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7】野生动物专家

交换人生俱乐部 747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201字
尚悦恒身为一楼的娱乐中心主任,不能在这里滞留太久,攀谈了一会儿,就告辞下楼了。 尤纳向郝俊介绍了二楼的基本情况。 二楼的水晶卡会员满员时共有136人,比一楼少了62人。其中茶晶卡会员52人,墨晶卡会员45人,绿晶卡会员39人。 服务人员的编号为K-37至K-72,共36人,可以像一楼一样称为杠三七、杠三八等等。 尤纳还有其它事情要忙,既然郝俊和凡萍比较熟络,就把郝俊的座位安排在凡萍的附近,凡萍可以先和郝俊介绍其它相关情况,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召唤他。 凡萍正在和一位皮肤白净,身材略高却偏瘦的老外闲聊,郝俊点了三份小吃,加入了进去。 那位老外名叫大卫-科曼,是澳洲的野生动物专家,正在讲述欧洲特有的动物趣事,现在讲到了霸道无匹的澳洲喜鹊。 许多初去澳洲的人觉得不理解,为什么骑自行车必须戴头盔?不戴头盔还要被罚款,其实那是在保护你的生命。 尤其是春天,处于孵化和育雏期的澳洲喜鹊母爱泛滥,对于进入领地范围的人和动物绝不嘴软,会攻击任何觉得可疑的人和动物,常会使人的头部和眼睛受伤,造成视网膜脱落及受到喙部的细菌感染,曾有因此而死于破伤风的报道。 如果有必要途经澳洲喜鹊的鸟巢附近,最好配带宽边帽或打开可以驱逐鸟类的伞,还可以在帽子或头盔上涂上眼睛的图案吓走澳洲喜鹊。 其实说起来只戴普通的自行车头盔并不能提供完美的保护,因为澳洲喜鹊常从侧面攻击头部和颈部,所以通常都要在头盔上添加一些小部件,在自行车上挂一面随风猎猎作响的旗子也可以有效的吓走它们。 最可怜的就是那些快递小哥,几乎每个人都受到过攻击,甚至有一天被攻击几十次的。 如果骑自行车的过程中被攻击到了头面部,很可能就摔惨了,还要占用急救和医疗资源,所以说骑自行车强制戴头盔,是利己利人利国家的事情。 凡萍听着听着,忽然想起一件事,看了看郝俊,看看大卫-科曼,“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达成交换穿越的意向,郝俊曾经和我说过,武术是根据人的特性和弱点设计的,对付藏獒和老虎的时候,有种老鼠咬天无处下口的感觉。大卫-科曼熟知动物的习性和弱点,但对于武术几乎是一窍不通,感觉你们两个可以互补啊。” 郝俊和大卫-科曼都是眼睛一亮,这个确实可以! 随后两个人就往细里谈了一下,越谈越觉得投缘。 但三天后大卫-科曼的妻子过生日,郝俊不适合代替大卫-科曼。一周后是大卫-科曼两年一次的南非行,大卫-科曼不但是野生动物专家,还是一位出色的兽医,他每两年都作为志愿者去南非大草原两个月左右,协助非洲同行救助野生动物,问郝俊是否愿意在南非行的时候交换一个月。 澳洲是野生动物的天堂,郝俊很想去澳洲接触那些独有的珍奇动物,但想想南非的狂野大草原也很有诱惑力,而且在澳洲打动物似乎都是违法的,在南非是不是可以放肆一些?可以斗狮子、斗大象、斗犀牛。
听了郝俊的想法,大卫-科曼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他们去的地方,大部分都是保护区,逗狮子、逗大象、逗犀牛肯定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是斗的话,就得注意分寸了。 不过,遇到偷猎者可以尽情的斗杀,那些家伙都非常残忍,为了得到犀牛角,经常将犀牛的头面部割去,为了进行某种仪式,会把一头狮子的四肢活生生的砍掉。偷猎者日益猖獗,南非政府无奈组织军队进行搜捕,但仍然有不少偷猎者得逞,而且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杀掉知情者和暗箭伤人是常有的事儿,郝俊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郝俊考虑到了语言问题。 大卫-科曼说南非的官方语言有五种,祖鲁语的使用率为30%,科萨语的使用率为18%,阿非利卡语的使用率为14%,斯佩迪语的使用率为9%,英语的使用率为9%。 对于南非的语言体系来讲,他也只精通英语,其它的当地语言都有些蹩脚,反正每两年才去两个月,也没必要下苦功学习,英语基本上可以满足正常需要,因为平均11个人就有一个人会说英语。 到了交易大厅开放的时刻了,大家都想上去看一下,大卫-科曼说交易大厅关闭之后再细谈。 郝俊说想去外面的超市看看,等到自由活动结束之后再说吧,反正接下去还有五个小时呢。 大卫-科曼和凡萍不约而同的笑了,因为郝俊还以为自己在一楼呢。 会员的自由活动不是每次都有,每三次聚会才有一次。对于一楼的低等级会员来说,都是在每个月初。但水晶会员是在每月中旬,金卡、钻石卡及超级会员是在每月下旬。 也就是说从这一次的会员活动开始,郝俊只能在每月中旬的自由活动期间,才有机会去外面了。 既然不能去外面淘货,交易大厅里的东西就真得好好琢磨琢磨了,要不然下一次来的时间即便有好东西,也一时半会儿不能送回去了,因为接下来又要有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在其它时空。 郝俊现在最为担心的,是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快断粮了! 数据耦合处理器入库总量合计四十四万四千套,因为供不应求,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加班,最多只能做到本月底了,接下来只能靠正常产品维持生计,那利润,可就有点儿薄了,而且有损公司刚刚树立起来的形象。 所以郝俊急切的需要新的产品、新的半成品、新的技术进行补充。 郝俊在交易大厅里转来转去,没发现一种适合在自己的主时空发展的产品、半成品、新技术。 并不是说没有好东西,而是在自己的主时空难以批量生产。 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郝俊找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只有两个登记跨区交易的会员没有来了,他们会有好东西么?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