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城隍庙(二)

作者壹叶丑鱼 全文字数 3833字
郑家庄往南一千里,有一数百丈的天坑。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周遭有密林环绕,不到近处,根本难以发现。 因而时常有行人走兽意外落入深坑,便是飞鸟飞临其上,亦会被一种奇异的力量吸入其中。 令人怪异的,是这深坑的名字,唤作东凌渡口,自古如此。此地百姓翻遍族谱典籍,也找寻不到此名的来历,更不知道这渡口渡的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坑底是地府阎君住所,也有人说是通往神仙居住的所在。不管如何,每个敢想方设法下去打探的百姓,便再也没重新出现过。 丁易师徒二人赶到此地之时,便见坑沿之上,竟然有不少人站立,一个个神色凝重,死死盯着百丈天坑。其中,锦袍老者三人也赫然在列。 见到吧嗒着烟杆,一幅毫不在意之态的李二出现,在场不少人露出了警惕之色,更有人甚至主动避让,在他周围留下一片空地。 李二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得意道:“一群人早早到来,却在寒风中干等,也真耐得住性子。” 他看了丁易一眼,道:“既然人家这么谦让,那么你就不要客气了,直接跳下去吧。” 丁易眼皮一跳,虽说李二在来的路上已然告诉他,城隍庙便在百丈天坑之中,但是看到这天坑之时,心中还是有些发虚。 “师尊说只要大胆往下跳,天坑之中自会有一股神秘力量出现,护佑周身,不会有事。”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杂念清除,果断往深坑中一跃而下。 在半空之中,他扭头观望,见到一张张惊骇和不可思议的脸庞,心中升起一丝不妙之感。 只见一只傻孢子从灌木丛中冲出,一脚踩空之下,紧随着他掉了出来。 天坑之中陡然间传出一阵怪异的喝呼之声,那傻孢子身形一顿,便被一股怪异的力量拉扯而下,从丁易身旁呼啸而过。 丁易不由得目瞪口呆,再看李二呆愣的表情,心中一凉,如今他哪里还不知道李二的信息必然是哪里出了差错。 感觉到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耳边风声灌耳,丁易知道此时只能靠自身之力。他不敢藏拙,风丝悄然而出,将自身托住,下落的速度缓缓变慢。 忽然间,天坑底端响起一阵“呼嗤”的闷响,一股热气直射而出,直冲丁易而来。 丁易嘿然一笑,人在半空之中横挪丈许,堪堪躲了过去。 热气向着坑口而去,倒是让不少看热闹之人吃了些闷亏。 李二见丁易无恙,心中舒了口气,却认为是那股神秘的力量起了作用。 “赶紧下去!” 丁易见天坑情况不断,也是不敢耽搁,在风丝的运用之下,小心翼翼,缓缓下行,花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落到了天坑之底。 他双脚落地,发现地面有些光滑柔软,其上,七彩鹅卵石镶嵌其中,发出道道柔和的光彩。 抬眼望去,便见崖壁之中,有两颗磨盘大小的明珠,水润圆滑,柔光流淌。在其中间,有一道扁状绿纹将明珠隔为两半。 “这明珠看着好奇怪,似乎有些眼熟,倒是有些像猫的眼睛。” 丁易脸色一变,“猫的眼睛?” 他身上风丝缠绕,身体渐渐地悬空而起。 陡然间,崖壁之上仿佛有两块幕布在移动,将明珠快速遮住,而后瞬间又显现出来。 “怎么尽遇到倒霉的事情?师尊似乎有些不靠谱啊。这哪里是去城隍庙的路径,分明是去阎王殿的捷径!” 丁易屏住呼吸,借助风丝之力轻轻往后退去。 “吸!” 五彩地面一番震动,从中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崖壁间些许花叶给吸了下来。 “什么吸力,什么热气,原来是大家伙在打鼾!明珠便是他的双眼!” 丁易心下骇然,在行动之间却显得更加有条不紊起来。 退退退,一直退到崖壁,摸着崖壁湿冷坚硬的触感,丁易总算安心了几分。 风丝从他身上弹射而出,凝结在十几丈之外的崖壁之上。风丝一拉之下,将他直接拉飞出去,迅速朝上而去。 “来都来了,就乖乖呆这慢慢等吧!” 一股强绝的吸力陡然而出,将凝结而成的风丝尽皆拉断,把丁易生生扯了下来,再次跌落在五彩柔软之地上。 “轰!” 整个空间剧烈震动起来,丁易砰的掉落数丈距离,死死摔下。 “啪。。” 丁易闷哼一声,这一下摔得结实,竟然让他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他陡然惊醒,原先存在的那大家伙竟突然消失了,底下,是冰冷彻骨的水潭,正冒着丝丝寒气。 丁易摸了摸,他正静静躺在水面之上,却没有丝毫下沉的迹象。 “刚才你身上那一道道丝线,很有意思。没有道法的波动,却与风遁之法有些相似。” 丁易霍然起身,便见一位头上长着犄角的奇怪男子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前辈!那不过是晚辈无意间琢磨出的一点小玩意,入不得前辈法眼!” “哦?小玩意?你能够靠自己之力到达天坑之底,城隍庙的三个名额便算你一个!”
那犄角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天坑顶端的天空,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摇头道:“每次睡个半醒便要醒来,难受的紧。” 他轻轻吐了一口气息,化作一叶扁舟模样,慢慢向着天坑外飘荡而去,同时,水潭之中的寒气渐渐凝结,整个天坑之中渐渐被迷雾缭绕,变得神秘起来。 丁易看到了让他惊异的一幕,寒潭之水在那男子张嘴一吸之下,尽皆消失不见。在潭底,显现出一座古朴的殿堂。 “进去吧。” 男子只是伸手一挥,丁易感觉眼前一阵翻转,人已然到了殿堂之中。 “城隍庙!” 丁易看着堂中牌匾之上的三个大字,不由得暗暗惊异,他谄笑道:“前辈,没想到您就是城隍大人。” 那男子嘿然一笑,“城隍的称号可是高贵的紧,我可不敢当。 我不过是被城隍老头镇压在此的一头异兽罢了。 他自己到处休假浪荡,留我一人在独守五百年,尽干些给他挑选后辈子弟的无聊活计。” 男子诡异地看了丁易一眼,“不过怎么挑选,选些什么人可都是由我决定。” 他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每隔一甲子,我便给他挑些稀奇古怪的弟子过去,看他这一脉如何传承,哈哈哈。。。” 丁易心中莫名一寒,赶忙道:“前辈实力高超,坐镇城隍庙多年,如何挑选,自有前辈的道理在里面。” 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这小辈,根骨一般,实力一般,心思倒是通透。城隍一脉,便是需要你这种人才去继承。” 丁易赶忙道:“前辈谬赞了!” 那男子摸了摸下巴,“此次选拔的方式便由你来定,记住,一定要挑出像你这等心思通透之人,否则,可别怪我翻脸!” 丁易心念一转,笑道:“前辈尽管放心!” 。。。。。。 天坑之上,众人见丁易跳入天坑之中遇到的种种麻烦,不由得心中暗暗紧张。便是锦袍老者身后的蛮戟,也有了丝丝紧张之意。 锦袍老者轻声道:“蛮戟,保持好心态,进入城隍庙是有时机的,像李二师徒这般不收集最新消息的,只是自找麻烦罢了。” “爷爷,您的意思是说,以前的确是这么进入城隍庙的?” 锦袍老者点头道:“那是两甲子之前之事,如今的规矩早就变了。你们莫要心急,在此慢慢等待便可。” 李二将此番话语尽收耳底,吧嗒着烟杆,踱着小步慢悠悠走了过来。 他见到丁易摆脱困境,心中安定不少。 “吴绳,你有什么小道消息,说来听听,什么规矩变了?” 锦袍老者吴绳嘿然道:“你这老家伙,一直没有收弟子,对城隍庙的消息漠不关心,现在来打听,晚了!你已经把你的乖徒弟给坑了。 不过我要提醒你,如今的规矩,我们这群老家伙无论如何不得插手。” 李二一顿,眉头一皱,点了点头。 他本想暗暗出手,在这群人未入城隍庙之前便都给收拾了,如此一来,丁易必然能够入选。 “罢了,丁易是有大运道之人,这点小小考验,必然没有问题的。” 在他下定主意之间,便见一叶半隐半现的扁舟缓缓升了上来。 人群之中一阵骚动。 “来了来了,赶紧上去!” 不少老一辈之人催促自家子弟赶紧上那扁舟。毕竟这扁舟的大小,一共便只能站立那么些人,多了可就站立不下! “蛮戟,英子,赶紧上船。机缘在此,谦虚不得!” 便见一群人各施手段,往扁舟一拥而上。 有几位青年才俊,凭着自身的秘术率先进了扁舟之中,还不待庆幸,扁舟抖动之下,直接将他们给扔了出来! 其余人一愣,微微犹豫,蛮戟见到机会,一拉英子,眨眼间便上了扁舟之中。 此时,扁舟却是异常稳定,连丝毫的晃动都没有。 “怎么回事!” 众人见机会在前,再次往扁舟而去。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有些修为拔尖,风度翩翩之人,无论如何都上不了扁舟。倒是那些修为明显低下,或者看上去毫无特色之人,在那扁舟上站得稳稳当当。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扁舟之上已然站立了十六人,挤的满满当当。 扁舟忽然移动,带着这十六人向着充满迷雾的天坑之下而去,几息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又是什么规则?” 李二有些发愣地看着吴绳,“若是当年也是这等规则,恐怕我二人如今也不会留在此地了!” 吴绳默然的点了点头。 扁舟在迷雾之中穿梭,十六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自己身在何处,行进了多远,多久。 陡然间,他们眼前一亮,便发现自己已然脚踏实地,站立在一处大殿之中,在大殿之上,挂着一副匾额,上面有“城隍庙”三个大字。 “到了,城隍庙!” 十六人心中紧张之中带着丝丝激动。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