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3】实在是有损声誉

交换人生俱乐部 753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479字
这一天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9号上午8点40,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人通过安检进入了车站。 8点50,杨奎刚电话联系了坐在安检机后的郝俊,“好像不太对劲儿,你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吧?” “没有。你说的不对劲指的是什么?” “都到这个时候了,栗原受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没有人以她的身份信息买过火车票,也没有人拿她的身份证进站送亲友。” “现在能确定她还在宾馆里面吗?” “4点之后手机就没开过机,但外围的侦查员没发现她离开宾馆。” “老阳,我突然想到,她关机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不让警方定位她所处的具体位置。她既然会易容,说不定也会冒充别人的身体相貌,更何况她还会轻功。我觉得应该确认一下她是否还在宾馆。” “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我这就通知那边以客房服务的名义,前往查看她是否还在。” 三分钟后,阳奎刚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栗原受已经不在房间了!4点35宾馆异常停电大约五分钟,有可能是她或者她的同伙导致的,从而摆脱了监控。刚才第三候车室、第五候车室接连发生群体性咳嗽和腹泻,医务人员忙得一塌糊涂,卫生间里人满为患,我怀疑和栗原受的行动有关,极有可能在传播病菌、病毒,现在正在展开调查。可恶的是消息传播的很快,第九候车室已经有不少人在议论这件事情,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人也议论纷纷,实在是有损我国的声誉,我更担心接下来这边也出事情。你马上到第九候车室来,先不要和我联系,看看能否发现什么不正常,我是暂时没招了。” 郝俊立刻和安检组长打了一个招呼,就去了二楼,走进了第九候车室。 阳奎刚为了工作方便,身着便装混在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人里面,等同于中方参会人员。此刻他的左边就是马来国的经济高官贡拉姆和助手应蕴,再往那边是宾国的经济高官阿劲容和助手印诺。 郝俊掏出了手机,冒充被网页深深吸引的低头族,不动声色的一边刷着网页慢慢走近他们,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甄别着两边的旅客。 一直走到了通道尽头,他没发现可疑的目标,就拐了一个弯,从另一条通道折返回来。 还是没发现一丝异常,郝俊不由得眉头稍微皱了皱,难道第三候车室、第五候车室的意外真的只是意外? 郝俊慢悠悠的走过另一条通道,依然没有什么异常。从另一条通道折返回来,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郝俊觉得再来回溜达,就难免引人注意了,就去旁边的卖场买了一瓶饮料,一边喝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扫视着全场。 然而,依旧是一无所获,难怪阳奎刚头疼。 阳奎刚在第九候车室里安排了八个下属,其中六个是便衣,他们都提前见过郝俊,当郝俊的目光和他们遭遇时,都做过眼神的交流,都是一副确定不了威胁在哪里的茫然感觉。 郝俊默默的走到了阳奎刚的斜对面,在一个空座位上坐了下来。 既然发现不了什么问题,就只有被动的等待了。既然怀疑栗原受的目标是贡拉姆和阿劲容,那就近距离守护他们好了。 又有旅客带来了新消息,第二候车室也发生了群体性咳嗽和腹泻,现在已经禁止出入了。因为担心病毒和病菌的传播,所有旅客都被限制上车了,旅客们怨声载道,其它候车室也人心惶惶。
郝俊和阳奎刚对看了一眼,都感到一头雾水,对方到底是要做什么?感觉动作挺大! 消息越传越凶,议论声也越来越大,不但饮水机那边没人敢去了,卖场那边吃的喝的也没人敢买了,甚至报纸、杂志、扑克牌都被人当作了疑似污染源,碰都不敢碰,恐慌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候车室。 大家都在交头接耳,东张西望,郝俊也借机东张西望地观察着视线范围内的旅客。 有一对母女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位身着清凉装的年轻母亲,抱着一个大约两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肉嘟嘟的,手腕上绑了几个彩色小气球,发夹上是几个毛茸茸的小鸟。随着她欢快的跃动,气球和小鸟都一颤一颤的,动感十足,衬托着小女孩儿欢快的笑脸。 郝俊之所以注意到她们,是因为之前她们母女坐在自己这一排,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坐到了斜对面。 平时这倒没有什么,但现在大家都不愿意接触多余的东西,似乎觉得任何地方都可能是污染源,连扶手和靠背都没有人愿意触摸了,尽量把身体缩到最小体积,这位母亲却带着小女孩儿无缘无故的转移座位,有点令人费解。 如果说她们刚才坐的位置旁边有人咳嗽或者有其它不对劲的,她们转移地方还说得过去。然而,她们刚才那个位置两侧的座位都是空的,反倒她们刚挪移过去的地方紧靠着一个抠脚大汉,显然这个原因是站不住脚的。 年轻母亲的面孔非常陌生,郝俊无法和栗原受联系在一起,也没有更多的细节支持他的怀疑,只能暗中继续观察。 当郝俊的目光习惯性地扫过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人时,正好和应蕴对了眼。 应蕴开口问道:“你不是那个安检员吗?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他是贡拉姆的助手,身兼保镖、秘书、翻译多种角色,华语说的还比较标准,但郝俊必须在表面上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就淡淡的回道:“探亲。” “但你刚才还在上班,为什么要突然去探亲?” 郝俊心里说,你管的还真多。但嘴上不能这么说,“我刚才替同事代班,今天我休息。” “休息还穿着你们的工作服,你可真敬业!” 郝俊的眉头微微一皱,这家伙什么意思?口气不对啊! 为了少生枝节,郝俊决定不搭理他了,把脸转向了别处。 应蕴却不依不饶,“对不起,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车票么?” 郝俊只好把脸转了回来,“你没有权力看我的车票。不过,检票的时候,你会看到的。” “不不不,我不想等到那个时候再看。你一进候车室就来回乱转,不太像找座位,也不太像找人,随身什么行李都没有,又如此巧合的坐在了我们对面,我有理由怀疑你有不良目的。只是看一下车票而已,只是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和我们坐同一个车次才在这里候车,如果你执意不肯,我会请求警方协助的。但那样一来的话,氛围就不太好了,不是吗?” 郝俊的心头一颤!这是身为保镖的怀疑一切人的职业病?果然是你在观察别人的时候,也是别人观察的目标! 此刻,有不少人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郝俊,郝俊有点骑虎难下了! 他是真的没车票啊!因为计划里用不着他坐车!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