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怎样合理的改变行程?

交换人生俱乐部 758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268字
郝俊的异能,让阳奎刚受益匪浅,阳奎刚想请郝俊一起随行一周,直至贡拉姆和阿劲容各自回国。 这可让郝俊犯难了,因为他已经和其他会员商定了交换穿越的事情,下一次会员活动时必须去俱乐部,是不好延误的。 按照正常的时间间隔,下一次的会员活动应该在14号或者15号,最多不会超过16号。今天已经9号了,如果真的像阳奎刚说的随行一周,极有可能误了去俱乐部的时间。 最终两个人商定,郝俊随行到14号会议结束,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可能出现的国际影响。 这边的事情,杨培刚先做了安排和沟通,也向上级进行了汇报,会有专人进行处理和善后,以及危机公关,他无需亲自留在这个地方了,和郝俊一起随着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人,上了可以正常运行的高铁。 接下来的时间,波澜不惊的度过了。 第二天下午,按照日程安排,自然资源研讨会的成员浏览了徐霞客故居和徐霞客旅游博物馆,对这位在地理学和旅游事业上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传奇人物倍感敬仰,也对他编写的《徐霞客游记》没有全部流传于世深表遗憾。 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一个主要议题,就是关于各国之间的旅游资源的开发与合作,国家旅游局已经把《徐霞客游记》的开篇日定为华国旅游日,足以证明徐霞客的历史地位。所以徐霞客故居和徐霞客旅游博物馆,是自然资源研讨会的成员浏览时间最长的地方。 今晚的住宿地,距离徐霞客旅游博物馆不远,自然资源研讨会的成员依然沉浸在对于徐霞客的敬仰和缅怀中。 贡拉姆作为最推崇徐霞客的研讨会成员之一,在他的房间里和近半数的研讨会成员热烈讨论徐霞客的生平,甚至争论起了徐霞客和贝爷哪一个野外生存能力更强? 杨培刚却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安一郎已经到了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下一个落脚点,守株待兔。 他把自己的得力属下和郝俊叫到了一起商量,现在的问题是我在明,敌在暗,又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行动目标,对于警卫人员来说,这是最悲哀的。 让他们感到忐忑的是,自然资源研讨会的行程并不是对外公开的,安一郎的行踪却出现在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下一个落脚点。这足以证明,或者是自然资源研讨会的内部有安一郎的人,或者是阳奎刚的上级部门有问题。 阳奎刚之所以不怀疑他的这些下属,原因很简单,当确定有人要针对研讨会的成员时,他就把警卫人员全部调换成了他的嫡系,他绝对不相信嫡系里面会有人背叛。 有了上一次失败的教训,安一郎的下一步计划必然相当完美,那里的地理环境却非常复杂,只怕三五倍的警力也难以保全自然研讨会的所有成员。在无法掌握安一郎的具体行踪和行动计划前,阳奎刚觉得自然资源研讨会的成员不应该前往下一个地点。 然而怎样才能合理地改变自然研讨会的行程?这是个很伤脑筋的问题,如果直言相告,无异于表明阳奎刚这些警卫人员的无能,会给华国的警界抹黑。
他们一直商量了一个多小时,方案一个个的形成,却又一个个被推翻。 郝俊决定拿出杀手锏! 阳奎刚听郝俊说要用徐霞客的亲笔手稿拖住研讨会的成员时,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但问题是怎样在短时间内伪造出徐霞客的亲笔手稿?研讨会的人可不那么好糊弄。 郝俊告诉他不用伪造,因为自己手里的是真迹! 阳奎刚当然不敢相信,他今天下午全程陪同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人浏览了徐霞客故居和徐霞客旅游博物馆,就没听说徐霞客有什么手稿留存下来,这是很多人的遗憾。 郝俊说这才是关键,有质疑,有矛盾,才能产生拖延的效果。可以先向徐霞客故居和徐霞客旅游博物馆的负责人提出来,自己有徐霞客的手稿需要他们这些专业人士鉴定,并安排人马上送过来,明天傍晚就到,研讨会的人还会舍得离开吗? 阳奎刚连连点头,如果只说郝俊手头有徐霞客的亲笔手稿让研讨会的人欣赏,完全可以让护送的人在研讨会的下一个落脚点与郝俊碰头。但如果坚持先送到这边进行鉴定,以他们对于徐霞客的崇拜程度,必然是留在这里先睹为快,而不是明天去了,后天再返回来。 因为从没有过徐霞客手稿留存的传闻,所以这边的鉴定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这边拖的时间越长,越有利于那边的同事揪出安一郎!也越有利于这边揪出内鬼!即便安一郎隐藏的深不可测,也因为警方的时间充裕了,会为研讨会的前往安排好周全的部署。 阳奎刚和郝俊商定了一些细节后,就一起去找徐霞客旅游博物馆的负责人。 这位负责人不是空降的领导,而是对徐霞客有着深入研究的学者,但他完全不敢相信郝俊的话,不论是正史和野史,都没有关于徐霞客手稿遗存的记载。 但阳奎刚和郝俊的身份,却不容他随便怀疑。如果徐霞客的手稿是真迹,这将是轰动国际的大事件,他连忙联系其他对于徐霞客有过深入研究的权威学者和专家,明天务必赶到这里,对徐霞客的亲笔手稿进行共同鉴定。 这边安排妥当,阳奎刚和郝俊就安心休息了,因为今天晚上没必要告诉研讨会的成员,以免内鬼向安一郎通告行程有变,漫漫长夜,不好监测啊。 第二天早饭过后,研讨会的成员们集合起来准备出发了,阳奎刚才把昨晚陪着郝俊去找徐霞客旅游博物馆负责人的经过简要说了一遍,郝俊因此要留在这里等手稿的到来了。 贡拉姆非常感兴趣,而且不是一般的感兴趣,连声询问是否有幸见到那些手稿。 阳奎刚解释说,如果那些徐霞客的手稿被认定为真迹,有可能交由权威学者和专家们认真研究,短时间内不可能公开展出。 贡拉姆马上向研讨会的主席提意修改一下行程,今天白天先进行别的议题,傍晚一起迎接徐霞客的手稿,明天再启程去下一个地方。 他的话立刻得到了半数成员的热烈响应。 但也有些人认为本来行程就排的比较满,不能因为手稿延误一天的行程。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