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章】人生不是天注定

交换人生俱乐部 2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397字
救护车来了。 交警队的人也来了,为首的是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的中队长彭逸,是冯绍伦的熟人。 救护车上的人初步检查宝马男的时候,彭逸叫着郝俊一起查看了宝马车的后座和后备箱,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 宝马男被抬上救护车后,彭逸又和郝俊看了看驾驶、副驾驶的位置,确定没有贵重物品。 因为已经破坏了事故现场,责任认定成了问题。好在有郝俊的视频为证,问题也不会太大,而且看起来宝马男的昏迷和交通事故应该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彭逸说宝马男醒过来后,这件事十之八九可以协商解决,交警队也不希望在自己的辖区内多一项事故记录。 但是宝马男醒过来没事还好,人如果有事就麻烦一些,不过他想使坏的话,彭逸不会让他得逞的。 彭逸带来的交警已经把宝马和自行车拍照取证了,彭逸先帮忙把宝马开走妥善放置,临走时给郝俊留下了手机号。 郝俊的“宝马”自行车被搬上了救护车,一起拉到了医院。 郝俊一直没有提黑衣人的事情,因为那事儿略显诡异,他不确定那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更担心说出来威胁到宝马男妹妹的性命。而且就算说出来,最有价值的线索是来无踪去无影的黑衣人和摩托艇,可是上哪儿查去? 郝俊的银行卡里没多少钱,冯绍伦作为郝俊在这里的唯一一个老乡,还被郝俊一口一个冯叔的叫着,当仁不让的先垫付所有费用。 因为宝马男的手机丢到海里去了,身份证、驾驶证什么的大概是和钱包一起被偷了,冯绍伦让彭逸抓紧时间查寻车主的信息和其它联系方式。 郝俊在冯绍伦的亲自引领下,推着宝马男做着一项一项的检查。 等待诊断结果的时候,冯绍伦预交了一万块钱的费用,把宝马男安排进了特护病房。 但他明言自己被股市套牢了,最多只能拿出三万五,如果宝马男的情况严重的话,郝俊要抓紧时间想办法,实在不行就让老爸老妈支援下。 郝俊没心思去做别的事情,就坐在了宝马男的房间一角。 他坐了一会儿有些无聊,掏出手机刷了会儿网页,忽然想起了那个新装的APP。 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注意他,房间里也没有监控摄像头,就用两个手指预解锁后,接着点开了App,进入了一个公告板似的页面。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辛勤努力却只能对他人羡慕嫉妒,功成名就却经常空虚无奈。” “财富和地位是无法满足的痛,理想和幸福是难以捉摸的风。” “健康是美好的奢望,生命是渴求的永恒。” “想找一场肆无忌惮的刺激,却不敢冲破无形的枷锁。” “想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探险,却不能抛下事业和家庭……” “人生不是天注定,无数次梦回人生的十字路口,不如让人生增加无限可能,快来体验人生百态,享受不一样的精彩!” “交换人生俱乐部欢迎你!” 郝俊不由得撇了撇嘴。 能和功成名就的大咖交换人生?能和手握重权的高官交换人生?能和一掷千金的土豪交换人生?能和左拥右抱的二代交换人生? 扯淡吧?人家再怎么空虚无奈、无法满足,和大多数人比起来小日子也是过得有滋有味的,为什么和别人交换人生?脑袋进水了?
郝俊刚要关闭页面,猛地想起了黑衣人说过的话:“你是亿万人中的幸运儿!机会只有这一次,不会再眷顾同一个人!” 郝俊的目光又集中到了手机屏幕上,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 他深吸了一口气,或许,真有那个可能呢? 刚吃过午饭,冯绍伦就来找郝俊了,告诉他有关宝马男的大部分诊断结果。 宝马男没有脑外伤,肝功、肾功、血压、血糖、甲状腺功能等实验室检查全部正常,脑CT、核磁共振也没能确诊,也排除了酒精中毒、一氧化碳中毒等原因,现在正使用睡眠生理脑波仪进行多项目测试。 像宝马男这种猝倒式的没有完全丧失意识的肌肉瘫痪状态,大笑、激动、生气常常是主要诱因,但一般来说时间不会持续太长。 奇怪的是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宝马男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而且对声音刺激没有什么反应,对疼痛刺激会出现痛苦的表情和肢体退缩等防御反应,角膜反射、瞳孔对光反射、眼球运动、吞咽反射都还存在,暂时只能作为浅昏迷对待。 还好宝马男有吞咽反射,可以给他服用高热量容易消化的流质食物。 根据彭逸反馈回来的信息,郝俊才知道宝马男也叫“郝俊”,联系电话是他自己的手机,当然打不通。 郝俊的班是上二休一,今天休息了,明天就得上班了。但宝马男的事不好拖,家里人突然就失去了联系,还不知道得多着急呢。 郝俊看了看时间,如果现在就去坐车,顺利的话,晚上就回来了,希望那个居住地址不是空无一人。 郝俊去的时候一路顺利,下午四点半就到了宝马男郝俊的别墅外面。 他按响了对讲可视门铃,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问道:“请问你找谁?” 郝俊回答说:“你好,我是郝俊,请问,这是郝俊的家吗?” 咦?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里面的声音也沉默了。 郝俊连忙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举到门铃的摄像头前面,让里面的女孩看清楚,自己真的叫郝俊,不是来调戏人家。 电磁锁“啪嗒”一声,大门缓缓打开,门铃里传出了那个女孩的声音:“请进。” 郝俊迈步走了进去,大门在身后缓缓关闭,“啪嗒”一声,锁上了。 一个身穿淡绿色碎花连衣裙的清秀女孩站在客厅的门口,一只手扶在门框上,脸上有些焦虑,显然是意识到宝马男郝俊出了什么意外了。 郝俊快歩穿行在花海之中,很快就到了女孩的近前,女孩先开了口:“我是郝俊的妹妹,我的中国名字叫郝梦琪,请问我哥哥在哪里?” 中国名字?郝俊的心里一动,难怪这别墅的花园有欧美韵味,看来不是在国内常住的。耶?这是宝马男的妹妹?这不是好好的在家里待着吗?为什么宝马男要赶着去救她? 郝俊一边放慢脚步向前走,一边回答郝梦琪:“你哥哥现在是浅昏迷状态,住在我们那边的市中心医院里,现在的检查结果没发现什么太严重的问题。我来是想让你们亲友去看一下,顺便给医院提供些以前的病史资料,有助于诊断和治疗。”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