值,鸦片的其他应用方面很广泛,这也是一件很好的武器,比如用来对付我的敌人,提纯的毒品未必不会比慢性毒药,更让让人难以察觉。我记得美国历史上,有一起谋杀,就是如此炮制的。
当然这都是将来很远的事情了。 关于军医总长,所说的使用中未发现明显成瘾性,以及身体衰弱之类让人担心的倾向,或许还和受众的体质,以及鸦片药膏的低纯度以及稀释后有关。 据后世的报导说,许多人第一次吸毒,不是快感而是难受,要经过几次积累,才产生彻底的依赖,而世代居住在金三角的山民,据说整天拿这东西的果壳和种子当菜吃,当应急药用,也并没有听说吃死过人的。 毒品的危害,或许还有意识的心灵成瘾性有很大的干系,我自我安慰道。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使用范围严令控制,除非有生命危险否则不能使用,我可不想钱没赚到,先培养出一批隐君子来毁掉我的军队。 “那不知道作价几何,若是配出药来,普通军士的标准,用不用得起,。。。。” 我又想到相当一个关键的问题。 第二天,兴尽早归的路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意外,靠近的城门口地时候,被火烧过的商肆废墟角落里,突然窜出一个瘦弱的身影,闯进我的队伍,小**动之后,很快就被拿下被拖到面前。 “是什么人” 我心情甚好的跨在马上。看着被军士恶狠狠的压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上还带着大片清晨露水痕迹地小乞儿,显然在城门附近窝了一夜。 “回军上,说是来申告求助的。。。。” 领头的虞侯站在一旁回答道。 我哑然失笑,居然也遇到有人拦街告状这种电视剧里才有的狗血情节,既然不是可疑的刺客。我也没放在心上。 在这个时代呆多了。也见过了太多黑暗和无奈的东西。这世上所谓地绝对地公正是不存在,就是相对地公正。也是有代价的,一个富人地公正,与一个穷人的绝对不是一个等量的,就是后世号称民主自由典范的美国,一个黑人谋求公正代价和一个白人谋求的公正代价,也是不一样的层次。。 如果是在成都的时候,我和闲地发闷地小丫头。倒不介意多管点闲事来打发多余的时光。因此,在把成都附近清理地路不拾遗。人人自律的同时,也赢得了了一大堆诸如狗拿耗子,不误正业的名声。 但在这局势微妙的长安,就不那么好办了。龙武军虽然在城中横行无忌,但有些表面上的东西还要维持的,比如武人公然干政的口实之类。 “拉起来说话把。。。我们着一大彪人马,怎么也没有理由害怕一个小姑娘。。 我摆摆手说,随着露水的浸染单薄的衣杉,显出来人窈窕的身段,却是个雌儿。 “是” 小姑娘虽然冷的嘴唇发青,全身颤抖的说不出话来,但很努力的象我的方向挣扎, “这种事情应该找京兆府,新任京兆大人素有公正严明之声。。。应该很好说话的啊” 老好人岑参,倒是有些不忍的缓声开口了。 “我可以让人送你去好了。 但她倔强的咬着嘴唇,却死活蹬踢挣扎着不肯去。 而我还等着回家和女人们一起吃早饭呢。便挥了挥手,想让人先强行带走了。 但是她才被拓出去几步远,随后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嘶哑尖锐的喊出一句让大家惊然呆住的话。。。 “哥舒元帅后人有难,将军也要坐视不管么。。。” 对于长安城的居民来说,这又是一个全新的早晨, 长安城正东,延兴门附近,由于靠近城市的两大商业中心---东市的缘故,连带周围仅有一街之隔的长乐坊、胜业坊、安邑坊、恭靖坊等坊城的建筑,也充满了浓厚的商业气息和被成为市侩的味道,各种店铺商肆,仓房栈楼,还有流动如潮的车马驮队,空气中充斥着牛羊骡马的味道,各种口音的叫喊和讨价,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门楼前两百步宽的大街T型路口上,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人群在等候, 这是长安城中,两天一轮的,名为抢鲜的群体活动。 随着日上高杆,这些人也没有散去的迹象,反而越聚越多,眼看就将足足两百步宽的长街塞满了老长一段。 突然一辆插旗的快马飞奔进城,人群顿然沸腾起来,因为紧随起后的是,一大票满载的马车,轰喝嘶鸣的涌进城来, “来了” “来了” “抢鲜了。。。” 所谓的抢鲜,又名抢头鲜,就是抢夺每天头道的新鲜市场供应,自从朝廷新的驿路政策推广以来,长安城中自发产生的新节目,随着战乱的结束,和道路的通畅,大量的物产被有组织的输送到长安。 想今天这只庞大的运输队伍带来的,都是来自外道远州的时鲜水货供给,象应这个季节时令,来自江淮的青蟹白虾银鱼,来自荆湖的河鲈鲷鲫,来自剑南的草鳗青鱼乌头鲶等等水鲜,甚至还有少量来自登州虾贝鱼蟹带菜的新鲜海货, 但在这个时节,最受欢迎的,却是洛水龙门一带捕获的黄河大鲤,几乎每个豪门大户、酒家大楼,都要备上这么一道菜的食料,取意跃龙门的典故和彩头。 当然,按照个头大小、出水的时间、完整和活跃的程度,其中最好和稀有的一部分的鲜货,都被真正的权门和有背景的顶级大酒楼,给天价定走了。一到就被拉走。 剩下的才是这些人竞投标价,重点争夺的目标,尽管如此,也足够让这些众多酒楼市肆的代办伙计,豪门大户的采买家人,鱼跃争先了。 他们按照车子分围做数十个聚落人团,手中搬抬着篮筐,手脚麻利的上秤、过身,抑扬顿挫的唱名、报价,虽然人多而嘈杂,却丝毫不显出混乱来,显然对多数人来说,已经不是第一遭了。 “哇” 人群中再次轰弹开来,却是一条足有五尺长的大鱼,被从巨大的水箱里抬将出来,虽然它看上去一动不动,但可以看到腮梆还在张合,显然还是活的。 大部分自知无力竞争的人,很有默契的退到后面,给少数有实力叫价的人留出一个空间,然后在一片火暴的叫价声中,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和欢呼,最后才羡慕的看它连鱼带车,被其中一家以当场丢下八百缗飞钱的天价给拉走,这么大的一条活物起码是几桌菜的材料,如果能充分的炮制出来,怕是要成为城中饮食行当中,谈论上几天的话题了。 当然,值钱的不仅仅是鱼本身的价值,而在于轰动效应和对推广名声带来的好处。 等到个头大而鲜活的水产被分类挑买的差不多了,这才把剩下杂鱼杂虾居多的普通水产,拉到东市的鱼肆里再分做数等,作为寻常人家的售卖之用。 作为东市经营的一项福利措施,每天傍晚前用贱价也卖不掉,隔夜就要叟坏的鱼虾零碎,也会被人专门收集起来,稍微清洗一下,搭配其他剩菜,用大锅熬成海量免费的鲜汤,专供应给那些贫寒而困顿的学子。只要能拿出相应的身份凭证领取一张汤牌,在这越发寒冷的天气里,每人都可以喝上满满两大陶碗的杂烩滋味汤。 再搭配三钱二个掺了很多桴皮的杂面饼子,就可以对付过去一顿,因此甚至还有人喝一半留一半,用瓦罐子盛回去下顿温一温再用。 眼见日近正午,任有少部分人留下未走,既有青衣小帽的家人,也有濮头短衣光着梆子的伙计,正在与车队的人交涉什么,似乎出了什么状况。 “我家主人的三江鱼呢,怎么还没到” “还有青江岩鲤.” “我们定的钳鱼和鲟鱼呢,这可是明天寿宴上所需的。 “我府上的江油石麻鱼和小岩鱼,可是七天前的就说好的”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