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大胜

交锋 1314 作者可大可小 全文字数 3293字
时栋梁听到朱慕云的话,一脸的苦笑。要不是他了解朱慕云,必定以为这是讥讽。六师的战斗力如何,大家都心里清楚。 “慕云,仅靠六师的力量,夺回侏儒岭阵地是不可能的。至于将新四军赶回枧头冲,除非他们主动撤退,否则也不可能。”时栋梁说,在朱慕云面前,他不能逞强。 再说了,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让六师夺回侏儒岭阵地,这跟主动送死,有什么区别?六师最精锐的部队,已经被新四军击溃,这个时候要没有外援,面对新四军,六师根本无还手之力。 “时兄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朱慕云说。 “你不是外人,这都是真心话。我们现在只能死守,绝对不能进攻。要不然,就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师座让我转告你,只要六师能过了这关,以后你就是六师的人。”时栋梁说到后面,意味深长的说。 “多谢师座。时兄,小弟还有个小小的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朱慕云把手放在桌上的盒子上,突然说,既然来了古昌,有件事必须查清楚:肖钢到底是死在六师手里,还是小日本手里。 “请说。”时栋梁说,朱慕云的建议,肯定是看在这盒金条的份上。 “虽然六师有一定的损失,但也干掉了新四军一个团长,还有一个政治部主任。如果能在这方面做点文章,或许日本人不会这么恼怒。”朱慕云说。 “怎么个做法?”时栋梁诧异的说,新四军死了两个大官,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可是,新四军在死了这两名高级干部后,下面的部队化悲痛为力量,打起仗来,简直不要命。 “六师接连失利,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干掉了这两个新四军干部。只是,目前只有我们内部的人知道。如果能让全市的人都知道,六师竟然有这么大的功绩,想必上面也无需再看你们的诚意了吧?”朱慕云笑了笑。 “不错,这也是我们的诚意。”时栋梁眼睛一亮,对啊,这也是六师的诚意。 “你让人,把当时的战斗情况,详细写出来。要多几个人叙述,尽量还原真实。”朱慕云提醒,他要的,就是真实。 “可以,我马上让人准备。”时栋梁点了点头。 朱慕云离开六师军需处的时候,亲自搬着那个盒子到了车上。二十根大黄鱼,虽然很重,但朱慕云搬得很乐意。 这笔钱,朱慕云一个人当然吃不下。昨天晚上,他在牌桌上赢的钱,可以收到私人腰包里。可这笔钱,却要雨露均沾,相关人员都要有一份的。以朱慕云的性格,到六师来处理问题,要是不带些钱物回去,那才有鬼呢。 朱慕云来古昌,并非为了钱。不要说组织上给他交待了任务,就算没有任务,他也必须配合新四军作战。六师人数虽然比新四军多,但战斗力要弱得多。朱慕云虽然没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也没有接触过新四军的部队。可是,时栋梁和汪清海如此畏战,两者之高下立见分晓。 回到八铺街的宪兵队后,朱慕云借用宪兵队的电话,向李邦藩汇报了自己在六师的见闻。对自己在六师的行为,朱慕云并没有隐瞒。但是,他的行为,都只是为了判断汪清海的真实想法。 “局座,汪清海只有一个想法:保存实力。”朱慕云笃定的说。 军队就是汪清海的底气,如果手里没有军队,汪清海连普通人都不如。这一点,其实不用猜,都能知道。为了扩大实力,汪清海不惜做鸦片和军火生意,为的就是筹集资金,重建一一八团。 为了保存实力,汪清海才会给新四军写信,甚至不知廉耻的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他参加了伪军,还算是中国人么?现在才明白这一点,早干什么去了? 当然,六师与新四军,也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一旦六师与新四军正面交锋,必定会一败涂地。朱慕云需要的,也正是六师的一败涂地。他要给日本人一种错觉,六师只是一个会哭的孩子,哪怕不给奶,一时半会也饿不死。 “这是必然的,如果他真想跟新四军拼命,侏儒岭阵地会丢么?”李邦藩冷冷的说,中国人的明哲保身,实在是大大的坏。碰到敌人,不是想着如何击败对方,首先想提自保。 这样的军队,能打胜仗么?当然,他们也从来没想过打胜仗,只是想当一名投机客。现在日本人厉害,他们就跟着日本人。一旦日本人衰败,这些人恐怕是最先离心离德的。
“所以,我想让六师夺回侏儒岭阵地。只要他们能夺回阵地,与新四军停战一事,就当没有发生。”朱慕云说。日本人只需要六师下定决心,不要幻想与新四军握手言和。当然,他们也不能逼得太甚,要不然,六师一怒之下,投向了共产党,日本人就后悔莫及了。 “六师怎么说?”李邦藩问,如果能夺回侏儒岭阵地,当然是最好的。 “他们没有信心,夺回侏儒岭阵地的希望,要么寄托在皇军身上。要么,就是等新四军主动撤退。”朱慕云说,这样的想法很可笑,但却是汪清海的真实想法。 “怪不得汪清海要跟新四军停战。你的提议很好,让六师夺回侏儒岭阵地,要不然,援军绝对不会去。”李邦藩冷哼着说。 “以六师的实力,想夺回侏儒岭阵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朱慕云说。 “那就退而求其次,他们至少要与新四军血拼一场,才能相信他们。”李邦藩说。 “我也正是这样的意思。”朱慕云说,想让六师与新四军硬战一场,需要极大的勇气。以汪清海的性格,怕是没有这样的魄力。 “六师到这个时候还想保存实力,简直是找死。”李邦藩冷哼了一句,要不是日军兵力捉襟见肘,像汪清海这样的人,早就被拿下了。 但话也说回来,也只有像汪清海这样的投机分子,才会为皇军效力。真正有骨气的中国人,是不会同流合污的。 “局座请放心,我一定会让六师与新四军硬拼一场。他们不是想保存实力么,到时候让他们冲锋陷阵。”朱慕云奉承着说。 “汪清海比猴都精,想要让他跟新四军硬拼,怕是很难。”李邦藩摇了摇头,他当然希望六师与新四军拼个你死我活。中国人打中国人,不管谁输谁羸,日本人都是最后的胜利者。 “有局座的英明领导,有皇军的大力支持,六师一定会上下齐心,誓死与新四军决战到底。”朱慕云坚定的说,六师现在就是个软柿子,日本人对他越是怀疑,对新四军就越有利。 上级的命令,三天之内,不能让六师得到支援。也就是说,只要三天时间,就能见真章。按照今天的发展,要完成这个任务,还是很容易的。 “看他们的行动吧。”李邦藩缓缓的说。 “局座,昨天晚上的收网行动如何?”朱慕云问。 “很成功,军统古星站站长罗泽谦,秘书熊秉厚,电台台长汪永华,尽数被擒。另外,我们还破获了数个军统的情报站,抓捕了几个行动分队。”李邦藩得意的说。 “恭喜局座旗开得胜,军统在古星的实力,这次怕要一扫而光了。”朱慕云恭维的说。 然而,朱慕云的内心却是苦涩的。军统此次的损失,不比上次李辰宇叛变差。之前军统在古星的损失,已经损失了近三分之一。这次至少又损失了一半以上。也就是说,原军统古星区的人员,怕没有三分之一了。 “纵然有些漏网之鱼,也不算什么。”李邦藩脸上浮现了微笑,此次真可谓大获全胜,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又是宪兵执行,整个过程非常顺利。 “军统的骨干完蛋了,那些小虾米,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朱慕云说。 “可惜的是,沈云浩和邓阳春提前逃离了。”李邦藩遗憾的说。 “他们怎么会提前逃离呢?”朱慕云惊讶的说,连罗泽谦都抓了,沈云浩和邓阳春,一个是行动处长,一个是情报处长,按说没理由逃脱的。 “据说,他们提前得到了情报。此事电话里不方便说,等你回来再讨论吧。”李邦藩说,昨天晚上,罗泽谦等人落网后,他亲自审讯。很快,罗泽谦就答应配合。 罗泽谦提供的第一个情报,就是杜矶是他的内线。此事,李邦藩并没有告之朱慕云。并非他不相信朱慕云,而是觉得,以朱慕云的能力,未必能擒住杜矶。这件事,他拜托给了草岛信夫。到时候,草岛信夫把人抓住后,由朱慕云带回古星便是。 另外,罗泽谦还告诉李邦藩,军统在古星潜伏着一名叫“公鸡”的卧底。此人神通广大,此次政保局要对付军统,应该是公鸡得到了情报,并且及时通知了军统局本部。 PS:今天周六,天气也很好,但接到通知,要回老家赴宴,来回奔波,恐怕会影响更新。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