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八节 长歌当哭

作者墨武 全文字数 5080字
江山美色六零八节长歌当哭 月转过来。将树影移过去。 当月儿的清辉撒在那憔悴面容之上的时候。李玄霸如受雷击。晃了晃。他已认出。那人的确是他无数次梦中思念。挥之不去的裴翠。 裴翠嘴唇动了两下。道:“玄霸。是你?” 二人问话似相同。却有极大的不同。李玄霸听着那幽幽之意。一颗心空空荡荡。无处着落。 他一直被心中的大业推动。知道裴翠根本就是道不同。既然如此。当求快刀斩乱麻。 在开始实施自大计的时候。他不时的心痛。 这条路他只走下。因为他自就知道娘亲的悲恸。明白娘亲的期冀。他如被浸入苦水中黄连。注的不到甘甜。这些年他早就明白。从出生那一刻。他要走的路已命中注定。 他是宇文|儿子。骨子里面流淌的还是母亲那不屈的血。 无怨。 玄霸并不是个喜欢抱怨的人。但要开始实施自己的大计的时候。他只是在想。裴翠会如何? 他以为自己心意已决的候。才发现还是难以割舍。 终究还是北孤寒。终究还是复国的念头压过了思念。他的死他的纸他的绝他的狠。一招招下去。一刀刀的下去。伤了裴翠的身。伤了自己的心。 裴茗翠要杀他。李玄霸知道。但无动于衷。他要杀裴茗翠。机会很多但他根本没有这个念头。 他只是躲只是逃躲到心酸。逃到疲惫。可不经意的时候还会和裴茗翠擦肩而过。 相见不如怀念可|念终究还是要相见。 他在最想不到的时候。终于又见到了裴翠。 裴翠怎么会来此?裴翠来这里做什么?裴翠还在恨着自己?李玄霸思绪如潮。又觉的空空如也。就那么站着。迎着风。 “我一直被困在山密室中。”裴茗翠道。 “我。知道。”李玄霸有些木。 “我才出山腹没有多久听说你在这里领军。就赶到了这里。” “我。知道。” “我来到这里。是想问你一些话。” “你问吧。”李玄霸恢复了平静。叹口气道:“我很忙只希望你快些问。”这句话很绝。最少李玄是这么认为。他知道又伤了裴茗翠一刀。他心口发痛 裴翠沉默良久不知是怒是悲。可口气还是平。“你是宇文的儿子?” “是。” “你一直都想复国?” “是。” “你诈死埋名。欺骗隐瞒我。都是因为令堂的遗愿不的不这么做?” 李玄霸沉默下来。良久才道:“不是。”两字如冰。就算夏日的酷热都是无法融化。裴翠叹口气我知道你一会这么回答。” 李玄霸冷冷笑道:“有时候。你并非自己想的|聪明。” “那你呢?很聪明'”裴翠反问道。 李玄霸沉默下来缓缓道:“我不想听这些废话裴茗翠。你。”他话未说完。裴翠截断了他的话。问道:“好。我不问废话。我想问问。所有的一切。真的都是你做的?” 李玄霸讥诮道:“不错。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看做是我做的。” “你和李八百到底有什么关系?孙思为何会救你?令堂给宇文芷的那些信。是不是被你抽走?你知道我迟早会找到宇文芷。所以提前毁去了那些信。你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底细?”裴翠执着问道。 李玄霸叹了口气。“翠。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如此执着?” “因为裴翠。”声音凄婉。但带倔强。 李玄霸道:“事到如今。这些事情还有何深究的必要?”嘴角带着苦涩而又不羁的笑。“你可以把天底下所有的错事都看做是我李玄霸做的。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可我在乎。”一人冷冷道。那声音是沧桑。一人随着那声音从树后闪出。冷望李玄霸道:“当年天涯明月一事。李八百也有参与。你若是他的传人。你说我是否在乎?”李玄霸只望了眼。就道:“原来是明月之子。” 树后闪出那人正是律世雄。是裴翠这些的车夫。他脸色冰冷。拳头握紧。沧桑的脸上有了无边的杀气。见李玄霸一眼就认出自己。律世雄皱眉道:“你认识?” “人书上记载了你下落。也说你是什么长安大侠。后来当了车夫。天下之事。三书上无一不记载。”李霸淡淡道。 “天书真的无一不载吗?”裴翠问道:“天书可记载你我的下场?” 李玄霸沉默不语。 律明月喝道:“|子。天书可曾记载。你终有一日会和我一'” “就算天书没有记载。你我今日也可一战。”李玄霸不甘示弱道。他本不是如此冲动的人。每次出手。总有自己的目的。这次明知道律世雄是高手。也知道和他一战全无任何意义。可李玄霸不想退缩。 或许因为壮志难酬。或许因为伊人憔。或许也因为他已退无可退。 盯着律世雄。李霸沉声道:“当年天涯明月一事。李八百虽没有明里参与。可暗中也布局杀了你父。李八百虽是死。但仇恨不死。你要报仇。找我好了。” 律世雄直起了腰身。大步迈过去。长笑道:“好。我就找你。” 李玄霸抽刀在手。寞寞道:“当初我的披风刀败给了李靖的定军枪。非战之罪一直心不甘。今日。我终于能重来一次。再次领教定军枪的风采。” “李靖也会定军枪?”律微愕。 李玄霸冷笑道:“不但会用而且比你用的恐怕还要好。” “那我以后有暇倒要见识一下。”律世雄砰然心动。 “只怕你经过今日。无缘再见了。”李玄霸冷漠道。 律世雄怒极反笑。“李玄霸。你很狂。” “我自有狂妄的本钱。” 律世雄不再废话。才要上前裴翠突然道:“胡伯伯。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律世雄止住脚步。并不回头道:“说。” “我求你。今日莫要动手。”裴茗翠眼角有泪:“只求你今天不要动手。” 律世默良久终于叹口气道:“好。我答你。” 李玄霸本来想要激怒律世雄。然后全力一战。听到律世雄叹息心中不由失落。目光掠过律世雄。望见远处的裴茗翠脸上似乎有泪。不由豪气尽消。不再多言。李玄霸转身要走。裴茗翠叫道:“玄霸。” 李玄霸止步道:“你还要说什么?”
“我知道你还没有放弃对权利的争夺 现在还不服萧布衣。所以救了李世民。只想浑水摸鱼渊的位置?然后再全力和萧衣一战?” 李玄霸听裴翠说穿了自己的计划身躯一震一字字道:“那又如何?” “萧布衣如今已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你就算取代了李渊。也绝对难以抵抗西梁军的攻打。天下之战。|非你和萧布衣的。你眼下天的利人和无一占据。关中势穷。已不是萧布衣的对手。” 李玄霸冷哼一声。“我命由我。什么天命所归。不过是个笑话。” “萧布衣或许还是的兄弟。”裴翠道:“你们何苦骨肉相残?” “他不是。”李玄霸字字道。斩钉截铁。 裴翠轻叹声。“你还记的当初劝过我什么?” 李玄霸摇头:“当年的话。很多我已经忘记。” “我从来没有忘。”裴翠大声道:“你说我妄想和天下人对阵。希望改变圣上的气。可不过逆天行事。最终只怕费劲心力。终究还是不成。你的极准。我的确妄想和天下人对阵。也是在逆天行事。最终落到如此下场。但是。你又如何?你眼下不也是逆天行事?你难道真认为。你可是事成?”见李玄霸不语。裴翠又道:“你说圣上为了自己的面子。一次不成。三征辽东。的民不聊生。圣上不知道天下为了他的面子。苦不堪言。你何尝不是因为一个诺言。落到今日的田的?玄霸。放手吧。好不好?” 玄霸并不转身。淡淡道:“或许说人易。已行难。我当初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可我后来想想。我若是杨广。只怕做的比他更差。” 裴翠怔住。“你…” “我当初还在嘲讽他。可我在。反倒钦佩他。”李玄霸缓缓道:“最少他始终都是有着一个大志。而且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我从开始。路也只有一条。回不了头了。” “你可以放手。只要你肯。”裴翠双眸含泪。前行了几步。 “放手对我来说。何意义?放了手。不如死。”李玄霸说完后。大踏步的要走。裴翠叫道:“玄霸。我再问你最后一句。”见李玄霸身子僵凝。裴茗的泪水忍不住的肆虐流淌。“你这一生。可曾爱过我。半分?” 律世雄已不忍听。他不解为何女人到这种时候。还会执着这种问题。但他已心酸。 那僵凝的背影在风中不动。衣袂飘扬。像是瑟瑟抖动。 裴茗翠望着那背影不肯移开眼眸。或许别人认为她痴或许别人认为她傻。但她真的不甘心。她在山腹中被困。苦苦支撑。不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只因为心中还有个坚持。那就是要问李玄霸这句话。无论如何。她就算死。也要问出这句话。 不知过了许久。李玄霸这才道:“翠。我始终对你只有利用。无感情可言。” 裴翠踉跄后退。凄然笑道:“原来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 “不错。”李玄霸冰冷道。 律世雄怒喝一声。“李玄霸。你这种人。活在世上还有何用?”他长身欲起。就要扑过去。裴翠哀声道:“胡伯伯。你刚才答应了我。”虽然已知道律世雄的身份。翠对他还是一用旧称。律世雄听到胡伯伯三个字。想起旧事。心中一软。 见李玄霸大步离去。裴翠知无可挽留。还是叫道:“李玄霸。你不要回去。你一定会后悔。我知道…” “我从不后悔。”李玄霸只留下冰冰的几个字。然后消失在夜幕之中。他并没有听裴最后几个字。 裴翠伤心欲绝。无力的靠在树旁。珠泪垂落。 律世雄见裴茗翠心。忍不住道:“翠。你何苦提醒他呢?” 裴翠哽咽道:“是否提醒他。他都是在走一条不归路。胡伯伯。你说见到有大批高手已到左近。那不会是玄霸的人。因为他的人手聚集在这里。根本派不上用场。那些高手。不是李渊所遣。就应该就是萧布衣所派。” “你难道还要我提醒那小子一声吗?”律世雄忿忿道。 裴翠泣算我求你。好不好?玄霸不是对我无情。只是。他想绝了我的念头。我。知道。” 律世雄仰天长叹。“翠。你让我如何说你?”顿了下。下了决定道:“我若前往。谁来照顾你呢?” “我还有影子照顾。你不用担心”裴茗翠急急道:“那些高手前来。目标肯定就是玄霸。只请你快告诉他提防。我们只要提醒他这最后一次。然后我就和回转江南。再不管天下之事。” 律世雄一跺脚。没入了黑暗之中。裴茗翠然泪下。喃喃道:“玄霸。你这是何苦?” “翠。你这是何苦。”裴翠自语的时候。李玄霸亦是心中大喊。眼角有泪。等没入黑夜的时候。人发现的时候。李玄霸这才剧烈的咳。 用手捂住了嘴。摊掌心的时候。心尽是鲜血 李玄霸神色黯然。低语道:“翠。李玄霸此生。不配你的爱。若真有苍天在上。只求你让翠对我心。我死而,。” 一路急奔。回转到营寨前。李玄霸用飞奔止住了咳。压制了心伤。但却逃离不了那无穷无的思念。 夜的沉月的隐。,在人心头。让他忍不住想放声悲歌。 长歌当哭。人生无。 那风的响。虫的鸣。在苍茫夜色中。如同述说着世人的悲欢离合。 这时有偏将上前道:“卫王。据探子回报。东南的西梁军有大举进攻的迹象。”李玄霸识那人叫做崔善为。是他手下的一员偏将。才要问什么。突|光微凝。注意到他脚下的一点褐色。问道:“你鞋子上是什么?” 李玄霸为人机警。既精于乔装。善于观人。望见崔善为脚上的褐色。就感觉那是血。不知为何。心中然狂跳。有一种陷入困境的心悸。 的光芒一闪。如明月。 明月在天。刀在眼前。 刀光泛寒。照着李玄霸的一张苍白的脸。李玄霸已色变。 今天两更加起来近字了。说实话。这几天提速。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坚持。再坚持几天。心里总是这么想的。 明天更新。就放在晚上十点吧。我去睡觉。养养精神。朋友们看完了。也都休息吧。 嗯。有月票的。`赏几张。争取能尽快的达到一千票吧。呵呵。就当慰劳俺一下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