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章】世纪顽症也能治愈?

交换人生俱乐部 3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591字
郝梦琪很认真地听完了郝俊的话,焦虑的神色褪去了一些,身子一转,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没想到,郝梦琪像是站不稳似的,朝对侧的门框歪倒过去,眼看着脑袋就要撞到门框上了。 郝俊急忙跨前两步,伸手扶住了郝梦琪。 考虑到对方是个女孩子,郝俊立刻调整了一下姿势,只抓住郝梦琪的两只胳膊,帮着她慢慢站直。 郝梦琪觉察到了郝俊的动作,回报给郝俊一个微笑。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冲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郝梦琪把微笑送了过去,“放心吧,荣阿姨。你把水果洗好了吗?” “还没呢,我先把你扶到沙发上吧。” 荣阿姨和郝俊一边一个,扶着郝梦琪走到沙发前坐下。 郝俊心里面不由得吐槽,富家子女只顾得享受,身体真是差得很,当哥哥的踩刹车能踩得脚抽筋,一着急就晕过去了,这当妹妹的更夸张,转个身差点儿摔趴下。 荣阿姨和郝俊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郝俊目送着她走进了厨房。厨房墙壁的上半截是玻璃的,难怪她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状况并冲过来。 郝梦琪在沙发上坐正了身子,请郝俊坐在了对面。 郝俊注意到旁边有个轮椅,不由得一愣,看向了郝梦琪。 郝梦琪拍打了两下自己的右腿,语气平静地说:“让你见笑了,我得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也就是渐冻人症。现在的右腿肌肉无力,肌肉经常震颤式跳动,还很容易疲劳。但我不想早早坐轮椅,也不想总被人扶着走,所以,经常摔跤。” 郝俊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郝梦琪裸露的腿和胳膊,果然有淤青! 他刚才的看法马上改观了,这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联想到宝马男在破损的水泥路上单腿蹦和匍匐前进,郝俊身不由己地说了句:“你们兄妹俩还真是像啊,都蛮拼的。” 郝梦琪情不自禁地马上追问哥哥的具体状况,郝俊把冯绍伦和他说过的诊断结果复述了一遍。 郝梦琪微微摇头,“这个傻哥哥,国外的医学专家都预言我活不过三年了,他还非得到处给我找治疗方法。郝俊哥哥,我哥哥是去你们医院谈我的病情时晕倒的吗?” 郝梦琪说着说着,眼睛里就荡漾起了晶莹的珠光。 郝俊心中一震!活不过三年!难怪宝马男那么着急! 郝俊现在可以确认,宝马男要见的就是交换人生俱乐部的人,难道交换人生俱乐部连这世纪顽症也能治愈?对了,App的消息里虽然写着“健康是美好的奢望,生命是渴求的永恒”,但后面的意思很明显是说这奢望和渴求有实现的可能,说不定宝马男就是冲着这两句去的! 郝俊这么一走神,郝梦琪误会了。 “郝俊哥哥,我不是骗你博同情,或许不久我就会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最后呼吸衰竭而死。我们的父母在国外打拼三十多年了,想叶落归根,就在国内买了这栋别墅。我被确诊后想换个环境,哥哥就先陪着我回国居住了。现在家里除了保姆荣阿姨,还有一个专职护士,我天天都服用贵的要命的进口专用药物,还提前配备了呼吸机以防万一,你看就在那墙角。” 郝俊赶紧摆了一下手,“你误会了,我只是在想你哥哥是去和什么人见面。我不是医院的,我和你哥哥撞了车,也不算是撞车,就是碰了那么一下……” 郝俊把事发经过大体上描述了一遍,但有意不提和黑衣人见面的内容,毕竟那段场景略显诡异,既然郝梦琪连宝马男和谁去见面都不知道,就没必要让这个和世纪顽症抗争的妹子胡乱猜测和心神不安了。或许宝马男明天就醒了呢,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郝俊取出手机,把录制的宝马男承担车祸全责和宝马男所在医院、病房的视频播放给郝梦琪看。还告诉她医院的副院长冯绍伦是自己父亲的好友,把她哥哥照顾得很好。 郝梦琪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抬起头来,“郝俊哥哥,方便说一下你是做什么的吗?” “火车站的安检员。” “安检员?哦,荣阿姨的一个亲戚也是做安检员的,是保安公司招聘的,听说工作很辛苦的,挣得也不多。” “工作还说得过去吧,和流水线上的工人比起来,算得上轻松的了。而且我们站上的安检员都是铁路正式员工,待遇还说得过去。” 荣阿姨端着一大盘水果走了过来,里面堆放着荔枝、杨梅、枇杷和水蜜桃。 荣阿姨把果盘放在了茶几上,郝梦琪让她上楼把书架右边抽屉里的银行卡拿过来。 不一会儿的工夫,荣阿姨把银行卡拿来交给了郝梦琪,就去做别的事情了。 郝梦琪把银行卡递给郝俊,告诉他里面有二十六万,密码是自己手机号码的后六位。 她说不能亲自去照顾哥哥了,只能拜托郝俊了,这些钱郝俊先用着,钱不够或者有什么特殊情况及时联系,接着就让郝俊记下自己的手机号。 郝俊差点儿被惊得从沙发上出溜下来! 二十六万!自己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千块,不吃不喝也得挣五六年!这位小姑奶奶的心也太大了吧?见面不到一小时,就敢把这么多钱给自己! 郝梦琪无奈地解释说,她现在行动不便连门都不出,不可能跟着郝俊前去了。而且爱美的天性和自卑的心理,让她不想坐着轮椅出现在公众面前,这也是为什么从国外那个熟悉的环境回来的原因。 她除了从国外跟过来的专职护士爱萃儿,没有其他敢托付二十六万的人。 但爱萃儿不能和她分开时间太长,因为郝梦琪的病情随时可能恶化。 爱萃儿现在学中医按摩想给她减轻点痛苦,也只是每天下午来去匆匆地学两个小时,但郝俊一个单程就得四个多小时,所以爱萃儿也不能去那个医院。 荣阿姨是她哥哥多方考察才找来的住家保姆,老实本分,把二十六万放到她手上,能把她吓趴下。 郝梦琪对自己的观察能力很自信,她相信郝俊的为人,怎么看郝俊也不像是忍心欺骗她的人。 她说如果郝俊真的拿钱跑了,就算是花了二十六万让她认清了一个人,值得。如果郝俊不好意思辜负自己的信任,就会把她哥哥照顾得好好的,这二十六万就更值了。 郝俊纠结了一会儿,虽然他这次来有解决医药费的意思,但总觉得这二十六万有些烫手。他提议,把她哥哥转送到这边的医院,这样就可以让爱萃儿去交费、陪着郝梦琪去探望什么的。 郝梦琪刚一兴奋,接着又情绪低落下来,“就算是把哥哥转到了这边,我也不便去探望他,但不去的话,心里反而更加焦急。既然郝俊哥哥在那边的医院有熟人,还是副院长,肯定比我们照顾的更好,是吧哥哥?” 面对她那两只充满期盼的大眼睛,郝俊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挺直腰杆打包票,当哥哥的怎么能让妹妹失望呢! 刚才郝俊只顾着震惊了,没记住郝梦琪的手机号,聊了一会儿,郝俊要坐返程车回去了,就主动要了她的手机号拨打过去,各自存了对方的名字。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