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6】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交换人生俱乐部 756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594字
栗原受没想到郝俊竟然能感知到自己在释放毒气,不由得呆住了! 郝俊绝对不容许她进行下一步动作,但直接控制住她的话,也不见得能审问出想要知道的信息。 事急从权,郝俊决定先给她造成一种威压,一种让她无法抗拒的威压! 阳奎刚见郝俊不退反进,不由得急道:“郝俊,不差这一刻,她跑不掉!” 郝俊的眼睛盯着栗原受,缓步前行,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一种无可名状的气势散发开来! 栗原受眼角狂跳,步步后退。 原本在她身后的人像是躲避恶魔一样,也连忙后退,以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很快郝俊就走到了人们仓皇后退时遗留的各种行李包裹前面。 郝俊加大了一点时空波散发的力度,随着他的步步前行,拉杆箱、特产礼盒、整箱的水果、大瓶的饮料呈辐射状紧贴着地面向四周滑了出去,发出了瘆人的摩擦声! 吃瓜群众们无不骇然,阳奎刚也是惊诧莫名,不怕毒气侵袭也就罢了,这是什么功夫?传说中的内气外放? 被郝俊紧盯着的栗原受,犹如被猛兽盯上的猎物,更是感受到了一种虚无缥缈的叫做恐惧的东西,从她的脚趾沿着后背向头发丝蔓延,全身的汗毛乍起,呼吸也为之停顿! 郝俊见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爆发出了如同猛虎般的时空波,一下子扑倒了栗原受! 栗原受只觉得一股无法招架的大力袭来,却什么都看不到,更像被什么猛兽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吓得失声尖叫,战栗不已! 郝俊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出了两个字:“同伙?” 栗原受不敢面对郝俊凌厉的眼神,竟然闭上了眼睛。 郝俊冷哼一声,时空波猛虎的左掌猛然加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栗原受的右小臂骨头断裂! “啊——” 栗原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郝俊再次问道:“同伙?” 栗原受紧咬牙关,汗如雨滴,一声不吭。 郝俊冷哼一声,时空波猛虎的右掌猛然加力,又是“咔嚓”一声!栗原受的左小臂骨头断裂! 栗原受又是一声惨叫,终于开口说话了,却不是郝俊想知道的答案,“你暴力执法,违反” 郝俊双目一瞪,“第一,我不是警察!第二,你没有资格指责我!想在华国的土地上搞事情,就得有被收拾的觉悟!” 栗原受感觉到压制自己小臂的力量正在向上臂转移,很显然接下来倒霉的就是她的上臂了! 郝俊幽幽说道:“我没兴趣和你干耗,胳膊玩完了,就玩你的大长腿,你的腿再长,也经不住三次折腾!” 栗原受咬着牙恶狠狠说道:“恶魔!你是恶魔!” “这就是你的回答么?” “咔嚓”一声!栗原受的右上臂骨头断裂! 栗原受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不——” 郝俊冷冷的说道:“我不相信你的同伙叫不,你执意要挑战我的耐心么?” “咔嚓”一声!栗原受的左上臂骨头断裂! 栗原受痛哭失声,涕泪交流,“求你了!不要……不要……” 郝俊操控着时空波猛虎的左后爪踩到了栗原受的左小腿上。 栗原受吓得险些背过气去! 郝俊真要是再把她的大长腿折腾三次,只怕她要瘫好几个月了,疼不疼的不说,吃喝拉撒的不便也是她难以忍受的,她抽搐着央求郝俊:“真的、真的求你了,你问什么我都说!” “我不想听一个字的废话,告诉我你所有同伙的名字、特征、现在在什么地方!”
栗原受不敢怠慢,立刻开始交代她所掌握的情况。 郝俊听着听着,不由得眉头紧皱了起来,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他们竟然是单独行动,都是和安一郎单线联系,栗原受和其他行动人员都不认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包括栗原受在内,一共只有四个行动人员,第三候车室、第五候车室、第二候车室接连发生了群体性咳嗽和腹泻,说明四个人都已经行动了,不会再爆发新的疾病传播事件。 让郝俊欣慰的是,他们为了造成大面积的恐慌,毒气对个体造成的伤害并不是很强,吸入的再多,最多20个小时也可以痊愈,但是像应蕴那样直接被牛毫毒针射中的,大概要麻痹一两天。而弥散在空气当中的毒气,没有被任何有机体吸入的话,大概15分钟就会失效。 根据她的交代,郝俊仔细查看了她腰间彩珠似的装饰物,差不多半数已经被她按裂了,无色无味的加压封闭的毒气会在被按裂的一瞬间向外喷射。按照原来的安排,他们都要通过这种方式传播病菌病毒,但具体形式可能稍有不同。 郝俊不由得暗暗摇头,果然是防不胜防,这么明显的彩珠饰品,谁会往内藏毒气上想?用仪器检测,也不过只能看出是空心珠而已,难怪那么高档的安检门也没有示警。 郝俊立刻高声宣布,“现在已经确定,刚才只是吸入式毒气,咳嗽和腹泻的都不会传染,而且不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吸入的再多,最多20个小时也可以自愈,你们都不必那么恐慌。你们也不要担心坐不上车,这班车注定是要晚点发车了。中间这一段空白的区域暂时不要接近,最多十分钟弥散在空气当中的毒气就会失效,你们就可以自由通过和拿走自己的行李包裹了。另外,严禁拍照,严禁传播这里的消息,后面那个瘦瘦的举着手机的,请把你刚拍的照片删掉。” 大家不约而同的顺着郝俊的目光看了过去,那家伙立刻做出了删除照片的动作,然后要把手机装进口袋里。 郝俊怒喝一声:“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一个时空波巨掌飞驰而去,一巴掌把那家伙扇下了站台! 因为那家伙只是普通人,郝俊没有下狠手,所以他还有体力爬起来叫嚣。 郝俊冷冷的反问道:“你把照片删了么?当我是瞎子么?” “但是你不能这么暴力,我又不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 “我暴力?我哪里暴力了?只因为我怒吼一声把你吓得掉下了站台?” 那家伙一时语塞,根本就不是吓的好吧? 但刚才是怎么回事?被怒吼一声的气浪掀下来了?距离这么远,也太玄乎了吧? 他下意识的看向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栗原受,脑门上渗出了一层细汗,难不成,眼神也可以伤人? 和他同样想法的大有人在,一个个的噤若寒蝉,估计不会有人敢拿起手机拍照、打电话、发信息了。 郝俊没时间在他身上耽误功夫,上前掏出了他的手机,不由分说的扔给了阳奎刚身穿警服的下属。 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赶紧去其它候车室搜捕栗原受的同伙。 在第三候车室作案的说不准在不在了,第五候车室、第二候车室都是在案发的第一时间就被彻底封锁了,栗原受的同伙应该没来得及跑出去,希望从他们身上能得到更有价值的线索。 为了行动方便,他让阳奎刚捂紧口鼻,快速跑过了危险的毒气弥漫区域,一起赶往其它候车室。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