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9】我不相信坦白从宽

交换人生俱乐部 759 作者帝鲲 全文字数 2384字
贡拉姆对于徐霞客手稿的热忱不容小觑,再加上他的助手是这些人里面唯一受到袭击而住院的,他可怜巴巴地罗列了一大堆助手不在身边造成的不便。反正自然资源研讨会的主要活动不是只靠着换地图来解决,今天白天可以先讨论其他的事情,明天赶路也是一样的。 因为他的热忱,因为他的卖惨,因为他的言之有据,最后主席和大部分成员同意改变行程,明天再启程去下一个地方。 当所有人进入刚联系好的会议室讨论问题时,郝俊静静地坐在了隔壁的空房间里。 郝俊通过双向解波仪,链接了自然资源研讨会所有成员的手机,按照他和阳奎刚的分析,内鬼必然要向安一郎通报这一变化,以免安一郎绷紧了弦在那里空等。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郝俊没有监听到任何异动。 一个小时过去了,阳奎刚有些焦急的推门进来询问,郝俊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他们两个说不准是内鬼太过于谨慎,还是内鬼确实不在这些人里面,或者,是没到提前商定的通话时间。 他们相对无言,默默的等待着。 终于在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时候,宾国的经济高官阿劲容的助手印诺拨出了一个电话。 虽然双方没有任何称谓,但根据双方的通话内容,郝俊几乎可以认定,对方就是安一郎。 安一郎果然非常谨慎,听明白了事情的变故后,就挂断了电话。 郝俊告知了阳奎刚,阳奎刚立刻拉开门走了出去,远远的看到印诺从楼梯的拐角处走了出来。 阳奎刚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等到印诺走到了近前,他转身指了一下门里面,“印诺先生,请进,有事情问你。” 印诺礼节性的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阳奎刚随手关了门,单刀直入,“印诺先生,说说吧,你和安一郎是怎么回事?你应该比栗原受知道的要多一些吧?” 印诺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平静,“阳支队长,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阳奎刚不屑地撇了撇嘴,“别装了,你刚才和安一郎的通话,我们已经监听到了,你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印诺的面部抽搐了一下,“你们早就怀疑我了?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以为徐霞客的手稿秘密传承了这么多代,真的会无缘无故的拿出来求鉴定吗?” 印诺长叹了一口气,“所以说,在我刚才打电话之前,你们并不知道我和安一郎有联系,我是自己暴露了是么?” “一点不错,我们就是等着某人自己跳出来。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说一下,我们想知道的东西吧。” 印诺迟疑了一下,“我可不相信什么坦白从宽,除非你们答应不抓我。” 阳奎刚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这一次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了!如果你老实交代清楚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并且配合我们抓住安一郎,我可以让你回国受审,这样你的关系网就能派上用场了。” 印诺的眼睛亮了一下,“只能是这样吗?可不可以” “不可以!” 说话的是郝俊,但声音却是印诺的! 郝俊不慌不忙地接着说:“你听到了吧?我可以用你的声音打电话给安一郎,只要通话时间稍微久一点,就可以测定他的位置!即便每次的通话时间都不超过30秒,我们也可以渐次检测定位,这样的话你就没有任何的立功表现了。不要以为我们对你的了解不多,你就有许多讨价还价的底牌!我们毫不隐讳的承认之前没有怀疑过你,就不会怕你玩花招!”
印诺呆了一会儿,脸上精彩万分,“了不起,了不起,你真的只是个安检员?” 阳奎刚接口说:“一点儿不错,他就是一个安检员,但他是一个超级安检员,任何阴谋诡计都不要想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栗原受就是个例子。” 印诺苦笑道:“说起栗原受,我更不敢相信这位先生是个安检员,辨识毒气倒也罢了,但我也算是一名武者,我可不相信栗原受是被什么飞虎爪逮住的,更不相信她的胳膊是被摔断了四处,然后延时错开!那应该是非凡的手段造成的,即便是最最优秀的安检员,也不可能做得出来!反过来说,拥有那些非凡的手段,怎么会甘心屈尊在安检员的位置上?” 郝俊站了起来,“印诺先生,看来,你不只是谨慎得出奇,还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那我就正式介绍一下吧,我叫郝俊,是东鲁省公安厅和齐南铁路公安局特训处的处长。” 印诺的身体猛地一震,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我就这么倒霉,竟然遭遇到了充满传奇色彩的特训处处长!我就说你不可能是个安检员么!我还曾经猜测你是因为对付毒气有一套,才随同我们的团队,却没想到堂堂的特训处处长,竟然用安检员来遮掩身份!不过,话说回来,你冒充安检员的样子还真是蛮像的,下了不少功夫吧?” 郝俊纠正说:“我之前的确是安检员,只是暂时做回了老本行而已。我们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聊天,你现在可以配合我们的问话了么?” 印诺无奈的点了点头,“为了证明我没有玩花招,我先说明一下和安一郎通话的规矩。安一郎是个比我还谨慎的人,每次的通话时间都不足30秒,彼此只能讲一些关键性的话语,对于甄别对方的身份具有一定的难度。他也担心被别人冒充通话者,所以如果他先打给我,就先重复我上一次通话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我重复他上一次通话的最后一句话。如果我要打给他,我就要先重复他上一次通话的最后一句话,他再重复我上一次通话的最后一句话。要不然的话,就说明其中一方有问题,对方会一言不发的中止通话,以策安全。所以说处长先生,你即便伪装我的声音再像,安一郎也会在通话的第一时间就判定你是个冒牌的。” 这话应该不是假的,郝俊还真的有点佩服他们的谨慎,幸好和阳奎刚定下的是先瓦解内鬼的心理防线,从而得到更有价值的信息,要不然的话别说冒充内鬼调出安一郎了,只怕都猜不透他为什么会在通话的一瞬间就怀疑到自己。 虽然现在要以听印诺供述为主,但不能让印诺主导话语权,所以郝俊开口问道:“你们下一次通话是下午三点十五么?” 印诺一下子愣住了! “处长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刚才和安一郎通话的时候,并没有涉及到这个问题!你们不可能根据监听内容推断出下一次通话的时间。”
隐藏
威尼斯人